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173章 置之死地而后生

第173章 置之死地而后生

所有人的眼睛都像是要瞪出来一样。

听叶楼主的口吻,两人可不只是相识这么简单,似乎还是关系不错的朋友啊!

难怪。

难怪方才睿王妃敢这么跟叶楼主说话,也难怪看似清冷不可接近的叶楼主会露出那般温和的笑容,感情两人本来就是朋友啊!

只是不知叶楼主和睿王爷的关系是不是也像和睿王妃这般亲厚?

若是的话,明月楼岂不就是睿王府坚实的后盾?

思及此,有不少人微微侧目看了一眼太子府的方向。

君洛羽的脸色顿时黑成了一块炭。

苏紫染还没有从叶听风如此坦荡地道出二人关系的话语中反应过来,又听他接着道:“不如睿王妃直接把这企图暗算本座的歹人交给明月楼,如何?”

求之不得!

虽然她不知道明月楼究竟会如何拷问眼前这条太子府的走狗,可她相信,叶听风一定不会让她失望的,到时候还能借着明月楼的势力一同对抗太子府,何乐而不为?

唇角一勾,她便含笑点了点头,心中却还是因为担忧着他的伤有些惊疑不定

如此变故之下,在他身上竟看不出半分不对劲的样子,可苏紫染知道这个男人是个即便出了什么也不会表现出来的人,所以越是看他如此就越是不放心。

明明知道自己和他不该有太多交集——无论他们之间有任何私交她都会觉得对不起君洛寒,虽然现在已经没那个必要了。

可唯有一点,连她自己都控制不住——看着他受伤,她会觉得心痛,一种由心而生的酸涨和无力,绝不只是朋友之意这么简单,可究竟是如何,她却不愿再往深了细想。

丢了魂儿似的坐回去,那厢君洛羽已经禁不住开口:“叶楼主,虽说此事并非睿王府指使,可人到底是他们睿王府出来的,本宫还是要代表朝廷向明月楼致歉。”

苏紫染冷冷一笑,心道这显然不是这头狼最想说的话,一定还有下文!

果然,只微微一顿,君洛羽又道:“不知楼主究竟有没有负伤,若是没有的话,比武可否继续进行?”

苏紫染差点没跳起来——就算没负伤也该让人休息了好不好,难道与昨日的的擂主的比武不该是今日的最后一场吗?

可显然君洛羽不是这么想的。

她也知道,今日君洛羽是绝不打算放过那人了,既然那人摆明了是要维护睿王府,那他就不可能在这当口承认受了伤,否则的话,君洛羽又该拿这件事大做文章了。这样一来,今日的比武就必然要继续进行下去。

君洛羽这该死的卑鄙小人,专门设了一个个阴险的连环套等他们往里钻!

叶听风长身玉立,一袭白袍在轻风的吹拂下飞扬四溢,纹着墨莲的袍角阵阵散开,褶皱般地荡出叠起不息的涟漪,美得让人心惊。

闻言,他毫不在意地点了点头:“既然太子觉得今日的比武应该继续,那就继续吧。”

散漫的话语带着一股浓浓的讽刺,君洛羽却甚是不在意地回以一笑,即便心中激荡起伏,面上却仍是不动声色,毕竟……这目中无人的男人也嚣张不了多久了

比武到了这时候,敢上场的人已经不多,毕竟明月楼楼主往外随便一站,那就是个慑人的活招牌啊!看了方才明月楼楼主与容将军的比武不算,还亲眼见识了那人将四面八方而来的银针全部由内力控制的样子,那可是各派掌门人修炼了几十年也求不得的眼红之物啊!

这种情况下,哪个不要命的还敢往上冲?

偏偏有些不得不出场的人物,比如现今这位,也就是上一届的武林盟主,大刀阔斧、络腮胡须,踏出的每一步都透着沉重的气息。

手中持着的那把金刀在浅色日光下闪着灿灿光芒,一看就是把削铁如泥的好刀,而那刀柄上还镶着两颗鸽子蛋大的玛瑙石,血色透明的纯度亮得人几乎睁不开眼。

只是众人不由差异,武林盟主什么时候得了把这样的刀?

他们武林中人一向更看中刀剑本身的利度,而不会在意这些虚有其表、哗众取宠的东西,就连前两年这位当时还不是武林盟主的大汉上台时也没有带着这样一柄大刀啊,难道是如今当上了盟主,也学会了这套表面功夫?

