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157章 怨只怨自己有眼无珠

第157章怨只怨自己有眼无珠

一步一步朝主屋靠近,并没有想象中窒息不适的感觉,或许是爱得足够了、信任却从来没有想象中那么深吗?

她弯了弯唇,在这四下无人的院子里走动,并没有看刻意放轻脚步,甚至有些希望自己能被发现,然后看到那个男人一脸急切地想要和她解释的表情。

不算熟悉的主屋,其实她来得次数很少。以前都没有留意过,现在方才想起,其实寻常的府里,若是男女主人的关系密不可分,合该让女主人搬到主屋去、而不是让男主人迁就地挪去另一座院子,起码那样的话,处理起公务来也会方便得多 ”小说巴士小说“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

可是,他从未提过。

苏紫染深吸了一口气,用那双几乎冻僵的手拍了拍自己的脸,告诉自己什么都还没有发生,说不定一切都只是她想多了,她现在在这里自艾自怜没有任何意义。

遂调整了一下面部表情,看着那扇紧闭的房门,不敢再胡乱猜测里面可能正在发生些什么,顿了片刻,终于抬起手,推门而入。

没有听到预料中质问的声音,苏紫染微微一怔,朝那雕栏镂刻的画着竹子的屏风后看了一眼,微漾的烛火为那翠绿的竹子染上一层不同寻常的光晕。

寂静的空气中甚至没有任何说话的声音,她舔了舔干涩的,拾步继续向前。

映入眼帘的场景并非想象中那么不堪,**似乎躺着一个人,大约就是传说中那个绝色倾城的女子,可惜这个方向看过去并不能看到对方的脸。

而男人此刻正背对着她,颀长的身影一如既往的挺拔俊逸,哪怕是仅用一根碧玉簪拢起的如瀑墨发看起来也是那么舒服,只是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不知道他是以何种姿态来对待**那个女子。

然,能够睡在这张连霓裳都没有躺过的**的女子,不用说,对他而言也定是极为重要的,那双潋滟的凤眸中想必尽是温柔与宠溺。

听到脚步声却长时间不见有任何动静,君洛寒终于意识到来人不是这两日送药的丫鬟,眉头微微一蹙,缓缓转过身来。

四目相对的刹那,苏紫染分明看到他眼中一闪而过的诧异,只是微蹙的眉宇不见松散,反而拧得更紧。

“你怎么来了?”

第一句,便是如此。

苏紫染弯了弯唇,笑得纯粹,她甚至不知道自己究竟在笑什么,只是她没有回答男人的话,眼波流转,抿唇不语。

她怎么来了?

连她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是想来确认些什么,抑或是得到他的一句解释么?

只是没想到,以这个男人的武功和警惕性,竟然连有人翻墙进来都不知道。

果然是一颗心都放在了**那个女子的身上。

男人微微侧了身,而她又朝前走了两步,毫无疑问地就看到了**那张脸。

略显苍白的小脸上,肤若凝脂,白皙剔透,黛眉纤长,如若剪叶,水眸清亮,讳深似玉,鼻峰秀挺,一张没有血色的薄唇微微抿着,似乎是病了,隐隐显出几分楚楚可怜之意,却又带着一股清丽的孤傲,直叫人疼到心尖儿上去。

果然是绝色倾城。

苏紫染很快就垂了眼帘,只是一个女人罢了,并不值得她花多大功夫去细看研究,只是这个女人眼中转瞬即逝的厌恶她也没有错漏。

这是不是就叫情敌见面,分外眼红?

三人相对,静默无语,落针可闻,室内的氛围渐渐显出几分尴尬。

苏紫染微微一笑,这种沉默的僵局最终还是要由她来打破,总算是很给面子地给了男人一个答案:“没什么重要的事,只是多日不见王爷,来看看王爷最近都在忙什么,并无打扰之意。王爷尽管忙,紫染先行告退。”

她低垂着眉眼,作了一揖,转身离开,瘦削的脊背挺得笔直。

或许**那人正暗自好笑,但她依旧是那个风雨无摧的苏紫染,哪怕转身,依然高傲。

屋子里顿时又只剩下两个人,君洛寒凤眸深深地凝着门口的方向,看着那倔强的身影一点一点走远、直至再也不见,心底莫名地闪过一丝慌乱与疼痛。

“爷为何不去追?”**的女子低声开口,含着一丝意味不明的笑声。

君洛寒淡淡地收回视线。

“这件事你不必操心,等你身子好了,本王自会与她解释清楚。”

太子府。

寒凉刺骨的空气中弥散着一股危险骇人的气息,四周铜墙铁壁,手脚皆是镣铐加身,女子虚弱地跪坐在地,身上只着一件白色寝衣,凌乱的发丝一看就是许久未曾打理,面色惨白,没有一丝血色,沧桑哀凉的小脸上再无往日的清秀与骄傲。

“蓝烟,时至今日,你还是不肯说吗?”

一旁阴森沉冷的声音蓦地响起,赫然是眼神阴鸷的君洛羽!

