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117章 怎么连这种醋都要吃?

第117章 怎么连这种醋都要吃?

只是话说了一半,却不知该如何往下接。

难道要他说,苏紫染,本王突然想起你是谁了么?

如此矫情,他真的开不了口。

等了半响也不见下文,身前的女子微微转头,眸色轻敛:“王爷想说什么?”

淡漠的小脸上除了清冷再无其他,仿佛她如今之所以会有此一问只是例行公事,并非真的好奇他适才想说什么。

男人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不由自主脱口而出:“为何你会说,那盏花灯本该属于霓裳?”

不意他会突然说起这个,苏紫染皱了皱眉,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昨夜不说,现在却又来跟她翻旧账?

她嗤了一声:“难道我说错了么?王爷亲手做的花灯,不是给霓裳的,还会是给我的不成?”

他眸色一闪,想也没想便反问:“为何不会?”

明显看到女子的眼中闪过一丝愕然,他无奈垂眸,有些不自然地别开了眼。

“其实刚开始做那盏花灯的时候,本王并没有想要给谁,只是画那四副画、搭那花灯架子的时候,本王却总是忍不住想起你。所以当本王知道你想要那盏花灯的时候,便想将它给你。”

说到这里,他也不知自己心中是何滋味,凤眸深深地掠了她一眼:“可当时你与慕容殇在一起,而本王又不想让你觉得是他送了你那盏灯,所以本王才让秋儿猜出了灯谜。因为本王知道,秋儿一定会将那花灯转赠给你。”

苏紫染长睫一颤,诧异地想要抬眸,却又在抬了一半的时候闪烁着垂了下去。

这算是解释么?

是惊觉昨夜对她所为太过分了,所以向她解释吗?

若是这样的解释早几天来到,或许她真的会受宠若惊,可偏偏是在她知道霓裳怀孕之后,怎么想都觉得讽刺。

苦涩地弯了弯唇,她发现自己一时间竟找不到适当的言语来回答他的话。

幸而这一切似乎早在男人意料之中,他甚至连眉梢都没有挑一下,缓缓侧身,径自取了三根香,站定在石碑前。

苏紫染瞥了他一眼,随即在石碑前鞠了三个躬,低声道:“娘亲,紫染来看你了。”

她侧身让开一小步,看着男人走到她方才站的位置,做着与她相同的动作,眉心微微凝起。

“娘,我是紫染的夫君,与紫染一道来看看娘。”

男人低沉的嗓音缓缓流泻,苏紫染只觉自己的心口不由自主地收缩了一下,水眸迷惘,驻足在旁怔怔地看着他棱角分明的侧脸,自天空照射而下的日光为他颀长的身影镀上一层朦胧氤氲之色。

不是“本王”,而是“我”。

男人的话还在继续:“请娘放心,往后,我会好好照顾紫染。”

苏紫染勾了勾唇,眸中神色晦暗不明。

或许他是想起了小时候的事情,所以才会破天荒地开口与她解释,才会像现在这般吧?

兜兜转转这么长时间下来,原来她早已在不知不觉间习惯他的冷漠与淡然,早就没了最初那份期待他何时能记起她的心思。

三日后。

霓裳院。

熏香缭绕,烛火跳跃,映得一室的繁华珠帘闪闪烁烁,璀璨生辉。

一袭贵妇装扮的女子慵懒地靠在软榻上,头戴金色步摇,颈佩南海珍珠,眼底深处却敛着一丝与她雍容气度完全不符的冰寒冷芒。

小荷担忧劝慰:“夫人就别生气了,毕竟她是王妃,王爷将王府中的财务交给她管理也是天经地义。”

“你说什么?”霓裳猛地抬眸,神色狠厉地瞪着她,“连你也觉得王爷做得没错?”

她连连摇头:“奴婢并非觉得王爷没有做错,可王爷都已经这么做了,若是夫人再与王爷计较这么许多,岂非更给了王妃可趁之机?”

“难道就要我眼睁睁地看着王爷对她好吗?”霓裳气苦大吼,头上的金步摇随着她愤愤绞着丝帕的动作晃动不止,“王爷这两天也不知道是怎么了,非但将王府的账本给了她,还成天去清风居陪着她用膳!”

小荷赶紧替她顺了口气:“夫人莫恼,她毕竟是王妃,王爷这么做也是不想落人口实,无可厚非。待夫人腹中的孩子出生之后,可不就是王爷的长子吗?到了那时候,夫人定是要什么有什么,看她还有什么本事兴风作浪!”

“真的?”霓裳半信半疑地皱了皱眉,忽地像是忆及什么,瞳孔一缩,怒气转而更甚,“不,我不要等以后!再等下去,若是她连孩子都有了,我还有什么资本谈以后?”

