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196章 难怪她会爱上这个男人

第196章 难怪她会爱上这个男人

熟料,在苏紫染心脏狂跳的时候,男人却轻声一笑:“那他用这种方式来诱本王入局,也当真是难为他了。”

意味不明的嗓音珠玉般缓缓流泻,温润恬淡,却听得苏紫染心口猛地一紧,脑海中闪过无数个不好的念头。

难道他终于要对相府动手了吗?

其实她一直知道她的父亲是站在太子那边的,也知道自己若势要杀了太子就一定会跟苏陵川为敌,可饶是理智如她,在面对这件事的时候还是免不了全身发冷、发颤。她一直本能地回避着这件事,因为本心里,若是可以的话,她是绝对不会对苏家出手的。那里现在已经没有齐环渊、没有苏琉年了,有的只是赵姨娘、礼哲、还有她那万般混账却终究是她爹的人!

对他们,她怎么下得了手?

可她也知道,她不行不代表他也不行。

就算过去不会,或许那只是因为苏陵川还没有祸及到他的直接利益,可是如今呢,往后呢?又有谁能保证?

苏陵川站在太子那边,终有一天他们是要争锋相对的!

脑子里一瞬间闪过无数个念头,甚至动了直接去和君洛寒说让他放过相府的念头,可她又怕弄巧成拙……

“王爷非要如此,可是因为王妃?”

突然又闻凌飒出声,低沉中带着一股咬牙切齿,虽然并不明显,可她所站的位置正好可以无死角地看到他脸上的所有细微的神色变化,那一瞬间闪过的愤怒毫不掩饰。

因为她?

苏紫染一诧,方才的颤抖却变成了此刻的哭笑不得,凌飒那厮该不会想说,君洛寒要对付相府是因为她的关系吧?

暗自蹙了蹙眉,一个飞快的念头闪过,她的神色却蓦地一凛。

不对!

若是君洛寒此刻是要去对付相府,为何凌飒会是这种反应?对于他的王爷所下的命令,他该是无条件服从才对,更别说是这种除去心腹大患的事。

那么为何他会震惊、会生气、会阻拦?

“哦?”背对着她的男人微微侧过身,将那刀削般完美刚毅的侧脸留给了她,只见他狭长上挑的凤眸微微一眯,炎炎烈日下,眉梢眼角竟都是凛凛寒芒,散着刻骨的冷意。

凌飒一震,苏紫染看到他猛地皱了皱眉,似乎在此刻终于涌上一丝对男人的恐惧,只是僵硬的身体却依旧固执地对着男人:“王爷不想听吗?可是此事事关重大,王爷决不能因为王妃的关系就毁了这么多年来的心血啊!”

她狠狠一颤。

因为她而毁掉他这么多年来的心血?

她真的很想知道,此刻他到底是要去做什么!

相府。

苏陵川抬袖擦了擦额上的汗迹,眉头皱得跟麻花儿一样,一脸苦相地看着身旁那个笑得云淡风轻的男人。

本来他还不至于这么窝囊,除却在太子面前恭顺了些,对其他几位王爷还从未产生过如此忌惮甚至是害怕的情绪,此时此刻却竟然失态至此,连个茶盏也拿不稳。

“爷,这件事,老臣真的无能为力啊……”

“哦,是吗?怎么苏相为太子办事的时候就如此心甘情愿,如今本王只是让苏相做这么一点点的小事,苏相也多加推拒呢?”

苏陵川心底大惊之余还不忘暗暗一啐,只是面上却只得继续苦哈哈看着对方:“爷就别打趣儿老臣了,爷明知道太子这次要的是什么,若是老臣堂而皇之地忤逆他,岂不自己找死吗?”

“太子会怎么对待不听话的狗本王是不知道,可本王的手段,苏相或许还真没见识过,所以才这么急不可耐地想要见识见识吧?”

话音未落,只见那如玉指节如风遽伸,还没等苏陵川看清楚他到底做了些什么,门口伴随着“砰”的一声,倒下了一个血淋淋的家仆。

苏陵川又惊又怒:“爷这是什么意思!”

竟然在他的眼皮底下对他府里的下人出手,这样的“威慑警告”未免也太不把他放在眼里了!

男人却是朗朗一笑,声音清润,漫不经心中透着慵懒的气息甚至让人觉得他根本没有把任何事情放在心上。

“没什么意思,只是想让苏相知道,比起太子来,本王更加杀人不眨眼罢了。”

说着,他径直取出一方雪白的帕子,将自己方才碰过暗器的右手轻轻揩了揩,一举一动,皆是风度翩翩,优雅迷人,却莫名地让观者胆战心惊。

苏陵川狠狠一震,嘴巴微张地看着他,脸色竟似是吃了苍蝇一样难看。

“爷不要欺人太甚!”

