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159章 不必劳烦王妃了

第159章 不必劳烦王妃了

炙热的目光绞在她平静无痕的脸上,流转凝视,菲薄的唇瓣紧紧抿成一条直线。

苏紫染知道,他紧张或是思考的时候都会有这样的表情,原先总是觉得自己看不透他,然而事实上,她似乎还是能摸到几分有关他的脾性,毕竟两人也相处了这么长时间。

那么此刻,他究竟是紧张,还是在思考?

应该是后者吧。

对她这样一个完全不被放在心上的人,他有什么好紧张的?

她还不至于如此高看自己。

许久不见他开口,她就这么静静地等着,见对方若有所思地看着她,她有些不舒服,最终还是率先打破了这份沉默。

“王爷唤紫染有何事?”

男人凤眸深深地凝着她,动了动唇,似乎要开口,可半响也没说出一个字。

苏紫染不禁生出几分恼意,特地追出来,可等了半天却又不说话,这算什么意思?好玩的么?

心底腹诽不断,可她依旧面不改色,淡淡道:“若是王爷无事的话,紫染就先行告退了。”

旋即作了一揖。

刚要转身,腕上却蓦地一紧。

她皱了皱眉,看着这双暴露在空气中的骨节分明的大掌——这双适才还抱着另一个女人的手,此刻抓在她的腕上,她下意识地想要拂去,可袖中的手指只是动了动,最终还是没有任何动作。

白雪纷飞,散落在两人掌心与手腕相接的地方,慢慢地化为水珠,冰凉的触感渐渐浸透衣袖,渗入皮肤。

苏紫染挑了挑眉,一瞬不瞬地看着他。

“不是你看到的那样。”男人的声音低沉中透着沙哑,似乎还有几分倦意与疲惫。

“我看到的是什么?”

男人微微一怔。

知道她会质问,却不意她会问这个。

她看到的是什么?

不外乎就是他和别的女人抱在一起的场景,最多就是连先前的对话一起听了进去。

见他一脸“你明明知道”的表情,摆明是不打算回答,苏紫染弯了弯唇,意味不明地笑了一声。

“其实我也没看到什么,就是王爷和那人抱在一起罢了。既然王爷说不是我看到的那样,那么我想请问王爷,究竟是哪样?是我看花了眼,还是人家死死缠着你不肯放手了?”

不卑不亢,没有丝毫歪曲事实的部分,只是她越是如此理智,越是叫他不知该如何是好。

“不是……”

拽着她的那只手又紧了几分,痛得她差点轻呼出声,而没有拽着她的那只手在袖中陡然紧握成拳。

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这句“不是”指的是什么,究竟是否认她前面的那个问题,还是另有所指。

半响,他又哑着嗓子挤出一句:“她中了毒。”

“哦,这跟王爷抱着她有什么关系吗?”她点了点头,神色淡淡,心中却是冷笑不止。早在昨夜看到那个女子的第一眼起,她就知道那人要么病了、要么中毒了,可这男人现在分明就是答非所问。

“难道王爷身上有什么解毒的特质不成,只要抱抱人家,就能解了人家身上的毒?”

明显凉薄讽刺的语气听得男人蓦然皱眉,沉声道:“苏紫染,你不要无理取闹。”

“是我无理取闹?”她眯了眯眼,旋即颔首,微微一笑,“也是,毕竟人家中了毒,是弱者,弱者合该得到眷顾与安慰,不过就是抱了抱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的确是我无理取闹了。”

男人挫败地叹了口气,两眼直直地望着她:“你知道本王不是这个意思。”

她笑得纯然:“那还真是抱歉了王爷,我这人天生资质愚钝,真不知道王爷究竟是什么意思。”

说罢,她垂眸盯着自己腕上的手,眉头再次蹙起,蓦地用力一拂。

突如其来的动作没有丝毫前兆,在男人措手不及的怔愣中,她一声轻笑,如愿以偿。

末了,也不等男人开口,她径直转身,拾步欲走。

只是这一回仍是没有得逞,不再是腕上的钳制控制着她的行动,而是一股禁锢全身的力道将她羁绊。

淡淡的龙涎香依旧,连温暖的胸膛也一如几日之前,只是唯一不同的是,那香气中混杂了别人的味道,清清浅浅,并不难闻,却莫名地让她觉得一阵刺鼻。

猛地使力,却推不开那死死扣着她的臂弯,更推不开男人坚硬的胸膛。

她终于怒了。

“王爷若是实在想抱我,我也不敢拒绝,毕竟你我是夫妻,夫为妻纲乃是伦常。可是能不能烦请王爷回去换件衣服?现在王爷身上这股脂粉味,实在让我觉得恶心,我怕一不小心吐在王爷身上,那可就有失礼数了。”

其实她不过是胡搅蛮缠罢了。

哪里来的脂粉味,人家毕竟是个病人,总不至于卧在**还要涂脂抹粉。

可是这个方法却是切实有效,闻言,男人果然就松开了怀抱,怔怔地看着她,沉遂的眸中浸着一抹痛色。

“苏紫染,她中了毒,本王不能放着她不管。哪怕那个人不是她,是影溪、或是凌飒,本王都是这句话。易地而处,若是夕暄中了毒,你会听之任之吗?”

