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108章 这男人竟也有夸她的一天?

第108章 这男人竟也有夸她的一天?

苏紫染一怔,正沿着颈项部夹肌慢慢一路往下的食指也不由顿了片刻,原本莲妃的一番好意她就无法拒绝,更何况,她心里也确实些好奇。

遂弯了弯唇,刚要点头,莲妃却像是知道她的答案似的,清淡平和的声音已再度在耳边响起。

“其实寒儿小时候并不像现在这般沉默寡言,虽然他的性子本就内敛,可最开始的时候,他却总会对本宫笑,总会围在本宫的身边喊本宫母妃……”

苏紫染一边在她额际自前上方向后下方反复地揉捏,一边静静地观察着她的神色

她的一颦一笑间似乎都洋溢着浓浓的满足与安详,完全没有任何的怨恨,有的只是像对待亲生孩子那般的宠爱与关怀。

“只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他突然就与本宫生疏起来。便是本宫想与他亲近,他也只会疏离地对本宫笑笑,成天捧着一本书,或者就是在练习着骑马射箭,再没有真正地靠近过本宫。”

“起初本宫还不知道为什么,直到后来有一次无意间听到有小太监在议论,说寒儿不是本宫的亲生儿子,本宫待他好不过是为了显示自己的大度,实则却是本宫害死了寒儿的母亲。而恰巧那时寒儿也在,可那张小小的脸上却没有半分惊讶,那时本宫便知道,这样的话他兴许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了,所以才会渐渐地疏远本宫。”

莲妃苦笑两声,阖起的双目没有泄露半点哀愁,可狭长的黛眉却已轻轻蹙起:“因为这件事,本宫也有些灰心丧气,渐渐地与他的接触也少了起来,只有在每日用膳的时候才会与他说上几句话,有时他用功念书,本宫甚至几天见不着他一次……”

苏紫染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她只当那个男人享尽荣华富贵,得到了全天下最好的一切,却没有真正想过,这些东西究竟是不是他要的。

似乎是忆及了什么不好的事情,莲妃的眉头渐渐拧得更紧,清润的嗓音也变得有些压抑:“后来有一次,寒儿中了毒,本宫找遍宫中太医,可他们全都束手无策,本宫真的急坏了,也就是在那时候,本宫才知道,寒儿早已是本宫生命中不可割舍的一部分,本宫决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出事。”

“所幸宫里来了一位很奇怪的神医,是他治好了寒儿的病,可皇上想让他留在宫里,他却不愿意,寒儿痊愈之后没多久他就离开了。而寒儿或许是在生死边缘走了一遭,渐渐地又对本宫敞开了心扉。只是本宫始终觉得很遗憾,因为寒儿再也不像儿时那般与本宫亲近了。”

苏紫染眼睫一颤,心中蓦地闪过一丝疼痛。

众人看到的红墙高瓦之内尽是纸醉金迷的奢华,却没有看到这其中勾心斗角的残酷争斗。

其实对于君洛寒,打从第一天重逢开始,打从他在陈大夫家救了她开始,她的心里就总是有一股淡淡的、有时连她自己也无法察觉的怨怼

。明明知道人总是会变的,可她却总是忍不住想,儿时那个让她生命中充斥着阳光的小男孩究竟去了哪里。

如今才知,是她的要求过分了,就连小小的相府都是争斗不断,更何况这偌大的深宫?若他仍是一成不变,或许他早已无法存活在这尔虞我诈的宫廷之中。

她抿了抿唇,忍不住开口安慰:“母妃千万不要这么想,虽然王爷他嘴上不说,可紫染看得出,他心里却是极关心母妃的。”

“本宫知道。”莲妃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本宫与你说这些并不是想抱怨,只是想让你更了解寒儿,也希望你能谅解寒儿如今这沉默寡言的性子。”

苏紫染慢慢收回了手,“恩”了一声:“母妃放心,紫染知道了。”

莲妃缓缓睁了眼,轻声一笑:“你这手法似乎真的很有效果,本宫真的好了许多。”

“母妃觉得有用就好,紫染往后可以常常入宫来给母妃推拿,时间久了,或许能治好母妃头痛的毛病也不一定。”

“傻孩子,这可不得忙死你了?”莲妃拍了拍她的手,缓缓从榻上站起身来:“紫染,本宫知道寒儿他如今宠着府里一个叫霓裳的女子,确实是委屈你了。可也正是因为这样,本宫才会选你成为寒儿的王妃。自打第一眼看到你开始,本宫就觉得你很特别,说不清究竟是哪里,可你确实是给了本宫一种很不一样的感觉。”

苏紫染微微一怔,又觉有些好笑,就她如今这幅容貌,莲妃还指望她能从霓裳手里把君洛寒抢过来么?

