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170章 你还真打算红杏出墙吗?

第170章 你还真打算红杏出墙吗?

昆仑山武林大会,圆日高照,白云飞扬。云雾缭乱间,鸟鸣山涧,青竹环绕,繁盛茂密的松柏棵棵挺拔参天,群山之顶汇聚天下英豪,呈海纳百川之势。

比武台上打得难舍难分,比武台下,众武林英杰喝彩叫好,唯有皇家的那几位爷依旧面无表情、巍然不动,似乎没有任何东西足以动摇他们深邃淡漠的神情。

众人一面在心底暗暗看不惯他们那种趾高气扬的样子,一面却又满怀着憧憬向往的心意想要进入那脑海中金光灿灿的朝堂。虽然表面上太子只是主持这场武林大会,实际上,早在他主动向景帝请缨前来的时候就已经表面了他对武林势力的野心与志在必得。

若是能够在此次武林大会中夺冠,若是能够得太子青眼,那么从今以后,便是身份卑微的江湖中人也可跻身朝堂,拥有号令天下武林的权利与威望,光是想想都让人觉得血脉喷张!

此刻,苏紫染端坐在君洛寒左侧微靠后的那个座椅上,短短的距离却让她有种两人之间隔了千山万水的错觉,尤其是在看到太子府的那位方大人之后,心中的嘲讽与冷涩愈发强烈了几分

对方不过是好整以暇地微微一笑,却在她心里掀起阵阵波浪,连她自己都不得不唾弃自己如今沉不住气的表现,所幸面上还是能够伪装得悠然自得,似乎对外界的一切毫不在意,也算是保全了她最后的颜面。

“怎么了?”

边上的男人似乎注意到她的不对劲,眉心微微一凝,眉宇间透着几分担忧。

下一瞬,宽大墨莲白袍伸到她面前,完全不顾这还是在大庭广众之下,掩去的堆砌着繁复银色暗纹的雪白袖袍之中,一只大手、一只小手交缠相扣、十指相绕。

苏紫染下意识地抬眸看向太子府的方向,那厢方承庆显然也注意到了他们这边的动静,或许是不经意地瞥见、或许根本是时时刻刻关注着,无论如何,在看到他们如此姿势的时候,云淡风轻的笑颜上终于出现了一丝冰裂的痕迹。

虽只是短短片刻工夫,却已让苏紫染酸涩的心情顿时消散不少。哪怕她知道身边的男人心不在自己这里,可是能看到那位似乎永远高高在上的方大人失控的一面还是不由地嘴角上扬。

摇了摇头,笑道:“没什么。”

男人被她一时淡然一时微笑的表情弄得有些不解,若是换了往常,定会就这么遮掩过去,可如今偏生不想与她再有任何错过,索性就转过头来,含笑的目光灼灼地落在她身上。

“没什么怎么高兴成这样?可别告诉本王是因为这个……”

苏紫染微微一诧,正想问他是哪个,与他相交的手便被一股轻缓的力道带起,慢慢地扬在她眼前。

颊上登时一热。

有些嗔恼地瞪了他一眼,他都暗示得这么明显了,若是她再不懂,那可就不只是笨蛋这么简单了。

欲语还休的水眸中却含着一股少女娇羞的姿态,看得男人心神一荡,凤眸中不可抑止地溢出星星点点的愕然与狂喜,握着她的手也不由自主地颤了颤。

苏紫染挑了挑眉,半边唇角邪邪勾起,对着某处不用看也忽视不了的灼热目光露齿一笑,挑衅与嗤笑皆有

“确实,王爷猜得没错,就是因为这个。”

再坚固的感情也经不得随意破坏,哪怕她不知道身边的男人此刻究竟想干什么,可这种送上门来的机会不要白不要,那位方大人明显是被她和男人这种近乎亲昵的行为刺激到了,而她又不想让那两人好过,何不趁此机会好好地利用一下?

日头已升至半空,染了整片蓝天,便是料峭春寒中也免不了生出几分太过温热的感觉,幸亏是昆仑山巅,若是换了其他地方,顶在头上定是要晒得人不舒服了。

男人深凝着她的眼,目光流转徘徊,循着她几不可察的视线望过去,嘴角的弧度逐渐清减,脸色骤然变得有些难看。

苏紫染眼中笑意却是更甚,微微上挑的眉梢中带着一丝淡淡的嘲讽。

既然怕被看到,缘何又要做出这般动作?

目光掠至台上那一袭白衣,暗色的眸光终于再度亮起,没想到竟会在这种地方碰到许久不见的老朋友。对方也似有所觉,侧首朝她看过来,唇红齿白的玉面上露出一抹毫无心计的纯粹笑容,顿时暖化了她寸寸冰封的心。

两人视线相交,苏紫染全不顾身旁陡然泛起的寒气,直到手掌被人捏得生疼,她才着恼地瞪了他一眼,用力挣扎着想要脱离他的禁锢。

“王爷弄痛我了。”

“本王还以为,王妃看到了旧相好,就能把疼痛什么都忘了!”