男人挑了挑眉,显然是没把他的话放在心上,轻叹一声:“时间差不多了,本王还等着看好戏呢。若是苏相这个主角不出场,本王还真不知道这戏该如何唱下去。不过扰了本王看戏之兴的代价,苏相可不一定能付得起。”顿了顿,他又款款笑道:“苏相暗地里做的那些事儿真以为没人知道吗,恐怕独善其身的只有太子一人,而替罪羊却都是由苏相做了吧?”

没等苏陵川开口,他施施然地起了身,脚步翩跹而去:“再提醒苏相一句——令爱可是贵为太子正妃,哪怕太子再不满苏相这个老丈人又如何,难道还真能痛下杀手不成?可本王就不同了,对于本王来说,这世上能阻拦本王的人……”

他本想说“大约还没出世”,话说一半却又顿住,想起那双晶亮清纯的眼,心中蓦地一软,像是被万千束阳光填满,嘴角的冷色寒芒尽数化为温润如玉的笑容,似有万千桃花绽开在他刀削的薄唇边。

苏紫染气喘吁吁地跟着男人跑了很长一段路,原本还担心这男人会不会发现背后跟踪的她,谁知天助她也,男人竟找了匹快马,马蹄的“哒哒”声早已盖过了她发出的那么一点轻微动静。虽然一路轻功跟过来已经把她累得再也不想挪动半步,可看到男人下马的瞬间,她还是身手迅捷地一跃入了旁边的一个灌木丛,茂密枝丫将她深深遮挡,根本不会被人发现。

然,她仔细研究了一下地方却又不得不怀疑这男人根本是在耍她玩儿,茫茫树丛,到头来根本什么也没有,他到这里来干什么?

“谁!”突然,男人神色一凛,掌风凝聚,双目如炬地眯了凤眸。

这就被发现了?苏紫染一颤,暗暗心惊,她明明什么动静也没发出来,这男人的眼睛到底是什么做的,怎么就能在“万绿丛中”看到她呢?

正犹豫着自己要不要走出去,突然一抹黑影从树上翩然落下,直直跪倒在地。

“王爷,凌飒有罪,但是凌飒决不能看着王爷有任何危险!”

男人目光一凛,面沉如水,幽幽流转的眼波中不知闪过一道什么样的情绪,眸色忽地一暗,冷冷道:“现在是不是连本王的命令你也不听了?”

“凌飒不敢!”

“不敢你还待在这儿?”

地上跪着的人突然抬头,那是苏紫染第一次从凌飒的脸上看到这么强烈的情绪,印象中,这个人即便是冷硬不通情理,可在君洛寒的面前却永远是恭敬的,似乎君洛寒的话就是神谕一样。可是此时此刻,他分明就是打定了主意要违抗男人的命令——不惜一切代价。

“王爷,就算他是王妃的父亲又如何,便值得王爷这般信任吗?王爷可别忘了,就是王妃自己也没给过苏相什么好脸色!若是苏相根本就在骗王爷、根本就是和太子设局陷害王爷呢?”

“你懂什么!”男人冷声一喝,凤眸中凛冽寒芒乍现,“本王不能冒这个险。若是本王这次不出手,相府将不复存在。”

苏紫染倏地倒吸一口冷气。

到底出了什么事,君洛寒为什么会这么说?

相府……不复存在?

凌飒捏紧了双拳:“太子妃可是苏相的亲生女儿,王爷为何就这般笃定太子篡位以后一定会除掉苏家?”

“如今的朝堂局势只是父皇为了约束几个儿子的势力才弄出来的,便是本王有朝一日坐上高位,也绝不会让苏陵川继续当这个宰相。唯一不同都是,本王会因为他是苏紫染的父亲而手下留情——护他苏家维持忠烈满门的称号,护他苏家一世无忧。可太子却不会。若是苏琉月当真成了皇后,为防外戚干政,太子一定会想方设法除了相府,苏琉月自身难保,又如何保她苏家?更何况,你以为哪个皇帝会愿意任用那些个助他谋朝篡位的人?”

凌飒一时怔住,竟说不出半句话来。

良久,他才喃喃:“若是王爷执意留下,就让凌飒陪着王爷一起吧!”

“不需要。”

“王爷……”

“若是此刻你请缨杀敌,哪怕前方百万雄师,本王也必定应允。可是这次的事仅仅是为了本王的私心,那这个险就该由本王一个人冒,本王不想将你们任何一个人扯进来。”

男人目视前方,明明是平缓无澜的口吻,浑身上下却都散发着一股睥睨天下的王者之气。

这一刻,苏紫染脑子里竟只剩下一个想法——难怪她会爱上这个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