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190章 本王也乐意惯着她

第190章 本王也乐意惯着她

“礼哲,怎么这么不懂规矩!”在两人皆处于见到对方的喜悦中时,一道不合时宜的轻斥蓦地将他们打断,“如今你二姐姐已经是睿王妃了,哪儿还由得你如此称呼!”

尽管声音不大,却愣是把那种浓浓的温情氛围打破了,苏礼哲嘴边的笑容立时有些僵硬,脚下步子也再无法挪动。

苏紫染淡淡地扫了一眼过去,心中嗤笑。

若是家中感情好的,哪怕是有女入宫,家中胞弟依旧可以唤一声“姐姐”,而她如今不过是嫁了个王爷,她这个爹就这么急着和她撇清关系?

几乎是下一秒就将视线收回,嘴角依旧笑靥如花,摸了摸那个和她一般高的少年的头:“礼哲长得可真快,去年还只有这么点儿……”她伸手比划两下,“一转眼竟都和二姐姐一般高了

。”

自进门开始,她就刻意无视了太师椅上的父亲大人,此刻顺着礼哲的话接下去的这声“二姐姐”更是直接反驳了苏陵川的话,气得他脸上一阵青一阵白。而苏礼哲则是“嘿嘿”地笑了两声,眯起的双眼中依旧不失灵动纯真。

她欣慰一叹,幸好她的礼哲还是这么干净,不曾受他们父亲半点影响。

敛了敛眸,她这才转过身去正视苏陵川:“爹今日怎么有空前来?”

在他心里,不是只有一个苏琉月么?

哪怕齐环渊因为杀害老太君一事早已被休,可相对自己这个不成器又叛逆的女儿来说,还是苏琉月那个嫁给太子的女儿更让他觉得脸上有光吧?如今他孤身前来睿王府,难道就不怕被疑心病极重的太子当成“叛徒”吗?

苏陵川哼了一声,语气是一如既往的趾高气扬:“怎么,当爹的想来看看自己的女儿都不行?”

苏紫染心中冷笑不止,面上却带着讨巧的乖顺,摇了摇头:“当然不是,只是紫染没想到爹还记得有紫染这么一个女儿罢了。”

被她这么一说,苏陵川的脸上有些挂不住,皱眉道:“说什么胡话,爹怎么可能忘记你?只是你如今嫁了人、成了皇家的儿媳,已不再是相府里的小姐了。你也不想想,若是爹时常跑来睿王府看你,叫皇上知道了成什么样子?”

“原来是这样啊……”苏紫染不置可否地“哦”了一声,微扬的尾音却含着明显的不信任。

苏陵川面露尴尬,幸而这时候门口响起的稳健脚步声打破了这诡异沉寂的氛围。

习武之人若非气息紊乱或是刻意为之,走路的时候根本不可能发出这样的声音,所以不用猜也知道,门外的男人一定是听到了他们的谈话,才会在这种时候出现解围。

果然,阳光直射的门口很快就映入一道颀长的黑影,即便只是一个影子,也让人看出了那份器宇轩昂的伟岸不凡。

人未至,声先入,带着一丝薄薄的歉意:“岳丈今日来得突然,本王礼数不周,有失远迎,还望岳丈莫怪

。”

“睿王言重了,老臣不敢当。”苏陵川立刻站起身来相迎,说话间,还朝苏紫染淡淡地投去一眼,含着嘲讽的眼神就像是在说“连你的夫君都对我敬重有加,就凭你这小小的黄毛丫头,还敢对自己的父亲不尊不敬?”

苏紫染暗暗低咒了一声。

君洛寒几不可察地勾了勾唇,眸中划过一道淡淡的戏谑,走到她身边轻轻揉了揉她的后脑。

若是旁人看了这幅光景,只会觉得他们夫妻情深,唯有苏紫染自己知道,那是一种对待炸毛时候的她的安抚,大约就是让她别跟苏陵川一般见识。

“染染,礼哲还没来过王府,你且带他去花园逛逛,让本王与岳丈好好叙叙旧。”

叙旧?

苏紫染默默翻了个白眼,她实在想不出他们之间能有什么旧好叙。

不情不愿地看了他一眼,勉强“哦”了一声,算是给他面子:“那王爷就好好地与爹叙旧吧,我去让人准备些点心来。”淡淡的语气中夹杂着一丝轻微的恼意,末了,一把拉过苏礼哲的手,撇嘴道:“礼哲,我们走。”

留下厅里的翁婿二人皆是有些无语。

苏陵川恨铁不成钢地咬了咬牙:“这丫头真是被本相惯坏了,一点规矩也不懂!”

若说苏紫染听了这话铁定又是一阵冷笑,从小到大,要说苏琉月最为骄纵,苏琉月得到的最多,而她何德何能,竟让她这个从来对她不闻不问的爹用上“惯坏了”这个词?

