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178章 遇神杀神,遇佛杀佛

第178章 遇神杀神,遇佛杀佛

一声“染染”骤然撞入耳膜,随之又缓缓淌入心间。

那是情到浓时他偶然的一声称呼,从小到大,从不曾有人这样唤过她,她曾经以为那是最最温暖的情话,如今听来,却觉得好生讽刺,原来一切的浓情蜜意都是可以经由人为控制,哪怕在这种时候,他依旧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是了。

她从来也看不透他的心,自是不知道这个人可以伪装到什么样的境界。

两人皆是一瞬不瞬地望着对方的眼睛,四目相对,千万种情绪于黑眸间流转波动。

旁若无人。

君洛羽顿时怒从心起,他原以为自己今日的计划已经成了,至少也看到了这夫妻二人横眉冷眼的样子,可没想到到头来自己那一席话却成了他们之间感情的催化剂,反倒把这两个本来在闹别扭的人推到了一起,还让这个传闻中清冷淡漠的四弟说出这等话来,怎能不气、怎能不恼?

明明就是个红杏出墙的女人,明明容貌平平,也不知四弟究竟看上她哪点,还有那些个别的男人,究竟是被哪门子的媚术迷住了?

心底泛起冷嘲,他强自忍住,温和笑道:“原来睿王和王妃只是在闹别扭,看来今日是本宫多管闲事了,就不打扰二位甜蜜了。”

“多谢太子一番好意,慢走不送。”君洛寒甚至没有闲功夫回头看他一眼,满心满眼都投落在面前的女子身上,凤眸深深地凝着她。

“吱呀”的声音,门被推开,又被关上。

苏紫染自始至终都是一脸漠然,此刻,终于禁不住动了动手:“戏都演完了,王爷可以放开我了吗?”

禁锢的双手没有丝毫放松的迹象。

淡漠的伪装渐渐裂开、直至完全破碎,转而露出几分狰狞的决然:“当着外人的面,我可以继续配合王爷演戏,但是私底下,还请王爷能够放过我。”

男人菲薄的唇瓣寸寸紧抿,最后,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若是本王不呢?”

若是不呢?

她能如何?

苏紫染忽地勾唇一笑。

“那么即便拼个鱼死网破,我也绝不会让王爷好过。”

男人眸色一黯,手下力道慢慢松开。

她总是知道怎样抓住他的弱点,不是怕她的威胁,而是怕她那句“鱼死网破”——从来都知道她很固执,却不知道她执拗到了这个地步,所以他不得不放开她的手,否则,只会伤她更深。

或许,只能用以后的点点滴滴再次让她相信。

只要她还在他身边,那就什么都好,什么都还是有机会的。

感受到身上松懈的力道,苏紫染甩了甩衣袖,蹙着没从男人腿上站了起来,几乎是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几步,眸中是毫不掩饰的冷意。

“武林大会的结果虽然已经出来了,可今日还没来得及宣布,王爷还会在这里留一两日吧?”

难得听她还有话问自己,男人眸色一亮,虽然不知道她想做什么,还是点了点头,凤眸灼灼地纠在她身上。

“王爷别这么看着我,我只是想跟王爷说一声,我先回去了。”

男人眉头一皱,却听她又继续道:“只是提前打声招呼罢了,王爷莫不是以为我在征求你的意见?”她冷冷一笑,缓缓背过身,没有丝毫停留地一步步朝门口走去:“还是说,王爷打算像囚犯人一样强行将我留下?”

这话说的够明白了——除非是用绑的,否则休想将她留下。

男人心口一抽,右手不自觉地扬了扬,意识到自己的动作,他又自嘲一笑。

盛开到极致的墨莲缓缓垂落,掩去妖冶瑰丽的花芯,唯有几瓣墨色莲叶轻轻荡漾,涟漪阵阵,就像他此刻的内心一样不复平静。

“砰……”的一声巨响。

男人眉心一跳,立刻闪身冲了出去。

他可以放她走,却不会由她置身危险之中。

四处不见那女人的影子,整颗心都悬到了嗓子眼儿,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那女人究竟跑哪里去了?

空气凝滞,敏感的耳膜捕捉到划破天际、呼啸而来的冷箭,抬眸,竟是直直地朝他射了过来。仔细一看,却不像是故意针对他的——四面八方皆有冷箭射出,根本没有固定的方向或是目标。

心中愈发担忧起来,她才刚刚说了要走,难道什么东西也不带,竟打算就这么走了吗?