叶听风眸光微微一凝,几不可察地侧了侧首,似乎在看台下寻找着什么人,眼睑敛下,令人看不清其中神色,银面遮脸,更是为他添了几分神秘莫测的飘忽感。

蓦地,众人眼前白光一闪。

是那壮汉大刀挥出,映着日晖几乎亮瞎众人的眼。

叶听风随手抽起比武台上一柄长剑,并不特殊的材质跟那柄大刀比起来简直如同废铜烂铁,可使在他的手里,却和任何神兵利器有得一拼。

随着他优雅绝尘的身形和没有丝毫变慢的出招速度,苏紫染终于慢慢放下心来,即便中了毒,可只要不在比武台上发作就万事大吉了——事后会有一个流云为他解毒,到时候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

刀剑碰撞的声音不绝于耳,两人交缠打斗,时而脚尖轻点飞于空中,时而姿势百变落在台上,看得众人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自己错过了什么精彩的部分。

那壮汉的手法十分简单、却招招凌厉夺命,不愧是几年前选出的武林盟主,如今这身手不退反进,较之几年前愈显沉厚

叶听风更是不好对付,相比那壮汉的刀法招式,他的剑法显得如风似墨,流畅不已,可好看的招式却不像是那些绣花枕头那般,反而在优雅中充斥着刚毅果决,行云流水,就如同那人本身一样,利利落落,没有丝毫拖沓之感。

苏紫染眼前恍惚,比武台上似乎只有两道光芒四射的刀剑在肆意闪耀,让她即便是微眯了眼睛也看不清那两人飞快瞬移的身影。

蓦地,那壮汉刀走偏锋,直指叶听风喉间命门。

这一刀若是下去,绝无生还的可能性!

苏紫染一颗心立刻提到了嗓子眼儿,便是知道叶听风可以应付,还是免不了为他担惊受怕。

直至见了他躯身迎上,硬是把自己的所有弱点曝露在对方面前,反而叫对方不知挑何处下手,就是这一瞬间的事,手中长剑已刷得一下隔开了壮汉的衣袍。

一方青色衣角缓缓落下。

置之死地而后生!

苏紫染松了口气似的扬唇,眸中弧光点点,眉梢笑意清浅。

可还没来得及高兴多久,但见原本处于上风的那道白影眸光微微一凝,刀影闪过眼前,他却蓦地停下了所有动作,竟直直地让那刀柄落在他的胸前。

刹那间,雪白的衣袍上晕开点点红花,妖冶夺目,瑰丽至极。

刺目的颜色倏地浸润了众人的眼。

苏紫染瞳孔一缩,满目愕然地看着男人明显一晃的身躯,连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双手已经被她攥得发白,突出的骨节一时显出几分森森寒气来。

所有人都没有搞懂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是从何而来。

明明叶楼主始终处于上风,明明只需一招就可摆平那壮汉,为什么突然之间就一动不动地任人鱼肉了?

唯有君洛羽面带诡异笑容,只有他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上届武林盟主手中的那把宝刀是他赠的,当然不是为了收买,而是其中有些专门给叶听风准备的好东西

先前那根看似无毒的银针中早已加了料,配上这宝刀刀柄间专藏的特殊香料,瞬间即可令人身中奇毒,并在中毒之际让人全身的肌肉寸寸僵硬。

只要把握住那一刻,就算是要叶听风的命也不是什么难事儿!

不过那倔得像头驴的武林盟主可不是个什么好说话的人,起初说什么也不同意自己这种做法,后来虽然费劲千辛万苦终于说服了那头倔驴,可方才看那人的样子分明就是犹豫了。不过还好,他总算是在最后关头开窍了——知道有些东西单靠他的力量是没有办法获得的,必须要通过自己的帮助,那武林盟主的位置才能继续由他稳坐,所以最后仍是狠下心来对叶听风出手了。

然,就在众人唏嘘今日这令人咂舌的结果之时,顿住的白影蓦地一闪,以一种快如闪电的速度飞身落在壮汉身后,雪白的袖袍上早已染了艳色红梅,手下动作却没有因此放慢一分。

长剑一出,直指颈中三寸。

几缕被剑风削过的青丝缓缓落下。

胜负已分。

如此逆转,弹指瞬息间,众人却是看得心惊肉跳。

但见台上那一袭白衣,身姿优雅,凤眸潋滟璀璨,唇角弧光点点,纹着墨莲的白袍上晕着朵朵红梅,极致的冶丽为他出尘清俊的身影添了几笔浓墨重彩的妖冶魅惑。

一时间,再无人敢上台挑战。

武林盟主之位,非明月楼楼主莫属!

众人的恭喜还未出口,台上那挺拔的身形却猛地一晃,在明月楼众人一声惊呼的“楼主”中,缓缓倒下。

那一刻,苏紫染的心猛地跳到了喉口。

幸亏最终由凌霄接住了那人,临走之前,回头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晦暗不明,意味难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