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114章 我替四哥送给你的!

第114章 我替四哥送给你的!

台上那人微微一诧,虽说今年这规矩是改了,可对于常人来说,这规矩该是改得更合他们心意才是,这人怎么……

但见对方俊美无俦,身着锦衣华服,浑身上下又都透着一股贵不可言的气质,遂猜测对方是看上树上那盏花灯了。无奈,他只好抱歉笑道:“这位公子,实不相瞒,并非是我们掌柜想改规矩,只是这盏挂的最高的花灯并非我们掌柜收购而来,而是另一位公子亲手制作的心爱之物,今日只是借挂于此。”

众人俱是恍然大悟。

其实这聚福楼也不算是改了规矩,因为花灯照样可以拿,只是他们为了讨好一位不知名的公子而将他亲手制作的花灯挂在最高处,如此让众人难免有些遗憾得不到那最漂亮的花灯,所以他们才增设了免费吃喝的环节来补偿众人。

真不知道是哪位公子这么有面子,竟让从来不卖任何人面子的聚福楼也点头折腰了!

苏紫染原本听了慕容殇的话也有些心动,可如今这结果却是在她意料之外,主办者都这么说了,他们还能如何?毕竟也不是人家不愿给,只是这花灯乃私有财产,他们无权做主罢了。

熟料慕容殇却是不依不饶:“那敢问老先生,这盏花灯是出自何人之手?若是方便的话,烦请告知在下一声,好让在下当面去恳请那位公子割爱。”

“这……”老者似有分犹豫。

今日本就高兴,围堵的人群也不急着这一时半会儿,便起哄着看起了热闹,甚至主动让开了一条道,让苏紫染和慕容殇走到最前面去。

“老先生,既是如此,就让我们见见你口中那位公子吧……”

“是啊,能做出如此漂亮花灯的公子,本少爷倒是很想见见……”

“如今这位公子为了讨好家中娘子而出言请求,老先生就遂了人家的愿吧……”

老者更加犹豫,半响,才迟疑着道:“那且让老朽进去问问掌柜再来答复各位

。 ”

苏紫染拉了拉慕容殇的袖袍:“还是算了吧,能做出如此花灯的人一定不简单,根本不会在乎我们给多少钱。既是心爱之物,想必是不会让给我们的。”

慕容殇和煦地扬唇:“没试过怎么知道?”

她说了这么多,却被他一句话驳了回来,顿时有些哭笑不得。

恍惚之中又有些无奈,似乎她身边所有的男人都对她很好,唯独君洛寒例外。可她也偏偏就是上赶着,嘴里说着看开,却一再放不了手。

老者进了聚福楼里边儿,低声询问掌柜:“掌柜的,外头有位公子想要树上最高的那个花灯,便让老朽进来……”

掌柜皱了皱眉:“胡说些什么,不是跟你说了吗,其他的都行,唯独那盏花灯不能让人带走。”

老者点点头,却也无奈:“老朽知道,可他们就是想问问掌柜,能不能告知他们做那盏花灯的公子是谁,好让他们亲自上门恳求一番。”

掌柜的脸色登时一变,呵斥出声:“当然不行!”

还不等他说出接下来斥责的话,二楼雅间的门“吱呀”一声被人打开,旋即,一个身材娇小的白衣男子出现在雅间门口,肌肤白皙,面色秀丽,乌黑的发丝用一根玉簪挽成一个髻,周身环绕着一股娇俏脱俗的气息,如同玉雕的女子一般。

此刻,他那双灵动的双目正左右张望,最后定格在楼下的掌柜与老者身上,“嘿嘿”一笑,欢快地跑了下来。

掌柜脸上的表情登时变得恭敬,与他行了一礼。

白衣男子似乎是碰上了什么高兴的事儿,笑得眉眼弯弯:“掌柜的,哥哥说了,这花灯的事儿你不用管了,交给我吧。”

如莺的嗓音没有作任何掩饰,老者这才惊觉此人是个女子!

掌柜立刻点头:“都听主子的

。”

老者再度出现在高台之时,众人看他的眼中不由带上一股期待之色。

苏紫染和慕容殇亦是将注意力集中过去,只闻他道:“老朽已经问过掌柜,掌柜也说了,那位制灯的公子同意将这花灯转让给有缘之人。只是前提是,有缘人必须答上那位公子出的个字谜。”

底下立刻出现一片欢呼雀跃之声。

慕容殇眼神一亮,与身边女子道:“你看,我就说万事都有希望。”

老者审视着底下众人的神色,笑得和善:“只是那位公子出的灯谜却不给任何提示,只有有缘人,方能猜到那位公子想要的答案。”

众人一诧。

这说了和没说有什么区别?

