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158章 不要留在他身边了

第158章 不要留在他身边了

彻夜未眠的结果就是第二天整个人晕晕乎乎的,哪怕脑子里所有的思绪都很清晰,可就是有种不太舒服的感觉,加上昨夜发生的种种都一幕幕在眼前回放,她只觉头疼难耐。

苏紫染不得不承认,在她昨夜离开那个房间的时候,她确实还心存侥幸,寄希望于那个男人追来和她解释两句,哪怕只是随便的两句敷衍,也好过不闻不问地任她远去。

就这么离不开那个女人吗?

还是说,连两句话的功夫也不舍得留给她?

从头到尾,她在他的心里究竟是什么?

一个个的疑问,最终化为唇角一抹苦涩的弧度。

起床之后,她随意套了一件月白色裙衫,没有唤昕梓前来伺候。

坐在妆台前,任由青丝披散,双眼怔怔地出神,食指与拇指的指腹细细摩挲着他亲手雕琢的那根紫玉莲花簪。

曾几何时,以为他心里那个人是霓裳的时候,她是不屑的,只觉那个男人的眼光也不过如此,眼不见为净,她没有什么放不下的,可终究掩不去心中那丝被她忽略的酸涩。直到这根作为生辰礼物的簪子出现,她才发现他在自己心里早已是一个不可磨灭的存在。

后来得知他宠着霓裳只是为了迷惑!一!本!读!小说 xstxt君洛羽而刻意制造的一个表象,震惊的同时又觉心里一块大石落了地,而他日渐温柔的表现更是让她不能自已地陷了进去,时至今日,早已无法自拔。

难道到了这个时候,他才来告诉她,这一切不过是另一个表象吗?

起身开门,正巧撞见抬手欲敲门的小丫鬟,两人皆是一愣。

墨轩阁的人。

苏紫染微微皱眉:“什么事?”

下丫鬟立刻垂首,恭敬道:“回王妃,王爷有请。”

苏紫染勾了勾唇,嘴角的弧度冷漠而嘲讽,她很想说一句,既然是王爷有请,那就让王爷自己来请吧,端什么臭架子!

可看着这个小丫鬟畏畏缩缩的样子,又觉有些好笑,她有这么可怕么?还是说,现在整个王府的人都已经把她当成怨妇了?

斥责的话终究没忍心说出口,轻叹了一口气,摆手道:“知道了,你回去复命吧。”

小丫鬟如获大赦:“是,奴婢告退。”

墨轩阁。

女子脸色乌青,哪怕卧在褥中依旧瑟瑟发抖,紧蹙的双眉不难看出她此刻饱受着多大的煎熬与痛苦,额上却又偏偏沁着丝丝冷汗,菲薄的唇瓣几乎要被她咬出血来。

君洛寒一转头就看到这幅景象,立刻停下手中事物,大步走到床边。

“发作了怎么不叫本王?”凝重的声音带着一丝薄责,却又明显透着几分担忧与关怀。

视线触及她紧咬着薄唇的牙齿,他立刻伸手去钳她的下颚:“城儿,松开,别咬。”

“爷……城儿好痛……不治了……不治了好不好……”破碎不清的呢喃中带着一丝哭腔。

男人眸色一痛,想也不想就把自己的手伸了过去:“城儿,若是实在痛,就咬着本王。不要怕,很快就会好,很快就好了。”

他怎么会不知道寒症和那该死的毒一起发作会有什么后果,这个素来坚强的女子,曾经的那么多年,哪怕受了再重的伤也从未见她皱过一下眉头,如今却如此卑微哀求、甚至只求一死,他怎么会不知道她究竟有多痛!

他到现在都忘不了几天前的清晨,她站在他的面前,若无其事地跟他说她中了烟阙毒。原本就强烈狠毒的药性加上她本身的寒症,两者互相催发,药性却远远不止是原先的两倍。

那一幕,此刻仍是心有余悸。

冰凉的小手从被褥中伸出,女子抓着他的手细细端详,十指修长,骨节分明,怎么样也咬不下口去。

她断断续续道:“爷,我已经什么都没有了……这条命,我也不想要了……求求爷,给我一个痛快把……”

男人立刻斥责:“别胡说,再过两天,只要再过两天,烟阙的毒就能全解了。”

“那么寒症呢?”女子凉凉勾唇,笑容中又带着几分落寞与苍凉,“就算我身上的寒症原本并不严重,可随着年龄的增长,寒症也会与日俱增。如今被烟阙的毒性催发,往后的日子我又该怎么过?我不想,真的不想整日活在寒症的阴影中提心吊胆……”

男人眸色一闪,脸上的表情顿时僵住。

半响,他才轻声道:“相信本王,本王一定会想办法治好你的寒症。”

**的女子终于慢慢止住颤抖,似是一波痛楚已经过去,她神色凄凉地看着男人,眸中晶莹点点,忽地又垂眸黯然:“是吗,除了玲珑珠,还有得治么……”

几不可闻嗓音不知是在问身旁的男人,还是在喃喃自语。

男人眼睫一颤,心中愧疚,拍了拍她的肩膀以示安慰,却忽地被她用力抓住。

“爷,扶我起来,好不好?”