“王爷……”身后,凌飒约摸也是注意到了外头的动静,纵身一跃到了他的身边,“王爷受了伤,还是先回房中休息吧,由属下去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男人皱眉摇了摇头:“王妃不见了。”

“可是王爷身上的伤……”

“小伤而已,你不必待在本王身边,带人一起去找王妃,一定要保护王妃的安全。”

主子的命令从来都是容不得违背的,哪怕凌飒心中担忧,却也只好点头:“属下遵命!”

想到那个女人可能已经在往山下走了,男人抿着唇,神色冰冷地去往那条唯一通往山下的道路。

一路上埋伏不断,他没有闲工夫和他们耗着,凭着直觉将袖中的银针接连不断地丢出去,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甩给他们。

终于,在上山必经的山巅云梯旁,他见到了那个正和官兵人打作一团的女子,眉宇间飒爽英姿,手中一柄普通长剑,染血的脸颊好似索命修罗,可偏偏眸若远山,那一双清亮的瞳仁让人无论如何也移不开眼。

固执的,倔强的,让人心疼的……

苏紫染手上和腿上都被人划开了几道小口子,因此发现有人来了时的第一反应就是自己终于有救了,然,看到出现的那个偏偏是她的冤家,只得无奈地翻了个白眼。

冤孽!

只是那个口口声声要和她解释的人一直站在那里不动是怎么回事?

难道就因为她最近说话的语气冲了点儿、态度横了点儿,所以他就打算见死不救吗?

该死的……

她咬了咬牙,硬是不肯发出半点求助的声音,就连一个多余的眼神也不肯朝他看去。

那厢男人似是终于反应过来,眸光触及那几抹嫣红的血迹,虽然她和那些人厮打在一起,分不清那血究竟是谁的,可单单是这么一点点受伤的可能性,还是让他顷刻间赤红了眼。

敢伤她的,他一个也不会放过!

地域修罗并非只有一个,或许是一双,两人皆是青丝如瀑,白衣胜雪,一道瘦弱、一道颀长的身影辗转于众人之间,剑指前方,后背相抵。

此时此刻,所有的恩怨全部埋于心底,他们是最好的搭档,因为他们都有一颗誓死护着对方的心。

遇神杀神,遇佛杀佛;不问究竟,不求缘由。

渐渐地,昆仑山上的其他人大约也是听见了这巨大的打斗动静,一个个地赶了过来。

眼看着自己这边人越来越多,苏紫染满心欢喜地以为一定能够击退那些武功并没有多高的官兵,可是前方蜂拥而至的脚步声却让她蓦地发现自己的想法究竟有多天真。

明知有那么多的武林人士在场,若是没有足够的准备,幕后黑手又怎么可能冲动地带兵围攻?

可是这次指使的人究竟是谁,太子、还是其他哪位王爷?

炎王向来是太子一党,虽然今次没有来,可若不是太子指使,他绝对不会擅自行动。而太子亲自前来主持武林大会,若要派人前来围攻,对于熟悉地形的他来说自是再简单不过的事。

借着这个机会除掉一个个的心腹大患,比如君洛寒和宣王这两个眼中钉肉中刺,而他自己,则因为同样是被刺杀的人,所以到时候最多被景帝治一个保护不周、安排不严的罪过,相比之下,得到的好处远远大于失去的东西,所以太子的嫌疑最大。

不对!

苏紫染猛地甩了甩脑袋。

若是太子的人,一定不会这么光明正大地穿着官兵的服饰前来,如此,根本就是挑明了要和这里所有的人过不去,除非决心杀光在场所有人,否则绝不可能瞒天过海。身为太子,君洛羽并没有犯什么大错,何必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做这种事?

那么剩下的还有谁?

苏紫染迅速看了一眼远处的君洛萧和君洛宣,眼神复杂飘忽。

不知为何,相比之下,她更相信这件事和那位宣王没有任何关系,因为那人的眼神一如初见时那般澄澈无暇,试问一个寄情山水、对天下没有任何兴趣的人,怎么可能为了逐鹿天下而双手染满血腥?

四周的人数不减反增,身后的男人紧紧护着她,可是此时此刻,她的心里却隐隐生出了一丝不确定。

究竟是谁?

明明他和良王看起来都是那么正义,明明良王也不像是会做这种事的人,偏偏因为有了君洛寒这个人,她什么都不敢相信了。

因为无论在什么样的情况下,他都能做到面不改色,而她,永远看不透他。

是她变了,还是他变了?

不,他从来没有变过,只是她从前看不透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