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109章 我再不会离开你了

第109章 我再不会离开你了

回到睿王府,天已大暗。

男人走到那个往常与她分道扬镳的路口却忽然停了下来,迟迟没有要动的意思。

苏紫染走在他后面,突然被他挡住去路,不由莫名地看了他一眼,却只能看到他颀长的身影倒映在眼底,氤氲的月色洒落,将他的影子拉得斜斜长长,平添了几分不真实的感觉。

微微一诧,正要开口,男人却蓦地转过身来,逆光的凤眸难辨其中意味,只能隐约看到一道潋滟的幽光熠熠闪烁,如同映月的繁星那般璀璨夺目。

只是等了许久也未曾听到声音,她蹙了蹙眉:“王爷还不走吗?”

其实她只是想说,随便去哪里,也别站在这路中间啊。

可听完她的话,也不知他是不是误会了什么,薄唇轻轻一抿,语气不善地反问:“王妃打算要本王去哪里?”

什么去哪里?

苏紫染愈发莫名其妙,这是他的王府,他要去哪里她哪儿管得着?

眼波流转,思衬良久,她才半试探半嘲讽地道:“王爷不是说要回霓裳院吗?”

闻言,男人狭长的凤眸倏地一眯,唇角依旧半敛着,可似笑非笑的语气中却分明带着一丝压抑的怒气:“本王什么时候这么说了?”

还敢狡辩!

“去刑部之前,王爷不是说回来之后要和霓裳解释什么吗?”苏紫染撇了撇嘴,带着一股嘲讽的语气,兀自镇定心神不去看他的眼睛,“如今天色已晚,王爷若是再不去,恐怕她又得误会了。”

男人眉心一凝,颀长的身影缓缓朝她靠近过来,本就是背光,如今这一走近,让她眼前的光线更暗了几分,却将他脸上的表情映得分明。

苏紫染眸色一闪,本能地朝后挪了一小步。

不知为何,此情此景之下,她竟恍然间想到那日容恒来见她被这男人发现后的场景,他也是像现在这般慢慢地朝她靠近,也是像现在一样半怒半笑的表情……

男人终于顿住脚步,墨迹般深邃如墨的凤眸沉沉凝了她半响,忽地凑近她的耳边,冷冷一哼:“那本王就如王妃所愿!”

话音未落,眼前的光线陡然亮了几分,等她回过神来,男人的背影早已在几步之外,脚步翩跹,直直离去。

好一句如她所愿。

她弯了弯唇,转身朝着与男人相反的方向走去。

夕暄见她回来,倒了杯水递给她:“王妃用过晚膳了吗?”

“不用了,我不想吃。”

她摆了摆手,视线碰巧落在不远处那朵开得正艳的红花上,心念一动,便拾步过去,熟料手刚一触上花茎,就被刺得缩了回来。

“王妃多少吃一点儿吧,要不奴婢……”夕暄像是蜜蜂似的嗡嗡凑了过来,又开始与她说教,却见她食指上一点嫣红溢出,惊呼着“呀”了一声:“王妃,你怎么受伤了?”

苏紫染无奈地抚了抚额:“不过就是被花茎上的刺扎了一下,别这么大惊小怪。”

夕暄理都不理她,愤愤一把抓过她的手用丝帕裹住,随即又开始嘀咕:“王妃,这花儿虽好看,但它是有刺的,王妃怎么不小心点儿呢?”

“是是是,是我不小心,下回一定注意!”这种时候可不能惹这丫头。

夕暄这才稍显满意地点了点头,小心翼翼地摘了她方才想要的那朵花递到她跟前,却发现上面竟还染着她的血,夸张地张了张嘴:“王妃这血的颜色简直和这花儿一模一样,奴婢差点儿就以为是花儿在流血呢!”

苏紫染蓦地被她逗乐,“扑哧”一声笑出声来:“傻丫头,花哪儿来的血?”

“可这鲜红的颜色真的好像……”

“血不一直都是这个颜色么?”苏紫染笑着打趣了她一声,说完,却蓦地变了脸色。

血,真的一直都是这个颜色吗?

自从她走进漠渊太子的被杀现场,就一直觉得有种奇怪的感觉萦绕,却又始终说不上来究竟是哪里奇怪,直到现在,因为夕暄一句无意的话,让她突然明白了症结所在——既然漠渊太子当时是在沐浴,既然当时地上还有未干的水渍,那就说明太子的血必然被水浸泡过,也就是说,地上该有的血迹应当是被水稀释后的浅红色。

可事实却是,案发现场的血迹是红艳艳的正常人才该有的颜色!

这样一来,是不是就说明,漠渊太子原本的血色是不正常的?

