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99章 本王不知道的男人

第99章 本王不知道的男人

慕容殇——她一年前偶然救起的一个男人。

当时他受了很重的伤,身上所穿的上等云锦早已遍染血迹,身后还有一大群黑衣人在追杀。可这一切却并不影响初见时他留给她的感受,修长的浓眉,黑曜石般闪耀的眼眸,高挺的鼻梁,菲薄的双唇,无一不是向人昭示着他冠玉般的俊逸容颜,可让她感受最深的却不在此,而是他与生俱来的那种气质,那是一种让人看了就会有种如沐春风之感的温柔和煦,哪怕他当时的处境实在是无比惨烈。

很奇怪,她明明素来不爱多管闲事,而且还是这种弄不好就会卷入阴谋争斗的闲事,可那回,她却还是从那群人手中救下了他。

也不知道是他命好还是她命不好,刚刚脱离追杀,他就彻底地昏了过去,让她不得不想办法他治伤、照顾了他整整一日。

可当他醒来对她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冷声质问,质问她是谁派来的歹人,当时她差点没忍住再给他一刀——她辛辛苦苦那么久救下的人竟敢怀疑她目的不纯?若她真是歹人,他还能那么好好地躺在那儿么!

后来大抵是想通了这一点,他便收了之前那份架势,又恢复了初见时的和煦儒雅之感。

那一回她还真的是送佛送到西了,瞒着老太君《一〈本读《小说 ybdu偷偷将他藏在京城的一处别院中,像是与人偷情似的每天出去看他的伤,大抵过了十天半个月,他的伤渐渐好转,之后他便与她辞行。

其实她真的没奢望他报答,救他也不过是凑巧看顺眼了之后的举手之劳,可没想到这男人非但口口声声要报答她,而且那报答方式也差点没把她给吓死!

以身相许?

他当他自己是女子么!

好吧,其实他的原话是,他日定会回来娶她。

当时她真是哭笑不得,不过见她不愿,他也就没再勉强。

一别一年多,她后来就再没见过他,也没把那件事放在心上,却没想到今日会在景帝的寿宴上见到他。而他的身份更是让她愕然不已——虽说她早已猜到此人非富即贵,却不曾想他竟是传闻中的启圣太子!

“咳……”身旁的男人一声轻咳蓦地将她游走的思绪拉回。

那厢慕容殇早已收了视线,淡淡的神色似乎什么也不曾发生过,让人不禁以为他方才那片刻的愕然怔忪只是自己的错觉。

敛了敛眸,她意味不明地笑了一声:“王爷莫不是误会了什么吧?我一个久居深闺的小女子,又怎么会认识堂堂的启圣太子?”

“误会?”君洛寒似笑非笑地挑了挑眉,凤眸深处却是寒凉一片。

哪儿来这么多的误会?

虽然他并不知道他们是如何相识,但他绝对不会看错,慕容殇凝着她的眼神实在太过复杂,愕然、惊疑、遗憾、痛惜……还有些连他也看不懂的东西,这种种情愫掺杂在一起,又怎么可能是一个初见之人该有的?

可到了她的嘴里,却什么都成了误会!

“没想到王妃貌不惊人,交往能力却是不错,先是容恒、再是启圣太子,到底还有多少本王不知道的男人藏在暗处?”

这叫什么话!

苏紫染脸色一变,刷得一下转头瞪视着他,眯了眯眼,嘴角的笑意寸寸转冷:“貌不惊人么?既然如此,王爷又何必费心留意我与何人交往?反正像我这般貌不惊人的女子,容将军与启圣太子定是看不上眼的,所以王爷根本不必为此担心。”

男人眸色一闪,菲薄的唇瓣轻轻抿起,张了张嘴本想说点什么,最终却还是缓缓移开了眼,没再开口。

“皇上驾到……”

随着殿门口小太监的尖声唱诺,一袭明黄龙袍的景帝携着妖娆多姿的丽妃款款入殿,一步步踏上正和殿的上首高台。

众人参拜,诸位使臣亦是呈上礼物,言祝贺之语。歌舞表演也再次开始,觥筹交错、宾主尽欢。

景帝龙颜大悦,满意地看着下方众人,威严的面目中汇着星星点点的笑意。

在舞姬一舞将毕之时,天竺使臣中有一人约莫是喝多了,缓缓起身,对着景帝笑言:“皇上,这些舞姬表演的舞曲虽好,却总是比不得睿王妃那一日的凤舞九天。不知我等有没有那荣幸,能够再见见睿王妃的风采?”

