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116章 他却将她忘得彻底

第116章 他却将她忘得彻底

苏紫染身形一顿,刚刚迈出的脚步再次停下,缓缓转过身去。

“王爷,我只是想去归还一些东西。”

一些不属于她的东西。

目光锁定在她手中那只四季花灯上,男人瞳孔微敛,凤眸危险地眯起,用一种审视的姿态缓缓走到她面前,站定,居高临下地睥睨着她。

“归还?”他扬着尾音,语带嘲讽,“王妃这是拿了旁人什么东西,需要三更半夜去归还?”

苏紫染举了举手中那只花灯,几分无奈,几分落寞:“公主误解了王爷的心意,将这盏本该属于霓裳的花灯给了我,我自然要去归还,否则,还真是夜不能寐。”

男人冷冷一笑。

“既然本王给了秋儿,秋儿又给了你,你拿着就是。”他凤眸深深,眼波流转,修长的指节自宽大的袖袍中缓缓伸出,动作轻佻地勾起她的下颚,语气暧昧,“说什么本该属于霓裳的东西,王妃该不是找个借口去霓裳院寻本王吧?”

低沉的嗓音带着一股磁性微哑的诱惑,撩人心弦。

苏紫染心神一荡,不过转瞬,淡然若水的双眸便透出一抹带着怒意的冷色:“王爷未免也太瞧得起自己了吧?”

向来忍耐力极好的她却不知为何会说出这种大逆不道的话来,只是他轻佻的语气实在让她忍受不了,哪怕他向往常一样对她生气、对她冷言相向,她也可以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可唯独这样类似情话实则却更像羞辱的言语,实在让她觉得胸闷难忍。

凭什么他就可以高高在上地说出这种话来,凭什么他总是若即若离、想怎样就怎样?

难道就因为她先喜欢了,所以她的心就活该被踩在地上碾碎?

男人的脸色登时冷彻得吓人,菲薄的唇瓣紧紧抿成一条冰冷的直线,眼中寒霜似乎要将她冻结。

“是!确实是本王自作多情,明明连回阳节这种日子王妃都要跟别的男人出去放花灯、逛夜市,本王还有什么好说的?”

苏紫染猛地蹙了蹙眉,她说的明明是太瞧得起自己,这男人为什么非要换成“自作多情”?

哪里来的自作多情,明明他对她就没有半分感情,不是吗?

不给她半点反应的机会,骨节分明的大掌蓦地扬起,她还以为他是要打她,可掌风落下的时候,却只有手心被一股力道冲击。

她恍然一怔。

“不要再用这诸多借口来搪塞本王,说到底,王妃只是不屑要本王的东西罢了。既然如此,毁了便是,也不必劳烦王妃深更半夜特意出来跑一趟!”

男人颀长的身影快步离去,片刻就消失在小径深处。

偌大的睿王妃花园中,空落落的又只剩下一袭霜青色的身影,月色凄冷,与外面灯火莹莹的热闹喧哗形成鲜明的对比。

苏紫染抿了抿唇,拖着沉沉的脚步走到那盏四季花灯旁,缓缓蹲下身子,指节微颤着伸出手去。

花灯本就是用竹枝搭成,脆弱易损,何况那男人方才用了这么大力的一掌,就连她的手心也被波及,更别说是这盏花灯了。如今四面绢帛撕毁,内里竹枝断裂,好好的一盏灯,瞬间支离破碎。

他说,不屑要便罢,毁了就是。

如此决绝,果然是那个男人的风格。

她几不可闻地轻叹一声,一点一点将地上的竹枝与布帛拾了起来,小心翼翼地捧在怀中。

“砰”的一声。

寂寥的天空倏地被五彩缤纷的绚烂烟火照得透亮,原本闪烁的繁星在那瞬间的极致璀璨中竟也失了几分颜色,只是如同流星一般,漫天异彩繁华不过瞬息之间,一眨眼又恢复了黑沉沉的寂静一片。

慕容殇说得没错,越是热闹的背景衬托,形单影只的心情就越发凄寥。

墨轩阁。

凌飒迷茫地看着面前这个打从一进来就满面怒容的男人,本不是个多事之人,可他都不记得有多久没有看到王爷如此生气的模样了,心中不由困惑,究竟是什么事能把王爷惹成这样?

王爷今日是和公主一道出去的,公主理应没那本事把王爷弄成这样吧?

一个个的人选被他排除,到最后,似乎只剩下清风居的那位主儿了……

可王爷不是还亲手做了盏花灯吗,事情怎么会搞成这样?难道是因为霓裳夫人突然怀孕的事儿,灯没送出去?

