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106章 别打趣儿我们家王爷

第106章 别打趣儿我们家王爷

他不提霓裳还好,这一提苏紫染的心里就有些不舒服了,虽然她知道霓裳对这男人来说是很重要的存在,可自己被他这么无缘无故地拿来与霓裳比较,却还是觉得讽刺。

难道因为霓裳不敢这样跟他说话、而自己总是口无遮拦,所以他就觉得他对自己很特别么?还是说,他觉得这是他赐予自己的与众不同?

“王爷到底想说什么?”她皱了皱眉,嘴角轻轻一扬,带着一股说不出的讽刺,“我知道霓裳对王爷千依百顺,所以王爷才会那般怜宠于她,可王爷与我说这些做什么?反正在我有生之年也是变不成她那样的,王爷想要我改恐怕也只会是白费力气。更何况,像我这般貌不惊人的,哪怕改得了这脾气,也不可能变成霓裳那样惹人怜爱的主儿吧?”

男人微微一怔,旋即有些挫败地叹了口气。

没想到她竟然这么记仇,过了这么久还记着那句“貌不惊人”。

可究竟是他的表述能力太有问题,还是这个女人的思维与常人不同?明明这么简单的意思,为什么能被她理解成这般支离破碎的模样?

不过还好,她总算又变回了这幅“有脾气”的样子

“本王不是告诉过你么,本王和霓裳……”

究竟告诉过她什么,苏紫染到最后也没听着。因为在这关键的时候,马蹄声渐渐停了下来,外头传来车夫的声音,说是刑部已经到了。

两人的氛围本来就有些尴尬,如今被这么一打扰,两人谁也没有再开口说刚才那个话题。

走进刑部大堂的时候,里头已经站了好些人,叫人意想不到的是,景帝竟然也在。

众人见到门口两人的身影,皆是一诧,这刑部重地,睿王怎的还带着王妃一块儿来了?

君洛羽讥笑的视线落在二人身上,讽刺地道:“睿王与王妃果真是夫妻情深,就连这种时候也是难舍难分。会不会将来哪一天,睿王就连上朝也得带着王妃一并去了?”

景帝原本心情就不好,如今听他这么一说,脸色顿时就更差了。

苏紫染敛了敛眸,看了一眼身旁沉默不语的男人,眉头微微蹙起,她只顾着要来,却没有考虑过这样做的后果。

顿了片刻,她嘴角微微一扬,故作不懂地嗔道:“太子就别打趣儿我们家王爷了,紫染从前跟着老太君学过些仵作验尸之法,所以王爷带着紫染一起来刑部,就是想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帮上忙的地方。”

众人将信将疑,她一个女子,竟还学过仵作验尸之法?

可听她搬出老太君,众人一方面无从核实,另一方面又就觉得老太君是个巾帼不让须眉的主儿,所以对她的说法也不免信了几分。再者,这毕竟还是当着景帝的面儿呢,若是不会她也不敢瞎说啊!

景帝沉目扫了她一眼:“那睿王妃可曾去过西街驿馆?”

苏紫染点了点头:“王爷带紫染去过。”

景帝“恩”了一声,似乎是信了她的话,又问:“有什么发现?”

感受到身旁一道似笑非笑的目光,她硬着头皮答道:“漠渊太子身上只有一道伤,就在胸前,而那伤口很平整,不似有打斗挣扎的痕迹

。令人费解的是,漠渊太子没有中过任何迷药,为何会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血流干涸却不呼救?”

听她分析得头头是道,众人终于渐渐信了她的话,目光却转而深邃,因为她提出的这个疑问,也正是众人的疑问。

景帝不再深究,目光移向刑部尚书:“据闻漠渊太子之死已经有了眉目,朕如今已经把诸位大人都叫了来,你倒是说说,事情究竟是如何?”

“回皇上,正如睿王妃方才所说,太子身上唯一的伤口就是胸前那短匕首所致,可那伤口并不致命,太子最后是血流干涸而死。所以臣推断,漠渊太子并非他杀,而是自杀身亡!”

啊!

众人皆是一惊。

这算什么?

说了这么久,漠渊太子竟是自杀身亡?

苏紫染紧蹙着双眉,这样的推断看似合理,实际上却根本是似是而非。

侧首去看身旁的男人,就见他垂着眼帘,幽潭般沉邃的凤眸深沉地敛着,心中不由揣度,连她都能看出的事,他应该不至于看不出吧?那他如今沉默不语又是何意,不打算提出疑意么?