短短几句话就把殿中众人的目光都引了过来,哪怕是启圣和漠渊那些没有见过苏紫染的,也都顺着众人的视线朝她看了过来。

也就是在这时,许多人才注意到睿王席位间还坐着另一个女子,脸上的神情不由变得有几分微妙。

虽说他们之中的很多人今天都是带了府中妾室来的,毕竟景帝难得下这种旨意,好不容易能来皇宫里见见世面,自然也不想错过。可睿王却不一样,虽说睿王府后院里的女人并不在少数,可睿王新婚燕尔,与王妃又是出了名的恩爱,今日带着这么一个貌美如花的女子前来算是什么意思?

难不成,这么短的时间,睿王妃就已经失宠了?

不过也难怪,虽说睿王妃才艺过人,可男人最看重的应该还是女子的容貌吧?

众人看着她的眼神中渐渐起了变化,有同情怜悯的、有幸灾乐祸的,还有单纯只是看好戏的……

苏紫染并不在意这些,却实在无法忽略苏琉月的那道视线,充满了怨毒与讽刺,似乎恨不得在众人面前就将她碎尸万段一般。

景帝的眸色转而变得深沉,沉吟片刻,便询问道:“睿王妃,你可愿意今日再表演一番?”

苏紫染缓缓站起身来,眼波流转,微微笑道:“父皇,并非臣媳不愿,只是臣媳已经黔驴技穷,只会那么丁点儿的东西,也不好意思回回拿出来献丑。但是臣媳却可向父皇推荐一人,定能让父皇与诸位使者满意。”

“哦?”景帝微微点头,似乎还有些诧异,“此人是谁?”

“就是她……”苏紫染扬手一指,月白色的水袖轻轻荡漾,“这是王爷今日带来的一位夫人,名唤霓裳,自小就精通音律舞蹈,今日也可让各位使者与大人饱饱眼福了。”

众人皆是一诧,实在想不明白睿王妃怎么会推荐自己的情敌出场。

要说睿王妃是因为嫉妒心强、实则这位夫人什么都不会的话,也有些说不过去啊,毕竟这是在景帝面前,她也不至于满口谎话说那霓裳精通音律舞蹈而犯了欺君之罪吧?可要说她是真心推荐,那就更奇怪了呀,怎么会有人让自己的情敌来出风头呢?

霓裳更是愕然,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女人会有这么说。可她只是想了片刻便觉得苏紫染此举一定就是为了看他出丑,但这女人一定不知道,其实她的确是精通音律舞蹈吧?

那就别怪她今日抢尽风头了!

君洛寒凤眸深深地扫了她一眼,修长的指节在面前的案几上有一下没一下地叩击着。

无视众人探究的目光,苏紫染扬了扬唇,朝景帝恭敬一揖:“不知父皇以为如何?”

景帝思衬片刻,点了点头:“就依睿王妃所言。”

悠悠扬扬的乐曲声响起,大殿中央,一袭锦衣的女子只做了几个旋转的动作,顷刻间就似有万千风情流转。

霓裳今日本就是盛装华服入宫,在正和殿各色琉璃玛瑙的映射下,姣好的容颜愈加鲜活撩人。

水袖轻摆,翩翩倩影,步伐婀娜,柔若无骨,一颦一笑都伴随着优美典雅的舞姿。

纤细的玉指微微凝起,旋转,跳跃,衣袂飞扬,发丝舞动,整个人就像一只扇着翅膀、翩翩飞舞的彩色蝴蝶,演绎着动人心魄的美好。

一曲毕,众人吹捧之声迭起。

霓裳含笑侧首,看着苏紫染,嘴角露出一抹挑衅傲然的笑意。

景帝点了点头:“舞得不错。宋廉,赏……”

“是。”宋廉恭敬地点了点头。

景帝含笑的目光又征询地看向天竺使臣的席间,声音沉沉:“使者以为如何?”

原以为那人至少会给霓裳一些面子,谁知这些边塞之人大抵都比较淳朴诚恳,直言不讳地道:“皇上,这位夫人的舞姿虽好,可在我等眼中,却是不及睿王妃那曲凤舞九天的十分之一!”

众人的嘴角皆是微微一抽。

这话说的……也太直接了吧……

没有看过凤舞九天的人不免觉得他言过其实,毕竟今日一舞已是绝妙;可那些看过的却又觉得他说得不无道理,毕竟那场旷世之舞,恐怕他们这辈子也见不到能出其右者。

霓裳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面色由青转紫,愤愤地绞着手中帕子,若非是此人是边塞使臣,她绝对会怀疑这是苏紫染特意找来侮辱她的托儿!

景帝意味不明地“恩”了一声,复又看向苏紫染:“睿王妃,你推荐的这人,似乎并不能让使者满意啊……”

苏紫染无奈地扶了扶额角,这天竺使臣怎的就那么较真儿?

凭良心说,霓裳这舞也算不错了,难道他们就非得要她亲自披甲上阵?可舞衣和金纱什么都没有准备,倒是让她怎么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