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191章 应该叫二姐夫才对

第191章 应该叫二姐夫才对

花园里,姹紫嫣红开遍周遭,可谓春意盎然、百花齐放。阵阵清风拂面,桂馥兰香,暗香疏影,鼻息之间充斥的尽是舒适宜人的淡淡花香。

时而响起的几道欢声笑语,是苏紫染轻轻拍着自家初长成的幼弟的后脑勺,逗弄着依旧羞怯的他。

“都十一岁了的人了,礼哲还是这么害羞,往后可怎么娶媳妇儿?”苏紫染故作正经,面上露出几丝担忧,实际却又暗含着隐隐的笑意。

这一年的功夫,当初什么都不懂的孩子已经对“娶媳妇儿”这件事有了初步的了解,如今也分不清苏紫染口中说出的到底是戏言还是认真,憋红了一张脸,却半天答不上一句话来。

如此憨厚可爱,苏紫染终于忍俊不禁,“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其实你也不小了,兴许再过两年就该找个通房丫头了

。告诉二姐姐,你喜欢什么样儿的?”

对面的少年仿佛真的开始思考,一板一眼道:“娘亲说了,若是要娶媳妇儿,一定要照着二姐姐的样子找,哪怕只及二姐姐的十分之一,娘亲就很满意了。”

“哦?”苏紫染被他认真的样子逗得哈哈大笑,拍了拍他的脸,正色道:“你若是找个二姐姐这样的,以后还不得被欺负死?可别听你娘亲胡扯,若是叫二姐姐说,你啊,还是得找个温婉贤淑的才好。”

苏礼哲被她唬得一愣一愣的,刚想反驳说“没人能比二姐姐好”,就被身后蓦然响起的戏谑声给打断了。

“王妃总算肯承认自己不够温婉贤淑了吗?”那道声音轻缓含笑道,顿了顿,又道:“看来王妃还有那么点自知之明,起码不至于无药可救啊……”

苏紫染太阳穴突突地跳了两下,只是碍于礼哲在场不好发作,回过身去狠狠瞪了来人一眼,冷哼道:“只有我家礼哲这样的才能娶到温婉贤淑的娇妻,至于王爷这样的,恐怕是这辈子也别想了!”

“本王这辈子的确是不想了,谁让本王娶了个王妃这样的悍妻呢?”男人眨了眨眼,潋滟的凤眸中闪过一丝无辜,那张清冷如玉的脸庞竟无端让人觉得有些可爱。

可爱?

意识到自己这个想法,苏紫染顿感头皮发麻,倏地打了个寒颤。

男人的话却还没有结束,黑眸烁烁,缓缓走近她身边,一瞬不瞬地凝视着她的眼,像是忘了这里还有第三个人在场一样,勾唇浅笑道:“非但是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本王一概不想了。”

明明是玩笑的话语,却被他说得那么认真,认真得就像是许下了“生生世世,死生死阔”的誓言一般郑重其事。

苏紫染一下子变得有些恍惚,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饶是苏礼哲年少无知,可还是被他们之间旁若无人的氛围闹得面红耳赤,虽然他不是特别明白他们到底在说什么,可这两人之间涌动的那股暧昧潮汐却是实实在在地存在着,陡然让这周遭的空气也升温不少。

三人静谧无语,一个凤眸熠熠、嘴角含笑,一个眼神闪烁、似有迷惘,一个垂着脑袋、面红耳赤

花园里唯有轻风拂过的声音充斥耳畔,暗香盈盈。

良久,苏紫染摸了摸鼻子,轻咳一声:“那什么,礼哲,方才光顾着操心你娶媳妇的事了,险些把正事儿给忘了。你说说,这半年的时间跟李将军学武学得如何了?”

有些东西不是她不愿要,而是她根本不敢想。

昔日的伤害还历历在目,哪怕她刻意遗忘遮掩、哪怕她现在表面上可以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可事实上,她早就已经认清——男人的甜言蜜语是不能信的。

又或者,这只是一个玩笑罢了。

男人敛了敛眸,垂下眼睑,唇角笑意不减,却已经无法从那张云淡风轻的脸上探出半分情绪,唯一仅剩的,或许就是那不变的微笑中挥之不去的淡淡宠溺。

他想,如今这样已经算是有所进步了吧?

起码“李将军”这个人,她从来没有在他面前提起过,如今却毫不避讳,那是不是说明,除了某些特定的方面,其他事情,她还是本能地愿意相信他?

而这厢苏礼哲听到自己被点名,“啊”了一声,终于反应过来:“李将军教得很好,只是礼哲有些笨,有时候要花好几天的功夫才能学会李将军简简单单的一个招式。”

“胡说,我家礼哲最聪明了!”

