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155章 当时的情况不允许

第155章 当时的情况不允许

苏紫染愕然怔住。

感情她还以为自己那私盐买卖全是暗处进行、根本不会有人发现,实际上却早就落入了这只老狐狸的眼中?

墨黑的眼波微微流转,她思绪不宁地垂着眼帘,若是只有她一个人还好办,万一宋廉顺藤摸瓜查出容恒也在幕后掺了一脚,又该如何是好?

无论如何,她都不能把旁人牵扯进来,尤其是那满门忠义的镇南将军府!

她笑吟吟地道:“承蒙宋公公看得起,紫染又怎敢推辞?只是紫染当初是因为一些鲜为人知的目的才去做了那档子事儿,如今却因为胆小怕事早已金盆洗手。公公若是有兴趣,紫染大可把手上的关系尽数转让,也好过只让公公分一杯羹这么小气。”

宋廉顿时变了脸色:“睿王妃这话咱家就不爱听了,虽说那买卖乃是暴利,可咱家还会缺那么点钱不成?咱家孤身一人,钱财乃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若非是和睿王妃绑在一条船上,咱家又何须担着那档子风险去做些违法之事?”

苏紫染顿时抽了抽嘴角,心中翻了无数个白眼。

老狐狸!

这会儿子倒是说的好听了,还钱财乃身外之物呢,他要是真能看得这么开,又哪儿会受尽天下诟病?

不过按照目前的情况来看,他想要加入无非是两个原因,一个就如他所说,谋求暴利,另一个就是彻底和她成为一条绳子上的蚂蚱,这样的话,当然不必担心她会四处宣扬他和清妃的事

其实前者很好处理,他想要钱,大不了她就破财免灾;可是后者,她却找不出别的方法来让他确信她是可靠之人,哪怕他们互相并不讨厌对方,可这种关乎身家性命之事宋廉却不可能就这么平白无故地信了她,现在唯一的办法,恐怕就是依他所言。

无奈,看来她又得重操旧业、直至太子倒台的那一天了……

苏紫染点点头,故意做出一副感恩戴德的模样:“宋公公说得极是,既然宋公公如此信任紫染,紫染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了。”

宋廉似乎也意识到自己方才的语气有些过了,抿口茶缓了缓,状似无意地叹了口气:“并非咱家故意为难睿王妃,只是处在这个位子上,总有自己的身不由己,还望睿王妃谅解。”

苏紫染也不是不能理解他的心情,想来他虽是景帝面前的红人,可说到底也不过是个听主子吩咐的奴才,又因为太监的身份,背地里还不知道怎么被人戳脊梁骨呢。对于这样一个人来说,或许只有绝对的权利与掌控才能给他安全感。

“公公言重了,紫染并不是一个不知感恩的人,公公对王爷和紫染的提携,紫染自会记在心里。”

宋廉似有些欣慰,眼底浮现几丝笑意,一撩袍角站起身来,躬了躬身,按着礼节作了一揖:“只要睿王妃能够信守承诺,奴才定会记着睿王府的好。”

连称呼也从“咱家”变成了“奴才”!

苏紫染顿时有些受宠若惊,伸手去扶:“公公千万别和紫染见外。”

宋廉笑得更欢了。

“奴才先行告退。”

回到清风居的时候,房中没有君洛寒的人影,却是影溪站在桌边将端来的菜肴摆放妥当,又置了两幅白玉碗筷。

见是她回来,似乎有一丝惊讶与慌乱:“王妃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苏紫染暗暗好笑,却故作严肃道:“你这是做了什么亏心事,怎么见到我好像一副很害怕的样子?”

影溪一脸汗颜,尴尬地垂着头道:“王妃误会了,只是影溪刚巧在想事情,王妃又突然出现在我身后,故而不小心吓到了而已,并非王妃所说的做了亏心事

。”

“哦,想什么呢?”苏紫染挑了挑眉,满是兴味地看着她,摆明是不打算这么简单就放过她。

只微微一顿,她故意夸张地倒吸一口气:“该不是在想流云吧?”

影溪一怔,脸色立刻呈现一种酡红状,就好像只煮熟的虾米那样:“王妃说什么呢!”

就算她根本不是在想流云,此刻被这么一说,也禁不住心底的臊意,又是羞愤又是无奈地欲夺门而出。

苏紫染顿时心情大好,微微一侧身就把她的去路给堵了,似笑非笑道:“要不我择个好日子带你回明月楼去抢人吧?”

“王妃!”影溪几乎要被气昏过去,脸上的表情已经接近狰狞。

果真是得服了这个王妃!

