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187章 睿王妃或许能用得着

第187章 睿王妃或许能用得着

刑部大牢。

昏暗低迷的环境下,湿热发霉的气味充斥弥散在四周,混杂着“吱吱”怪叫声的栅栏丛中,时有大喊“冤枉”的声音响起,鞭子落在人身上的凌厉声响贯穿了整座大牢。

苏紫染前脚刚踏入阴暗潮湿的牢房,立刻就听到有人“哟呵”一声,尖酸刻薄地道:“这是今儿第几个人了?真搞不明白,这年头怎么人人都喜欢往牢里跑,看上咱牢里吃饭不花钱是吧?”

门口,是一张半个人身高的木桌,桌上放着一个灯火昏暗的烛台,一旁还摆着一张老旧的长凳。

押送她进来的那人立刻伏低做小,呵呵笑道:“头儿,今儿也才收了七个,换了往日,起码得收十几个呢……”

“那成……”坐在牢里唯一那张长凳上的人站了起来,晦暗不明的烛火下,他脸上似笑非笑的表情显得有些不真切,犀利的视线却直直落在苏紫染身上,“你说说吧,想选个什么样儿的房间?”

身旁的小狱卒似乎早已习惯了这样的交易,立刻唯唯诺诺地退了出去

一时间,牢房门口只剩下苏紫染和那牢头两个人。

她摸了摸自己脸上那张平凡无奇的人皮面具,眼珠子咕溜溜地转了两下:“头儿,我也就犯了点儿小事,按理说,我应该得个什么样儿的房间呢?”

干巴巴地笑了两声,她故意把问题抛了回去。

“你这小崽子看起来是第一次进来吧,竟然连这点规矩都不懂?”

“官爷,说真的,我不是不懂,正是因为太懂了,所以……”她走近两步,压低了声音道:“所以我想问问,什么样儿的房间配什么样儿的价?”

牢头刚开始还以为这人身上捞不到什么油水了,没想到竟是个懂行的人,语气不由缓了些,伸手往里一指:“越靠近里头的房间就越是好,你自己看着办吧。”

“其实好不好倒是其次……”苏紫染笑眯了眼,附耳过去:“其实我这人吧,没什么别的爱好,天生奴性使然,就喜欢见见大人物。听说这两天刑部大牢里来了个在皇上身边伺候过的,不知道……”

“胡说什么呢!”牢头脸色大变,猛地一脚踹在她膝弯处,“你是不是不要命了,那人也是你见得的?”

这一脚原本是能躲过的,只是苏紫染硬生生忍了下来,眼神一闪,眉心微微蹙起,幸而牢里光线昏暗,她脸上细微的表情变化并未引起牢头的注意。

顿了半响,她笑得更加大大咧咧,平添了几分猥琐气息:“官爷,不瞒你说,我这回来这儿就是为了见那位大人物的……”说着,她将自己原先准备好的足够这牢头一生吃穿不愁的银票拿了出来,放在手里扬了扬,“这样的诚意,不知官爷满意与否?”

盯着她手中的银票看了会儿,牢头猛然间意识到上头的数额,差点吓得腿软,连话都说不利索,断断续续道:“你这……这么多银子……你到底是谁?”

总算还不是太笨

苏紫染勾唇一笑:“太子说了,若是官爷知进退,待我出去之后,绝对少不了官爷的好处。”

那人一听“太子”二字,瞳孔骤然一缩,显然是被吓到了,抹了抹头上渗出的冷汗:“可是……这人要是在我这儿出了点什么意外,我怎么跟上头交代?”

“官爷放心吧,我只是个想长长见识的无名小卒,能够在隔壁房间见那大人物一面便于愿足矣,绝不会给官爷惹事。只要官爷的嘴够严实,没有人会知道我今天来过的事。”

“这……”

见他支支吾吾犹豫不决的样子,苏紫染眯了眯眼,落在他身上的视线也从刚才的“万事好商量”变成了此刻高高在上抿唇冷笑的模样。

“若是官爷实在为难,我改日再来就是了,反正这个世上总有那么几个识相的人。那些能够讨得太子欢心的,后半辈子山珍海味那是必不可少,可那些开罪了太子的,我就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了。”

“哎哟……”牢头腿一软,立刻半俯着身子作了一揖,连扇了自己好几个巴掌道歉,“小人有眼不识泰山,还望大人莫怪啊!至于太子的吩咐,小人哪儿敢违逆?刚才这不是……这不是一时不开窍吗?还望大人到时候能给小人美言几句……”

