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110章 红泪

第110章 红泪

“可惜,我没他幸运……”

几不可闻的一声轻喃被风吹散,湮灭在这萧索氤氲的月光里。

苏紫染原本正伸手指着一间屋子,闻言,狐疑地回过头来:“你刚刚说什么?”

“没什么。”他的笑容一如既往得和煦,莫名的几分清冷寂寥也被这昏暗的月色照得恍惚,让人无法察觉出任何异样。

她半信半疑地蹙了蹙眉:“漠渊太子的尸体就在那里,我看你对医理很有研究的样子,能不能帮我看看他身上中的是什么毒?”

他点了点头,“恩”了一声:“走吧。”

苏紫染回头去官兵那里借了根火把,又点了那房里原本的烛火,四周一下子亮堂起来。

雪炎缓缓走到尸体旁,狭长的凤眼便是一眯,似乎是有些不敢相信。

见他如此,苏紫染微微一怔,开口询问:“怎么了?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他蹙了蹙眉,没有立刻回答,先是摇头,又去查看了漠渊太子胸口那道伤痕,周围的血迹已经被事后处理的漠渊使臣擦拭干净,唯有深处还隐隐残留着一些血色。

“阿紫,你可有见过他的血?”

“见过,是红色,与正常人一样的颜色。可是很奇怪,明明太子的血是被水稀释过的,却与正常人的血色一样,所以我才怀疑他被人杀害之前就已经中了毒。”

雪炎眸中那团漆黑的墨迹更沉了几分,自袖中取出一根细长的银针,缓缓钻入那道伤口。拔出的时候,银针上已经隐隐沾上了几抹红色,却非普通毒药的该有的黑色。

他举起银针观察片刻,又置于鼻尖轻嗅,蓦地,神色大变。

确实是中了毒,无色无味的毒,一种铭幽族才有的毒!

起初他还以为是自己判断失误,所以才会一看再看,可如今却实在骗不过自己,这分明就是“红泪”!可是没有经过他的允许,铭幽族境内的东西从来就不会向外流传,如今这红泪为何会出现在外头,竟还害死了漠渊太子?

“雪炎……”苏紫染试探地唤了他一声,从一看到漠渊太子的尸体她就觉得雪炎有些不对劲,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阿紫,他确实是中了毒,一种名唤红泪的罕见之毒。”雪炎垂着眼帘,菲薄的唇瓣紧紧抿成一条直线,“凶手事后这一刀恐怕只是为了混淆视听,此毒见血封喉,根本无需多此一举,在那之前,漠渊太子应该就已经死了。”

“红泪?”苏紫染大疑。

这甚至是比红莲雪更为稀罕的东西,起码红莲雪只是珍贵,却不是不能得到,可红泪却是千金难求,她也只在医术上看到过关于红泪的介绍——那是铭幽族才有的东西!

“难道漠渊太子的死跟铭幽族有关?”

雪炎的眉头拧得更紧,摇了摇头:“铭幽族与世无争,从来不会牵扯进这种世俗之事。此番红泪流传出来,应该是出了奸细,却非铭幽族本来的意愿。”

苏紫染诧异地看了他一眼:“雪炎,你见过红泪吗?”

他甚至没有抬一下眼睫,点了点头:“恩。”

这么干脆的回答倒是让她一时间不知该怎么往下接,原本她就觉得雪炎的来历有些奇怪,如今更是发现他对这些罕见的毒药研究得尤为透彻,可转念一想,他本来就是大夫,便是真的碰巧见过又如何,虽说红泪是铭幽族之物,可如今不也出现在她面前吗?至于来历,她从来就不关心那些虚妄的东西,如今怎的却执着了?

扬了扬唇,她感激轻笑:“今日谢谢你了,我们先回去吧。”

翌日。

夕暄心血**地提议要去山上的佛寺烧香,直说最近诸事不顺,一定得去烧个香拜拜佛,好让佛祖保佑她们。

苏紫染被漠渊太子的事困扰得不胜其烦,原本并不想去,可这丫头却像是知道她的死穴一样,非但把自己搞成一幅凄惨凌落的模样,甚至还提起了蓝烟,说是蓝烟从前总会答应与她一道前去。

如此,苏紫染便实在不忍心拒绝,想了想,反正漠渊太子的事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解决的,遂无奈地点了点头,终于答应:“好吧,不过得早些回来,可别又让我陪着你四处乱逛。”

“是是是!”夕暄高兴坏了,忙不迭地点头,像是怕她不信似的,还不忘信誓旦旦地保证:“奴婢这次一定不会乱跑了,上完香就跟着王妃回来!”

苏紫染瞪了她一眼:“你最好能说到做到。”

虽然她对这丫头的保证实在不抱什么希望……

上山途中,二人正笑语盈盈地谈话间,夕暄视线一瞥,嘴角的笑意忽地僵住。

苏紫染不解,刚要询问,却见她扬手指着前方,惊呼出声:“王妃,那不是蓝烟吗?”