以前的她根本就没有这些乱七八糟的表情,如今在王妃身边才待了这么些日子,竟然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

不过转念一想,只好叹两声“罢了罢了”,连王爷那样生性淡薄的人都彻底被收服、甚至连君子远庖厨什么的都抛之脑后了,她还能抱怨个什么劲儿呢?

看着她脸上精彩纷呈的表情,苏紫染哈哈一笑,终于决定大发善心地放她一马:“行了行了,你快走吧,我就不打趣儿你了,省得流云以后知道了来找我麻烦。”

影溪如获大赦般地松了口气,脚步刚一走到门边,却又被身后的人唤住:“知道王爷去哪儿了吗?”

她一脸茫然地摇头:“不知道。”

苏紫染眯了眯眼:“那王爷可有什么话留下?”

“王爷说……”影溪想了想,泰然自若道:“请王妃等他回来一起用膳。”

“哦……”苏紫染点了点头,含着光晕的眼波微微流转,淡淡道:“你出去吧

。”

待影溪退出,她走到桌旁的圆凳上坐下,一手托着下巴撑在桌上,依言等候。

没多久的功夫,又有丫鬟端了几个菜上来。

烛火微漾,闪烁的亮照在各色光鲜的菜肴上,笼着一层暖融融的旖旎光晕。

就在她差点忍不住偷吃的时候,男人终于回来,房门打开,冷风拂过,绛紫色袍角轻荡,尾处墨莲花瓣似生机勃勃地颤着涟漪。暖色氤氲中,他缓缓走近,凤眸含笑,琉璃墨瞳似有光华流转,璀璨潋滟。

“怎么还没吃,不是说饿了吗?”

苏紫染斜他一眼:“不是王爷您让我等着您一起用膳吗?”

君洛寒呢身形一顿,挑了挑眉,不置可否。

她又努了努嘴,对他身上那件绛紫色的袍子表示怀疑,这男人今日分明穿的是月白色啊!

“王爷该不是出去偷腥了吧,怎么还特地换了衣裳?”

“王妃想太多了,本王只是在经过花园的时候不小心被梅树上坠落的雪砸中,所以才换了件。”

苏紫染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这男人说谎时候的脸皮真可谓修炼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气儿都不带喘一下的——凭着他的武功,要说被雪砸,还不如干脆说跟人打了一架来得正常呢!

“这么说,王爷方才出去过了?”

“恩。”君洛寒点了点头,没有丝毫要隐瞒的迹象,忽地抬眸问道:“宋廉找你什么事?”

话题就这么不动声色地被带了过去,苏紫染丝毫未查,一本正经地答道:“今儿白日里的事,果然还是被他发现了。”

他似乎早就料到,面不改色道:“王妃的面子果然很大,竟连权倾朝野的宋公公都愿意主动与你交好。”

苏紫染微微一诧

“你怎么知道他不是来找我下战书或是威胁我的?”

“若非主动交好,他用得着特意跑一趟吗?难道在阴你之前还得先跟你打个招呼不成?”

“这么说,早在影溪说他要见我的时候你就知道他的目的?”苏紫染嘴角抽搐两下,有些不满地瞪着他,“那你怎么不早告诉我,害我还提心吊胆了半天,一面揣测着他白日里究竟有没有发现我,一面还得担心他用什么阴谋阳谋的来坑害我。”

君洛寒蓦地一笑,摇头道:“其实早在他发现我们的时候,本王就知道了。”见她脸色不好,他唇角一勾,夹了两根青菜到她碗里,含笑的五官线条愈发柔和如画,“更何况王妃这么聪明,怎么可能会被人坑害?”

苏紫染有些嫌弃地看着那两根青菜,这男人该不是故意报复她曾经弄来的那个全素宴吧?

撇撇嘴道:“既然王爷早就知道我们被发现了,为什么还要等到人家都走了才肯离开?”

被她口中的“我们”莫名地愉悦到,君洛寒低声一笑:“这不是当时的情况不允许吗?”

什么情况?

苏紫染懵了懵,下一秒,顿时面红耳赤,默默地开始扒饭。

吃到翡翠八宝鸭的时候,她皱了皱眉,盯着那鸭研究了许久:“清风居的厨子不是汾县人么,怎么连这道北方的特色菜也会做?”

“入乡随俗,有什么好奇怪的?”

“哦,是吗?”

总觉得她的笑容有些不怀好意,只是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脸上蓦地被一片柔软温热的柔软袭击。

君洛寒狠狠一震。

可疑的红晕从被她亲吻的嘴角一直蔓延到耳后根,胸腔内如同烟火绽开的那一瞬,“砰”的一声,五光十色,绚烂至极。

一时间,室内静默得只能听到两人心跳的声音,落针可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