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118章 生辰快乐

第118章 生辰快乐

继景帝寿辰之后,各国使臣陆续归国,而漠渊二皇子却不知所踪,大约是真的已经回到漠渊境内,只剩下另一位参与谋害太子的帮凶留在驿馆之内,景帝便派了专人将他押送回漠渊。

平坦官道,一旁梧桐松柏,古树参天,浸染滟滟枫林,叠翠流金。

习习秋风拂面,撩乱青丝。

慕容殇带着一如既往温柔儒雅的笑意,只是黝黑的眼底不再透着晶亮,隐隐有落寞与不舍闪现。

“紫染,我走了,你自己要多加保重。”

对面的女子眉眼弯弯,说是在送别经年未见的朋友,却似乎没有半分不舍,有的只是浓浓的祝福和一句:“望君珍重。”

“前两天说好的离别赠礼,想了两日也不知道该送些什么好,我……”

不等他说完,苏紫染摇了摇头:“没关系,有这份心意就行。”

慕容殇无奈苦笑:“紫染,你就不能听我说完吗?还是说,对于我的礼物,你是能避则避?”

她眸色一闪,嘴角的笑意顿时有分尴尬:“怎么这么说?”

男人自衣襟处取出一枚金色的龙纹令牌,洒下的日光将那令牌映射得锃亮锃亮。

“这是我的随身令牌,若是你有空来启圣,拿着它便可以去任何地方,没有人会拦你。”

“这怎么能行?”苏紫染轻呼一声,随身令牌这种东西也敢随便给她,他就不怕被她害死么?

慕容殇却是眼神坚定地看着她,出声轻斥:“不许拒绝

!”

只是她依旧没有去接,无奈地偏了偏头:“回阳节那晚,秋儿与你说了什么?”

他皱了皱眉:“问这做什么?”

“看得出来,秋儿很喜欢你。其实秋儿是个很不错的女子,身为公主,却没有半分娇气,相反的,她个性洒脱正直,又……”

“苏紫染!”慕容殇蓦地扬了声调,将她还未说完的话打断,“你就这么迫不及待地将我推给别人吗?”

她眼睫一颤,放低声音:“不是,我只是……”

慕容殇叹了口气,语气转而恢复平静,薄唇边带着一丝无奈苦笑:“你知道我喜欢你,我也知道你不喜欢我,可你一定要这么急着安排我的以后吗?”

苏紫染拧了拧眉,她想说不是这样,她只是不想看着他在她身上浪费时间,喜欢一个人却求而不得的感受她一个人经历过就够了,不想别人跟她一样,落得个终日郁郁的结果。

可不等她开口,胳膊忽地一紧。

是男人抬起了她的手,也不管她要不要,径直将那令牌塞进她的手心。

“保重。”

话音刚落,哒哒的马蹄声已渐行渐远,沙尘漫漫,秋风咧咧刮响了他宽大的袖口与袍角,背影萧索。

苏紫染无奈地叹了口气,直至他策马奔腾的背影再也不见,方才转了身,打道回府。

清风居。

走进院中,又看到那道熟悉的白衣身影,这男人自打那日与她一同去拜祭完娘亲之后每天都会来。头两天她还会觉得不习惯了,可谁让她适应能力强呢,经过他接连日的“碰巧到了用膳时间,就来王妃这里看看”,她早已对他这种行为见怪不怪了,就连与他说话的语气也平和了不少。

只是平日里他都要晚些,今日怎的这么早就已经来了?

心中闪过一丝做了坏事被人当场包的尴尬,也不知这男人会不会问起她方才去了哪里?

原本男人是背对着院门口而坐,所以当她走近了才发现,他今日并不是单纯地坐在那里,如玉修长的手中还拿着一方巴掌大紫玉,似乎是在雕刻着什么东西

“回来了?”男人不曾回头,却从脚步声分辨出了是她,“慕容殇走了?”

问这个问题的时候,他的语气平静得就好像是在问她今晚吃什么一样。

苏紫染原本还担心他会生气,闻言,却不由微诧,这男人什么时候转性子了?

可她并不想停留在这个问题上给男人找茬儿的会,“恩”了一声,连忙扯开话题:“王爷这是在干什么?”

男人并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神色专注地盯着手中紫玉:“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还卖关子!