“王爷……”

“说!”男人语气不善,似乎他要是敢在这当口说点乱七八糟的小事,就会直接把他丢出去一样。

凌飒咽了口口水,迟疑道:“明天,似乎是苏夫人的祭日。”

“苏夫人?”男人微诧了片刻,徐徐抬眸,复又敛了神色:“你如何知道?”

“王妃昨日就已经吩咐下人打点好了一切,就等着明日前去拜祭了。”

男人眸色一闪,挥了挥手:“本王知道了,你出去吧。”

夜色深深,却因那如水清澈的月光投影而映得一片清明。

帝都之内,车水马龙,繁华闹市,一夜不息。

翌日。

苏紫染早早起身,穿了套月白色的裙衫,素面朝天,不施粉黛,与夕暄一道出了清风居。

行至王府门口,却不见料想中该有的马车,反而是君洛寒专用的那辆马车停在门口,墨兰色车帘是一如既往的深邃。

她蹙了蹙眉,当然不会觉得这马车是给她用的,可王府的下人到底是怎么回事,明明吩咐过他们今早给她安排一辆马车,如何到了现在还不见人?

“王妃,王爷已经在马车里等王妃很久了。”凌飒见她迟迟不上车,不由走到她身边提醒道。

等了她很久?

苏紫染摇头:“你去和王爷说,我今日有事要办,不能……”

不等她说完,凌飒便道:“若王妃是要去拜祭夫人的话,就上车吧,王爷陪王妃一道去。”

一道去?

她微微一怔,那个男人怎么突然心血**要陪她一起去拜祭娘亲?

等了许久也不见车外传来动静,马车里传出男人低低沉沉的声音:“王妃还不上来,是要本王下车请你吗?”

苏紫染暗骂了一声,可今天这种日子她又不想和他吵架,遂朝着夕暄招了招手:“走,我们上去。”

却被凌飒止住:“王妃,夕暄和我一起坐后面那辆马车。”

哪里来的另一辆马车?

苏紫染狐疑地回过头去,果然有车夫驾着另一辆马车驶来,她默默回头去看夕暄,却见她小脸微红地点了点头,顿时不由自主地连翻了几个白眼。

这么点点的美男计就把这死丫头给诱惑了,还敢说不喜欢凌飒!

她无奈地只得一人上了君洛寒的马车,撩起车帘的瞬间,对着那张昨晚还寒霜满布的脸,她实在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垂了眼帘,低头唤了他一声:“王爷。”

男人点了点头,也不曾多言。

苏紫染微倚着腰间软垫假寐,她甚至不想去问他为什么突发奇想要和她一起去拜祭娘亲,昨夜所有都还历历在目,马车里尴尬的气氛让她只想阖着眼帘,亦或是回头去看窗外景象。

所幸男人也没有太过刁难她,一路上都不曾主动开口,只是幽幽灼灼的视线总是若有似无地落在她身上,徘徊不去。

不知过了多久,马车总算是安安静静地抵达了郊外。

夕暄摆好食盒中的祭祀用品,便与凌飒退到了二人看不见的地方去。

车帘被撩开的瞬间,苏紫染明显地感觉到男人的脊背微微僵了一下,虽然只是一瞬间,却仍是落入她的眼中。

她敛了敛眸,并没有太过在意,在他之后下了马车,拾步向前。

古树参天,日影横斜,稀稀落落的枝丫间投下层层叠叠的金色倒影,一步一步踏过那片片金黄的落叶,激起绵延不绝的沙沙声响,漾开心湖间的阵阵涟漪。

随着身旁的女子一步步向前,君洛寒的心思早已不知飘向了何处,熟悉的路径带起熟悉的记忆窜入脑海,让他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生怕击碎了那一场幼时的恍然。

行至墓前,才发现那块石碑非常简陋,简陋得只有“苏紫染之母——魅然”这么几个字,字体歪歪扭扭,镌刻的力道也不是很大,约摸是出一个自孩子的手笔,可偏偏这并不好看的字中还隐隐能看到刻字者当时的用心与血泪。

风止,树静,脚步停下。

微寒的空气仿佛在这一瞬间全部凝滞。

今日之前,他一直不知道为何她在第一次见他的时候,就对他露出那样迷惘期待却又小心翼翼的神情;也不知道为何她平日里似乎总对他有很大的意见,哪怕他随便的一句话,也能让她气闷半天,甚至总会不经意地流露几抹转瞬即逝的忧伤落寞;更不知道,为何避暑山庄那一次危难之际,她会不惜一切代价换他安好。

只是到了这一刻,他却忽然明白了,明白了一些他往常总也看不懂的东西。

她认出了他,他却将她忘得彻底。

“苏紫染……”男人喃喃启唇,沙哑的嗓音中透着一股意味不明的情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