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130章 儿臣着实消受不起!

第130章 儿臣着实消受不起!

丽绮丝双眸晶亮,腾地一下从座位上站起来,玉手朝着帐中某个方向一指。

“我要他!”

话一出口,众人顺着她的视线看去,心里皆是一惊。

波斯王要求和亲,虽然算不上什么天大的喜事,可好歹是有利于天阙与波斯的邦交,景帝本该欣然接受,没想到对方选的却是早有王妃、且又与王妃鹣鲽情深的睿王!若是睿王接受了了,那他在朝中的地位必然大增,可按照他对睿王妃的疼爱程度,到底会不会答应还是个谜呢!

景帝也是这时候才忽觉自己方才有些思虑不周,他的这些儿子里,其实能让波斯公主挑的只有两个,一个太子、一个赵王,其他的都已经有了各自的正妃,若娶了波斯公主,难不成让人家委身做小的去?而太子虽然也有了自己的太子妃,可作为太子侧妃那又是和王爷侧妃不同的概念,说不准将来就要入主后宫了!

“皇上迟迟不答,莫非是不愿意?”丽绮丝见景帝沉吟半响却不做声,不由有些急了,表情却煞是娇憨可爱 ”壹章节更新最快 。

“丽绮丝,不得对皇上无礼!”波斯王大声呵斥,随即又转头看向景帝,抱歉地拱了拱手,“不知皇上意下如何?”

“和亲一事,朕自然是喜闻乐见。只是……”景帝拧了拧眉,眉宇中闪过一丝迟疑,“睿王如今已有王妃,公主若是嫁过去,那就只能做小。不如另外……”

丽绮丝立刻就急了,一张小脸憋得通红:“不,我就要他!皇上,我就要他!”

“丽绮丝,闭嘴!”波斯王这回真的有些生气了,紧拧着眉头对景帝道:“皇上,既然睿王已经有了……”

话未说完,丽绮丝就语带哭腔地打断了他:“父王,你骗人!明明说了这件事由丽绮丝自己做主的,难道现在想反悔吗?”

波斯王恨铁不成钢地剜了她一眼,随即尴尬地与景帝致歉。

这一出闹剧把所有人都震住了。

不过才见了一面,怎的这波斯公主就对睿王如此上心,还非卿不嫁了?

苏紫染眼皮突突地跳了几下,小幅度转头看了一眼身旁的男人,见他那张向来没有什么表情的脸上似乎添了几抹冷峻的幽光,就知道他在生气。

心中原本的焦躁化为淡淡的好笑,甚至故意作弄他似的地将手指往他手心里伸去,轻轻挠了一下,在他诧异抬眸的那一瞬,她心里其实还有些尴尬,怎么突然就对他做出了如此暧昧亲昵的举动?

只是想起男人之前那张冰山脸,不由戏谑地唤了一声:“王爷……”

男人脸上的表情登时有些精彩。

无奈、宠溺皆有,却又很想在她头上敲上一记暴栗,这女人,竟然敢笑话他!

波斯王则因为丽绮丝的哭闹开始暴怒:“丽绮丝,你闹够了没有,本王宠你,不代表可以任你为所欲为!”

这时候,那位一直不曾开口的波斯王子也出声劝慰:“丽绮丝,这回你就听父王的吧!王兄跟你保证,往后你再遇着称心的,哪怕那人成婚了,王兄也一定帮你把他抢过来好不好!”

丽绮丝却是无论如何都不依,甚至有些红了眼:“我不管,我就是要他!就算让我做小,我也要他!”

啊!

疯了!

虽说波斯并不是什么大国,可到底也是边塞数一数二、或许将来就能统一边塞的国家,丽绮丝堂堂一个公主,怎么会这么……自甘堕落呢?

大帐中顿时化作死一般的寂静,落针可闻。

波斯王怎么也想不到她会说出这种话来,可是这女儿自小失散,近几年好不容易才将她找回,所以难免多宠了些,所以才会让她变得像现在这样不听人劝的地步啊!

如今事情都到了这一步,怕是……

他抬眸,眼神似有挣扎地看着景帝:“皇上……”

虽然没有说什么,可众人又怎么会不知道他的意思?这就是默许了波斯公主说的那句“哪怕做小也要嫁给睿王”,是吗?

景帝神色复杂地扫了一眼君洛寒,眸中闪着意味不明的幽光,淡淡地道:“睿王,你看如何?”

苏紫染顿时就没有方才开玩笑时的那种心情了。她不敢去看男人的表情,只是耳朵不由自主地竖了起来,敛着呼吸,强装淡定地等着他的答案。

他会怎么选择?

丽绮丝这么漂亮,就算他要了人家也不为过吧?毕竟睿王府的夫人本来就不少,人家波斯公主都自愿做小了,他又有什么拒绝的理由?

可是为什么,她还是觉得心里堵得慌,甚至有些透不过气来?

