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172章 是本王妃命令你做的?

第172章 是本王妃命令你做的?

寂静的氛围立刻被这串笑声打破。

她不笑还不打紧,这一笑,周围立刻有接二连三的笑声响起,虽都不是太过明显嘲讽,可显然也不会是什么太过善意的笑容,起码听在崆峒掌门和适才开口说话的人耳朵里就不是那么回事儿了。

叶听风居高临下地睨了她一眼,表情似笑非笑。

而适才开口的那人黑着一张脸瞪她:“睿王妃这是什么意思?”

苏紫染讪讪地扯了扯嘴角,她能有什么意思,只是觉得这人说话可笑罢了,还高手过招呢,明明人家只是扫了他一眼好不好……

不过这话她当然不能当着众人的面说出来,权衡之下,只好选择比较好得罪的那一方,眼底狡猾的笑意让她看起来活脱脱就是一只白狐狸。

“没什么意思,这位大侠可别误会,我只是在笑自己天真无知。从前还当明月楼楼主是个无所不能的仙人,原来真打起来也不过如此,区区初赛就需百余招才能胜得了旁人,不知后头还能不能坚持得下去。”

嘶……

众人皆是倒吸一口冷气,差点儿没被她口无遮拦的样子给吓死。

有点儿眼力劲儿的都知道那什么“高手过招”不过是随口胡诌,怎么这睿王妃就非但深信不疑了,还因此挑衅人家一代武学宗师去了呢!

一转头,个个都齐刷刷地看着那位“不过如此”楼主,暗自后退几步,想要远离这战争的源泉。

苏紫染不由好笑,依旧略显慵懒地靠在檀木椅背上,好整以暇地对上那双潋滟凤眸。

叶听风哈哈大笑:“那若是本座坚持下去了,睿王妃可有何……赏赐?”

话到嘴边,考虑到当下人多眼杂,硬是把“奖励”二字换成了“赏赐”。

众人又是一惊。

看样子,人楼主大人非但没有生气,还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 明月楼都富可敌国了,他还巴巴地问睿王妃要赏赐……

君洛羽的脸色更是难看,这个眼高于顶、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的男人,竟然和这个与他敌对的睿王妃开起了玩笑,似乎还对那该死的女人格外温和。

这可不是一个好现象!

心中愈发坚定了要将其除之而后快的决心。

苏紫染挑了挑眉,对上叶听风笑意满满的双眼,故意迟疑道:“这个嘛……有待商榷!就等叶楼主赢了这场比武再议吧。”

将两人之间的反应尽收眼底的众人不禁有些发懵,这个笑容温润儒雅的男人真的是传说中那个清冷不可接近的明月楼楼主吗?

连日来阴霾无比的心情总算因为叶听风的出现好了许多,苏紫染长吁一口气,饶有兴味得看着昨日的魁首——也就是容恒一步步上了台。

察觉到叶听风嘴角瞬间敛去的笑容和身上明显升起的寒气,苏紫染不由呆了两秒,心道这叶听风该不是跟容恒有仇吧,怎么变脸能变这么快,活像人家欠了他一屁股债似的。

高台上,两人动气手来丝毫没有半分退让的气势,刚开始的时候,叶听风好整以暇地接了容恒几招,拳脚相向,衣袂轻擦,根本没有用上几分力气,嘴角淡然若水的弧光似是慵懒reads;。

蓦地,一阵掌风来袭,容恒直直朝前冲了过去,眼看着一掌就要落在叶听风的右肩,叶听风立刻侧身去挡,鬼魅般的身影却忽地从左缠绕而去,“砰”的一拳就落在他的腰际。

叶听风不由挑了挑眉,似乎并没有因此受伤,依稀能看到银面下的凤眸微微一眯,顺势一记掌风就落在容恒胸前。

苏紫染当然知道容恒的武功不可能高于叶听风,可按照这么不要命的打法,她还真不知道这小子能不能捱下去呢!

台上那两个都算是她的朋友,帮谁也不是,更何况她就算是想帮也根本没有开口的份儿啊,只好眼巴巴地看着那两人打得难舍难分。

她也不知道容恒怎么突然就开始发狠劲儿了,明明以前就是个见好就收的主儿啊,对什么武林盟主的位置更是不感兴趣,何苦在这儿跟人拼死拼活地打呢,受了伤多不值当啊!

两人越打越起劲,看得君洛羽饶有兴味地勾起唇,嘴角挂着一抹甚为满意的笑容,他们打得越凶越好,反正都是让他觉得看不顺眼的人,最好就是他们双双死在比武台上!更何况,容恒此刻对叶听风的消耗越大,待会儿他的警惕心和战斗力就会变得越低,那自己的计划才会更容易成功……

苏紫染已经一个头两个大了,看着台上双方丝毫不让的架势,她甚至有种冲出去阻止他们的冲动,可别说现在还是当着朝廷和武林的面,单说她自己也根本没有这么做的立场——人家争夺武林盟主之位,有她什么事儿?

