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189章 我怎么可能会后悔?

第189章 我怎么可能会后悔?

迎着蔚蔚蓝天、徐徐清风,一袭白衣宫装女子迎风而立,禁地中的假山,噩梦般的回忆,此刻终于烟消云散,再不会夜夜缠扰得她难以入眠。

当初选择了这条路,她就不悔。

可即便不悔,她依旧无法控制自己可怕的梦魇。

为了摆脱幼时穷困潦倒的窘境,为了爬上人人梦寐以求的龙床,为了不被这后宫中千千万万的女人淹没,她选择了委身于帝王身边最说得上话的红人——宋廉。

说实话,那人对她并不差,虽然刚开始的时候因为那人怪异狭隘的心机,她三天两头会受他拳脚相向,可相处久了,摸透了那人的脾性,她再也没有受到过那种非人的待遇。相反地,那人对她越来越好,还逐渐让她有种自己被人捧在手心里的错觉。

或许就是因为这样的错觉,她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动手——她绝不允许自己陷入那样令人迷惘的境地,她也绝对不会让任何事情在她手中失控,在她看来,唯有时刻维持理智与清醒,才能更好地在这后宫生存下去。

“清儿,怎么一人在此吹风?”耳畔蓦然响起一道低醇的男音,略带沙哑的嗓子恍惚中带着令人怦然心动的魅惑。

女子沉肃的面容中扯出娇俏一笑,任由自己的身子缓缓向后靠去,稳稳当当地落在男人宽厚温暖的怀抱中。

“王爷怎么会来这里?”

总算,在她有生之年,还是找到了一个足以将她从万丈深渊中拯救出来的人。

如果说以往的她总是生活在无尽的黑暗之中,那么这人就是天上灿日一般光辉的存在,她完全没想到这样一个人会心甘情愿地陪在她身边,只为那朝朝暮暮没有结果的爱情

所以,若是她此生还有力气去爱,那么她的爱一定会给眼前这个人。

男人将她环抱起来,轻轻咬着她的耳根,温柔道:“去清儿那里没找到人,所以就过来了。反正除了自己的宫里头,清儿唯一会来的地方也就是这宫中禁地了。”

女子轻声一叹,语气似有不解:“这么漂亮的地方,又没有什么秘密,为什么偏偏会被列为禁地呢?”

“兴许就是因为太漂亮了,所以太祖皇帝舍不得让旁人看了去吧。”男人低低一笑,顿了顿,他又紧接着道:“清儿似乎心情不好?”

女子张了张嘴,半响才发出声音:“有吗?”

语气轻快,似乎全无烦恼可言,然,那双氤氲的眸中却透着层层漾出的雾气,让人分辨不清其中神色。

“王爷想太多了吧……”像是为了掩饰什么一样,她转身扑进男人的怀中,轻轻啃上他轮廓分明的下颚,辗转碾磨,“能和王爷在一起,是清儿这辈子最快乐的事。如今终于得偿所愿,清儿又怎么会心情不好呢?”

男人不置可否地“哦”了一声:“怎么本王还以为清儿的心里藏了别人,又或者是在为某些已经死去的人不舍哀悼呢?”

怀中娇躯明显一僵,所有亲昵挑逗的动作全数停下。

“王爷这话是什么意思?”

紧张,害怕,不敢置信……还带着一丝美玉即将碎裂的悄然凄楚。

“本王也想问,清儿这是什么反应?”

男人轻笑一声,眼中突然生出几许淡淡的嘲讽,与先前的温情脉脉全然不符。

“早在你把那些东西交给父皇的时候,就该料到这样的结果了吧?”

“可是……”女子呼吸一滞,完全没有注意到男人的神色变化,脸上血色褪得干干净净,薄唇微微颤抖,喃喃道:“皇上不是还没有下令处斩吗?”

“这个啊……”男人故意停顿几秒,在女子一脸紧张的神色中,哂笑道,“本王看清儿恨极了他,未免他在牢里多生事端,就命人偷偷把他杀了

。”

“杀了?你派人杀了他?”她愕然大睁着眼睛,心口骤然一缩。

男人像是无所察觉地点了点头:“本王来之前就收到刑部那边传来的消息,说宋廉死在狱中了。”

脚下一软,她险些跌坐在地。

死了!

如她所愿,那个让她整个人生都画上“恶心”与“卑微”二字的人终于死了!

可是为什么心里像是一下子空出了一块?

一定是在一起的时间太久、太习惯那人的荼毒了,所以这千疮百孔的心才会产生一种凌虐的快感,所以才会在听到他死去的消息的刹那心生绞痛……

错觉!

都是错觉!

她的爱情只会给眼前这个满满地带着阳光朝气的男人,如此接近大自然的温润让她倍感舒适,所以她绝对不可能为了宋廉那样该死的人渣感到半点伤心!

