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177章 其实,落花早已无意

第177章 其实,落花早已无意

君洛羽回自己屋里之后越想越觉气愤,想他堂堂一个太子,何曾受到过这样的漠视与侮辱。可是自从苏紫染那个该死的女人出现以后,每每碰到她,自己想做的事情就必然不会顺心,更多的时候,甚至是让人窝火到想杀人。

他就不明白了,那女人究竟是踩了什么狗**屎运,结交的竟都是些和自己不对盘的人物,而那些人还偏偏都是自己没有办法轻易拔除的祸根。就连蓝烟——那个曾经看似爱过自己的女人,也对苏紫染死心塌地得好,但凡自己要让她做点什么对不起苏紫染的事,她就必然寻死觅活地宁可不要腹中那个她用命换来的孩子。

难道她注定命不该绝?

不,他绝不会允许这种事发生!

他可是堂堂太子,是将来要继承天阙皇位的人,怎么可能由着那女人如此嚣张地压在他头上?

心里像是被一团火烧起来了一样,君洛羽腾地一下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不顾后果地冲到睿王府的院子里去,就算自己不好过,他也绝不会让苏紫染好过,更不会让他的四弟攀上叶听风这棵大树!

怒气冲冲地赶到那里,却不见那个自己一心想找的人,反倒是这个处处给自己添堵的女人横在眼前,君洛羽冷冷一笑:“睿王妃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叶楼主不是还有事与你相商吗?”

他显然已经认定了这两人的关系不清不楚,而叶听风所谓的“有事相商”也许就是和她谈情说爱,所以此刻说话的口气也透着丝丝嘲讽。

“事情商量完了自然就回来了。”苏紫染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好不容易从一个她讨厌的地方离开,却又不得不面对眼前这个更讨厌的人,心里陡然升起丝丝烦躁,让素来喜欢暗讽的她也改了主意,竟生出一种“反正这里也没人,就算把太子轰出去又如何”的心思来。

“难道太子以为我还在叶楼主那儿,所以特地跑到王爷这里来挑破我们的夫妻关系?”像是克制不住自己的心情似的,她不禁出声冷嘲,末了,又极为不屑地瞟了他一眼,继续道:“那太子也真是有够闲的。”

君洛羽差点没被她噎得吐血,一口气就这么不上不下地吊在喉口,半响,一声冷笑逸出口:“究竟是本宫挑拨还是确有其事,想必睿王妃比谁都要清楚吧?”

“我确实要比太子清楚得多。”她攥了攥手心,眸中泛起一丝轻嘲。

若是在今日之前,她或许会对君洛羽这一番指责生出几分心虚愧疚的情绪来,可此时此刻,这些话听在耳朵里却只剩浓浓的讽刺,一遍遍地提醒着她究竟有多蠢。

想着面前这个男人似乎也比她好不了多少,自以为忠诚的谋士方承庆到头来却是君洛寒安插在他身边这么多年的棋子,若是他知道了这一切,又会怎么想?

这一刻,她竟生出一丝卑劣的想要把所有的一切都抖出来的冲动。

大约是觉得同病相怜,就连往常怎么看怎么不顺眼的人似乎也没那么可恨了,又或许是在这当口,所有能够影响她心情的东西全都被她抛之脑后了,只剩下那个男人的欺骗死死卡在心口,无法拔除。

所以她的脸上虽然还是没有什么表情,语气却好了不少:“太子若真是有什么事来找王爷,那还是晚点再来吧。”

君洛羽微微一诧,有些惊讶于她突然转变的态度,转念一想,只当她是又盘算着什么鬼主意坑害自己,抑或是怕自己真把她和叶听风的丑事抖出来、才会在这时候讨好自己。

如此,他自然更是趾高气扬,根本没把苏紫染难得的好脾气放在心上,脖颈一扬,哼道:“既然四弟出去了,那本宫就在这里等着四弟回来吧。”

给脸不要脸!

苏紫染暗骂一声,自己真是脑残了才会对他生出那几分同病相怜的错觉。

白了他一眼,她沉默着为自己倒了杯水,完全把他当成空气一样,不再有半分理会。

君洛羽的脸色有些难看,睨着自己面前空空如也的茶盏,而那个女人竟悠闲自得地品着茶,难道她不知道自己是太子吗,难道她不该好好地伺候着吗?

见他阴鸷的双眼一直徘徊在那茶盏上,苏紫染当然知道他此刻在想什么,嫌恶地皱了皱眉,却依旧对他的暗示无动于衷,反正她得罪这小人也不是第一次了,终归是要被他报复的,又何惧多出那么一次两次?