她本想回他一句,可影溪和凌飒都不可能那样抱着你,可是看着他眸中认真坚定的神色,似乎没有半分欺骗,她张了张嘴,终是没有把那句话说出口,愣愣地看着他。

长久的沉默,唯有风拂过和雪落地的声音徘徊在耳边。

“那么,她若是……”

话只说了一半,戛然而止。

男人微微一诧,见她双眼深凝着他背后某处,不由循着她的视线回头望去,透过茫茫白雪,目光触及长廊中那一抹纤弱病体,尤其是看到那人只着了一件单薄的寝衣,眉头顿时一蹙。

苏紫染看着他如斯神色,嘴角一勾,忽觉自己没了说下去的必要。

也幸好没有问出口。

面前这个女人,跟她想象中一样,一点都不简单,比起当日的霓裳来,不知聪明了多少倍。

“怎么出来了?”

是男人的声音,薄怒中夹杂着漫漫关怀与担忧。

回应他的,是女子惨淡的一抹笑容,然,还未及开口,那双似会说话的眼便缓缓阖起,绵软的身躯摇摇欲坠,似有倒下的趋势。

眼前身影一闪,待苏紫染反应过来,男人已冲到那女子身前,在人倒地之前顺利将人接住。

她不由惊叹。

这距离,虽然算不上多远,但是要在那人倒地之前将其接住,可见他的轻功有多好。

哦,也许并不是这样。

就跟她在现代的时候看到的某个新闻那样,一个母亲看到自己的孩子从高楼坠下,瞬间就冲过去将自己的孩子接住,速度超越世界上跑得最快的运动员——这是母亲的本能。

那么此时此刻呢?

这也是他的本能么——冲破人体极限的本能?

正欲转身,忽闻男人低沉不容置喙的嗓音传来:“苏紫染,你过来,不准走!”

不准走?

简直荒谬、好笑!

苏紫染觉得自己已经无法解释那个男人一系列怪异的行为了。

要她留下来干什么?是看着他们你侬我侬地相依相偎,还是帮忙端茶送水、照顾病患?

就在她胡思乱想之际,男人又说了一句:“你不是不信本王吗,那就在旁边盯着好了。”

苏紫染顿时有些凌乱。

耸了耸肩,她坦然跟上,却不是因为男人说的那句话,而是她想看看那个女人究竟是装晕还是真晕。

若是装的,那此刻听到男人说这话不知会有何反应;若是真的,那醒来的时候看到她也在房里又不知会有何反应。

或许,都不错。

忽略看到男人横抱着另一个女人时的心情,她觉得自己的心情还是不错的,只要不把伤害你的人当回事儿,那么谁也伤不了你。

进了屋里,脱下融着雪花的微湿的裘衣扔在一旁,她静静看着男人亲自照料那女子的一举一动,并未作声,也没有半点要帮忙的意思。

男人覆手探上女子的脉搏,墨黑的瞳孔微微一敛。

片刻之后,徐徐抬眸,轻凝着一旁支着脑袋坐在圆凳上的苏紫染。

“怎么了?”苏紫染微微不解。

男人摇了摇头,不语。

目光触及一旁药只喝了一半、仍未收走的玉碗,他垂了眼帘,伸手取过,置于鼻前轻嗅,凤眸中漆黑的墨迹似乎又深了几分,像是一团化不开的浓雾,久久萦绕。

苏紫染顿时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她皱了皱眉,又问了一遍:“到底怎么了?”

“没什么。”男人终于开口,说的却仍是无足轻重的话。

苏紫染突然站起身,深吸了两口气,差点被自己呛到,强忍着要咳嗽的欲望,连忙转身。

男人并未挽留。

单是从这一点,她就知道自己猜得没有错,否则的话,不会刚刚还说要让她看着,此刻就无所谓她的去留了。

只是她不曾想到,他会连这层薄薄的窗户纸也要捅破。

在她走到门口的时候,男人低沉的嗓音透过屏风传来:“以后送药这种小事,就不必劳烦王妃了,还是让丫鬟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