怪不得她总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案发现场所有的东西都很正常,完完全全就是一个封闭的密室,而漠渊太子却又分明是被人杀害,那凶手究竟是在怎样的情况下才能做到这些。

如今这一切却有了解释——太子在中那一刀之前应该就已经被人下了药,只是那药,就像老太君当初所中的红莲雪一般,无色无味,就连在事后也根本无法被人发现端倪!或许唯一能够让人察觉到不同的地方就是死者的血色,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凶手才会在杀人以后多此一举地将浴桶劈开,好让那些水冲淡太子中毒的痕迹吧?

可这到底是什么奇怪的毒?

她拧着眉头,心中恍惚忆及那抹邪肆的笑容,禁不住去想,要是雪炎还在就好了。

叹了口气,她迅速走进房里,须臾,又步伐匆匆地走了出来,径直出了清风居。

夕暄不明所以,急得在她身后大嚷:“王妃……王妃……”

西街驿馆门口,灯火通明,重兵把守。

苏紫染在门口等了很久,希望能像上次那样正巧碰上慕容殇,好让他带她进去——出来的时候走得太急,只顾着带上之前在避暑山庄做的君洛寒的人皮面具,却忘了在自己身体上做些手脚。

可如今不见慕容殇,她只得兵行险招,反正这些官兵也不常见到君洛寒,应该不至于被发现吧?

抱着这种侥幸的心理,她正打算去找家成衣店买件衣裳,肩上却蓦地被人拍了一下。

她一惊,手心猛地攥起。

回头,却让她原本诧异的表情变得更加愕然,满脸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

朱红华服,凤眼妖娆,流畅飘逸的墨发被风扬起,嘴角还挂着一抹肆意风情的浅笑。

呼吸早已滞住,苏紫染嘴唇动了好几下,才缓缓发出声来,带着一丝黯哑与复杂:“雪炎?”

他不是一声不吭地走了么?

在她成亲前特意来找她说要带她走,明明那只是一个玩笑,可他,却真的在她成亲后消失得无影无踪!

“阿紫,许久不见,可有想我?”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笑颜,熟悉的调侃……

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熟悉,虽然才见过三次,可她却有种认识了他好多年的错觉,为他的不告而别,她还抑郁了好一阵子。

思及此,她恨恨地眯了眯眼:“这些日子你上哪儿去了?”

雪炎一怔。

转瞬,他嘴角的笑意又浓了几分,满含风情流转的凤眸闪着旖旎的光泽:“阿紫定是想我了。”

虽然苏紫染早已习惯他这种自说自话,嘴角还是不免抽搐了两下:“你不是走了吗?”

“阿紫莫不是忘了你我的约定?”他不答反问。

“什么?”苏紫染狐疑地炸了眨眼。

他轻笑一声,狭长的凤眸微微眯起,一抹深邃的幽光闪过,一字一顿地吐出三个字来。

“玲珑珠。”

明明答应过她,却险些连他自己也忘了,只因为求而不得,他就离她远去,这样的他,连他自己都觉得陌生。

她蓦地一怔。

这个所谓的约定,就连她自己都忘了,他竟然还放在心里?

难道就是为了这个,他才特意回来么?

心中似有暖流涌动,她闷闷地“恩”了一声,不自在地别开视线,低头去取怀中那张人皮面具。

像是为了让她安心一般,他似承诺似自语地轻喃了一句:“阿紫,你放心,我再不会离开你了。”

苏紫染低着头,似乎并没有听到他在说什么,抬眸的时候也没再问,扬了扬手中的人皮面具:“帮我个忙,就当是补偿你之前不告而别的混账行迹!”

他无奈地叹了口气,流萤般的瞳孔中敛着几分纵容与宠溺:“好。”

“你得先随我去成衣店去换件袍子……”

虽说雪炎和君洛寒两人都是穿什么都好看的主儿,可君洛寒若是哪天穿了这么鲜艳的颜色,非把那些官兵吓死不可!

“……”

驿馆门口把守的官兵见到睿王带着王妃一道前来,立刻恭敬行礼:“参见王爷,参见王妃!”

男人抬了抬手:“免礼。”

“王爷深夜来此,是……”为首的官兵询问出声。

“漠渊太子的死仍是不解之谜,而王妃恰巧学过些验尸之术,所以本王带她来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新的证据。”

那人不由对苏紫染露出崇敬的眼神:“既如此,王爷与王妃快请入内吧。”

沿着白日里走过的路径来到案犯现场,雪炎又把方才的话与门口的守卫重复了一遍。

走进院里,苏紫染用一种调侃的目光盯着他,煞有介事地道:“真没想到,你学得还挺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