若是答案要让那位公子满意才算,那这花灯最终给不给还不都是看那公子的心情?

“各位听好了,老朽要出题了!”老者的视线慢慢朝慕容殇移去,见他正好也在看自己,便与他相视一笑。

“第一题,醉翁之意不在酒。”

众人还在凝神思考,慕容殇却没有半分思索地道出了答案:“水仙。”

老者点了点头:“第二题,都在望明月。”

苏紫染见身旁的男人如此执着,也不由起了兴致,微微挑眉,答道:“大家赏光。”

众人皆是惊叹,这两个气度不凡的人猜灯谜的速度也太快了吧!

“老先生,我也喜欢那盏灯,现在还能加入答题吗?”突然,一道黄莺般清脆的嗓音突兀地自后方越过众人而来。

众人皆是一惊。

这怎么又冒出个人来?

不过这人也真是不识好歹,他一个人怎么可能比得过对方两个学识渊博之人?

老者点了点头,笑得:“当然可以

。答题最多的、且答出最后那道题的人,才能得到那盏最漂亮的花灯。”

苏紫染眨了眨眼,这声音,听着似乎有分熟悉?

她回头往身后看去,可徘徊拱动的人影中也不知哪个是方才的出声之人,而她又站在最前面,根本看不到后头的人,无奈之下只得放弃。

老者再次出题:“长江后浪推前浪。”

话音刚落,适才那声音便紧接着抢答:“高氵朝迭起!”

这速度……

众人皆是一愣。

看来现在这半路杀出的也不是个好糊弄的主儿啊!

老者哈哈一笑,似乎是被她的急迫逗乐:“看来今日两方对那盏花灯都是势在必得啊!现在还剩最后两道题,各位请听——解落三秋叶,能开二月花,过江千层浪,入竹万竿斜。”

慕容殇动了动唇,还未来得及开口,适才那个声音便又扬着声调喊道:“风!”

他蹙了蹙眉,微微侧首向身后看去,接触到他不怒自威的视线,众人竟自觉地让出一条道来,慢慢地,一个娇小灵动的白色身影便出现在眼前。

见他们发现了自己,那人嘴角轻轻一撇,上挑的眼梢中却带着一丝狡黠。

苏紫染愕然挑眉,怪不得她说这声音听着怎么那么熟悉,原来是君锁秋!

可堂堂公主,怎么会独自一人出现在繁华闹市,身边连个保护的人都没有?

心头蓦地紧了紧,她的目光不由自主地将周围一圈掠了一遍,不见那个男人的身影,这才微微松了口气。

高台上,老者大声道:“如今两方各答对两道题,还剩最后一道,若是哪方答对,那就是那盏花灯的获得者!”

众人个个难掩面上激动之色

“老先生,你快点说吧……”

“就是啊,别吊着我们胃口了……”

老者捋了捋胡子,老态的眸中不可见地闪过一丝遗憾:“最后一题,重逢秋月满。”

君锁秋这回没有再出其不意地开口,反倒是慕容殇,沉吟片刻,便道:“答案可是再见?”

老者笑得高深莫测,视线缓缓落在君锁秋身上:“这位公子的答案呢?”

“再见也是其中一个答案,我却认为光临更适合今日这回阳节的气氛,寓意爱情光临,不知老先生怎么看?”

“哈哈哈,不是老朽怎么看,而是公子的答案确与制作花灯那位公子给出的答案相同,所以这盏花灯,就归公子所有了!”老者点头微笑,复又神色不明地看着慕容殇,“这位公子,真是抱歉了,恐怕……”

他没有再往下说,可慕容殇哪儿会不知道他的意思,只是自己摸不透那制灯者的心思,又能怪谁?

“老先生不必如此,是在下技不如人。”

原地,众人还在继续进行以聚福楼三天吃喝为奖励的字谜游戏,苏紫染和慕容殇已拾步离开。

“紫染……”他抿了抿唇,眼神略有闪烁。

苏紫染立刻摆摆手,不在意地笑了笑:“没关系,既然是离别礼物,送点别的也未尝不可。”

“紫染姐姐,紫染姐姐……等等我……”

身后蓦然响起的急切声音让两人皆是一怔,脚下步子便停顿下来。

苏紫染诧异回眸,阑珊的灯火映着君锁秋匆匆追来的身影,白玉般的手中还提着那盏赢来的花灯。

“紫染姐姐,你怎么这么快就走了!”君锁秋气喘吁吁地喘了两口,微微松散的发髻透着一股妩媚的娇憨之态,她突然扬手将那花灯举到苏紫染面前,“这花灯是我替四哥送给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