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129章 心花开,只为一人

第129章 心花开,只为一人

营帐内。

苏紫染这一回没有装睡、甚至没有上床,让昕梓和影溪她们简单地替她处理了一下伤口,换了件衣服,就这么静静地坐在床沿上,看着那忽明忽暗的跳跃烛火,她觉得自己有必要和那个男人好好谈谈了。

他们这么久以来乱七八糟的关系,还有他们之间互相关心却又从不信任的矛盾僵局,或许一定要好好谈一谈,才能解开。

男人掀了帐帘准备进来的时候,正巧看见她侧对着帐门端坐的身影,脸色还是泛着淡淡的苍白,眸中隐约有些一闪而逝的情愫没有被他捕捉到。

注意到这边的动静,她恍然回眸,弯唇一笑:“王爷回来了。”

他想,她该是感激他才会这样,否则以她的个性,遇着白日里那些事,定是又要和他对抗到底了,而前些日子好不容易建立的那层薄薄的温情砂纸也又该破灭了。

眸色一闪,他放下帘子,快步走到她身边,没有表现出特别的关切,语气却是温温柔柔:“身上的伤怎么样了?处理过了没有?”

苏紫染点了点头:“王爷放心吧,已经不碍事了。”

男人继而又问:“脚呢?”

“恩?”她微微一怔,看着他的视线中有一丝不解和迷茫。

“本王看你走路的时候一跛一跛的,你可别告诉本王是因为背上受了伤所以走路不便。”

苏紫染不由失笑,她也并非有意隐瞒,瞧这男人说话堵的……

“只是不小心被蛇咬了一口,如今已经没事了。”

闻言,男人却是猛地一震。

眼睑垂下,低敛的凤眸中含着一丝几不可察的疼痛,嗓音低沉:“赤色的毒蛇?”

“王爷怎么知道?”

因为那蛇就是被引路香的香气招来的!

引路香非但能够在百里之内给一种特殊养殖培育的蜂类指引道路,稍有不慎,还会招来一类见血封喉的赤蛇!所以一般来说,若非心狠手辣之人,是不会给自己人用引路香的。而他白日里却因为觉得君洛羽就是能做出这种事的人,所以才没有完全相信她……

在她身旁缓缓坐下,含着一丝轻微慌乱的动作显得有些无措,男人抿了抿唇,像是扯开话题一样问道:“毒是火狐解的?”

“恩,那小东西也不知怎么的,我当时都动不了了,它竟自己跑到我身边来,果然火狐的唾液是最好的解毒疗伤良药这句话真是一点都没说错,被它舔了几下,我竟慢慢地好起来了。”

跟他说这话的时候,她晶莹的眸中神采奕奕,没有丝毫埋怨和委屈,只是单纯地在叙述她与那只小狐狸之间的事儿。可君洛寒却听得不是滋味,她越是这样什么都不计较,他就越是觉得自己那瞬间的怀疑哪怕没有说出口、也是绝顶的该死!

她非但受了重伤,还中了毒,一路上艰险磨难她没有半句怨言,他却怀疑她背叛!

千言万语到了嘴边,却一句也说不出来,只有喃喃一声叹息,男人一把将她拢入怀中,尽量小心地没有碰到她背上的伤口,只轻轻地勾着她纤弱的肩膀,有一下没一下地轻拍着。

良久,薄唇间溢出一声无奈的轻叹:“本王该拿你怎么办才好?”

苏紫染说不清心中是何感觉,只道被他抱着的地方统统变作了软软甜甜的棉花糖,还带着火烧的热度,似乎整颗心都漾开了层层叠叠的涟漪,再也无法平静。

心花开,只为一人。

如此一来的结果就是,在男人的温情脉脉之下,要和他好好谈谈的想法也被她尽数抛之脑后了。

夜幕降临,一轮皓月当空高悬,皎洁的月色清凉如水,广袤深邃的天空垂着璀璨点点的星光,闪烁不息。

翌日一早,据说是波斯国王要带着他的王子公主前来面见景帝,营帐各处的宫人便有条不紊地忙了起来。

其实边塞地域一直很乱,常年战争不断,各小国都企图找到一个能够为自己撑腰的皇朝,波斯此次前来,大有借着觐见一说前来和亲的可能性。

苏紫染醒来的时候,眉宇中透着一丝轻微的疲惫,应该是伤口疼痛的关系,所以她临近天明才将将睡着,如今的精神气儿自然好不起来。

让她颇为感动的一点是,虽然她没有说自己伤口疼,可那个男人却还是不动声色地将胳膊垫在她的颈窝间,让她侧卧得尽量舒服些,也不会膈到背后的伤口——虽说归根结底,就算不碰那伤口也还是疼。

触了触身边的床位,已经凉了下来,估摸着那个男人很早就起来了。

昕梓为她梳洗完毕之后,她就挑了件雪白的暖袄穿上,虽然背上绑了绷带,可走路的时候但凡动作大点儿难免还是会牵到,难受得紧。

行至营帐门口,正巧碰见男人要进来,他微微一愣:“怎么起那么早?”