她不敢转头,并不代表身旁的男人不敢看她,眼梢瞥到她有些窘迫又有些委屈的表情,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适才还紧绷的嘴角竟然微微弯了起来。

“父皇,儿臣何德何能,波斯公主的青眼儿臣着实消受不起!”他一口拒绝。

景帝蹙着眉心,点了点头。

只是还未来得及开口,丽绮丝便趁着这间隙立刻表明心迹:“不,我不介意!只要能够嫁给睿王,做小我也不介意!”

她很认真,真的很认真,哪怕那个男人很爱他的王妃,她也完全不介意。只要他把那份爱分给自己一点点就好,哪怕只是每天看着他,她也就觉得很满足了。

苏紫染弯了弯唇,忽地就笑了。

像丽绮丝这样的女子,灵动、美丽、活泼、大度,有谁不爱?

恐怕在这个时代,只有她这样的笨蛋才会奢求什么一生一世一双人吧?

半分苦涩、半分自嘲的笑容映在身旁那个男人的眼里,眸色蓦地一痛,带着一丝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急切,站起身来,对景帝沉声道:“父皇,波斯公主的情谊,儿臣只能说心领了,但是恕儿臣并没有继续纳妾的打算,儿臣如今有了紫染,于愿足矣。”

苏紫染一怔,缓缓转过头,眸光微闪地朝他看去此刻,他也正好在回头看她,一瞬不瞬,漆黑狭长的凤眸依旧深不可测,只是那中间分明带着星星点点的无奈与宠溺。

他竟然……拒绝了!

他说,有了她,他于愿足矣。

哪怕明知道这是男人惯用的蒙蔽众人的温情伎俩,她却仍忍不住想要相信他这一回。

景帝眯了眯眼,眼中幽光更深沉了几分。

丽绮丝几乎要哭出来,一双水眸几乎通红,而波斯王早已无话可说,毕竟女儿都做到这份上了人家还是不要,他能有什么办法?

波斯王子见这个好不容易寻回来的妹妹此番是动了真心,心中也暗暗为她着急,与君洛寒劝道:“睿王爷,男人三妻四妾乃是人之常情,就算王爷今日不想娶丽绮丝,可难保王爷将来的某一天不会突然想通、甚至后悔,所以王爷还是不要把话说得这么绝为好,给丽绮丝一个机会吧。”

正欲拒绝,就见丽绮丝连连点头附和,甚至对着景帝行了大礼:“皇上,请您完成丽绮丝的心愿吧!”

“行了!”景帝摆了摆手,眉宇中闪过一丝转瞬即逝的不耐与不满,“当初各位王爷的王妃都是由众家千金比试才艺选出来的,那今日就请丽绮丝公主与睿王妃一较高下吧!古往今来不是没有左右王妃之说,此番若是丽绮丝公主胜了,朕就做主让你嫁与睿王、与苏家嫡女紫染同为睿王左右王妃,若是输了,那此事就不必再提!”

说罢,他征询地看了波斯王一眼:“不知波斯王以为如何?”

波斯王此刻哪里还会说不好?

尤其看到丽绮丝如此殷殷期许的目光,虽然他舍不得这个女儿,还是不得不点头:“依皇上所言!”

众人的脸色都变得有些复杂,一时间沉寂一片,无人开口。

唯有一人,听完景帝的话便放下心来,嘴角挂着一抹促狭的笑意,修长的指节有一下没一下地在桌上叩击着。

虽然不知道她究竟会什么、不会什么,可他就是没来由地相信她,因为她每次都能带给他偌大的惊喜!

丽绮丝瞥了一眼睿王府席间那个正襟危坐的女子,见她微蹙着黛眉,只当她是怕了自己,便挑衅地笑了笑,款款走到她身旁:“不知睿王妃想要比什么?”

苏紫染嗤笑一声:“公主拿主意就好。

琴棋书画,她虽非样样精通,若是要比音乐方面,她虽非冠绝古今,可要唬唬这些古人却是绰绰有余,毕竟她弹奏的曲子不像他们那般,而是他们从未听过的现代乐曲!

两人视线交汇瞬间,皆是志在必得的精光闪过眼底。

“好,那就比射箭吧!”

苏紫染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死,景帝说的明明是才艺,这女人不是存心找茬儿呢吗?

虽说她箭术不差,可背上那伤却是不轻,若就这么稀里糊涂地同意了,搞不好连弓都还没拉开就直接惨败了!可她又不想就这么去纠丽绮丝的错,毕竟是她提出让人自己选的,如今反悔又显得小家子气……

君洛寒眉头一拧,正要开口阻止,苏紫染眼底一抹精光闪过,嘴角便是一勾:“公主,射箭这种东西看多了,早已没了新意,不如咱们玩点儿新鲜的?”

“什么?”丽绮丝警惕地睇了她一眼,“若是睿王妃说一个我从未听过的东西来怎么办?”

倒还知道怕!

苏紫染撇了撇嘴:“放心吧公主,这和射箭差不多,只是比射箭更有趣、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