苏紫染撇撇嘴,走到他身旁那张石凳上坐下,无聊地盯着他手中的活计。

紫玉的色泽醇厚,纹理分明,其间隐隐含着细小的纤维状晶质,巴掌大的紫玉,竟能折射出缕缕金色的日光,呈现一种似深沉似妖娆的魅惑之美,一看就是玉石中的上上之乘。而男人的雕刻似乎才刚开始不久,那紫玉的形状依旧很不分明,根本看不出成形后会是什么模样。

目光不由自主地就落到别的地方去。

他的手真的很漂亮,十指修长,骨节分明,指甲盖的地方圆润饱满,又很干净,便是做着这种普通人的手艺活儿,也能显出分优雅从容的姿态来,浑身被金色的日晖镀满,萦绕着一股淡淡氤氲的光芒。

两个人皆是安静地没有说话,一个是太过专注,一个是不敢开口,生怕她一开口就会打扰这男人的精细活儿。

当那细小的刀尖一下子切了紫玉的大半,苏紫染惊得顿时瞠目结舌,这也太浪费了吧!

本着不能开口惊扰他的原则,她迅速伸手将那块被他切下来的紫玉拢到面前

男人手中动作一顿,徐徐抬眸,凝着她的凤眸中隐含薄怒。

她尴尬地讪笑两声,暗骂自己怎么给点颜色就开了染坊,胡乱解释道:“我就是觉着它很漂亮,拿来看看……”

男人却不相信,危险地眯了眯眼,那神情就好似在说“你以为我会信你吗”。

“王爷手里那块才是用来刻的,这都不要了,给我看看怎么了?”她嫌弃地撇了撇嘴。

小气的男人!

“明明看到本王雕刻要用刀,你这手是不想要了,竟敢伸到刀下去?”

苏紫染一怔。

顿了片刻,她粲然一笑:“王爷放心,我眼疾手快,自是不会这么不长眼的!”

男人掠了她一眼,又默默垂下头,视线重新移回手中的紫玉上。

顺着玉石纹理,他手下动作并不快,凤眸一瞬不瞬地凝着掌心,小心翼翼的模样叫人料想不到。

院落门口,夕暄本端着茶壶想要进来,见得此情此景,却蓦地顿住脚步,心生恍惚。

女子长长的羽睫在眼窝处投下淡淡的阴影,而她此刻正神色专注地凝着男人棱角分明的侧脸,如同被人摄去了心神一般,嘴角还敛着一抹浅浅淡淡的弧度,笑意清减却分明。

夕暄眉开眼笑地转身离开。

恍惚间,时间过得飞快,转眼那日头就已经缓缓下坠,霞光晕染的天际透着一股别样的风情。

男人左手握着紫玉,右手拿着刻刀,细碎的紫色玉石一点点地剥落,手中的东西也逐渐成形——细细长长,头部略尖些,尾部是一朵妖冶盛开的紫莲,每一瓣莲叶都透着一股淡淡的风情。

赫然是一根紫玉莲花簪!

还不等她胡思乱想些什么,男人忽地轻笑一声,将那紫玉簪上零零落落的细碎尘迹尽数拂去,通透晶莹的紫玉簪子便递至她眼前

“生辰快乐。”他如是道。

苏紫染狠狠一震。

说实话,最初看到紫玉簪成形的时候,她甚至有那么一瞬间以为这是送给霓裳的东西,可转念一想,按照这男人最近的作风,应该不会特意跑来她的清风居做这种事。可是无论如何,她也没想到这紫玉莲花簪竟是为她而雕!

徐徐抬眸,对上男人潋滟深邃的凤眸,她鼻尖一酸,险些落下泪来。连她自己都乎忘记的日子,竟能在这样一种方式下被人提起。

抿了抿唇,她声音闷闷地道:“王爷是如何知晓今日是我生辰的?”

“这很重要吗?”他有些无奈,这种时候,这女人难道不该先接过他手里的东西么?

可这个想法刚刚冒出来,下一秒,手中一轻,垂眸时,掌心的东西早已不在。

“谢谢王爷!”生怕他会反悔似的,她迅速将那簪子拢入袖中。

男人微微扬唇,凤眸深深地凝着她,唯有一丝她看不懂的惆怅淡淡隐没在他嘴角的笑意中。

晚膳经由夕暄精心准备,比平日看起来更丰盛不少。苏紫染感动于她的一番心意,眼底的笑意又深了分。

虽然和身旁的男人用膳已好天了,可今日却又有些不同的意义。就让她小小地贪心一回,在今天,彻底地忘记有霓裳这么一个人的存在。

为男人满满当当地添了一碗的菜,堆得跟座小山似的,她笑问:“王爷是什么时候生辰?”

男人眸色一闪,转瞬便恢复如常:“怎么,王妃有什么东西要送给本王?”

苏紫染没有错过他眼底那抹转瞬即逝的苦涩,这才想起他的生母早已不再,只是还未来得及细想,又被这男人一句戏言给搅了。

“是啊,确实有些王爷从未见过的东西,不过前提是王爷到时候还记得这回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