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100章 大开眼界

第100章 大开眼界

君洛寒神色暧昧地勾了勾唇,侧身转向她,缓缓站定在她身旁,熠熠的凤眸中流转着万千风情。

“王妃,既然天竺使臣如此盛情,你也该却之不恭了。”

苏紫染张了张嘴正要答话,却瞥见霓裳愤愤射来的怨恨目光,她无奈地撇了撇嘴,这下可好,又让人以为她是故意找茬儿了。

“王爷说的哪里话,并非紫染有意推辞,只是紫染那曲凤舞九天只是胜在出其不意,若是看了第二次,定会摸透其中奥妙而觉得无趣乏味。尤其是在霓裳方才那技艺惊人的一舞之后,紫染更是不敢献丑。”她神色淡淡,语气中却带着一丝只有他们二人才能听懂的轻嘲。

男人低低一笑,凝在她身上的视线满含着柔和与宠溺:“王妃可莫要过分谦虚,正如天竺使者所言,霓裳又哪儿及得上王妃的十分之一?”

她微微一怔。

众人亦是一诧,完全不意他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原本见了霓裳那般美人,所有人皆以为睿王妃已然失宠,可如今看来,似乎又全然不是那么回事儿!这还当着霓裳的面呢,睿王就如此直接地拿她二人作比较了,可见睿王心里还是对王妃的在意更多一些……

霓裳刷得一声撕坏了手中云锦丝帕,幸而被宽大的袖袍掩住,并没有人注意到她的动作。她死死咬着下唇,脸色已泛青白,狠厉的眸光中尽是被人夺走心爱之物的愤怒与阴郁。

苏紫染心底暗暗咒骂了一声,完全不想让这该死的男人如愿,可四面而来的焦灼目光又让她拒绝不得,尤其是景帝那道似笑非笑的视线,根本就不容她有半分置喙的余地。

无奈之下,她只得点了点头,话却是对着景帝说的,根本无视了身旁的男人

“父皇,臣媳并非是不愿一舞为各位使者与大人助兴,只是今日没有任何准备,技艺生疏暂且不论,单是必需的舞衣金纱等工具也一时筹备不齐。为了不扫各位的雅兴,臣媳愿意献丑表演另一样新奇的小玩意儿,也权当是为父皇今日贺寿之用,不知父皇意下如何?”

景帝微微一愣,转而又面露兴味之色。

这个苏紫染,本就不是个平庸的主儿,此番就连她自己也说是新奇的小玩意儿,那必然是不会叫人失望的东西。

遂颔了颔首,笑道:“既如此,你便表演来看看吧。”

霓裳并没有见过那曲所谓的凤舞九天,只当众人对苏紫染的吹捧都是言过其实的逢迎拍马,所以此刻便觉她是琴棋书画样样拿不出手,这才选了些古怪的玩意儿想要博得皇上与众人的好感,对她的不屑与憎恶愈发强烈。

苏紫染眸光缓缓掠过她,眼底升起一丝冷然的笑意,对着景帝点了点头,道:“还请父皇允臣媳去准备些东西来。”

“好,准了!”景帝摆了摆手。

话音刚落,苏紫染便与正和殿中几个小太监麻利地动作起来,小太监搬来一张宽大的几案立于大殿中央,她自己则去取了几个透明的茶盅过来,顺带在路上捎了些别的东西。

其实原本用啤酒杯是最好的,只可惜在这古代没有还没有这种东西,只好用透明茶盅来替代……

一切准备就绪,她扫了一圈在场的众人,发现他们的眼神基本都是兴致盎然地紧随着她,便大大方方地举起了自己的手,原地旋转了一圈向众人展示。

素白纯洁的衣袂与裙裾荡出阵阵涟漪,宛如一个灵动的精灵翩然起舞,就连那张巴掌大的小脸也显得愈发清秀起来。

然,她的目的并不在此,眉眼弯弯地看着众人,问道:“各位可都看清楚了,我的手中没有任何东西吧?”

“是啊,什么都没有啊……”

“王妃要让我们看什么东西……”

苏紫染但笑不语

水袖轻掩,双手缓缓合十,莹白如玉的指尖如同飞舞的蝶,璀璨的琉璃明珠下,似有氤氲的光晕笼罩在周身,恍然得令人移不开眼。

众人皆是眸色炙热,一瞬不瞬地盯着她,不知道她到底要做什么。

突然,凝脂皓腕猛地一扬,掌中赫然出现了一支红艳艳的花枝。

殿中一片瞠目结舌。

这是怎么回事?

适才睿王妃手中分明就没有东西啊!

