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179章 还能撑下去吗?

第179章 还能撑下去吗?

骤然间,耳畔疾风呼啸,带着一种穿透云霄的迅猛劲道,一支冷箭瞬间到了眼前。

不知是太过惊惧以至于忘了反应还是别的什么原因,那一刻,苏紫染竟是不躲不闪,两只眼睛直愣愣地盯着那支明显冲着她而来的箭矢。

身后,男人衣发翻飞,身手如影,抵挡了所有一切可能危及她的东西,将她护得滴水不漏,可当他猛然意识到不好的时候,羽箭已逼至她跟前。

心彻底慌了,乱了。

“苏紫染,你疯了……”

完全来不及多想,伴随着他这一声滔天的怒吼,一股强大的力道猛地将她推了出去,不带丝毫犹豫。

脚下踉跄了好几步,她才勉强稳住身形

然,一抬头就看到男人胸前绽放的那抹艳色,就像今日比武台上那般,簇簇墨莲之中,红梅悄然盛开,冶丽夺目,嗜血刻骨。

心口蓦地一滞,连身旁已经逼近的官兵也没有注意到,视线一瞬不瞬地绞在男人身上。

电光火石之间,疾风劲起,眼前景物一变再变。

闷在男人染满鲜血的温暖****的胸口,她几乎有些呼吸不过来。

男人方才毫不犹豫拔箭的刹那像是恐怖的梦魇一样不断在眼前回放,喷涌如柱的鲜血更是吓得她腿软,直到男人搂着她的腰身降落在地,她才捂着胸口急喘了几口气,脸上依旧惊魂未定,全身的力气像是被人抽空了一样。

明明向来天不怕地不怕,可是刚刚那一刻,彻底傻眼的她究竟在怕什么?

眼前大批人影拱动,刀剑碰撞的声音依旧不绝于耳,她终于恢复几分力气,握剑的右手颤了两下才勉强挥出,连眼睛都不眨一下,手起刀落,鲜血四溢。

男人担忧地看了她一眼,不知道她突然之间是怎么了,想着兴许是自己方才说话的口气太过严厉而吓到了她,可是那一刻他只以为她是故意不躲,所以才会那么生气,如今只好一边挥舞着手中长剑,一边软了声音安抚:“苏紫染,你别怕,本王在这里。”

别怕……别怕……

熟悉的话语与记忆中的某些部重叠,可那是骗人的,都是骗人的!

这话他不是第一次对她说了,刚开始她确实是信了,甚至满心满眼地沉浸在自己幻想出的一切美好中,一次次的悸动让她像是坠入了一个爬出不来的沼泽,越陷越深。

可是现实却一次又一次地告诉她,她实在太天真了。

为什么事到如今,他还要用这样毅然决然、身体力行的方式告诉她,他还在?

为什么他的语气中满含温柔宽慰与宠溺呵护,好像是在诱哄着她往陷阱的更深处走去?

她不信,不信

眼前是被血染红的一切,她抛下所有烦乱心绪,唯有一个念头——杀!

君洛寒心下愈发骇然,手起刀落的动作也随之加快,胸前猩红的血迹斑驳渗透了衣襟,让人望之胆寒。

就在两方人马打得难舍难分之际,一张容貌不凡的俊颜自那些官兵身后缓缓踱出,浑身溢满倜傥风流的翩翩风度,嘴角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像是在嘲笑在场之人自不量力、竟敢妄想与他争斗,唯独那弱不禁风的身子看起来实在不像那么回事儿。

赫然是那位名不见经传的赵王!

其实赵王在朝中势力并不容小觑,只是苏紫染长久以来都和这人并没有什么交集,所以对他的事情也不是很了解,此刻见他竟是今日包围昆仑山一事的幕后主使,一时间竟有些恍惚。

原来,真的不是君洛寒。

她只叹自己看不透那人的心,所以才会在怔愣的情况下让人有机可趁、险些身中箭矢,没想到那人却在紧要关头推开了她,自己却没能躲开。

说到底,终究还是她的错。

不等赵王开口,那厢太子就忍不住大声呵斥:“赵王,你这是在干什么!”

虽然被人保护着围在中央,可到底是太子,凶起人来,那分气势还是分毫不容侵犯,尤其是当比较对象是赵王这么一个相貌不凡、却终究缺了几分王者之气的文弱王爷之时。

“太子这不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吗,臣弟都做得这么明显了,难不成太子还当臣弟是闹着玩儿的?”