窃窃私语的声音传入耳中,景帝探寻的视线锁定在刑部尚书的身上,那老头便又紧接着为自己的言论解释道:“当然,臣之所以会这么说并非只是因为伤口平整,而是根据当时的情况判断得出。事发时,漠渊太子的房间门窗紧闭,根本没有人能混进去。漠渊太子本身武功也不弱,若是他杀,凶手如何在确保不惊动漠渊使臣和太子的情况下潜入案发现场?”

众人渐渐露出一种了悟的神色,而刑部尚书有理有据的反问还在继续:“哪怕真的巧合得没有被任何人发现,那凶手也该在太子背后偷偷刺入那一刀,又怎么会特意绕到太子前方去下手,这不是给了太子反击的机会吗?”

竟是如此

场中响起一片低低的惊呼声,大部分人似乎都已经信了他。

苏紫染正思索间,便听到一道熟悉的声音沉沉反驳:“大人所有的说法看起来都对,可大人有没有考虑过漠渊太子这样做的原因?身为出使天阙的使臣,为何太子会选择自杀死在天阙境内?”

她几不可见地松了松眉宇,容恒说得没有错,漠渊太子身为出使的使臣,本身又是主和派,提倡漠渊与别国和平共处,不可能在天阙境内做出这种容易引起两国争端的事来。

景帝原本已经对刑部尚书的话将信将疑,听容恒这么一说,又觉有理地点了点头。

“容将军这话就不对了,太子自杀的动机我们确实不知,可这不代表太子并非自杀!”

“若是连死者的自杀动机都不知道,又何谈找出了事实真相?”

“所有的证据都吻合,那就是真相!”

“那大人又如何解释那个被劈开的浴桶?若是太子想自杀,为何多此一举将浴桶劈碎,造成一种他杀的假象?”

两方各有各的理,争得热火朝天,在场的其他人也不知信谁的好。

苏紫染眼睫微闪,抬眸看着景帝:“父皇,臣媳可以证明容将军所言非虚,漠渊太子并非自杀。”

此言一出,全场寂静,落针可闻。

刑部尚书老态龙钟的浑浊视线沉沉扫来,拧起的眉头一看就是极为不满;反观容恒,此刻正凤眸晶亮地盯着她,一瞬不瞬地等着她的下文。

景帝眯了眯眼,挑眉反问:“哦?那睿王妃倒是说说,如何证明?”

“其实是个很简单的道理,臣媳相信验尸的仵作定然也发现了这一点,只是未曾多加说明罢了。”她抿了抿唇,走到一旁吩咐堂上侍卫出去取了柄匕首来,待那人回来,便拔出匕首,对着自己的身体示范,“父皇请看,若是自杀,握匕首的姿势必然是这样——手背朝下、手指朝上,而这样的姿势也会造成匕首刺入后的伤口呈现一种由上往下的趋势

。”

话音未落,就感觉到身旁的男人直直向她射来的目光,似乎比方才更幽暗了几分。

她没做多想,本想让他帮忙一起示范,可这个念头很快就被她打消,快步走到一名不太熟悉的人面前,轻语了一句:“可否请大人帮个忙?”

直至那点了点头,她才将匕首的握柄递了过去:“若是大人现在要用这柄匕首杀我,大人会怎么做?”

众人皆是一惊。

那人更是愕然瞪大了眼:“睿王妃……”

她摇了摇头,示意他没事,却蓦地撞入一双溢满了不明意味的凤眸,似乎其中还带着压抑的怒火,不知自己这又是哪里得罪了这位爷,她无奈地撇撇嘴,收回视线。

“那微臣就得罪了!”那人惊疑不定地思索片刻,须臾,用一种最本能的方式做出了杀人的姿势。

苏紫染咧了咧嘴,满意地收回匕首:“大家方才也看到了,若是要将匕首对着旁人,那习惯动作必然是与我一开始示范的相反——手指朝下,手背朝上,造成最终的伤口呈现一种由下往上的趋势。”

景帝目光深幽地看着她:“所以……”

她点了点头:“没错,臣媳随王爷验尸之时,发现漠渊太子胸前那道伤口就是由下往上。由此可以断定,太子必然不是自杀,而是他杀!”

也就是到了这时,众人才彻底确信这位睿王妃所言非虚,原来她真的随老太君学过仵作验尸之术,还学得这般炉火纯青!

这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奇女子!

刑部尚书脸色发青,抹着额上的冷汗看向君洛羽,对方却只狠狠剜了他一眼就别开视线,随之而来的,是景帝森森冷笑的目光。

“这就是万尚书所谓的事实真相?”

短短一句,立刻让他的脸色由青转白,“扑通一声”跪了下去,惊呼:“老臣该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