苏紫染静默着任由众人疑惑猜测,笑靥盈盈地递上手中鲜花,“臣媳恭祝父皇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景帝原本还处在微微的愕然之中,听她这么一说,连忙让手下小太监去接过她手里的花,慈眉善目地笑道:“不错,睿王妃此番表演确实又让朕大开眼界。”

霓裳愤愤不甘地死抿着下唇,眼中妒火如同烈焰般熊熊燃烧。

殿中唯有一人的视线不在苏紫染身上,挺拔的身姿悠然恣意,君洛寒凤眸深深,眉眼低垂,琉璃盏中的清酒缓缓送到微微扬起的唇畔,仰头,一饮而尽。

不等众人反应,苏紫染的手又是一晃。

众人只觉眼前一花,她的手中立刻出现了一大束嫣红。

扬手举起那些花儿,她随意一扯,将它们尽数洒落在透亮的大殿之中,旋即借助掌风将此盛况维持了片刻功夫。

半空中早已不见绿色枝茎,唯有一大片嫣红娇艳的花瓣雨缓缓落下。

美!

柔弱,魅惑,带着丝丝沁入心脾的芬芳旖旎,殿中的花瓣一片片落在苏紫染如瀑的青丝上、素白的衣裙上,红与白的鲜明对比闪耀得夺人眼球,万千风华流转蜿蜒,经久不息。

这一瞬,众人皆恍惚地以为站在大殿中央的根本就是一个天外来仙

。无关容貌,那股与生俱来的气质便能让周围所有的一切都成为她的陪衬。

容恒一瞬不瞬地盯着她,他从来都道凤兰是个特别的女子,却不知她竟可以这么美!说不清心里究竟是什么感受,只觉能结交这样一个朋友,也算是此生无憾了。

慕容殇黝黑晶亮的双眸中闪着藏不住的惊艳,没有人能懂他此刻的心情——这种巨大的喜悦与遗憾并存的矛盾心情。

一别经年,她竟已嫁做人妇。

早知如此,哪怕当初启圣内政不稳,他也该冒险将她带回,而非就这么错过了她。

苏紫染再次垂首,微微勾唇,复又拨弄起方才准备的透明茶盅。

方才还只是热身!

众人敛了呼吸,闪着炙热火星的眸子全都紧紧凝视着她,生怕错过了什么好戏。

只见一双素手不断在几个茶盅之间来回滑移,蛊惑人心的嗓音缓缓在大殿之中响起。

“诸位请看,这茶盅里边儿并没有任何东西,对吧?”

又是这类问题!

“是啊……”众人的回答竟是奇迹般地异口同声。

此刻,他们的心全都禁不住扑通扑通跳了起来,满怀期待地看着大殿中央的女子。

苏紫染手下滑动的速度越来越快,众人却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那一瞬间便错过了整个表演最精彩的部分。

可是下一秒,在众人满眼的愕然中,透明茶盅之中分明出现了几个五彩琉璃珠子!

所有人皆是瞠目结舌。

“这是怎么回事儿啊……”

“王妃,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呀……”

四周此起彼伏的声音传入耳中,苏紫染微微一笑:“各位稍安勿躁,好戏还在后头呢

!”

话音未落,她又再次动作起来,娴熟地将那些透明茶盅并作一排。

水袖轻扬,指尖跳跃,所有的琉璃珠子竟然聚集到了同一个茶盅之中!

殿中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

慕容殇一瞬不瞬地深凝着她,方才看到她坐在别的男人身旁时便知晓她已嫁作人妇,极力控制才终于收回目光,可此番见她如此摄人心弦的表演之后,却无论如何都没法将视线从她身上移开。所幸众人的目光全部集聚在她身上,即便他不加掩饰,也不会引人怀疑……

苏紫染吁了口气,幸好她的魔术表演过了这么久还是没有生疏。

缓缓转身,她朝着高台上落落一鞠:“父皇,臣媳献丑了。”

景帝还在想着方才那表演中的奥妙精髓之处,微沉的眸中闪着一丝疑惑,却不想在众人面前表现出来,便赞不绝口地道:“睿王妃才思敏捷,总能想到这些出人意料的新奇玩意儿,朕甚是高兴。”

顿了顿,他又微微侧目看向天竺使臣,笑言:“不知道睿王妃此番表演,使者可还满意?”

众人见景帝没有问出那个困惑众人的问题,心中俱是遗憾纠结不已,帝王不开口,他们又怎能指望睿王妃自己主动道来?

“满意,满意,当然满意!我等对睿王妃可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啊!”适才还颇为嫌弃霓裳舞蹈的那位醉醺醺的使臣笑逐颜开,却不知处于何种原因,同样没有询问魔术的个中精髓,“睿王能娶到这般佳人,实乃大大的福气啊!”

苏紫染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死。

夸她就夸她,非扯到那个男人身上去干什么?

待她退场,便是助兴的舞姬再度上场,鱼贯而入的霓裳羽衣婀娜多姿,迷人眼球。

可是下一秒,在琉璃明珠的反射之下,舞姬宽大的裙袍之中顿有寒光乍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