“城儿……”男人皱眉的动作已经表明了他的不乐意。

女子却坚持如此:“爷放心吧,毒性刚刚发作过一次,现在已经没事了。”

男人虽不知道她要做什么,可见她坚持如此,只好依言照做。

慢慢扶着她坐了起来,只是没想到,她竟就着那个被他搂着肩膀的姿势不肯放手。

“爷,抱抱我吧,好不好?”

虽是询问,可她的动作又哪里有半分询问的意思,死死扒在他身上,不管不顾地将头埋在他清香的胸膛间,温暖坚实的触感顿时让她一阵心安,长长地吁了一口气。

君洛寒本欲将她推开,可感受到环在自己脖颈间的那双手正微微颤着,动了动臂弯,终是没忍心在这种时候把她推开。

她所受的一切苦难,都是因为他。

“爷,我好怕,你说,他是不是已经发现了什么,我身上的毒是不是他下的?”

“不一定,但这是最大的可能性。”

顿了顿,男人又道:“城儿,回来吧,不要留在他身边了,本王不放心。”

女子低低一笑,半是嗔怒半是认真地道:“爷别开玩笑了,若是现在回来,这么多年的努力不是都浪费了?再说,若是被他发现点什么端倪,那所有一切岂不前功尽弃?”

“城儿,这些事,不需要你操劳,本王自有主张。”

女子深深地吸了口气,声音坚定不移:“爷,就让城儿为你做些事吧,这都是城儿心甘情愿的。”生怕他不同意似的,她又紧接着道:“无论爷同不同意,城儿认定的事,从来不会更改。”

男人皱眉不答。

空气中有种诡异的气流流转,两人俱是沉默不语,维持着那个相拥的姿势,谁也没有动。

良久,男人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城儿,本王去看看你的药好了没有。”

出乎意料地,女子并没有为难他,点了点头,说了声“好”。

相隔不远的屏风之外,一张檀木书桌上书籍与公文摆放整齐,唯有一只白玉碗横亘中央,显得有几分突兀。

走近几步,碗中褐色药汁依稀晃动未止,送药之人应该刚走不久。

君洛寒浑身一震。

不是丫鬟送的药,若是丫鬟,绝不会不通禀一声就进来,也不会把药撂在这桌上就直接走了。

那么剩下的,只有她了。

“来人。”

立刻有丫鬟闻声赶来,见他脸色不好,小心翼翼地垂着头:“王爷有何吩咐?”

“王妃是不是来过?”

他的声音平静无澜,一如既往。只有他自己知道,问这话的时候,他的心中有多慌乱不安。

小丫鬟点点头:“是,奴婢刚刚还在院子里看到王妃了。”

“谁让你们放她进来的!”男人突然大喝。

从未见过王爷这般模样的丫鬟顿时吓傻了眼,呆呆愣愣地看着他,良久才反应过来,喃喃道:“王爷昨日不是把门口的侍卫都撤了吗,没有人拦着王妃,王妃就自己进来了……”

话音未落,眼前人影闪过,匆匆留下一句“服侍小姐喝药”,待她反应过来,哪里还有男人的身影。

脚步沉沉地踏着遍地白雪,君洛寒循着那深深浅浅的脚印一路向前,心中愈发忐忑——从未有过的忐忑。

下雪了。

纷纷扬扬的雪花飘扬而下,落在肩头,瞬间就消融不见。

眼前总算映出一袭娇弱的身影,月白色的裙裾轻轻荡漾,白雪一般的裘衣外裹,远远地,似与那一片皑皑融为一体,莫名生出几分遥远的距离感,幸而北风拂过,青丝翻飞,才将她与天地隔开。

“苏紫染。”

在她的身后,千言万语化作这么一句带着颤抖的低吟。

眼前的身影似乎微微一顿,却没有回头,过了片刻,又继续向前。

“苏紫染!”

男人大步向前,就在他以为她仍是不会停下的时候,那挪动的脚步却忽地止住。

瘦弱的身躯缓缓回过头来,唇角弧光点点,眸中波澜不兴,定定地看着他。

四目相对的瞬间,两人都从彼此的眼中看出了几分能懂的、几分不懂的意味。

男人微微一怔。

凤眸轻闪,他一步步拉近了两人之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距离,就这么站在她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