他一口一个“臣弟”,叫得就好像两人此时仍是像平日里喝茶闲聊一样,面上不动声色的表情更是让人捉摸不透,唯有眼底溢出的冷冽眸光令人望之色变。

君洛羽高声一喝:“看来是本宫和众兄弟平日里都待你太好,把你宠得不知天高地厚了,竟然连武林大会也敢来搅和,若是被父皇知道了,你当以后还能有命去过那种逍遥快活的日子?”

“好?”闻言,赵王却是哈哈大笑,那张看似文弱的面容逐渐扭曲,隐隐透出几分恐怖狰狞的面貌来,“当然是好的,各位兄弟个个都是一路争权夺利过来的,难道本王却连捍卫自己所有物的权利都没有吗?淮北那处的官员选拔父皇分明是交给本王管的,最后怎么会落到太子手里,相信不用本王多说太子也明白吧?”

说到这里,他微微一哂,复杂的面容渐渐平息,露出一股漫不经心的笑意来,眼底深处的冷滞却愈发分明

“你们把本王当傻子,本王也乐得被你们虚情假意地关怀着,可事到如今,太子难道还妄想用温情的戏码来逼本王就范吗?”

啊!

众人皆是一惊。

感情他们今日被团团包围,竟是因为卷入了一场皇室的夺嫡之争!

当着武林英豪的面被人这样揭短,君洛羽的脸色自然不会好到哪里去,兀自黑着一张脸,却依旧维持着那股风度:“父皇英明神武,之所以把淮北一块的官员选拔交给本宫,那完全是看中了本宫的能力,难道赵王连这么简单的道理也不懂吗?还是说,赵王是在质疑父皇的决断?”

“怎么,这种时候太子还想用父皇来压本王?既然本王敢堂而皇之地出现在这里,就没打算让一只苍蝇飞出去!”

君洛羽冷冷一眯眼:“本宫料想赵王今日定是带了不少人来,可若是在场的武林豪杰统统奋起反抗,难保不能冲出重围,所以本宫劝赵王还是不要冒这个险为好。至于父皇那边,只要赵王自己识相,本宫保证,今日之事绝不会泄露半句。”

“太子当本王是傻子不成?若是放了你们出去,就算太子不开口,可这里千百张嘴,本王总不能一一堵上吧?”赵王渐渐露出几分不屑与不耐的神色来,“与其这么麻烦,本王还是赌一把更好!”

君洛羽眉心一跳,恶狠狠地道:“就算被你赌赢了又如何,京中还有五弟和十七弟,难道你以为父皇能容许你放肆吗?”

“哼,这就不劳太子操心了,本王自然不会打没把握的仗!”

那两人说话的时候,苏紫染一直盯着某个男人僵直的背影看,俊挺依旧,却依稀带了一股萧瑟落寞的气息,看得人心惴惴焉

她不知道为什么,那个口口声声要和她解释的人自从停下打斗之后就一直用背对着她,难道这种时候,他不是该趁此机会博得她的同情然后重获她的好感吗?

这种事,不是他一直以来做惯了的吗?

想了想,终究没有心安理得地站在原地。

她用力咬了咬自己的嘴唇,眼底闪过几分为难与挣扎,可最终,脚下的步子还是没有停下,慢慢地移到了他身后。

或许是听见了动静,男人原本已经僵直的脊背蓦然间又是一顿,虽然没有太大的反应,可单单是那一下,苏紫染就看出了他的情绪变化。

或许,他也是有那么点紧张的吧?

无论是不是装的,现在她都不能扔着他不管,好歹这箭是为她挡的,好歹这伤是为她受的,就算她再没有理智,也不会在这种时候非要跟他闹别扭不可。

她也不想去思考他当时究竟为什么没有躲开那支箭,是故意也好,是躲不开也罢,终究还是因为她……

“王爷,你的伤……还能撑下去吗?”细弱蚊蝇的声音淡淡响起,顿了片刻,她又似觉得的自己的问题太过矫情,干脆问道:“身上有没有疗伤的药?”

宽大的袖袍掩去了底下那双紧紧握起的手,骨节发白,男人的胸膛明显起伏了两下,几不可闻的一声长叹之后,男人缓缓转过身来,清俊的面容上是难得一见的严肃。

饶是苏紫染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还是被他这幅模样吓了一跳,倒不是被他板着脸的表情吓到,而是他身上的伤着实恐怖——起码远比她以为的要重得多。

那双黑黝黝的凤眸沉淀了太多复杂的浓情,苍白的脸色像是涂了厚厚脂粉的鬼魅一样可怖,起伏不断的胸膛上,艳色刺目的血汨汨不断地往外流,染红了大片大片的白袍,似是一朵朵绽开极致风华的曼珠沙华。

再这么下去,她丝毫不怀疑他身上的血会就此流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