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134章 本王有事要告诉你

第134章 本王有事要告诉你

波斯同乐节,顾名思义,乃波斯王族与民同乐之日。这一天,王城所有的百姓都会聚集在城中央的地方举行篝火晚宴,届时,波斯王就会携着王后、王子、公主一道前来观礼,举国同庆,万家欢愉。

王城里有一块专门地域就是为每年的这一天做准备的,这一日,偌大的可容纳万人的空地上,柴草围成一个大大的圈子,足足有人身这么高。圈里圈外都站了不少人,当然,胆大些的才敢站到圈子里边儿去,因为篝火烧起来的时候,火势窜得太高,胆小些的都能被那长长的火龙给吓死。

擂鼓声响起,人声鼎沸。

时辰到,点火。

好不容易来一回,苏紫染说什么都要站到圈子里头去,君洛寒拗不过她,也不想在这人山人海的地方和她分散了,便遂了她的意,与她一道走到圈子里头去。

“王爷,你说……”

话为说完,就被他递了一眼,沉声打断:“叫本王的名字。”

“啊?”

那一瞬间,苏紫染以为自己听错了,两只眼睛瞪得大大的,就这么扑闪扑闪地看着她

原本是深秋即将入冬的季节,可偏偏被这一团暖融融的火焰围在中间,苏紫染只觉自己的脸颊很热、很烫,被男人灼灼的视线盯着,更是像要烧起来了一样。

似乎在这明媚的火光映射下,男人冠玉般的脸庞显得更好看了,俊美无俦、绝色无双。她甚至有些冲动地想要撕了自己脸上那张人皮面具,让他看看她真实的样子,尽管她并不在乎容貌,可她却单纯地想让他知道她究竟长什么样。

只是最后,她还是生生克制住了自己这种冲动,因为她知道,目前的她还不能承受这样做的后果。一方面君洛寒对她的感情未明,虽说连日来两人一直都是温情脉脉,可真要说到有什么,她还真不敢确定这个男人心中到底是怎么想的;另一方面,她不能在这种时候连累他,她还没有扳倒太子、所以她绝对不能让任何人知道睿王有她这么一个欺君罔上的王妃,那可是杀头的大罪!

说实话,有时候她还真的挺怕的,怕自己就只能这么戴着人皮面具一辈子了。原先她是不在乎的,可渐渐地,她的心已经不可控制地坠落在了他的身上,让她即便想要退却,也没有办法再度否认自己的心。在这样的情况下,她怎么可能希望自己一辈子顶着一张假面活在他面前?

静静地凝着他良久,她微眯起了眼,想要将他凤眸中的光芒尽数看清,可她尽管并不矮小,却只及他的胸口,因而只能踮起脚尖。

那一刻,男人愣了愣。

只是下一秒,他嘴角不可察地一勾,顺势将她揽入怀中,低头往那张在火光中闪着诱人光泽的唇瓣凑了上去。

眼前慢慢放大的脸倒映在苏紫染的水眸之中,微微一愕:“君洛……”

最后一个字,被男人吞入腹中。

人山人海的繁华盛宴中,做什么的都有,所以并没有人刻意地去关注这一对热情拥吻的男女,就算有,也是先前被君洛寒俊美的容貌所吸引的女子。

不似前两次那般因为不同原因的惩罚而简单粗暴,这一次的吻格外柔软绵长,君洛寒一直没有深入,而是在她红润的唇瓣上辗转厮磨,带着数不尽的温柔缱绻,就像在对待心爱的物事那般小心翼翼。两人滚烫的唇瓣触碰在一起,不知不觉间,碎裂了心间坚实的城墙,激起心湖上层层叠叠的涟漪

待他想要撬开她的牙关**之时,周遭却忽然开始响起震耳欲聋的欢呼声。

苏紫染的手在他胸膛上抵了抵,原本他并不想放开,可后来他告诉自己,不急在这一时,难得出来玩一次,当然要让她开心才好,遂慢慢离开了她的唇。

睁开眼,就看到面前的女子颊染红霞、眸中含着一丝迷茫的娇憨模样,心中顿时一片柔软。

“苏紫染,以后都叫本王的名字,知道吗?”

