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105章 你觉得本王待你不好吗?

第105章 你觉得本王待你不好吗?

案发现场果如君洛寒所言,完全是一个封闭的密室。

正巧此刻无人,苏紫染便仔仔细细地将这房间检查了一圈,兴许是有人叮嘱过,如今这里并无被人刻意损坏的迹象,应该是和太子遇害之时那般无二。

慕容殇凤眸深深地站在原地,微蹙的眉宇间凝着一股沉稳,声音低低地开口:“可有发现什么?”

苏紫染摇了摇头,一阵失望:“就跟来之前预想的一样,除了确认此乃密室,其他的一无所获。”

“走,去看看漠渊太子的尸首。”

“好。”她点了点头,随着男人的脚步前行,行至一半却又忽的顿住,“等一下。”

慕容殇诧异回头:“怎么了?”

苏紫染回到方才的屏风后,一瞬不瞬地盯着地上那一滩红色血迹,以及那四周散落的浴桶木块。

沉默半响,她忽然抬眸看着男人,疑惑不解:“既然都把人杀了,为何要多此一举将这浴桶劈开?”

“兴许是在杀人之前,为了方便行事……”

不等他说完,苏紫染便摇头打断:“不对,若是在之前,那一定会引起太子的注意,少不了出现一番打斗的痕迹,怎么可能一点动静都没有?”

慕容殇心中赞同,悠远的眸光愈发深邃。

苏紫染抿着唇角,缓缓蹲下身子,伸手拭了拭地上已然干涸的血迹,明明一切正常,她的心里却有种说不上来的怪异感

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既然想不通,先去看看太子的尸身吧,或许会有些启发也不一定。”慕容殇劝慰道。

她点了点头,“恩”了一声,如今也只能这样了,就算一直待在这里,她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不远处的另一间房就是暂时安放漠渊太子尸身之处,二人推门而入,虽说尸身并不会腐烂得这么快,可门窗紧闭之下,仍是散着一股酸腐味。

苏紫染皱了皱眉,走到尸首前鞠了一躬,神色尊崇肃穆:“太子殿下,我们无心打扰,只是为了查出真凶才不得已惊扰太子遗体,还请太子见谅。”

说罢,她回过头看着慕容殇,问道:“昨日验尸的仵作怎么说?”

“既非中毒,也没有中过任何迷药之类的东西,唯一的伤口就是胸口那一道,最后应该是血流干致死。”

“这就奇怪了,既然没有中迷药,为什么没有发出任何动静?”

苏紫染叹了口气,黛眉始终紧紧地蹙着,一边在尸体周围转了一圈,一边查看任何可疑之处,可到头来却真的只发现那一个伤口,还是一个极为平整的伤口。

“若是一刀毙命便罢,可明明是因为血流干而死,为何太子既没有与其打斗挣扎、也没有在事后大声呼救,反而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血流干?”

她仔细地盯着那一道伤口,试图从中寻出一丝端倪,可答案没有找出来,反倒是疑问一个接着一个:“而且凶手为什么会明目张胆地从太子的前方刺入这一刀,难道面对一个清醒之人,为了不引起反抗,不应该从背后袭击更来得方便吗?”

慕容殇摇了摇头,目光深邃地反问:“兴许太子那时已经不是清醒的呢?”

苏紫染微微一诧:“可仵作不是说了,太子没有中任何的迷药吗?”

“这才是问题的症结所在

。”慕容殇叹了口气,“若是能找出这一点,相信离查出真凶也就不远了。”

苏紫染带着满腹的疑问回到睿王府,却恰巧在门口碰上了正要出门的君洛寒,而他身旁还站着一个妩媚多娇的女子与他告别。

心底里是并不想理他们的,可碍于自己已经到了门口,若是见了王爷也不打个招呼实在有些说不过去,只好上前两步,礼貌性地询问一句:“王爷这是要出门吗?”

原本也没指望男人会正面回答她的问题,基本能料想到他的答案就是点点头罢了,可没想到,他幽潭般漆黑深邃的凤眸缓缓掠来,声音沉缓地道:“刑部来消息说漠渊太子的事已经有了眉目,所以本王现在要赶去刑部。”

这么快?

苏紫染微微一诧,刑部的办事效率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高了?

“王爷……”她眸色一闪,尴尬地讪笑两声。

男人挑了挑眉,似笑非笑地深凝着她,深邃的神色似乎是了然,又似在等待她的下文。

霓裳愤愤地瞪着她,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东西,只当她是计划着要在王爷身边多留一些时间,便又是不屑又是怨恨地攥了攥手心。

苏紫染只作无视,斟酌犹豫着与男人道:“此案扑朔迷离,让人纠结不已,王爷能不能带紫染去看看刑部查出的真相究竟是什么?”

