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156章 那些侍卫就是专为她而设的

第156章 那些侍卫就是专为她而设的

苏紫染自己也有些不好意思,可她平时被调戏惯了,却难得看到这男人脸红的样子,心情顿时大好,什么颜面什么羞耻之心,全都被她从脑子里剔除出去了,只顾盯着男人白皙中透着绯色的俊脸一个劲儿地傻乐,晶亮的黑眸愈发璀璨,宛若浩瀚银河中点点星辰点缀。

君洛寒是何许人也,不过一瞬就恢复如常,哪怕抑制不住心中澎湃汹涌,面上却早已云淡风轻,他勾了勾唇,柔和魅惑的眉梢眼角尽是婉转风情。

“王妃如此主动,是已经吃饱了么?”

苏紫染赶紧合拢了嘴,不敢再笑:“我还没吃呢!”

“那就快吃吧,正好本王也饿了。”

“饿了你就……”本想说饿了你就吃啊,可猛然意识到男人所谓的“饿了”和她根本就不是一个层面上的意思,顿时不尴不尬地愣在原地,心里呼啸奔腾着无数匹草泥马。

“恩?”男人坏心一笑。

苏紫染撇了撇嘴,不去看他,把玉碗里的东西纷纷送入嘴中,状似无意道:“这厨子的手艺似乎长进不少啊……”

男人的眉梢随着她淡淡上扬的尾音一起挑了起来,凤眸微闪,最终淡淡地垂下眼帘,“恩”了一声

对于他平静的反应苏紫染完全没有放在心上,甚至愉悦地笑了笑:“也不知道这厨子的功力会不会从明日起又倒退回去呢?”

话音刚落,臂上蓦地一股大力袭来。

她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强行拽入一个温暖坚硬的怀抱中,为了保持身形平衡,她下意识地迅速用双手环着男人的脖颈。

颊上登时一热,她眼睫微颤,适才的笑意尽数敛去,唯有一丝紧张与心虚留在脸上,恍惚生出几分小女儿情态。

修长如玉的指节将她的下颚挑起,故意放轻放缓的动作却带着一丝不容置喙的意味,男人凤眸潋滟,视线一瞬不瞬地落在她身上,嘴角那抹优雅的弧度看得她心里直发毛。

早知道这男人不能惹,她怎么就不长记性呢!

“知道便知道了,还敢拿话揶揄本王,恩?”

此时此刻,苏紫染当时是选择继续装傻充愣:“王爷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

“听不懂没关系,本王自然有办法能让你懂。”

看着他优雅的淡笑,苏紫染直觉头皮发麻,刚想表示她举白旗投降,可男人温热的大掌已落在她敏感的腰间,知道她最是怕痒,故意轻轻地点了两下,差点没把她激得直接弹起来。

“啊……痒痒痒,王爷……啊哈哈……君洛寒,君洛寒……我错了,我错了……”

“现在可懂了?”

“懂了懂了……我错了……哎哟,别挠了别挠了……”

她几乎笑歪在他身上,根本直不起腰来,整个人像条泥鳅一样地扭动着,一边动还一边嚷,脆生生的笑语配上时不时抽噎般的呻吟顿时挑起了男人身上的火。

片刻的功夫,她就感觉有什么硬物抵在她的小腹上,即便隔着冬衣,依旧能感受到那滚烫的温度与跳动的脉搏

苏紫染一愣。

她尴尬地扯了扯嘴角,旋即就发现男人竟是面不改色,似乎尴尬的只有她一个人,于是她又觉得委屈:“我还没吃饱呢!”

四目相对,近在咫尺的凤眸中是满溢的情意,深邃的墨瞳差点就把她吸了进去,擦枪走火的**瞬间在氤氲的烛火中跳跃滋长。

“无碍,若是王妃喜欢,厨子一直都在,可王妃得先把厨子喂饱了才行。”

炙热的吻落下,狂风暴雨一般的掠夺与占有疯狂地弥漫。

刹那间一室旖旎,春光无限。

这般暖如春日的日子大概持续了半月有余,苏紫染觉得,这大概是她有生以来最幸福的时光——无论是圆了她幼时的梦境真的站在他的身旁,还是寒症得治、她真正能够感受冬日飘摇风雪的祥瑞之气,她都觉得自己没有白活这第二世,总算是得到了自己真正想要的东西。

期间,她也有想过把夕暄带回身边,毕竟两人从未分开过这么长的时间,只是据说夕暄现在跟凌飒在一起,她也就没再开那个口,免得拆了桩好姻缘。

然,这样的幸福并没有持续太久,睿王府中的消息传得很快,王爷寝居之中住着一个绝色女子的事早已不胫而走,甚至传言该女子还是被王爷抱进墨轩阁的。

往常忌讳着新宠王妃不敢造次的后院夫人们也开始闲言碎语不断,大概只有当事人还未察觉,或者说,是不屑解释。

苏紫染等了他两天,可整整两天,她都没有见过他,更别说是听到什么解释的话了。

她并不是那种不战而败之人,也不是莫名其妙就会心生怀疑之人,只是止不住震荡的心急需安抚,她不得不去看看君洛寒究竟带了怎样一个“绝色佳人”回来!