“为什么?”她认真地看着他,竟没有方才的迷茫与怔忪。

男人一时有些愣神,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突然有次一说,只是看着她,就这么说出来了。

这是从未有过的一种感觉,在她面前,他只想听她叫自己的名字,而非冷冰冰的“王爷”二字。这个想法,从她第一次脱口而出她的名字时,就已经产生了,随着与她一天天的相处,愈发根深蒂固。这是对谁都不曾有过的一种情感,复杂到连他自己也搞不清楚,隐隐地觉得不好,却又不想破坏。

“本王喜欢听。”

多么简单的理由,只是他喜欢。

随心使然。

苏紫染眉眼弯弯:“好啊,既然你自己要我这么叫,以后可不能怪我没大没小。”

男人宠溺地摸了摸她的发际:“反正你也不差这一点了。”

“什么意思?”她愤愤瞪他。

男人微微一笑,并没有打算在这个问题上和她多做纠缠,似是扯开话题一般,偏偏那双漆黑如墨的凤眸中又带着一丝显而易见的认真:“苏紫染,等回到王府,本王有事要告诉你。”

她狐疑地皱了皱眉:“有什么事不能现在说吗?”

他却又是恍然一笑,眉梢淡淡一挑,潋滟的凤眸风情乍现,口气暧昧道:“这么好的气氛,用来破坏可就太不合适了

。”

“……”

苏紫染白了他一眼,问道:“是关于霓裳的?”

“回去你不就知道了?”

靠!

她怒了:“既然回去才告诉我,你现在又吊我胃口做什么,还不如等回去直接告诉我有事要跟我说不就好了!”

男人耸了耸肩,一脸无辜:“本王就是喜欢看你难受的样子。”

苏紫染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死。

狠狠咬了咬牙,她龇牙咧嘴地骂道:“君洛寒,你怎么那么恶趣味!”

男人正想打趣她两句,丽绮丝便大步朝他们跑来,挂在她足腕间的响铃叮叮当当的响个不停,虽然在这鼎沸的人生之中乎被湮灭,却还是因为这主人的身份而惹来一片围观。

苏紫染调整了一下面部表情,手背便被一双温暖的大掌牢牢裹住,她也不想挣脱,眼底透着比今日的篝火更为明亮璀璨的笑意。

“睿王,睿王妃,一会儿我们波斯的百姓会围着篝火起舞,若是可以的话,你们也一起加入吧?”丽绮丝满脸期待地看着他们。

苏紫染笑道:“可我们并不会跳波斯舞啊!”

“没关系,今日的舞蹈很容易的,波斯每个人都会,只要围着篝火边转圈边交替着双腿就舞动就好了!”丽绮丝一边说,一边跟他们演示,双眸晶亮,“看,就是这样,真的很容易的!”

“好像真的挺简单的!”苏紫染一脸兴趣,也不知道是不是被今日这种普天同庆的氛围感染了,竟转头巴巴地看着身旁的男人,“君洛寒,你学会了吗?我们一起跳舞吧!”

君洛寒似是嗤笑地扬了扬唇,眸中却是一片宠溺与无奈:“你这么笨都学会了,本王怎么可能不会?”

丽绮丝的动作僵滞了秒,她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人可以直呼他的名字,也从来没有见过他用这样的语气和谁说过话,虽然已经决定放下,心口却仍是闪过一丝钝痛

幸而此时漫天的乐声响起,她敛了敛眸,扬起更灿烂的笑意:“开始了!”

说罢,她便拉起苏紫染的手,又拉了左边另一个人的手,众人依次如此,围成了一个巨大的没有边际的圈来。

波斯的舞蹈充满异域风情,比起天阙的要豪迈奔放不少,却又比蒙古那种粗狂野性的舞蹈内敛分、妖冶分。

苏紫染的右手被男人拉着,心里是挥之不去的融融热意。

曲罢,是波斯王当着所有百姓的面说一些鼓舞人心的话,漫天的火光,映着那张粗狂的面貌,威武霸气。

一夕之间,所有的事情都在悄无声息地发生变化。

丽绮丝接在波斯王说完之后上了台,示意大家安静,突然指着君洛寒:“这位,就是我曾经无数次拒绝父王为我选驸马的原因!”

众人一片倒吸冷气。

苏紫染不明所以,好好地她怎么又旧事重提,难道是想借着舆论的压力让君洛寒娶了她?所以才为此将君洛寒骗来波斯?

但事实似乎并非如此。

丽绮丝接着道:“可是这个人已经有了妻子,并且他很爱他的妻子,他们过得幸福甜蜜,所以我不会再插足他们之间的感情,反而我还要祝福他们!”

偌大的场地,没有人出声打扰,可还是只有靠近前排的人才能听到她具体说了些什么。尽管如此,还是逐渐响起一片震耳欲聋的掌声。

丽绮丝最后大声笑道:“今天之所以说这个,就是想告诉你们,从今日起,我要斩断自己过去的感情,若是有英俊的还未娶妻的青年男子,尽可以来追求我!”

苏紫染一怔,晶亮的眸中尽是笑意,轻轻地靠在身旁男人的胸膛,感到前所未有的温暖。

前景,似乎并不灰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