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171章 他能应付的

第171章他能应付的

苏紫染凝着眸光,右前方空出的位置让她毫无死角地看到比武台周围所有的一切,包括太子府那边探寻而来的视线。

可不知为何,心好像也随着这空出的位置遗失了一隅。

据凌飒说,他病了,所以今天不能出席武林大会,让王妃自己好好看比武吧。

说这话的时候,向来对她恭敬有礼的凌飒语气有些怪异,虽然她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可直觉有什么事让这个向来不多管闲事的属下迁怒到她了。

她很奇怪,那男人明明昨天还好好的不是吗,这么好的身体,怎么会这么容易就病了?

一定是骗她的。

昨夜彻夜未归,今日拒不出席,他一定是去做别的什么重要的事了,而不是凌飒口中的“病了”,只是因为不方便对她说起,所以才扯谎借口说身子不好。

不过看太子府那位的样子,似乎也不知道男人究竟去了哪里,想到这里,躁动的心情出奇得平复了些,带着一股幸灾乐祸的笑意盯着台上不知名的两个江湖人士。

其实对这场武林大会,她是丝毫不感兴趣的,别说到头来的武林盟主定会为太子所用无疑,哪怕不是,她也没兴趣看这些人打打杀杀,还不如在清风居睡觉来得自在些,可无奈已经被男人拉了出来,只好老老实实地支着脑袋无趣地看着。

最可恨就是那个拉她出来的罪魁祸首如今不知跑哪儿逍遥去了!

就算两人如今正在冷战,可跟他顶嘴吵架、看他黑着脸的样子也比看这些人打斗好得多啊!

正腹诽间,比武台上翩然踏上一人,黑底金云纹靴最先映入眼帘,熟悉挺拔的身姿一下夺取了众人的眼球,周身金光遍洒,出尘绝然的气质即便是隔了老远也让她感受到了那份非同寻常。

如瀑墨发以一根碧玉簪拢于脑后,被风扬起,好似一砚极品墨汁泼洒定格在蔚蔚空气中。衣袂翻飞,不染尘埃的雪白长袍荡出层层叠叠的涟漪,在她满目的愕然中,缓缓朝着比武台中央踱步而去。

月余不见,银面之下勾心摄魄的凤眸似乎更深邃了几分,如星辰浩瀚,似深海汪洋。

所有人都没有从这场意外的变故中回过神来,个个都是目瞪口呆地看着台上原本应该继续等候下一个挑战者的崆峒派掌门,时有兴味怜悯的目光投落在他身上,当然,更多的还是不解与迷惘。

明月楼虽不是什么与世无争的组织,相反地,其中暗杀与情报一门只要给得起钱、只要他们乐意接你这笔生意,无论正邪善恶,他们都是来者不拒。

可明月楼却又是一个十分特殊的存在,比如说,江湖上很少有人见过那位传说中年仅二十余岁的楼主,只道是“银面谪仙,翩然于尘世”;又比如,明月楼之人向来独来独往,几乎不参与江湖中任何门派活动,独树一帜的行动方式更为他们添了几分神秘莫测的气息。

可是今日,这位……

似乎是看出众人眼中的疑惑,男人勾着嘴角,银面下的薄唇微微一启:“在下叶听风。”

明明该是笑着的样子,笑意却不达眼底,还无端让人生出几分寒意,尤其是配着那张飒飒银面,浑身上下都散着一股冷冽的气息。

苏紫染却对这样的气质见怪不怪,甚至连她自己都没有发现自那人出现起,嘴角就不由自主地染上了一丝笑意,那人还是这么傲然出尘,看似清冷得难以接近,实则是个很温柔很善良的人,只是不知道他为何要把自己塑造成这副形象。

对上她笑得弯弯的眉眼,男人显然怔了片刻,眸光微微一凝,说不清是喜是怒,只是看着他的神色颇为复杂。

良久,终于有人从这场震惊中反应过来,询问之声此起彼伏。

“阁下可是明月楼楼主叶听风……”

“阁下今日前来,是想参加武林盟主的选拔吗……”

“能否请阁下摘下面具示人,否则,我等如何判断你是不是个冒充的……”

前面的话都被苏紫染径直忽略了,唯有最后一句,清晰地掷地有声,听得众人呼吸皆是一沉,连她也不禁皱了眉。

曾经她也想过要看看那人的真面目,只是看那人的反应,她就知道没戏,后来也没太放在心上,没想到如今却又被人提出。

这个不知死活的人会有什么样的下场?