本就不指望此情此景之下他还能说出什么诱哄的甜言蜜语,谁知男人的怒意远比她以为的更重,以至于说出的话也全然忘了两人此刻疏冷的关系,反而有种火上浇油的态势。

苏紫染冷冷一笑。

她方才行为并非故意激怒他,只是看到容恒觉得高兴罢了,可她早已认识到,要跟这个男人讲道理是完全不可能的事。

“连一个简单的笑容都能被王爷诠释成如此面目全非的样子,不知道对于王爷来说,还有什么是正常男女之间可以交流的方式?是女子寝于男人家里夜不归宿、还是两人在**紧紧相拥?”

男人一噎,脸色顿时更加难看,菲薄的唇瓣抿出一抹冷冽的弧光:“你这是在报复本王?”

“王爷又拿我开涮了不是?”她微蹙了眉,仿佛他就是一个不懂事的孩子一样,有些无奈地撇了撇嘴,“如今我还什么都没做呢,怎么能叫报复?”

幽潭般的黑眸中刹那被一团漆黑的墨迹晕染,粼粼波光中泛着数不尽的深邃,几乎是压抑着强烈怒火的质问在耳边如鬼魅般响起:“所以你还想做什么?”

“我也没打算做什么,毕竟这年头……”她轻哂,神色讽刺而不屑,“男人三妻四妾乃是家常便饭,可女人要是做了什么红杏出墙的事儿,那可是要被拉去浸猪笼的

。”

“若非如此,你还真打算红杏出墙吗?”

“这可不是我说的,王爷非要这么理解我也没有办法,只是要给王爷提个醒儿,以后若是见了我与别的男人抱在一起,可千万别做出一幅见了鬼的表情,毕竟那还不算红杏出墙。”

“苏紫染!”

相比他紧蹙成一个川字的眉头,被点名的女子只是轻轻地哼笑一声,神色恭顺而平静:“王爷有何吩咐?”

“当”的一声,比武结束的钟声响起。

男人的眉头拧得更深,头也没回一下,似乎对今日的结果丝毫不感兴趣,灼人的目光自始至终定格在她的脸上。

苏紫染耸了耸肩,毫无疑问地听到今日拔得头筹的是镇南将军府的少将军,眉宇间晕开几不可察的一丝笑意,看在男人眼里更是怒火中烧,冷冷地哼了一声。

“他赢了你很开心是吗?”未等她回答,他又咬着牙一字一句道:“本王倒是要看看,你这份开心能维持多久!”

两人凑得很近,近到除了他们自己以外,根本没有人看到他们脸上的表情,也没有人听到他们谈话的内容,只当睿王夫妇你侬我侬,成婚大半年了依旧恩爱如初

苏紫染却是无辜,心道她其实也没多高兴,虽然她不知道容恒是为什么上台比武,一般朝廷中人都不该参与这类性质的比武才是,可她却知道,容恒即便有那份想要赢的心,也不会对得失太过计较,或许他只是一时兴之所至才会上台,自己那瞬间喜悦只是见朋友赢了比赛之后理所当然的情绪罢了。

男人却不知她心中所想,猛地甩开她的手,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开。

一如往常地看着他远去的背影,镀上金光的颀长身形让人不禁眯起眼才能远远地观望,他就像是她世界里不可触碰的神祗一样,靠得越紧,伤得越深,所以还是把自己完完全全地封闭起来为好。

至于幼时起的那份悸动,早该随着时间的流逝被磨灭才是。

夜。

散着冷意的皎洁月光下,萌发着勃勃生机的大地万物都悄无声息地绽放着独属于自己的瑰丽气息,云雾中的昆仑山,崇山峻岭,重峦叠嶂,气势磅礴巍峨,自成一派仙山出尘之气。

室内,一豆烛火。

凌霄看看身旁几个和自己一样被紧急传召来的明月楼之人,又看看那个满脸都弥散着一股“爷心情不好,你最好识相点”气息的银面男人,眉心突突地跳了几下。

“明日的武林大会,楼主真的要去吗?”

男人斜了他一眼,没有说话,深邃的墨瞳中却明显写着“不然叫你们来干嘛”的意思。

凌霄硬着头皮问道:“只是一群乌合之众罢了,楼主不是不屑参加的吗?更何况,楼主先前还说,若是明月楼出面的话,会引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可现在有让本座必须参加的原因了。”

凌霄一诧。

楼主都这么说了,那一定是非参加不可了。

可他实在很好奇,什么样的原因能让楼主说出这般的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