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115章 王妃这是要去哪里?

第115章 王妃这是要去哪里?

对面两人皆是一愣。

若是换了往日,苏紫染听她这么说也只会一笑置之,可偏偏今天一早发生了那样的事,只要一想到君洛寒说霓裳怀孕时的那种表情,心里就有股止不住的火在往上窜,不由出言反驳:“这花灯明明是秋儿送的,和王爷有什么关系?”

虽是极普通的一句话,却含着一股明显的讽刺意味。

君锁秋又将那花灯往前递了几分,急道:“四嫂,秋儿真的只是替四哥将这花灯送给你!”

这称呼变得,还真够快的!

苏紫染没办法对她冷脸,可说起那个男人,她却真真是火大,明明他如今定是在霓裳院搂着他的温香软玉,秋儿却偏偏要和她胡扯,只好无奈嗤道:“秋儿,不要胡说,王爷知道了会不高兴的。”

见她蹙眉,君锁秋顿感欲哭无泪,索性将所有的事儿一通抖了出来:“四嫂,这花灯是四哥亲手做的,上面的牡丹、荷花、秋菊、冬梅都是四哥亲手画出来的,谜底也是四哥亲口告诉秋儿的,还有还有,四哥还让秋儿一定亲手把这花灯交到四嫂手中呢!”

好吧,她承认最后一句她说了那么一小点的谎,四哥那种性格,当然不可能明着嘱咐她一定要将这花灯交到四嫂手上之类的,可《一》《本》《读》小说 ybdu四哥在雅间看到四嫂和慕容太子在一起的时候分明有股醋意弥散,说到底,四哥设法让她拿到这花灯,不就是变着法儿把这花灯送给四嫂嘛!

苏紫染一怔,眼神闪烁地接过花灯,徐徐垂眸,长长的眼睫如同挥动蝴蝶挥动的翅膀。

拿近了细看才发现花灯四面的图案确如秋儿所说,乃手绘之物,如此绝妙流畅的画功,倒与那男人有几分相似。可这花灯制作也出自他之手却是大大出乎她的意料,原以为他堂堂一个王爷,定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没想到他竟会做这种精细的手工活计。

更没想到,方才那个男人果真也在场,只是她寻了一圈却没找见罢了。

其实她自己也觉得奇怪,明明她总是看不透那个深沉的男人,可每当这种时候,却又看得格外分明——他,不可能说出那样的话来,也不可能让秋儿这么做,恐怕他做这盏花灯,本意是想送给霓裳院那位的吧?

而她现在接过花灯也并非是因为信了秋儿的话,只是不想再在这件事上多做纠缠。

“秋儿,天色已晚,你是要我们送你回宫,还是回去找你四哥?”

君锁秋嘴角的笑意凝滞片刻,有些不好意思地看了她一眼,尴尬地讪笑:“四嫂,你能不能……能不能先回去……或者去找四哥啊……”

后面的声音已经细弱蚊蝇,得亏苏紫染耳力好才算听了个大概,她挑了挑眉,径直忽略了后半句,满脸兴味地回望过去:“那秋儿自己小心,我先回去了。”

侧首与慕容殇打了个招呼,她便提着个花灯拾步离开。

君锁秋脸上的红晕愈发明显,垂着头抿着唇的样子显得有几分无措。

慕容殇礼貌而疏离地冲她淡淡一笑:“公主若是没事的话,本宫也先回去了。”

“等等!”她猛地抬头,无辜慌乱的眸色就像一只受了惊的白兔,眼底深处含着一丝显而易见的受伤。

他对她的冷淡竟如此明显,丝毫没有遮掩。适才与四嫂说话还是用的“我”,四嫂一走,对着她的时候,就立刻成了“本宫”。

“那个……慕容太子,”她的嘴角依旧轻抿,支支吾吾地开口,如玉白皙的小脸上早已是一片红霞,“你能不能……能不能在走之前,和我父皇说一声,带我一起去启圣?”

这话说得够分明了吧?

慕容殇却蹙了蹙眉,问道:“公主这话是什么意思?”

君锁秋委屈地扁着嘴,这种话本就不该由一个女子开口,可她本性开朗,也无所谓由谁先说,更何况这慕容太子对她没有半点感情,又怎么可能无缘无故地注意到她?抱着这种心态,她率先提出了自己心中所想,可她那句话根本已经不是暗示,而是实实在在的明示啊,他却为何还是一副听不懂的样子?

定了定心神,她徐徐抬眸,终于强自镇定地注视着他的眼睛:“我的意思是,我喜欢你。而我现在问的是,你愿不愿意娶我?”

