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188章 君洛寒乃莲妃所出

第188章 君洛寒乃莲妃所出

“咱家开玩笑的,瞧把睿王妃紧张的。”宋廉低声叹了口气,笑道:“其实睿王妃以为的那个可能会对睿王府造成威胁的东西根本不存在于世上,又怎么可能传到皇上耳朵里去?”

苏紫染一惊。

“宋公公这话是什么意思?”

“咱家什么意思,难道睿王妃到了此刻还不明白吗?”

见她仍是一幅难以置信的样子,宋廉摇了摇头,轻笑一声:“其实连咱家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虽然当初那件事被睿王妃知道以后,咱家确实想过要找些能够威胁到睿王府的东西,可后来虽然真的介入了那档子买卖,咱家却没有留下任何利益往来的证据 ” 。所以事到如今,哪怕是咱家本人,也没有能够威胁到睿王府的东西。”

虽然隐隐已经猜到了些,可是真的从宋廉嘴里说出来,苏紫染还是愕然得半响都说不出话来。

“紫染何德何能,得让宋公公如此照拂?”她拢着眉心,口中喃喃。

宋廉却是哈哈一笑:“或许是因为咱家这辈子总是被人瞧不起,难得碰上个不嫌弃咱家身有残疾的,所以莫名地就对睿王妃产生了一丝好感。”

听他这么一说,苏紫染心中顿时五味杂陈。

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大婚之日的一个无意之举竟被人记了这么久,在她费心筹谋和这人较量的时候,这人却是因为这种原因而对她多有照拂。

世人都道宋廉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利,谁能想到,他要的也不过是简单却求而不得的尊重罢了。

“其实咱家在入宫之前也有个女儿,若是她还活着,大概也像睿王妃这般大了……”说到这里,宋廉的眼神忽而变得有些飘渺,带着浓浓的落寞哀愁,“只是咱家福薄,这辈子怕是无缘见到她了。”

“宋……”苏紫染突然住了嘴,扑通一声在两人相隔的栅栏边跪下,直直叩了一个响头:“若是宋公公不嫌弃的话,紫染愿意拜宋公公为义父。”

隐隐绰绰中,一栏之隔的身影狠狠一震。

天牢中突然响起一阵压抑的低笑,苦涩而苍凉。

半响,就在苏紫染跪得腿都有些酸麻的时候,宋廉勉强抬了抬手:“若是换了从前,咱家或许不会拒绝睿王妃的好意,将来也好有个养老送终之人。可如今咱家身陷囫囵,虽说咱家不是什么好人,却也委实不愿拖睿王妃下水。”

“宋公公……”

见他脸色坚定,似不再有转圜余地,苏紫染只得作罢。

却见他伸手对她招了招:“睿王妃,你靠近些,咱家有两件事要与你说。”

苏紫染心中疑惑,宋廉像是交代遗言一般的语气让她心中稍有不安,轻轻皱了皱眉,依言坐到栅栏边。

宋廉尖细的嗓音就在耳边轻轻响起:“如今皇上对睿王可比前些年好了许多,睿王妃可知,这里头谁的功劳最大?”

苏紫染思衬片刻,眸中闪着明显的疑惑。

虽说她出嫁前对朝中形势并不了解,可睿王不得圣宠这件事却是人尽皆知,她当然不会自恋地以为景帝是因为她才突然开始器重君洛寒这个儿子,可其他既和君洛寒有关又和景帝有牵扯的人,大概也就剩莲妃了吧?

只是这似乎也有些说不通,毕竟莲妃这些年一直都在,为何景帝偏偏在自己和君洛寒大婚之后才突然开始对他有所重视?

“紫染愚钝,还望宋公公指点一二。”

“睿王妃有所不知,咱家这些年总是待在皇上身边,自认看得也比旁人清楚些。虽然皇上嘴上从未承认过,甚至这么多年的时间里总是冷落着莲妃,可咱家却知道,皇上心里头唯一放不下的女人就是莲妃。”

原来真是因为莲妃?

苏紫染抿了抿唇,虽然她一直不清楚景帝和莲妃之间到底发生了些什么,可景帝心里有莲妃这一点却是毋庸置疑。

宋廉继续道:“旁人只道皇上千杯不醉,可事实却是,皇上他不敢醉,他不敢在旁人面前放纵。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皇上是不召妃子侍寝的,也唯有那几天,皇上才会任由自己宣泄情绪,在昏昏沉沉的状态下叫出莲妃的名字……”

既然如此深情,为何偏偏两人之间的关系看起来那么别扭,甚至是生疏冷淡?