两人一个旁若无人地做着自己的事,另一个的脸色却是越来越黑,幸而这个时候,要等的人终于回来,君洛羽这才没有立即发作,看着门口的人,出声打了个招呼:“四弟,你回来了。”

而那厢,脸色略带苍白的男人一进门就看到了这么个不速之客,眸色几不可见地一暗,转而又恢复一片清明,略带诧异地问道:“太子怎么会在这里?”

“听说睿王病了,所以本宫过来看看。只是不凑巧睿王不在,所以本宫特地在此等四弟回来。”

“太子费心了。”

两人寒暄了两句,君洛寒走到他身旁坐下,而他也终于忍不住露出了狐狸尾巴,笑着对苏紫染道:“睿王妃怎么见了自己的夫君也不知道打声招呼,难道真是把所有的耐心都用在了不相干的人身上吗?”

不相干的人?

苏紫染意味不明地哼笑一声,眼中露出淡淡的不屑与讽刺,若叶听风是不相干的人,那君洛寒又算是什么?

“太子说笑了,在太子和王爷面前,紫染只是个无关紧要的人罢了,自然不敢出声打扰。”

“睿王妃这是说的什么话?”他满脸不赞同的表情像是在斥责她的自贬,可嘴角那丝笑意却是无论如何也掩饰不住,就连语气中也没有任何苛责的成分,甚至带着一丝轻快,“你是睿王的妻,自古妻凭夫贵,若是睿王妃如此自贬,又把睿王放在什么位置?”

君洛寒完全忽略了他的后半句,神色定定地看着一旁的女子,用力握住她的手,像是要用尽所有的力气来让她相信这份真诚一样。

“染染,太子说得不错,妻凭夫贵,你是本王唯一的妻,自然是无比尊贵的,不许再这样说自己。”

回答他的,只有女子那双明显不愿看他的眼睛和她嘴角那抹嗤笑讽刺的弧光。

君洛羽将两人之间的小动作尽收眼底,不由有些乐了,虽然他不知道他们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可这两人平日里就会在父皇面前装恩爱夫妻,现在出了问题怎能不让他高兴?

“睿王对王妃当真是不错,只可惜……”他故意放慢语气,幽幽一叹。

若是换了别的男人,这种时候必然要问一句“只可惜怎样”,可面前这两人一个是漠不关心、另一个则是根本无所谓,这样的情况下,饶是他准备了满腹诋毁的话要说,也有些接不下去。

苏紫染却忽然改了主意,猛地一把将自己的手抽回来,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不知道太子在可惜些什么,可否说来紫染听听?”

这可是她自己撞枪口上了!

君洛羽阴测测一笑:“只可惜,睿王妃非但不知感恩,还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和别的男人牵扯不清,不知本宫有没有说错?”

“太子!”君洛寒蓦地扬了声调,原本面无表情的脸色顿时变得有些难看,“还请太子自重,不要当着本王的面污蔑本王的王妃。”

对方却不甚在意地一笑,语气慵慵懒懒地道:“本宫这都是在为睿王着想,身为皇家的媳妇,睿王妃不知检点,难道本宫出言管教两句都不行了?”顿了顿,他又睇了苏紫染一眼,半勾的唇角中带着一丝不经意的轻慢:“若是睿王不信本宫的话,何不自己问问睿王妃与明月楼楼主究竟是什么关系?”

不等男人开口,苏紫染不怒反笑:“太子殿下,我原以为我与那叶楼主是朋友,可到头来却不过是我一厢情愿。便是他当着天下人的面承认与我相识已久又如何,只是相识罢了,难道太子幼时认识的那些酒楼老板和碌碌小官不都是和太子相识已久吗?”

君洛羽愣了愣,才认真道:“哦,这么说,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咯?”

“哈哈哈……”苏紫染突兀地笑了两声,的确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真真是一点错都没有!

可她却偏偏否认:“其实,落花早已无意。”

对面两人皆是一诧。

君洛羽原以为她一定会直接否认,反正他今日想说的话已经说完了,不管她承不承认,此事必定会造成他们夫妻之间的猜忌,可没想到她会给出一个如此模棱两可到近乎暧昧的答案——早已无意,那不就代表曾经是有意的?

“染染……”低醇中带着一丝沙哑的嗓音缓缓流泻,君洛寒长臂一捞,蓦地将她从圆凳上揽入自己怀中,紧紧地抱着她,不容置喙的动作中带着一丝几不可察的颤抖。

“是本王不好,你也别拿其他男人来气本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