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133章 因为本王已经有了她

第133章 因为本王已经有了她

日头渐渐下落,转而是皓月缓缓升起。

夜幕降临,星空中一闪一闪的光辉映衬着宽阔广袤的草地,篝火处处,又照亮着欢舞高歌的人群。

丽绮丝手执一根红木鼓棒,肆意宣泄着心中烦闷情绪,蓦地,一双黑底云纹靴映入眼帘,缓缓抬眸,就看到一袭白衣锦缎长身玉立在她旁边,金线绣制的袍角和襟口处是繁复堆砌的墨莲,清亮高洁。

她猛地一诧。

头一抬,撞入一双熟悉的黑曜石一般潋滟晶亮的凤眸之中,绞着她的眼球再也移不开。

“爷……”

她这么叫他。

从她无意中被她捡到、再被他漫不经心地安置起来那一刻起,她就是这么叫他的。

其实刚刚遇见他的时候,她还只是个弃婴、只是个无家可归的孩子——那一日,他恍若神祗一般踏入她的生命、将她带出牢笼。也就是从那一日起,他已经在她的心里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最初只是崇拜与感激、只是想就这么远远地看着他,可是不知道从哪天开始,这份崇拜就慢慢地变成了狂热的爱慕,她的心里满满当当的都是他,再也映不出其他人。

她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就是在他说要把她送回亲生父母身边的时候!一!本!读!小说 xstxt没有拒绝——他找到了她的父母,让她成了高贵的波斯公主、而不再是以前那个任人欺凌的小丫头。其实父王和母妃对她都很好、王兄也很好,波斯的男人们都尊重她、迷恋她,可她的心里却是一望无际的荒芜。她想见到他,想得快要发疯。

她一直知道他是要登上巅峰的人,所以她才会选择回到波斯,因为只有那样,她才能够拥有和他比肩的能力,她不想一辈子都只能偷偷地躲在角落里看着他。可是直到离开以后她才知道,其实只要能够时常看到他,就已经是她这辈子最大的幸福了。

如今看到他身边已经有了相敬如宾的王妃,看到他望着那位王妃时偶尔露出的温柔与宠溺的眼神,她嫉妒得几乎丧失理智,所以她宁可抛弃所有的脸面、但求一个回到他身边的机会。

只是,哪怕她委曲求全宁可做小,他的眼中也容不下她,一星半点的机会也不留给她。

其实他的眼中从未有过她,她一直都知道,从前是,现在是,以后更是。

男人不说话,就这么淡淡地看着她,看得她几乎以为他只是想用这张熟悉的冰冷的脸来嘲笑她一番的时候,他才淡淡地道:“丽绮丝,放手吧。”

一开口,就是要她斩断她的爱。

丽绮丝气苦地扁了扁嘴:“爷,为什么就不能给我一个陪在你身边的机会呢?”

男人抿了抿唇,远远地像是看到什么,眸中忽的溢出几许温柔,嘴角牵出一抹淡淡的笑意。

“因为本王已经有了她。”

没等丽绮丝反应过来他话中的“她”是谁,男人扬起大掌,朝着前方招了招手,

顺着他手的方向望去,丽绮丝看到白日里赢了她的那位睿王妃缓缓走来,纯白的衣衫裹着雪色狐裘制成的围脖,月白的裙裾上绣着一朵朵绽放的、盛开的牡丹,在晚风的吹拂下,仿佛是溢出了阵阵花香。

说实话,初见这位王妃,她并没有什么好印象,甚至觉得这种容貌的女人凭什么配那样一个神祗般的男人,可才不过短短两日,她就发现这女人身上有一种很特别的气质,无论何时何地、似乎都是那么淡然却又浓烈,两种完全矛盾的气息却将她特有的风华显露出来。

场中,一阵**澎湃的乐曲传入耳畔,带着极强的节奏感,声声震撼。

鼓声、琴声、箫声,似乎有多种乐器混杂着在演奏,可是却没有丝毫的突兀感,反而很好地融合在一起,铿锵有力的音乐并不像是天阙的风范,而是带着一股野域的**。

苏紫染面含笑意,看着远处凤眸潋滟的男人,一步一步地朝他走过去,视线落在他身旁的黛绮丝身上,眼底的笑意又深了几分。

若是她所料不差,这两人该是早已相识,否则,依照丽绮丝那种心高气傲的性子,怎么可能委屈做小也非要嫁给他?

丽绮丝愣愣的目光在两人之前左右徘徊,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两道白色的身影在火光的映衬下,竟是如此地般配,就连他们脸上的神色也是惊人得相似。

好半响,她咬着下唇,像是下了极大的决心一样,狠狠地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苏紫染微微一诧,这没头没脑的,她知道什么了呀?