不意她突然之间会变得如此直接,慕容殇眸色轻闪,愕然地怔了片刻。

其实对于他来说,虽然已是一朝太子,在过去一年中也逐渐平定了启圣朝中的内乱纠纷,权势逐渐稳固,可若能够娶了这位天阙最受宠的公主,无疑是一道很好的助力,再也不用担心朝中那些成天找茬儿的老头。

可是,他却过不去自己心里这道坎儿。

“公主,本宫与你并不熟识,甚至可以说没有任何了解,所以恕本宫不能答应公主的要求。”

君锁秋身躯威震,唇瓣颤动。

她深吸了两口气,唇角扬起一抹大大的弧度:“没关系啊,不熟悉可以慢慢熟悉,反正感情是可以培养的,所以太子说的这个也不算什么大问题!”

慕容殇凤眸深深地扫了她一眼,脸上神色晦暗不明,菲薄的唇瓣却分明透着一股凉薄的气息。他一字一顿:“可是,本宫心里已经有了别人,并不想和公主培养感情。”

如此直白,甚至没有半分犹豫!

明显地看到对面的女子身形一晃,死死咬着下唇,原本红润的薄唇顷刻间一片惨白,他双眉紧锁,又将最开始说过的那句话重复了一遍:“若是没什么事的话,本宫就先告辞了。”

清俊,儒雅,温柔,这是她对他的第一印象。

可事实呢?

她真的想不到,外表如此温柔的一个男人,竟会以如此直接、甚至是冷酷的方式拒绝一个女子。

或许温柔是真,可他的温柔却仅限于某些特殊的人,就像他刚才站在四嫂身边的时候那样。

待她从他的话里反应过来,墨色袍角已在几步之外,大片晕染的莲瓣随风荡漾,被各色灯火拉长的身影没有半分停顿,直直离去。

“慕容殇!”这种时候,她早就忘了什么“太子”,唯独这个被她念过千百遍的名字脱口而出,“你说你心里已经有了别人,那个别人是谁?”

前方的男人并没有转过身来,语气淡漠得似要沁出水来:“这似乎与公主无关。”

“怎么无关?”她嗓音尖锐地反问,原本是想说,她喜欢他,怎么可能无关?

可莫名地,出口的话和心中所想完全没有半点关系。

“你喜欢的是我四嫂,是我四哥的女人,怎么可能与我无关?”她嘶吼出声。

此刻疯狂的她,与方才灵动脱俗的模样完全是两个人,就像一个悲伤绝望到了极致的女人,正歇斯底里地争取着生命的最后一丝微光。

慕容殇背影一僵,凤眸微微眯起,在原地顿了半响,方才转过身来,俊逸儒雅的脸上溢出一丝冷滞的寒芒:“本宫已经说了,是谁都和公主没有关系。”

末了,在君锁秋正要开口的时候,他又口气强硬地补充一句:“不要用你的想法妄加揣度本宫的想法,更不要因为你的胡乱猜测,陷你四嫂于不义。”

说罢,他头也不回地离开。

君锁秋怔怔地站在原地,许是太过委屈,竟连眼泪也流不出来,惨白的小脸上,是玉碎的凄凉。

也不知道他是不是误会了,可她说那句话并非是想抹黑四嫂,早在四嫂嫁给四哥之前,她就很喜欢她的“紫染姐姐”,如今更不可能因为一段单相思的情感去破坏这份喜欢。而且她知道,依四嫂的为人,绝对不会做出那种让她失望的事来。所以她方才那样问,只是单纯地想要知道他喜欢谁——只是一个求爱不成的女子想要知道自己的心上人到底喜欢谁,难道这样也错了吗?

苏紫染回了清风居,一早就已经躺在**,盖着厚实的被褥,辗转反侧,无论如何也睡不着。

屋里的灯火还未熄去,将桌上那盏花灯映得明明灭灭。

她一瞬不瞬地凝了它许久,心烦意乱,终于还是翻身下床,重新穿好了衣裳。

提着那盏花灯,走在通往霓裳院的小径上,她却只觉心中愈发烦躁,没有半点达成所愿前的释然。

终于,她在嶙峋假山前顿住脚步,犹豫着要不要继续向前。

花灯——从一开始她就觉得很漂亮,真的很吸引她,甚至对制作这个花灯的人她也很感兴趣,想知道是怎样的人才能将自己的情感与一盏花灯如此完美地融合。可如今知道了,她反而没有办法说服自己留着这盏灯,哪怕再不舍,这也不是做给她的东西,她又怎能强行霸着不放?

攥了攥手心,已然止住的脚步终于再次迈出,却出乎意料地被人唤住。

“夜都深了,王妃这是要去哪里?”男人沉郁的口气带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气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