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119章 你这样,图什么?

第119章 你这样,图什么?

霓裳院。

金秋之季,丹桂飘香,院中层层围叠的木栅前,艳色蔷薇花芯探出头来,簇簇争奇斗艳,盎然生机。

秋树下,一袭烟蓝色纱衣的女子裹着雪白轻裘倚在矮榻上,原本惬意晒着太阳的安宁面容忽地一凝,纤弱黛眉缓缓拧起,脸色倏地开始变白。

“小荷……小荷……”她的嗓音压得很沉,似乎是忍受着极大的痛苦。

闻声赶来的小荷见矮榻上的女子蜷着身子,脸色登时大变,急急忙忙跑到她身边:“夫人,夫人你这是怎么了?”

虽是寒秋,霓裳额上却已沁出细细密密的冷汗来,死死抓着小荷的胳膊:“我……我好痛……你快去给我找大夫!”

“好,好,小荷这就去,夫人忍着点儿!”

小荷火急火燎地一路狂奔出去,可当她再带着大夫回来的时候,却只见女子脸色惨白地倒在地上,紧紧缩成一团,烟蓝色的裙裾已被一抹刺目的血色染红。

她愕然大呼:“夫人!”

回应她的,只有霓裳时不时发出的两声抽泣和呻吟。

“大夫,你快给我家夫人看看,快给她看看吧!”

拎着药箱的大夫连忙上前,替霓裳把了脉,一脸遗憾地摇头:“夫人这孩子,恐怕是保不住了……”

“你说什么?你说什么!”霓裳顾不得几乎将她折磨死的疼痛,用尽全身力气揪着大夫的袖口,阴鸷冰冷的眼神狠狠瞪着他,让人毫不迟疑地相信只要大夫再敢将方才那话重复一遍,她就会将人直接撕碎一般!

“庸医,你一定给我保住孩子,你这庸医!”

大夫一个哆嗦,满脸纠结地看着一旁的小荷:“真不是老朽不想保住这孩子,只是夫人这孩子,在老朽来之前就已经没了呀!”

霓裳狠狠一震,刹那间面如金纸。

大夫的话还在继续:“夫人怀孕后是不是吃了什么不该吃的,或者是闻了什么不该闻的东西?”

小荷眼眶湿热,嘤嘤地哭了出来:“我们家夫人一向都很小心,怎么可能会乱吃东西?”

“可夫人这脉象,分明就是因药物导致的孩子不保啊!”

小荷一惊,颤抖着薄唇一言不发,半响,才想起要让大夫给夫人开些养身子的药来。

霓裳像是失了魂一样,双目无神,任由小荷送走大夫,任由小荷摆弄她为她擦洗身子、再将她扶上床去休息。

好半响,直至平躺在床,她才声音沙哑地问了一句:“小荷,你说是不是苏紫染?”

正在替她掖被角的丫头猛地一惊:“夫人说什么?”

**的人忽然神色狰狞,咬牙切齿:“小荷,这个王府里,除了苏紫染,还有谁这么见不得我好?刚入王府的时候她就送了盆无子花来,起初我只当是自己误会,可偏偏这么巧,那花一送走我就怀上了,如今孩子我怎么可能不想到她?”

小荷顿时目瞪口呆。

“夫人,或许……或许……”半天,她也没憋出个所以然来。

“不行,我一定要去告诉王爷!”霓裳又是气急败坏又是哀恸大嚎,满面泪水,“小荷,你快去把王爷叫来,我一定要让王爷狠狠地处罚那个女人!那个该死的女人!”

小荷眸色一闪,连忙摇头:“夫人可千万别!虽说夫人失了孩子,王爷心中难免会有愧疚与心疼,可夫人如今没证没据,哪怕是与王爷说王妃害死了夫人腹中的孩儿,王爷又如何能信?便是王爷相信了,皇上和莲妃那边又怎么交代?”

“那你要我怎么办!”

霓裳腾地一下从**坐了起来,苍白的面色中又隐隐因为急剧的怒火透着一股病态的红,此刻,她双目赤红,发丝凌乱,狠狠瞪视着小荷。

“我绝对不会就这么咽下这口气,绝对不会吃了这哑巴亏,我不甘心,我绝不甘心!”

“夫人……”小荷无可奈何地抿着唇,眼中闪过一丝纠结。

秋风吹落一树槐花,粉色的花瓣早已枯萎,沉沉的死气中,却又似带了某种新生的期许。

夕暄双眸晶亮地指着地上那条黄色毛发的小狗,兴致冲冲地道:“王妃,这就是奴婢最近时常在王妃看到的小野狗!”

苏紫染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又垂眸去看地上那巴巴望着她的小生命:“王府里怎么会有小野狗?”

“真的真的!”生怕她不信,夕暄急着嚷嚷,“说不准是从侧门那儿的狗洞里爬进来的呢?”