苏紫染斜眼瞪了他一记,除了她以外,谁也不能诋毁她苏紫染的弟弟,哪怕是他苏礼哲本人也不行!

“李将军这么大岁数的人了,当然有些看家本领,若是他每个招式都能被你简简单单地学会,那他岂不白活了这么多年?”

“啊?”苏礼哲从来没听说过这种论调,一下子傻了眼,“可是娘亲也说,礼哲天资愚钝,需得比旁人更加用功才是。”

“用功是必须的,可那并不是因为你天资愚钝!”苏紫染气得在他脑门上拍了一掌,“你想想,别人家的孩子都是三岁开始学武,你十岁才刚刚入门,筋骨难免已经定型,所以可能会比别人学得慢些、困难些

。但夫子不是也说了吗,勤能补拙,你若是好好努力,将来打败李将军绝对是不成问题的!”

苏礼哲目瞪口呆:“真……真的吗?”

刚刚被打疼的地方立刻换上了一股柔和的力道,苏紫染点了点头,煞有介事道:“当然是真的,李将军可常常在二姐姐面前夸你呢!”

一旁沉默不语的男人不禁有些好笑,每每看到她脸不红心不跳地撒谎时,心口总会有种说不出的柔软。

她就是这样的人,虽然经常鬼话连篇,可底线分明——有些事、有些人她绝对不会拿来开玩笑,所以这样无伤大雅的胡言乱语反而让人觉得她古灵精怪、娇俏可爱。

他适时开口:“礼哲,你二姐姐说得不错,你如今也不过十一岁,虽然入门晚了些,但胜在你平日里用功刻苦,若是长此以往,绝不会比别人差的。”

苏礼哲的眼睛登时一亮,连带着话都有些说不利索:“睿……睿王爷……这是真的吗?”

这个姐夫在他眼中可谓是神祗一般的存在,虽然统共只见过三次面,可是自从昆仑山上被救的那一刻起,他就对这个英雄姐夫充满了浓浓的敬畏之情。

以一敌百,当时他看得分明!

若是以后能有这二姐夫十分之一的本事,他就算每日每夜不眠不休地练武也是值当的!

苏紫染眯了眯眼,发现自己的夸奖最多只会让礼哲脸红呆愣,可这男人随便的一句话就让礼哲像是得了什么宝贝一样双眼噌的发亮。

突然觉得有些挫败,又有些莫名地火大,遂撇了撇嘴,偷偷瞪了他一眼。

谁知男人正巧在这时偏过头来,撞上她愤愤不平的目光,男人眉梢一挑,嘴角绽开一抹潋滟的弧度,最后竟又若无其事地别开了眼。

“当然是真的。”他轻笑着回答,也学着苏紫染的样子在礼哲头上拍了两下,突然又指着苏紫染道:“你叫她二姐姐,却叫本王睿王爷,莫不是不承认本王这个姐夫?”

“啊?”苏礼哲的大脑有那么一秒是停止运作的,晶亮的眼珠子咕溜溜一转,蓦地大声道:“不

!二姐夫,是礼哲错了,应该叫二姐夫才对!”

苏紫染顿觉汗颜。

这小狼崽子……吃里扒外……

正要开口,远处却急急忙忙地跑来一人——是王府门口当值的侍卫。

还以为他有事要和身旁的男人说,却听他拜见男人之后转过头来对着她:“王妃,门口有个穿得破破烂烂、又疯疯癫癫的女人说要求见王妃,属下本想将她轰走,可是她非得死赖着,一定要让属下进来禀报一声,说是王妃听了她的名字就会出去见她。属下生怕耽误了正经事,所以斗胆进来回禀……”

话未说完,苏紫染就被他公式化的口吻惹得不耐,摆了摆手,打断道:“直说她叫什么名字。”

“是!”侍卫点了点头,继续道:“她说她叫蓝烟。”

苏紫染猛地一惊。

蓝烟?

破破烂烂,疯疯癫癫?

甚至来不及和男人交代一声,她转身就跑,速度快得令人咂舌,她却只恨自己没有多长两条腿。

现在这个时候,蓝烟不是应该好好地在太子府养胎吗?

算算日子,也差不多该生了,可是为什么她会出现在睿王府门口求见,还衣衫褴褛、疯疯癫癫?

君洛羽那该死的卑鄙小人到底又对她做了什么?还是说,苏琉月心胸狭隘、不肯让她的孩子安全降生,所以在背地里做了什么伤害她和孩子的事?

失去爱情的女人已经够可怜了,若是连孩子也失去,她该怎么撑下去?

一系列的忧虑盘旋在心头,可是见到蓝烟的刹那,苏紫染却觉得自己想象中所有的词汇都不足以用来形容蓝烟此刻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