带着一股看好戏的心态,她一瞬不瞬地看着台上那人,一时竟连太子府的方大人也被她忽略了个彻底。

同她一样,所有人都小心翼翼地看着叶听风,虽说他们人多势众,不怕此人突然翻脸,可若是真到了那时候,终归也是有人要送命的,他们可不希望这个倒霉的人就是自己。

熟料,他只是嗤笑一声。

“冒充?就凭你们,还没有资格让本座冒充任何人。”

轻狂傲气,却又让人觉得理所当然、一切本该如此。

虽然他这话是对着那些出言不逊之人说的,可君洛羽也坐在底下,听得这话,脸色自然不怎么好看,尤其是这人从头到尾连看都没看他一眼、更别说是对他行礼了,心底早将这人划入了一个不知尊卑的行列。

“阁下不必动气,浮木散人也只是提出大伙儿心中的疑问罢了,毕竟阁下今日是来参加武林盟主选拔的,若是最后真让阁下拔得头筹、可我们却连这武林盟主的真面目都没见过,岂不落了笑话?”

“你们是怕本座冒名顶替,可若本座的功夫高于叶听风,为何还要替他人做嫁衣?若是本座的武功不及叶听风,那即便败在这里而已不会有半句二话。所以无所谓本座的身份,更无所谓本座是不是明月楼楼主,但凡今日能力战群雄者,便可成为武林盟主。”

说罢,顿了须臾,才继续道:“太子殿下,本座说得可对?”

含笑的视线缓缓一掠,压迫的气势竟排山倒海地落在身上。

君洛羽心中大惊,此人非但武学修为极高,就连天生的那股王者之气也让他产生了瞬间的恍神,若非修了这么多年的帝王之术,恐怕他早已就匍匐在此人脚下了。

此人绝对留不得!

当然,他也不会在这当口做得罪人的事儿,只要上了台,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到时候就算有人“一不小心”杀了这位明月楼楼主又如何,左右和他太子殿下没有任何关系。

遂笑意满满地点头:“阁下所言不虚,今日武林盟主的选拔的确无关身份,倒是本宫先前狭隘了。”

啊!

众人皆是一惊。

太子竟然和一个身份不明的人道歉!

看着他脸上令人如沐春风的笑容,众人心里对这位太子的好感却又添了几分,只当他是个能屈能伸的大丈夫,尤其对他们这些身份不算高贵的武林中人如此客气。

可别人不了解,苏紫染又哪会不了解这位太子的心思,那双阴鸷的眼睛一看就藏满了卑劣不堪的手段与阴谋,此番笑成这般,还不知道有什么样堪忧的前路等着叶听风呢!

心中思虑万千,正好撞上男人沉沉扫来的眸,意味不明中带着一丝几不可察的期待,虽然并不知道他在期待些什么,可仅仅这么一眼,就让她立刻不知所措起来。

她想,这人是不需要她提醒的——早在来之前,他一定就知道此行有多凶险,更何况,凭他那般的谋略,也不会看不出太子的阴谋诡计。

他能应付的。

这般想着,躁动的心情终于慢慢平复下来,抿着唇角朝男人笑了笑,有鼓励、有信任,还有一抹担忧随着她朝太子看去的那一眼一同传递。

男人唇边霎时绽开一丝绝美的笑意。

这还是众人第一次看到他笑。

虽然以前没有见过这位不喜露面张扬的明月楼楼主,但是单单看他这幅清冷的样子就知道在他脸上最常见的表情一定是面无表情,如今能识得一笑,即便看不到银面下的那张脸,还是让人不由心生恍惚。

瞬间柔和的五官呈递了一种谪仙般悠然的姿态,冷峻的面容变得温文儒雅,如熏风解愠,似阳煦山立,狭长潋滟的凤眸中弧光点点,晶亮璀璨,迤逦氤氲,含着致命深邃的吸引力。

只是,他究竟在笑什么?

众人不解。

比武开始,由今日新加入的明月楼楼主对战方才获胜的崆峒派掌门。

作为迎战传说中的人物的第一人,崆峒掌门显然觉得自己的运气不好,虽不至于冷汗连连,可整个人已经被对方那股浑然天成的气势所慑,根本不用打,输赢就已见分晓。

尽管碍于一派掌门的面子没有直接认输,可在对方不经意扫来的一眼中,膝下几乎一软,他就知道自己已经了无希望了。

立刻有与崆峒交好的门派出口帮衬,道是:“高手对决,在于一股气,非凡胎肉眼可见,叶楼主内力高超,崆峒掌门在百余招之后终于不敌,输得却是心服口服!”

苏紫染没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