似乎是看穿了她的心思,莲妃淡笑着摇头:“寒儿不是个只看表面的人。你要知道,花无百日红,那些虚有其表的人,便是得宠,也不可能是一辈子。只要你能好好地陪在寒儿身边,真心地对他,本宫相信寒儿终有一天能看到你的心。”

是这样吗?

苏紫染恍惚了片刻,脑中却蓦地窜进他那句“其貌不扬”,嘴角便是轻轻一勾,只觉自己方才那瞬间的怔忪实在有些嘲讽。

虽这么想着,却仍是顺从地点点头:“母妃放心,紫染会好好照顾王爷的

。”

莲妃满意地笑了笑:“天色不早了,你且去龙吟宫看看皇上与寒儿的正事处理完了没有,也到时间用膳了。”

“母妃不去吗?”她微微一诧。

“不去了,本宫身子不太好,就不出去乱跑了,也省得扰了你们的兴致。”

“正是因为身子不好,母妃才该多出去走走。”苏紫染煞有介事地劝慰,半搀着莲妃的胳膊,狡黠笑道:“父皇方才的意思是让母妃一起去,若是母妃不在,才是真的扫了父皇的兴致。”

不意她会这么说,莲妃惊讶地回头看了她一眼,也就是这片刻的功夫,就被她半拱半拉地搀出了芳菲殿的门,向着龙吟宫的方向而去。

行至龙吟宫的宫门口,却见一道颀长的身影立在院中。

宫人行礼问安,莲妃摆了摆手便缓缓入内,诧异询问:“寒儿不是在与父皇商议正事么,怎么一个人站在这里?”

苏紫染看得分明,男人漆黑的凤眸中分明闪过一丝愕然,似乎是不意莲妃会来,顿了片刻才请安问候:“母妃的头痛好些了吗?”

如此明显的答非所问,别说是苏紫染,就连莲妃也听出了端倪,眸光朝着御书房门口微微一掠,只是片刻又收回视线,不在意地轻笑一声:“多亏了紫染,本宫已经好多了。”

苏紫染敛了敛眸,正盘算着怎么开口让莲妃回去,御书房的门却“吱呀”一声被人打开,一袭桃粉色亮丽宫装的女子身姿婀娜地跨了出来,手中还端着一个食盒,看样子应该是来为景帝送点心的。

这下什么都不用说了……

“哟,这不是莲妃么……”注意到这边的景象,丽妃诧异地挑了挑眉,声调也不由自主地扬高,语气中带着一股明显的嘲讽。

莲妃神色淡漠地扫了她一眼,理也不理,转身便要离开。

也就是在这时,一袭明黄的身影出现在了御书房门口,眸色几不可察地一亮:“莲妃,你来了

。”

莲妃不得不停下,回头作了一揖:“参见皇上,臣妾就是想起有些事要跟寒儿说,便来看看他走了没有。”不等景帝开口,她便又紧接着道:“如今话已经说完,臣妾先告退了。”

整个过程行云流水,没有半点拖沓,语气更是淡漠得像要沁出水来。

景帝脸上的笑容顿时凝滞,盯着她款款远去的背影,他冷哼一声,拂袖转身,重新走进了御书房。

丽妃凉凉地勾了勾唇,也跟着走了进去。

至于方才说的什么晚膳,恐怕景帝早就把这茬儿给忘了,苏紫染和君洛寒谁也没再提起,免得去给帝王添堵。

回王府的马车里,苏紫染一直有些惴惴,生怕男人问起莲妃怎么会突然心血**地去龙吟宫——从景帝方才的表现就不难看出,莲妃大抵很少主动去找他。

男人眼梢一抬,果然就开了口,说的话却和她心中所料差了十万八千里。

“母妃头痛的症状就连宫里那些太医也束手无策,王妃却只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就有了立竿见影的成效,果真是心灵手巧。”

还真是破天荒的,这男人竟也有夸她的一天?

她弯了弯唇:“王爷谬赞了,紫染只是正巧在书上看到过这种推拿手法。”

“哦?”男人挑了挑眉,嘴角缓缓一勾,“什么书这么有用,本王也很想去看看。”

苏紫染嘴角抽搐了两下,她总不能去现代给他找本推拿的书来吧?

“这个……时间太久远,已经记不清了……”

似乎是意料之中的答案,男人也不恼,轻笑了一声,潋滟的凤眸深深凝视着她,意味不明地道了一句:“有时候,你和母妃有些像。”

什么意思?

她诧异地挑了挑眉,这男人该不是变着法儿地说她像他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