还没等她搞明白其中缘由,丽绮丝一溜烟儿地就跑远了,留下她和君洛寒两人面面相觑。

“王爷刚才和丽绮丝说什么了?”

“恩?”男人狐疑地挑了挑眉。

“丽绮丝方才不是说她知道了,那她到底知道了什么?”

男人一脸无辜,“她知道了什么,本王怎么会知道?”

还装傻!

苏紫染嘴角抽搐了两下,一时没想好该怎么表述她委婉的讽刺,寂静锃亮的夜空,突然就有什么东西一闪而逝,紧接着,一串连着一串的光亮划破天际!

“流星啊!”她的眼神顿时一亮,映着漫天璀璨,水眸中一片氤氲。

只片刻,她就闭上了眼,双手合十。

一道道长长的带着尾翼的流星似乎就是从她身旁划过,映着她浓而密的长长羽睫,投下恍惚的倒影。

说来也巧,在现代的时候,她活了二十几年愣是一颗流星都没看见过,没想到来这古代不过十几年的时间,竟能赏到如此浩大的一场流星雨,就像亲眼见证了一场漫天繁华的演绎!

君洛寒在一旁侧目看着她兴奋而安静的模样,心中突然涌起一阵将她揽入怀中的冲动,硬是被他生生压下,只一瞬不瞬地凝着她的脸、她的眉、她的眼。

几乎是在场所有的女子都闭起眼睛虔诚地许着愿,这百年难遇的奇景竟被他们遇上了,当然要借此机会好好地祈福祷告。

才艺表演,就是在这场盛大的流星雨过后开始的。

老规矩,胜者可得景帝赏赐。

苏紫染没有任何想要出风头的想法,一直围在一旁尽情地观赏其他人的表演。

看到丽绮丝上场的时候,她满是兴味地挑了挑眉。

波斯人向来蚀骨风华,魅惑多娇,若是跳起舞来,还不知是怎样一幅养眼的图画呢!

没曾想,丽绮丝选的竟是天阙女子擅长的瑶琴。

随着悠悠扬扬的曲调流泻而出,场上的氛围顿时陷入了一种有如甜美梦境的感觉,琴音时而高扬、仿佛大海奔腾流洒,时而低诉、有如小溪浅浅吟唱。

清脆悦耳,如梦似幻!

景帝最后宣布,今日的才艺表演是波斯公主拔得头筹,不管是因为没能让她如愿嫁给睿王而给她面子,还是真觉得她的琴艺高超,丽绮丝整个人都雀跃了。

“公主想要何赏赐?”

“多谢皇上!”丽绮丝笑意明媚,朝景帝躬身一鞠,又紧接着道,“能否请皇上答应丽绮丝一个请求?”

“哦?”景帝挑了挑眉,“公主有何事尽管说来。”

“我想将皇上的赏赐送给我的一个朋友,不知皇上能否答应?”

说话间,她亮如星辰的眸光划过苏紫染白皙的脸庞。

景帝略一沉吟,便点了点头,询问道:“公主的这位朋友是……?”

见景帝答应,丽绮丝嘴角的笑容愈发璀璨,红色的衣袖倏地扬起,众人循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

赫然是一袭白衣的睿王妃!

众人皆是一愣,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实在让他们有些难以接受,就连波斯王也是不明所以。

朋友?

这波斯公主莫不是疯了——白日里还与人家抢夫君呢,怎么一转眼两人就成朋友了?

苏紫染满目愕然地看了看身旁的男人,却见他用一脸“本王不知道”的表情摇了摇头。

景帝显然也有些懵了,顿了半响,才抬眸问道:“公主说的朋友可是睿王妃?”

“正是!”丽绮丝放下手,再次转身面向景帝,眉眼弯弯,浅笑盈盈。

似乎是看出景帝的不解,她眼睑一垂,笑容中闪过一丝落寞,高声道:“就当是我补送给睿王与睿王妃的大婚之礼!”

苏紫染的眼睛瞪得更大了,而她身旁的男人却被她这般样子愉悦到,凤眸潋滟,灿若星子。

他对丽绮丝笑道:“那本王就替王妃多谢公主的好意了!”

“如此也好!”景帝对这个结果并没有什么异议。

丽绮丝便又道:“皇上,马上就要到波斯的同乐节了,能否请皇上恩准睿王与睿王妃和我们一道去波斯玩儿两天?”

这话一出口,景帝的瞳色便深了几分,沉吟片刻,还是决定问问当事人的意见:“睿王,你以为如何?”

君洛寒看着身边的女子,见她一幅欣然接受、甚至有些期待的样子,便点了点头:“儿臣没有异议,都听父皇安排。”

“好,那此事就这么定了,朕与大军先回,留一队人马在此等你和紫染,待你们从波斯回来,就直接回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