“夫人……”小荷被她突然发狂的样子吓得一惊。

她狠狠地攥着手心,十指发白,死死咬着下唇:“她是王妃,她的孩子才是王府的嫡子,我绝对不会给她那个机会,绝对不能让她趁着我怀孕的时候怀上王爷的孩子!”

“夫人放心,放心,王爷绝对不会那样的,王爷他只爱夫人一个人!”

霓裳身躯一震,往后的话再也说不下去。

难道要她跟一个丫鬟说,她觉得王爷仍然爱她、可是爱的已经不只是她了吗?

或许连王爷自己都不知道,在这半年的相处中,他的生活早已被苏紫染那个女人影响,他的眼中也渐渐有了那个女人的身影。

若是换了以前,但凡是有个人惹到她,王爷绝不会问原因,直接就会将人赶走,可自从苏紫染入府以来,所有的事情似乎都发生了细微的变化——对于苏紫染,王爷格外手下留情,从不曾有半点实质性的处罚。

起初她还以为这是因为苏紫染是王妃,王爷不能因为一些小事就去处罚她,免得在皇上和莲妃那边不好交代。另一方面,她也很自信,觉得依照那女人的容貌,绝不可能引起王爷的注意,更不可能从她身边抢走王爷。

可慢慢地她却发现,王爷并不是不能处罚苏紫染,他只是不愿——哪怕苏紫染明着做了这么多顶撞王爷的事,王爷也不愿对她有任何处罚!

胸腔不可抑止地起伏,憋屈着一股极大的委屈与怒气,她“嘶啦”一声扯怀了手中丝帕。

小荷大惊,她不知道自己究竟哪句话说错了,竟惹得夫人比原先更加生气。

幸而这时候有丫鬟来敲门:“夫人,安胎药来了。”

小荷看了看霓裳的脸色,快步走到门边,从丫鬟手中接过安胎药,便严严实实地将门关好,一边用勺子搅动了几下药汁,一边走回霓裳身边,将手中的药碗递了过去。

“夫人快消消火,怀孕的人不能生气,对腹中的孩子不好。更何况,夫人若是为旁人气坏了身子,那才叫真真不值当呢!”

霓裳冷哼一声,直接无视伸在半空中的那双手。

小荷讨好地讪笑两声,晶亮的双眸小心翼翼地看着她:“趁药还热着,夫人赶紧喝了吧。”

“喝什么喝!”霓裳腾地一下拍案而起,满面怒容地白了她一眼。

后面的话还未说出口,房门忽然“吱呀”一声被人推开。

人影未至,话音先入:“霓裳这是跟谁生气呢?”

随之而来的,便是一袭白袍轻荡的男人,面如冠玉,唇畔含笑,眉宇间透着一股浓浓的宠溺。

霓裳愣愣地看着他,这个男人,她看了两年,却是百看不厌,那张俊美无俦的脸甚至让她这个女人也为之嫉妒,越看越觉得自己深深沦陷,无法自拔。

缓缓回神,她敛了敛眸,气呼呼地道:“王爷怎么来了?”

男人摆了摆手,示意小荷退下。

“难道霓裳不想看到本王吗?”他低低一笑,微挑的眼梢间似有风情流转。

和着屋里缭绕氤氲的烛火,男人逆光的凤眸间深邃潋滟,好似要把人整个吸进去一般。

“当然不是!”霓裳险些就迷失在他的温柔笑语中,她暗恼着不去看他的眼睛,委屈地扁扁嘴,愤愤侧身,“可王爷不是在王妃姐姐那儿么,怎么还想得到霓裳?”

男人无奈摇头:“怎么连这种醋都要吃?”

脚步翩跹地行至她身旁,他顺手理了理她鬓角微乱的发丝,宠溺而笑,随即端起桌上那碗安胎药。

“本王夜夜都在这霓裳院里,你还不放心吗?”他舀了一勺药汁,缓缓送至她嘴边:“毕竟是母妃亲自选定的王妃,若是本王连白日里都不曾例行公事看她两次,让本王怎么和母妃交代?”

霓裳偏过头,就是不肯喝,似娇似嗔地嚷着:“可是王爷连王府的账本都给了她!”

“府里的账房先生回家乡了,一时还请不到让人放心的。”男人勾了勾唇,微微一笑,“待霓裳将腹中的孩子生下来,养好了身子,本王就将王府的账本交给霓裳,如此可好?”

霓裳一诧。

“真的?”她将信将疑。

男人点了点头,无奈地将勺子又往前送了两分:“这下可以喝药了吧?”

嘴角是掩不住的笑意,她这才满意地就着男人伸来的勺子,一口一口地将药喝下去。

一碗药很快就见了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