只是当她靠近墨轩阁的时候,发现门口突然多出了几个侍卫,心中不由一震,一股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

果然,当她靠近的时候,侍卫立刻拦住了她的去路,不让进去。

其实那领头的侍卫心中也煞是为难,虽然一开始王妃入府的时候他们并没有多尊重这个不受宠的主子,可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就连盛极一时的霓裳夫人也不复存在,反而这位王妃屹立不倒、甚至从一干风情万种、千娇百媚的夫人之中脱颖而出,成了王爷最宠爱的人,这样的变化怎能不令人惊叹?

若说一切都是巧合他们自是不信的,必然是这位王妃有什么过人之处才能留住王爷

所以王爷如今突然带回一个倾城之姿,他们一时之间还没有反应过来,不知道王爷究竟是怎么个意思,更加不知道如何跟王妃交代这件事儿,只好唯唯诺诺地把上头吩咐的话重复了一遍。

“王妃恕罪,只是王爷有命,任何人不得入内,还望王妃不要为难属下。”

“王爷说的任何人,也包括本王妃吗?”

她的目光直直地落在那扇紧闭的院门之上,似乎这样就能透过朱红色的大门望到里头的情形一样,轻声的呢喃也不知是在问那个侍卫还是在问自己,搞得那侍卫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好愣愣地看着她。

“这……”

“既然王爷都这么说了,本王妃自然不会为难你。”她难得好脾气地没有硬闯,更别说是斥责那个领头的侍卫,扬着优雅的笑意,雍容大度地问:“那么王爷有没有说,什么时候才能让人进去,或者,他什么时候才会出来?”

侍卫好不容易送了半口气,被她这么一问,脸色顿时更纠结了,王妃这不是摆明了刁难他们吗,王爷怎么可能跟他们这群侍卫交代这种事儿!

“回王妃,王爷没有说过。若是王妃急着见王爷的话,属下可以等王爷明日早朝出来的时候替王妃问一声儿。”

苏紫染扬了扬眉:“明日早朝?”

此刻才不过未时,这侍卫却说要等他明日早朝出来,看来他现在是整日整夜都守在那位传说中的佳人身边了,难怪没时间来和她解释半句。

不等面前的人从她的话里反应过来,她又紧接着道:“为何不是现在进去通报,反而要等到王爷出来的时候才能询问?”

那侍卫只当她是要让自己立刻进去,颇有几分为难地答道:“王妃恕罪,并非属下不肯替王妃通报,只是王爷吩咐过,任何人不得打扰

。”

“哦,是这样。”苏紫染点了点头,意味不明地弯了弯唇,“放心吧,本王妃说过不会为难你的。”

早就知道这是他的意思,却偏偏要多次一问,有什么意思呢?

不过是再听一次“任何人”,再确定一次自己在他心中的地位罢了。

“好了,王爷朝务繁忙,你也不必烦扰他了。今日本王妃来过的事不必和他通报,待王爷得了空,本王妃自会亲自向他说明。”

侍卫头领觉得这样的结果实在很好,可王妃的反应也太平静了,平静得甚至让他不安。

难道王妃都不会吃醋吗?

通常女人见自己的丈夫突然带了个陌生女人回家不都会闹翻天吗?就算不闹,好歹也要见见自己的情敌到底长什么样啊,再不济,至少也要搞清楚情况吧?可王妃却似乎什么都不在意,从头到尾没有表现出一点酸意来。

莫非,这就是王妃的高明之处?

直到苏紫染走得很远,侍卫头领依旧在后头远远地看着她,不知为何,这个淡然若水的平静背影之下,他好像看到了一种名为黯然落寞的东西。

夜。

零零散散的星子自黑幕中的天空垂落而下,黯淡无光,便是那当空高挂的残月同样光色氤氲,朦朦胧胧,凄凄寥寥。

冷风轻拂,凉到骨子里的的空气自衣襟钻入身体的四肢百骸,明明寒症已经治愈,她却有种顽疾复发的感觉。

走到距离墨轩阁正门最远的那处墙头,苏紫染望了望四周,空无一人,一抹自嘲的弧度缓缓爬上嘴角。

果然,那些侍卫就是专为她而设的。

脚尖轻点,她纵身一跃,径直落在那座被明令禁止进入的院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