地上的女子冷冷抬头,怨毒的视线直直落在他身上:“但凡我知道的都已经告诉你了,你究竟还想怎么样?”

“本宫想怎么样你还不清楚吗?”君洛羽像看白痴一样地看着她,“别以为给本宫几个铭幽族独有的药方就够了,本宫要的是铭幽族的具体位置,还有,为什么你会待在苏紫染身边,她到底跟铭幽族有什么关系?”

蓝烟蓦地一笑。

是啊,从一开始,他想要的东西就很明确无论是最初刻意的温柔接近,还是在她经历那种事之后的无限包容,抑或最后让她怀上了他的孩子,这一切统统都是他的阴谋,为的也不过就是从她嘴里套出有关铭幽族的消息。

王妃说的没有错,那夜的事情哪会这么巧,说不定也就是他亲手设计的,亏她那时候还真的以为他是自己的救世主,可到头来才发现一切不过都是一场精心策划的阴谋。

恨只恨当初没有听王妃的劝,怨只怨自己有眼无珠、不识人心!

如今每日每夜关在这个不见天日的地方,其实她早已习惯,只是每天来自于他的酷刑折磨还是让她忍不住想死,可肚子里的孩子是她在这个世上剩下的唯一牵挂,她不能再失去,唯有忍。

“虽然我身上流的是铭幽族的血,可说到底我也只是铭幽族流落在外的一个异数,怎么可能会知道铭幽族的具体位置,怎么可能会知道铭幽族的秘密?”她垂着头,几近枯竭的嗓音如同破铜锣一样,“至于待在睿王妃身边,那只是一个巧合。在我十岁的时候就与父母失散,多亏苏府收留我、让我待在只差几岁的小姐身边伺候。”

君洛羽显然不信,狠狠一脚踹在她脸上:“若真是流落在外,你怎么会有铭幽族的那些药?”

“哇”的一口鲜血喷出,刺目的红,蓝烟直挺挺地倒在地上,“呵呵呵呵”地发出恐怖的笑声。

“那些药是祭司大人给我的,对于铭幽族的每一个人,他都不会放弃。所以得知我的身份之后,祭司大人想过要带我回去,只是我在外头待惯了,没有同意。所以祭司大人给了我一些防身的药。”

想起那个总爱穿一身红衣、却又不显丝毫女气的男人,想起他习惯性的那抹颠倒众生的笑容,蓝烟那双不兴波澜的眼中终于浮现出一丝温暖柔和的光芒。

这一生,爱上那样一个人,终究是她痴了。

明知得不到,她却终生不悔。

原以为君洛羽可以取代那个人在自己心中的地位,可过了这么久才发现,即便君洛羽从未对她做过这些伤天害理的事,她的心里也再容不下第二个人。

十几年的爱恋,从她懂事以来就习惯性仰望的那个人,是她终其一生也求不到的梦。

或许只有王妃那样睿智美丽的女子,才能得到大人的心。

君洛羽看着她嘴角那抹刺眼的笑,眯起的双眸更显狠厉,多少个夜里听见她呢喃着“大人”,他一直不知道,原来她的心里一直还有个祭司大人!

即便是他不要的女人,也绝对不能想着别的男人!

“既然你的祭司大人这么好,那本宫倒是要看看,他会不会为了救你这个族人而和本宫达成共谋。”他恶意地咧了咧嘴。

“哈哈哈……”蓝烟笑得苍凉而悲怆,用她已经几乎发不出声音的嗓子呢喃道:“你别做白日梦了,别说是我这样一个可有可无的人,哪怕是祭司大人自己的命在你手上,他也绝不会为此损害半分铭幽族的利益。”

除非是为了王妃。

这个世上,能让祭司大人妥协的,只有王妃一人。

她的双眼渐渐阖上,带着几分无力的颓废愁容,还有些病态的虚弱,慢慢昏了过去。

见状,君洛羽眸色一闪,在她微蜷的身上轻轻踹了一脚:“本宫今日还没用刑,你别给本宫装死!”半响还是不见她开口,他抿了抿唇,忽略心底意味不明的焦躁,在她的脸上重重拍了两下:“听见没有,不许装死,快给本宫醒过来!”

地上的女子依旧没有一丝生气,惨白的脸色就像一个已经碎裂的瓷娃娃。

“来人。”君洛羽大喝一声,唤来那个每日前来诊脉的太医,“无论如何,都要保住烟夫人肚子里的孩子!”

太医把了把脉,叫苦不迭:“太子恕罪,烟夫人的胎象已经很弱了,若是再对其用刑,恐怕非但腹中孩子不保,就连烟夫人也会……”

“闭嘴!”君洛羽狠狠剜了他一眼,“要是保不住本宫的孩子,你也没有活着的必要了!”

“是,是是,微臣该死,微臣定当竭尽全力保烟夫人母子平安!”

总算送走这位难伺候的爷,太医沉沉地叹了口气,既然舍不得,又何必装着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做尽伤害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