徐徐抬眸,春夏交际之间的阳光已不再温暖宜人,反而带着一股灼人的温度,照得她连眼睛都睁不开——无论怎么努力,哪怕伸手遮挡了双眼,依旧有透过指缝的光线钻入眸中。

一声自嘲的轻笑逸出口中。

或许像她这样的人,只有生长在黑暗中才能好好存活……

“清儿……清儿,你怎么了?”

“王爷,我没事。”她努力扬起唇角,尽管她此刻连男人的脸庞也看不清。

“你是不是怪本王擅自做主杀了宋廉?”男人说话的声音带着一丝迟疑、一丝冷硬,“清儿,你是不是后悔了?”

“后悔?”她条件反射般地嗤笑一声,狠狠摇头,“怎么可能

!那种污秽不堪的人,就连多看一眼都会脏了我的眼睛,我怎么可能会后悔?”

哪怕当初是在这个男人的怂恿下才把那些证据呈了上去,可说到底,那也是她所希望的不是吗?

宋廉该死!

宋廉是这世上最该死的人!

男人抿了抿唇,眼底深处闪着似笑非笑的光芒,深沉的眸光微微一凝。

“清儿,你确定吗?”

“当然!”泄愤般地咬了咬牙,女子继续着方才未完成的动作,柔若无骨的双手也不安分地动作起来,探入男人整齐的衣襟,“他是我这辈子最恨、最恶心的人,现在他死了我不知道多快活呢,怎么可能会后悔?王爷,以后不要再跟清儿开这种玩笑了。”

“好,本王不说,以后都不说了……”

禁地中的假山,旖旎依旧。

收到宋廉死在狱中的消息,苏紫染半是觉得意料之中,半是止不住蹙眉惋惜。

其实拜宋廉为义父并非一时冲动之举,哪怕他同意,她也绝不后悔——相比苏陵川,宋廉对她的关心和照拂反而更多一些。

睿王府,书房。

书房的门被人敲响,凌飒进来禀告:“王爷,苏相带着礼哲少爷求见,此刻正在前厅等候。”

“哦?”男人原本正专心致志地埋首作画,闻言,手中画笔微微一顿,没有抬头,却挑眉问道:“他来干什么?”

凌飒皱了皱眉:“苏相说是为了感谢王爷在武林大会上救了礼哲少爷。”

“呵……”君洛寒意味不明地轻笑一声,似乎是早在意料之中。

月白色的袖袍大气挥舞,行云流水,酣畅淋漓,过了许久,他终于搁下画笔,颀长笔挺的身影缓缓直起。

凌飒这才再度出声:“王爷见是不见?”

“当然

。”从书桌后走出来,君洛寒嘴角弧光点点,“老丈人亲自前来,本王如何能不见?”

但显然凌飒并不是这么想的,在他看来,苏陵川就是一只心怀不轨的老狐狸,虽说王爷和太子都与苏陵川有着翁婿关系,可比起王爷来,苏陵川显然是站在太子那边的。

当然,若只是如此也就罢了,可那老狐狸即便是对待身为女儿的睿王妃也冷淡疏离得很,活像王妃不是他亲生的一样。难道太子妃是女儿,睿王妃就不是了吗?

这样的人,根本不配王爷称他一声丈人!

此番前来,只怕表面上是感谢王爷救了礼哲少爷,暗地里却不知又想给王爷下什么套儿呢!

君洛寒已经走到门口,脚步翩跹的背影却是顿了一下,转身凝视着欲言又止的凌飒,狭长的凤眸微微一眯,促狭道:“凌飒,有话就说,本王记得你从不喜欢把话憋在心里。”

被他戏谑的口吻说得面上郝然,凌飒嘴角抽搐了一下:“回禀王爷,属下收到线报,炎王和苏相昨日在云福楼相聚一个时辰之久。他们人数众多,暗卫无法靠近,所以并没有听清他们的谈话内容。但是属下觉得,苏相今日前来绝不只是答谢王爷这么简单。”

男人唇角一勾,点了点头:“本王知道。”

凌飒一怔。

前厅,苏陵川眸光深凝,捧着茶盖的右手一下下地捣着茶面上的叶沫儿,自始至终没有和自己身旁正襟危坐的儿子说过半句话。

一旁,苏礼哲尽管年幼,教养却是相当好,一个人坐在那里不吵不闹、甚至没有左顾右盼,直至看到门口来人,双眸一亮,紧绷的小脸终于有所缓解,一边快步跑过去,一边轻呼:“二姐姐!”

女子一身白色裙衫,飘逸秀丽,款款迈入的婀娜步伐风情流转,却不显丝毫矫揉造作。

向她扑来的孩子或许已不能称之为孩子,该称他少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