苏紫染挑了挑眉,打击道:“也说不准是这王府里哪位夫人养的呢?”

“不会的,奴婢第一次见那小野狗的时候它可脏了,哪里像是府中的夫人自己养的?”说到这里,她有些紧张地看了苏紫染一眼,见她神色平静,应该是没有生气,这才继续道:“后来奴婢给它洗了个澡,又喂了些吃的,它便时常来找奴婢玩儿,没想到,它竟能找到这清风居来!”

“行了,我还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吗?若是喜欢,将它留下也不是不可以,只要别让我见着这小东西脏兮兮的模样。”

夕暄感动得撅着小嘴,忙不迭点头:“是是是,奴婢保证每天都将它洗得干干净净,就算自己不洗澡,也不会忘了给它洗澡!”

苏紫染嘴角抽搐了两下,调侃的话还未及出口,院门口便传来咋咋呼呼的声响。

“小黄,小黄……”

院中两人皆是一怔。

苏紫染皱了皱眉,垂眸去看地上那条黄色的小狗。当霓裳与小荷的身影映入眼帘,心头便隐隐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徘徊不去。

“哟,原来小黄在王妃这儿呢……”霓裳半勾着唇角,眼角上挑,妆容精致,一步一步都透着风情与媚态。

夕暄一诧,倏地转过头去看苏紫染的脸色,心中一半迷惘一半愧疚。

“这是你的狗?”苏紫染挑眉,似笑非笑地朝地上掠了一眼,复又徐徐抬眸睨着霓裳,“那还请你往后看好了,别让它到处乱跑。”

“王妃这可是在生气?”

“生什么气?”苏紫染嘲讽一笑。

霓裳最是看不惯她这种云淡风轻地将旁人都当成傻子的清高样态,冷笑着咬牙:“因为我怀了王爷的孩子,王妃的肚子却迟迟没有动静,所以王妃嫉妒了!”

“那还真是要让你失望了,你看本王妃的样子像是在生气么?”她摆了摆手,缓缓转身,“带着你的狗,滚出清风居,本王妃没空陪你疯。”

“慢着!”霓裳眉心一凝,嘴角勾着一抹笑,一步步地朝她走了过去。

当浓烈的香气钻入鼻息,苏紫染难耐地蹙起了眉头,脚步再次迈开,却被一双白皙的柔夷死死按住,力道大得惊人,似是在忍着一种极欲将她置之死地而后快的强烈情绪。

为何?

苏紫染眼波流转,心中疑虑,她不记得最近和这女人有任何纠缠,怎的又找上门来了?难道是因为君洛寒最近在清风居用晚膳的事儿?

侧身一挣,想要将胳膊上那双手挥开,却不想,下一秒,就听闻“砰”的一声,而后是女子的沉痛惊呼:“啊……”

是霓裳摔倒在地!

夕暄和小荷俱是大惊,一个连忙跑上去围着霓裳,一个慌不择路地跑到苏紫染身旁。

“王妃,这是……”

苏紫染自然知道自己是被人下套了,起初她还不以为意,直至看到地上那殷红的一滩,瞳孔却是骤然一缩。

就为了对付她,这女人竟然不惜拿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开玩笑?

小荷大呼着:“夫人挺着点儿,奴婢去找大夫!”便一路奔了出去。

苏紫染抿了抿唇,轻轻一笑。

夕暄没想到她到了这时候还笑得出来,急得连连跺脚:“王妃,怎么办,王爷他就快来了呀!”

她却只是一脸无可奈何地耸了耸肩,一幅“你问我我去问谁”的表情。

这女人本就是找准时机来的,往常这时候君洛寒也差不多到了,所以今日一仗恐怕在所难免,只是不知道她这气量狭隘的王妃最终会得个什么样的惩罚?她意味不明地弯了弯唇,想到当初连一盆莫须有的“无子花”都能让他气成那样,估计自己这回是在劫难逃了。

拾步走到霓裳身旁,苏紫染睥睨着地上面色惨白的女子,双眼微微一眯:“你这样,图什么?”

“王妃,霓裳只是王府里的一个妾罢了,为何你就是不肯放过霓裳?”女子似是忍着强烈的痛苦,眉头紧紧拧成麻花状,急剧地喘息着:“霓裳知道错了,霓裳真的知道错了,求求王妃,以后能不能不要再针对霓裳了?”

夕暄气急败坏地跑到她身边,咬牙切齿:“你这女人说什么呢,王妃她什么时候对付你了?明明就是你成天找茬儿,如今这孩子没了也是你应得的报应!”

“夕暄……”

“放肆!”一道沉冷的男声带着不可遏制的怒意陡然出声呵斥。

苏紫染眼睫一颤,徐徐抬眸。

其实方才霓裳说那话的时候她就听到了院外渐行渐近的脚步声,只是没想到夕暄这丫头沉不住气,还是中了招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