苏紫染皱着眉头:“宋公公可知,父皇和母妃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咱家的时间不多,只能告诉睿王妃,皇上和莲妃的矛盾全都只是因为一个误会,那个误会甚至延续到了现在。”宋廉沉沉地长叹一口气,眼中闪着高深莫测的光芒,“其实睿王并非宫女所出,而是莲妃娘娘的亲生儿子。”

“什么?”一声惊呼。

太大的信息量让她震惊得一下子愣在了原地,久久地说不出话来。

一个让人不齿的身份,二十几年来受尽众人指指点点,那人的生活充满了悲哀与冷眼,到头来,这一切却都只是因为一个误会?

未免太过悲哀……

没等她反应过来,宋廉又紧接着道:“二十几年前,睿王名义上的那个生母其实只是莲妃身边的一个小宫女,皇上甚至没记清过她到底生得什么模样。只是有一次,皇上酒醉之后不小心要了她,也只是那一次,她就怀上了皇上的孩子。”

苏紫染一疑:“照公公这么说,那宫女所怀的孩子又去了哪里?”

宋廉继续道:“正巧那时候莲妃身怀六甲,皇上不愿让莲妃伤心,所以从未给过那个宫女任何封号,只僻了一间院子让她待产。而她可能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怀恨在心,最终在生出一名死胎之后,所有怨气全数爆发,将自己的孩子和莲妃的孩子做了交换,自己也自杀身亡。从那以后,莲妃的情绪一直不太稳定,她心里其实一直怨着皇上,所以自从将那宫女的孩子要过来抚养以后,她就再没搭理过皇上。若不是恳求皇上为睿王赐婚一事,莲妃这么多年来几乎不曾和皇上说过一句话。”

苏紫染狠狠地吸了两口气才勉强稳定了心神,慢慢把“君洛寒乃莲妃所出”这件事消化下去。

原来是这样……

难怪在她和男人大婚之后景帝才开始重用他,原来还是因为莲妃的关系……

她万分不解:“既然宋公公知道这件事,为何从来没有跟皇上提过?”顿了顿,又道:“公公自己不也说了皇上对莲妃的感情非同寻常吗,若是将这件事告诉皇上,也许皇上会更加重视公公也不一定,为何公公却要将此事隐瞒整整二十几年?”

“睿王妃果然还是太年轻了……”宋廉笑了一声,无奈地摇摇头,“咱家错过了最开始的时机,就算后来说了,皇上也不一定会信咱家的话,反而可能怀疑咱家图谋不轨。就算皇上真的信了,肯定也会认为咱家先前知情不报,居心叵测。你说说,咱家已经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又怎么可能为了旁人的事阻碍自己的前程?”

不错……

就算知道,又怎么可能会有人自愿牵扯进这种宫闱秘事?

哪怕此事关乎着某些人的一生,对于其他人来说,却是“事不关己”,只求明哲保身。

苏紫染阖了阖眼帘,心中酸涩不已,那个男人被自己亲生父亲弃之如敝屐,只因他的“生母”是个小小的宫女,甚至间接害死了莲妃的孩子,可谁又知道,承受了这一切的他,才是整件事情里面最无辜的那一个?

二十几年来认贼做母,却对自己的亲生母亲心生嫌隙,若是他知道了这一切,该如何面对他自己?

是自责,是心酸,还是无助彷徨……

她甚至不知道该怎么把这件事告诉他。

终归也这么多年过去了,不在乎这一时半会儿,她只能尽量找个合适的时机……

苏紫染站直身体,朝宋廉作了一揖,权当是感谢他肯在临终之前把这个秘密告诉她,让她还能有机会补救君洛寒过去的遗憾……

“多谢宋公公将此事告知紫染。”

宋廉摆了摆手,示意她不必客气,干巴巴地咳嗽了几声,喘了许久才慢慢平静下来。

“还有一件事……”他的声音愈发干涩沙哑,“咱家在城西有一座府邸,这件事很少有人知道,所以即便出了事也没有遭到查封。院里最大的那棵杏花树下三寸之处,埋藏了朝中大大小小二十几位官员毕生的秘密,若是睿王妃有空就去那儿看看吧。只是切记小心行事,万不可被人抢了去,否则,朝中又将掀起一阵腥风血雨。”

他说得轻巧,苏紫染却是深感愕然,微微颤动的眼睫似乎也在诉说着主人此刻不平静的内心。

大大小小二十几位官员的秘密,那可不只是在朝堂掀起腥风血雨这么简单!

若是运用得当,恐怕朝中半数势力都掌握在了那棵杏花树下。

如此恩情,对她来说无异于天上掉下的馅饼一般,扳倒太子又添了重大筹码。

曲了膝弯,盈盈一拜。

“宋公公的大恩大德,紫染无以为报。还望宋公公莫要嫌弃,往后每年清明端午,紫染必以义女之礼为宋公公上香三炷,聊表情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