在这一点上,夫妻二人绝对是同心同德,所以君洛寒立刻拢起眉心,面沉如水。

对于这样的指责,哪怕是出自她的亲生父亲之口,也让他觉得分外不舒服。

若是父女关系好的也就罢了,这种话只当是笑言听过便罢,可面前这老狐狸却绝不是什么善茬儿!

淡淡地睨了对方一眼,他意味不明地笑道:“难得染染有这样的赤子之心,本王也乐意惯着她。”

苏陵川显然讨了个没趣儿,见对方慢慢走到主位上坐下,掀动茶盖的十指骨节分明,动作优雅,一举一动都透着一股非凡的气度,不由心生感慨

虽说太子的生相同样俊美,可真要比起来,怕是也不及睿王一半的优雅风度。

可约摸是自己刚才教训紫染的话让他不满了——毕竟他们的夫妻感情那么好,所以过了许久,也不见对方给他一个眼神,更别说是再和他说半句话了。

周遭渐渐凝聚了一种诡异的氛围,落针可闻之间,甚至升起一股莫名的压迫感,哪怕是在面对太子的时候,他也不曾有过这样的感觉——对方不发一言,却已经让人毛骨悚然。

最后,还是苏陵川忍不住先开口打破这份沉默:“其实老臣今日前来,主要还是想感谢睿王前些日子舍命救了本相的幼子礼哲。”

“应该的,礼哲是紫染的弟弟,那自然也是本王的弟弟。”

他依旧不曾抬一下眼皮,口气淡漠而疏离,就算本来还打算和这老狐狸虚与委蛇一番,可因为刚才那句话,他也没了那个兴趣。

苏陵川神色间带着几分紧张,这番话的意思如此明白,他又岂会不知?

面前这个人救礼哲单纯只是因为那是紫染的弟弟,和自己这个宰相却没有半点关系。

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对方的神色,他不死心地继续试探道:“还有一事,老臣不知当说不当说……”

君洛寒并没有表现出太大的兴趣,抿了口茶,点头道:“苏相尽管说来。”

对方对他的称呼已经从“岳丈”变成了“苏相”,苏陵川愈发尴尬,却只好装作不知:讪讪道:“其实昨日,老臣与炎王见过一面。”

君洛寒挑了挑眉,只作不解:“苏相难道忘了今日早朝时也和炎王见过面吗?”

明知他不是这个意思,却还是故意曲解,苏陵川眼皮猛跳了几下,只好顺着他的话往下接,头疼地解释道:“睿王有所不知,老臣所说的见面并非早朝时分,而是炎王午时特意约老臣去了云福楼

。”

“哦?竟有此事?”对方的语气中终于带上一丝浅浅的诧异,“父皇虽没有明令禁止,可皇子与朝中重臣来往过密却容易落人口实,苏相往后还是注意些为好。”

苏陵川猛地点头,长叹一声,严肃的面容上明显有几分疲惫之态,更多的还是真诚的恳求。

“老臣思来想去,这件事也只有睿王能够帮忙了。”

蓦然间,他“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君洛寒眸色一闪,立时起身,眉心微微蹙起,沉声道:“苏相这是干什么,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

苏陵川摇了摇头,固执地跪在地上,任凭君洛寒怎么拉也不肯起来。

“王爷,太子不满皇上近来一点点削弱他手中的权利,所以暗地里筹谋已久,密谋造反,而炎王昨日找老臣就是为了商议此事!可皇上对本相恩重如山,老臣又怎么能背叛皇上?”

君洛寒微微一哂,徐徐抬眸,朝他投去淡淡一瞥,深邃如墨的凤眸中看不出半点情绪。

“既然苏相心志如此坚定,这么重大的事,为何不直接禀报父皇?”

苏陵川的语气又是无奈、又是惊恐:“皇上生性多疑,就算老臣说了,皇上也不一定会信,还有可能认为老臣是故意挑拨。更何况,若是被太子知道老臣叛变,他是绝对不会放过老臣的!”

“那苏相又凭什么认为本王会相信你?”

“老臣知道自己过去做了很多错事,尤其是在对紫染的态度这一点上,老臣实在罪该万死!可如今,老臣真的是悔不当初啊——娶了个谋害亲娘的继室不说,还生了个白日**、被人当场捉奸的大女儿。本以为小女儿终于有了个好归宿,谁想到到头来嫁的却是个预备谋朝篡位的乱臣贼子……当真是一个也不让老臣省心啊!”

他长吁了一口气,重重叹道:“唯有紫染,体贴孝顺、又识大体,可老臣这辈子最对不起的却也是她。以往没能好好地尽一个父亲的责任,老臣只希望能用自己的余生好好补偿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