声音很大,惹得前方的蓝衣女子顿住脚步,须臾,缓缓转身,循声望来,同样是微微一诧,似乎同样没有料到会在这里碰上她们。

她缓缓往下走来,这些日子不见,原本就瘦弱的身形变得愈发弱不禁风,脸色苍白得几乎成了透明,憔悴的眉宇间带着一股掩不去的疲惫。

苏紫染心口一颤,一时竟不敢再去看她的脸。

“王妃?”蓝烟轻唤一声。

“蓝烟,你也是来这庙里上香的?”苏紫染嘴角含着一丝浅淡的笑意,心中却是诧异,蓝烟以前是从来不信这些东西的,除非是实在受不了夕暄的嚷嚷恳求才会偶尔与她去上一回香,如今却是自己一个人来这庙里?

蓝烟点了点头,“恩”了一声,似乎是猜到她心中疑惑,眸色闪烁地移开了视线,摆明是不愿多说。可旋即,似乎又觉得有些尴尬,便不动声色地垂下眼帘,扯开话题道:“王妃如今过得好吗?”

“我很好,蓝烟,你……”

她本想问,那你好不好,可不知为何,看着蓝烟如今这模样,这句话她竟没忍心问出口。

哪怕是锦衣华服,她却有一种很强烈的直觉,蓝烟其实并不幸福。

虽然她一直觉得君洛羽卑鄙无耻,甚至还曾觉得他接近蓝烟根本就是带着强烈的目的性,可既然当初是他费尽心机娶了蓝烟,为什么就不能好好对蓝烟?

哪怕他后来娶了苏琉月,她也只当是齐环渊威胁了他——因为是他杀了老太君,所以为了堵住齐环渊的嘴,他不得不娶苏琉月。

然而,蓝烟如今这样子却让她觉得事实并不只是如此——或许是苏琉月这位太子妃太过强势,或许是君洛羽如今对蓝烟的感情已经淡化,可无论是哪种原因,她都明显地感觉到蓝烟如今过得很不好!

侧过头与身后的小丫头摆了摆手:“夕暄,你先上去吧,我和蓝烟单独待会儿。”

直到这并不陡峭崎岖的山路上只剩下两人,她才拉着蓝烟的手缓缓走到一张供人休息的石凳旁:“坐吧。”

蓝烟没有依言照做,闪烁的眸色追随着夕暄而去,嘴角的笑意已有几分僵硬:“王妃不去上香吗?”

苏紫染抿了抿唇:“蓝烟,我只是……许久没有看到你了,有些想你,想和你单独叙叙。”

蓝烟鼻子一酸,险些掉下泪来。

可如今这一切都是她自作自受,又怨得了谁?

“王妃,蓝烟真是怀念当初与你在墨染院中的日子。”她强颜欢笑,微蹙的眉宇间透着一股淡淡的忧愁与哀伤,枯竭的眸光深邃而悠远,顿了半响,又补充了一句,“也怀念与夕暄一同来上香的日子。”

苏紫染张了张嘴,一时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记忆中,蓝烟从来没有像现在这般模样过。最开始一起生活在墨染院的时候,蓝烟虽然不爱说话,却是个很细心也很热爱生活的人,事事都能考虑周到,正好与夕暄那个叽叽喳喳的丫头互补。哪怕是后来经历了那样不堪的事,她歇斯底里、她痛哭流涕、她差点就撑不下去,可她还是一个有表情、会怒、会哭的活生生的人,甚至在提起君洛羽的时候,她还会有些感动和其他的情绪在里边儿。

没想到事到如今,就在君洛羽口口声声说会好好照顾她之后,她却被照顾成了这个样子——明明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却愁容满面、阴郁得似乎离整个世界都很遥远。

早知如此,哪怕是和君洛羽正面为敌,自己也绝不会让蓝烟嫁给他!

强忍着心中酸涩,苏紫染苦涩道:“蓝烟,若是……”

话未出口,蓝烟便强笑着打断:“王妃,蓝烟突然觉得有些不舒服,今日就不去上香了,王妃自己要好好保重。”

“蓝烟!”苏紫染轻喝出声。

身前的女子眸色一闪,只好停下脚步,却兀自垂着头不去看她。

苏紫染心疼不已:“无论如何,都要好好照顾自己。若是哪天想通了,就回来找我,便是与太子为敌,我也不会让你受半点委屈。”

蓝烟呼吸一滞,水眸中已有晶莹闪烁,轻颤着薄唇:“王妃……”

她什么都没有说,甚至连一句谢谢也没有,因为她怕自己一开口就会忍不住落下泪来。

苏紫染看着她几乎落荒而逃的身影,沉沉地叹了口气,眸中却蓦地闪过一道狠厉的寒芒,想要将君洛羽碎尸万段的念头变得愈发强烈。

ps:今天考最后一门工程制图,下午的更新放到晚上补,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