容恒出手招招凌厉,叶听风亦是半寸不让,四周气流涌动,木屑四碎,连那个临时搭建的高台看起来都悬乎得很。

终于,眼看着叶听风带着排山倒海气势的一掌要落在容恒胸口,苏紫染忍不住腾地一下站了起来。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似乎看到叶听风出掌的手微微一顿,连带着落在容恒身上的气势也降了不少,只把人打得后退几步,看起来倒像是毫发无伤。

也就是这千钧一发之际,片刻的恍神都是致命的弱点,他微微凝神朝苏紫染扫了一眼,四面八方密集如雨丝的银针即刻朝他射了过去,周遭所有的一切瞬间凝固,就连时间仿佛也静止在了银针射出的那一刻。

众人皆是一惊。

这当口,竟有人用如此卑劣的手段妄图除去明月楼楼主!

苏紫染更是呼吸一滞,一瞬不瞬地盯着台上那道月白色的身影,但见他敛息凝气,强大的内力仿佛将所有的一切全部冻结,就连那些银针似乎也渐渐放慢了飞行速度,直至最后稳稳停在他面前,待他凤眸一眯,齐刷刷的一阵银针落地的清脆声响。

悬着的一颗心终于落下。

然,还没来得及高兴多久,最后一根银针以更快的千军莫敌之速飞了出去,直至腿弯,转瞬不见了踪迹。

即便不说,苏紫染也知道那银针最后的归处,她那时甚至忘了眨眼,更不会错漏男人僵硬了片刻的身躯,心口便是猛地一抽。

银针,绝不仅仅是银针这么简单。

一定有毒。

“大胆!”最先出声的,竟是一直稳如泰山、泛着笑意的太子殿下,他用力拍案而起的声音惊了四座,寒冷彻骨的视线就这么落在睿王府的方向。

“本宫虽然不知道睿王府和明月楼究竟有何恩怨,可今日武林大会之际,睿王府竟纵容府中下人暗伤明月楼楼主,本宫决不能置之不理!”

苏紫染身形一晃,幽幽转身,左右手的手心接连攥紧,适才慵懒闲适的气质浑然不见,早被一身凛冽寒意取代浸袭。

“是谁?”

她方才眼睁睁地看着叶听风受伤,只觉心口不由自主地漏了一拍,那是一种她自己也无法预料和判断的情感,只是不能看着那人在她面前出事,可偏偏让他出事的罪魁祸首还是君洛羽安插在睿王府的狗!

她不可能顾着睿王府的面子就让真凶逍遥法外,当然,她也不想在君洛寒不在的时候将睿王府置于此刻这种境地,可既然事情发生在众目睽睽之下,她当然不会傻地妄图遮掩实情,否则只会落得个“心虚”的恶名。

当务之急,就是要把那该死的狗东西揪出来,当着所有人的面给叶听风一个交代——也是她作为睿王妃给他的一个交代。

排排侍卫让出一条道来,凌飒又用那种复杂的神色看着她,苏紫染只当他是忧心此事的后果,没去管他,步步走向唯一停留在中间的那个手中还捏着一个梨木匣的侍卫身前。

“是你?”她冷冷一眯眼,让人毫不犹豫地相信她会在下一秒大开杀戒。

“王妃,这不是……”

话刚一出口,就被“啪”的一个巴掌震住。

“你想说,是本王妃命令你做的?”

那人本想点头,可不知为何,看着她嘴角那抹森冷的笑意,头颅中就像是灌了千斤重的铅铁一样,无论如何也点不下去。

长久的静默,僵持不下。

君洛羽恨铁不成钢地剜了那人一眼,警告的视线透过层层人群传递过去,吓得那人浑身一个激灵。

就在此时,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此事的受害者竟然以十成十笃定的口吻淡淡道:“不可能,本座相信睿王妃不是这种人。”

君洛羽猛地僵住。

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完美无缺的计划竟会因为这男人如此轻巧的一句话被搅乱。

凭什么苏紫染的运气就这么好?

众人和他的反应相去不远,因为他们也想不通,明明就是睿王府的侍卫出手伤人,就算摆明了是栽赃陷害,睿王府给个交代也不为过吧?

偏偏这位叶楼主却像是毫不在意一样!

叶听风微微一笑:“因为本座与睿王妃相识已久,十分了解她的品性,她怎么可能会害本座?所以本座相信,此事一定是他人企图嫁祸睿王府,虽然手段不怎么高明,却也算是让本座小小地开了眼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