男人笑了一声,还没来得及开口,霓裳即刻嚷着讽刺道:“关案子什么事儿,每天刑部都有这么多扑朔迷离的案子要审,怎么不见王妃去听?恐怕王妃根本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想借机勾搭王爷吧?”

自从那日宫宴上君洛寒舍苏紫染而救她以后,她就更加恃宠而骄起来,觉得男人心里只有她一个,苏紫染根本就得靠边儿站,所以哪怕如今还是在男人的面前,她也敢这么肆无忌惮地与苏紫染耍横。

“笑话!”苏紫染双眼一眯,嘴角轻轻勾起,明明在笑,却给人一种寒彻心骨的冷意,“看来这些日子没好好教教你,你就不长记性了!本王妃才是王爷的正妻,你一个妾室,有什么资格指责本王妃勾引王爷?哪怕本王妃时时刻刻与王爷在一起,也容不得你有半句置喙

!”

霓裳瞳孔一缩,没想到她在王爷面前还会这么不给自己面子,脸色难看得像是刷了一层青漆,一时语噎,便用一种楚楚可怜的眼神求助地看向身旁的男人。

装腔作势!

苏紫染冷冷扫了她一眼,知道这男人肯定会因为自己这么对霓裳而生气,便想都不用想自己适才哀求他的结果。不由有些恼自己为何没有忍住,明明已经做好平淡以对的准备了不是吗?都已经装了这么些日子,可为什么一到霓裳面前就会强忍不住心中怒意?

撇撇嘴,她也懒得再管他们,移步便要离开。

男人嘴角的笑意又深了几分,一瞬不瞬地凝着她的背影:“王妃不是说要去刑部吗,怎么这就走了?”

苏紫染一怔,愕然止住脚步,他这是什么意思?

霓裳亦是狠狠愣住,王爷非但没有替自己好好教训她,竟还要带着她去刑部?

“王爷这是愿意带着我去?”苏紫染缓缓回过身来,微蹙的黛眉与幽暗的视线皆在诉说着她此刻的不解与不信。

男人点了点头,唇角始终微微扬着,敛着一抹让人看不懂的笑意,似乎是被什么事情愉悦到了。

“王爷……”霓裳愕然轻呼。

“你先回霓裳院去,本王回来再与你解释。”男人拍了拍她的肩以示安抚,复又侧首看着苏紫染,“走吧。”

直至坐在马车里,苏紫染还有些不可置信,这男人非但没有冷言相对,竟还真的带着她去了?

偷偷看了他一眼,男人身形笔直地坐在那里,凤眸阖起,让人不辨其中意味,嘴角却依旧淡淡地敛着。

算了!

苏紫染收回视线,反正这个男人她从来没看懂过,又何必白费心思!

几乎就在低头的那一瞬,她感受到一道炙热的目光朝她掠来,未及抬眸,就闻男人磁性低沉的嗓音缓缓流泻:“苏紫染,本王很想问你个问题

。”

她一怔,狐疑地抬头看着他。

男人的眸光深邃而幽暗,薄唇轻启:“你觉得本王待你不好吗?”

啥?

苏紫染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死。

这是什么问题?

这算是什么问题!

且不论他这问题本身的奇怪性,单说这问题的答案,难不成这男人以为他自己对她很好吗?

“王爷……”

她还只来得及说了两个字,男人便又紧接着道:“谋略如你,若是果真觉得本王待你并非特别,又怎么会一而再再而三地挑衅本王,又怎么敢在本王面前不给霓裳留半分情面?”

苏紫染愕然怔住。

类似的话这男人以前也问过她,可那一次她并没有多想,因为在她眼里,只有霓裳对于这个男人来说才是特别的存在。

而她呢?

正如这男人所说,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仗着什么才敢这样,或许是因为这男人从来没有真正罚过她的原因,哪怕两人真的吵起来,他也不会对她怎么样,所以她才变得越来越不知所谓吧?

可是为什么呢?

虽说她对这些皇室之人并非畏惧,却也不会无缘无故地惹他们,若非踩了她的底线,她无论如何都会忍下。可对着这个男人的时候似乎就有些收势不住,似乎只要稍稍让她不满意了,她就会横加讽刺。

或许,这就是因为喜欢、因为在乎?

正怔忪间,男人的低沉的嗓音再度响起。

“就连霓裳,也从不敢像你这样和本王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