“醒了就起来了。”

两人默契地拾步,一同往营帐前方的草垛上走去。

刚开始谁也没有说话,后来还是男人先开口问了句:“伤口还痛么?”

苏紫染摇摇头:“不痛了。”

男人轻声一笑,他知道这女人一向是个爱逞强的主儿,若只是普通的伤药,哪儿会这么快就不痛了?

正要说点什么,远处就隐隐可闻声势浩大的马队“哒哒”前来。

苏紫染转头看向身旁的男人:“这是波斯王来了?”

刚见男人点了点头,宋廉尖锐嗓音的唱诺声便响了起来:“皇上驾到……”

景帝在一众太监侍女的簇拥下大步走来,因为要接见波斯王,所以今日着一袭明黄龙袍,彰显着专属于帝王的威严肃穆。

须臾,长不见尾的马队渐行渐近。

前方开路的几匹高头大马缓缓让出一条道来,后面是一辆六匹雄马拉着的金碧辉煌的马车,镶金镀玉,在璀璨的阳光下闪着烁烁的光芒,照得人无法直视。前方碧色车帘上垂着硕大的南海夜明珍珠与碧色翡翠、深红玛瑙,贵气逼人。

好大的阵仗!

看来不只是景帝,这波斯王也是个不容小觑的主儿啊!

苏紫染兴味地挑了挑眉,唇角缓缓扬起,半侧首看向身旁的男人,只见他仍是垂着头面无表情的样子,似乎在想什么事情。

这男人,总这么无趣……

马车两边的边塞随从恭敬地拉开车帘,走出两男一女三个人来。

较年长那个一看就是波斯王,头戴金冠,浓眉大眼,张扬狂佞。而他左侧那个年轻的男子应该是波斯的王子,英俊挺拔,脸部轮廓刚毅分明,煞是英气。

苏紫染的视线最终落在波斯王右侧的那位波斯公主身上,纤长黛眉,晶亮大眼,乌黑发丝,身上穿着各色拼凑而成的裙装,让人看得有些眼花,却不会觉得多余累赘,反而将那张嫩玉般的小脸衬得更加白皙透明。上半身修身剪裁的衣衫紧致包裹出她玲珑有致的身形,繁复堆砌的花纹与那七彩的颜色融为一体,腰间一条金银互配的腰带熠熠闪光,下半身穿得不是裙子而是灯笼裤,亮丽的大红色夺人眼球。

很有味道、很鲜活的一个女子——这就是她对那波斯公主的评价。

顺着她的视线,那波斯公主似乎也注意到有人在看自己,微微抬眸朝她看来,四目相对的瞬间,对方凝了凝神,杏眼中带着一丝复杂的探究,旋即又对她轻轻点头示意。

眼波流转,当看到一旁的君洛寒时,那公主的眸底深处终于带上一丝明显的笑意,旋即侧身在波斯王耳边说了些什么,只见那波斯王微微挑眉,而后似有打量的目光地朝这个方向望了过来。

但,也只是淡淡的一眼,便收回了视线,缓缓地朝景帝站立的方向走去。

“波斯王萨迪拜见天阙陛下!”波斯王朝着景帝行了个标准的礼仪,显得十分恭敬,身后王子公主也同样躬身福礼。

“多年不见波斯王,风采竟是一如当年啊!”景帝大笑着朝他招呼。

“哈哈哈,天阙陛下却是更胜当年啊!”

两人寒暄了几句,一场宴席就开始了。

莺歌燕舞,丝竹糜音。

虽说是在宫外,可那些珍馐佳肴是一点不差,看得苏紫染不禁咂舌。

酒过三巡,波斯王借醉大笑着开口:“皇上,本王此次前来,除了进献兵马皮草之外,还有一事要请求皇上。”

“哦?”景帝点了点头,笑问,“不知,边塞王所为何事?”

“是这样的,小女丽绮丝已经到了适婚年龄,本王一直都想为她选个好夫婿,无奈她性子拗,怎么也不肯听本王的,直至适才见到某位王爷,她才……”

波斯王的话没有再说下去,但却没有人不懂他的言下之意。

这是寻思着和亲呢!

苏紫染一愣。

缓缓抬眸看向丽绮丝,只见她眸若春水般半歪着脑袋,波斯人的眼窝都很深很好看,丽绮丝尤甚,那妩媚的眼角总是若有似无地瞟向一个人,而那个人……

就是坐在她身旁的君洛寒!

心口一颤,后背的伤口好像也更疼了些,她不自觉地蹙了蹙眉。

与此同时,君洛寒狭长的凤眸亦是半眯起,漆黑深邃的瞳孔中是一片抹不开的墨迹。

“哦?”景帝似乎是来了兴趣,若是可以和亲,他自然也是乐见其成,“不知公主是看上了朕的哪位皇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