苏紫染挑了挑眉,会心一笑:“行了,现在麻烦牢头亲自把我押送进去吧。”

“是,小人这就照办。”

越往深处,里头的环境就越是安静,据说关押的都是些犯了大事儿的人物,快到尽头的时候,已经有连续好几间房是空出来的了,直至再不能往前,终于看到了一身白色囚衣的宋廉背对着门口躺在杂乱的草垛上。

牢头开了隔壁牢房的门,苏紫染甫一进去,就朝牢头摆了摆手,示意他赶紧走。

幸亏这里的牢房都是栅栏隔开,无论身处何处,四周若是有人,那必然是一览无余,所以只要放低了声音,就不用担心有人能偷听他们说话

宋廉的状态看起来很不好,即便是来了“新邻居”,也不见他转头看一眼,苏紫染估摸着他刚刚经历了大起大落,心情应该很糟糕,不太敢想他此刻若是不待见自己怎么办。

咬了咬牙,她伸手在铁栅栏上敲了两下,低声喊道:“宋公公……”

那头的人听见了声音,保持着同一姿势的僵硬身体似乎动了一下,只是她等了半天,也没见那人转过头来看她一眼,更别提是搭理她了。

“宋公公……”她又喊了一声,只是这回不同的是,她没有刻意改变自己的嗓音,若是仔细听,应该不难分辨她究竟是谁。

果然,那头草垛中猛地响起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

苏紫染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死死盯着他一寸寸转过来的身影,看着他脸上的表情由最初的不可置信化为最终的平静,心头的一块大石总算落了地。

还好宋廉并不排斥见她。

看他的样子应该没受什么伤,和以往从云端跌落的大人物大有不同,他的手里实在握着太多东西,即便是进了刑部大牢也没人敢对他擅用私刑,只是几日不见,他的脸色却明显憔悴了很多,原本保养甚好的黑发中也泛出半数银色。

“咱家就知道你一定会来的。”

这是宋廉开口对她说的第一句话。

苏紫染点了点头,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往下接,她今日来这里只是单纯地想问宋廉关于他们之间的交易吗?

似乎不全是。

她自己很清楚,哪怕没有那笔交易在里头,她也一定会想方设法来一次。不为别的,单单是这个世人眼中的“大恶人”帮过她两次,虽然或多或少地带着目的,可说到底,他却什么也没从她身上得到过。

叹了口气,她无奈的语气中带着几分感慨:“宋公公,这回的事,紫染恐怕是无能为力了。”

宋廉笑了笑,脸色却是出人意料的平静,甚至没有半丝情绪起伏,却也不似死水般枯竭,反而带着一种看透世事的平和

苏紫染一下子摸不透他心里在想什么,眉心微微一蹙,却听他淡淡道:“咱家这次确实是栽了,谁也救不了咱家,这一点咱家很清楚,所以睿王妃不必担心咱家会因此报复。”

“公公可知道是谁……”

余下的话她没有问出口,只是小心翼翼地观察着他的神色,却没看到预料中盛怒。

像是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一样,宋廉扬手摆了摆:“这只能算是咱家的私人恩怨,并非官场纠葛,所以睿王妃的好意咱家心领了,只是报仇一事……就不必再提了。”

苏紫染猛地一诧。

在她的印象中,宋廉绝对是个有仇必报之人,此番被人陷害入狱不说,甚至连性命也不保,可到头来他却连报仇也没想过,那个得他如此宽宏大量的究竟是什么人?

知道这件事自己肯定问不出什么结果,她暗暗压下心头疑虑,说道:“那宋公公可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需要紫染完成?”

“咱家无亲无故的,这辈子也算是享受了人上人的奢靡富足,哪儿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宋廉的声音无波无澜,看了她一眼,开门见山道:“不过咱家这些年总算留下了一些东西,睿王妃或许能用得着。”

苏紫染一惊。

她能用得着的东西?

有些明白他的意思,却想不出他这么做的理由,迟疑着问道:“那关于前段时间那桩买卖,不知宋公公……”

“哈哈哈……”宋廉突兀地笑了两声,在这阴暗的地牢中让人不禁毛骨悚然,“咱家还当睿王妃是真心来看咱家的,原来也只是怕东西流到皇上那儿去。”

苏紫染尴尬地皱了皱眉,她来这里确实有一部分原因是怕那件事传到景帝那儿,可即便没有那层关系,她也会来见宋廉最后一面。

只是如今就算她这么说,怕是宋廉也不会信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