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197章 意图谋反

第197章 意图谋反

凌飒久久地愣在原地,半响,挺直的脊背僵硬垮下,他知道王爷决定的事没有人可以动摇,哪怕再不愿意,他只能相信他的主子,只能服从命令。

“属下……告退!”

苏紫染多想在这一刻冲出去阻止这两个人,就算要保苏家,她也不要他用这种方式!虽然她此刻还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可是看这架势,却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情。

凌飒走了,唯独剩下男人一个人站在林子里,颀长的紫影隐隐显出几分落寞萧条,苏紫染差点没忍住冲上去抱住他,这一刻,她竟然觉得什么都不重要了,过去的那些事她都不在意了,哪怕只有表面的脉脉温情她也可以自欺欺人地过一辈子。

微微垂眸,林中忽然又走进一个身着银色铠甲的男子,威武挺拔,气势非凡。只听他恭敬地称呼君洛寒一声“王爷”,道:“此处驻扎一万士兵,随时听候王爷吩咐。”

“将军不必多礼。此行凶险,一有太子狼子野心在前,二有苏相敌我不明在后,但有本王在,一定会保将军手下兵士无虞。”

男人淡淡的声音撞入心口,苏紫染呼吸猛地一滞,只觉所有的思绪都被他一个人牵着走。

过了一会儿,林子里又走进来一个人,君洛寒和那个将军等得似乎就是他,远远地见了他就噤声不再言语,而苏紫染震颤的内心却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尽管她隐隐知道今日之事和苏陵川有点关系,却没想到苏陵川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苏陵川面色凝重地朝他们点头示意,开口道:“王爷可是一切都准备妥当了?”

君洛寒“恩”了一声:“苏相尽管放心,只要苏相确定太子会在此集结军队,本王有信心将他们一网打尽。”

苏陵川眼神一闪,微微错开了视线,没有再去看他:“老臣恭祝王爷马到功成!”

苏紫染远远地隐在树丛中看着他们,心底隐隐又多了几分不安,她总觉得苏陵川此举很古怪,他一向不喜欢自己,为何会从太子那里倒戈反过来相助君洛寒?真的是突然想通了,还是如凌飒所说,一切都只是一个局?

若是一个局,那她现在又该不该出去拆穿?君洛寒说,做这一切只因为他的私心,那么她是不是可以认为,只要她现在出去阻止,他就会干干净净地撇清这件事、再不参与其中?

可睿智如他,又怎么可能看不出苏陵川的阴谋,又怎么会任由这一万将士命丧他人之手,所以,其实他一定是有把握的吧?

是,一定有办法的!

所以,其实她不该插手的吧……

翌日,金銮殿。

夏风徐徐,日头高照,湛蓝的空气中夹杂着一股湿热窒闷的气息,便是环境雅致的皇宫也免不了令人生出几丝烦躁抑郁之感。只是此刻金銮殿上的温度却是一片冷滞,景帝泛着森森寒芒的目光掠过朝堂上跪着的四子,面沉如水,微抿的薄唇中逸出丝丝冷笑。

“睿王,这件事,你打算如何与朕解释?”金色的龙袍袖袍扬起,在沉冷的空气中划过一道冷风,一本镶着金边的奏章“砰”的一声摔落在殿下跪着的人身上,那挺直的脊背却不曾有半点弯曲,低垂的眼睑中未曾闪过半点情绪。

景帝没有想到这个向来碌碌无为的儿子竟敢做出这样的事!虽然他承认自己以前是小看了这个儿子,可自从他大婚后自己重用他以来,却从没有半点亏待过他,何故他还要背叛自己?

虽然最近常常觉得看不透这个儿子的城府,这样的人要么就是毫无心计、要么就是雄韬伟略,自己却绝不相信这个儿子是前者。(. 广告)可即便是这样,他也没有动过要把他拉下马的心思,毕竟他是莲妃最爱的儿子,哪怕并非亲生,可这一年来却多少缓和了自己和莲妃之间不尴不尬的关系!

可是现在呢!

他就是这样报答自己的吗?

君洛寒墨黑的微微一敛,嘴角几不可察地弯了弯,带着几分苦涩几分自嘲,重重叩首:“父皇,儿臣……无话可说。”

景帝咬牙切齿地迸出一声冷笑,太阳穴突突地跳个不停。

底下众臣皆是一惊。

无话可说,那是不是就代表睿王承认了此次在京城周边集召上万兵马?

这可是谋逆大罪啊!

若是这件事发生在以前也就算了,为何偏偏在最近风头正盛之时,睿王要做出这种事?太子的地位一再下落,景帝百年之后的帝王落在谁身上本来就是一个未知之谜,为何睿王会如此沉不住气?这么多年都熬过来了,怎么会傻到选择在这个时候起兵造反呢?

这其中,似乎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吧……

太子阴鸷的目光狠狠落在苏陵川身上,虽然君洛寒受此“重创”也算是他的目的之一,可他却没有半点高兴的意思——因为他最初让苏陵川假意投靠睿王府的目的并不在此reads;!他只是想让苏陵川想办法将睿王府靠近京城的那些兵力全都夺过来罢了。可那该死的老匹夫向来不会忤逆自己的命令,何故这一次要来这么一手让自己“刮目相看”?

不,他的胆子绝不会这么大!

这件事的背后,一定还有他不知道的人作祟!

苏陵川垂着头盯着自己的脚尖,他很怕,很怕睿王会把自己抖出来,哪怕没有真凭实据的话只会让人觉得睿王只是想在这个时候拽个替死鬼,可就算这样仅有万分之一的机会还是会让景帝对自己有所怀疑,所以他不想冒这个险。

可是他没有想到,睿王连半句都没有提到自己,隐隐猜到是为了自己那个女儿,毕竟这段时间以来睿王的信任根本是毫无条件的,若不是为了紫染,他怎么可能对自己这个向来处于“敌对面”的人放下戒心?

心里顿时五味杂陈,微微苦笑。

突然对上太子毫不掩饰的阴鸷森冷的目光,苏陵川狠狠一震,幸亏景帝此刻的注意力并不在他身上,他才能勉强逃过一劫,只是心里却还是抖个不停。

这件事上,他根本就里外不是人,非但设计陷害了睿王,还想办法欺瞒了太子,一连把自己两个女婿都给得罪遍了,以后可如何是好?

看来有必要尽快见太子一面,跟他好好解释解释这件事。

可是,那位爷却是无论如何也不能供出来的,要怎么开口,才能消除太子对自己的不满?

今晚,注定是一个不眠夜……

良王眉目紧凛,暗黑流转的眼瞳中划过一道深沉的光芒,心中尽是惊疑。若是四弟要起事,怎么可能会瞒着他?更何况,四弟绝不是这么没脑子的人,怎么会在这种时候做这样的选择?到底是什么原因,为何连他都没有告知呢?

似是想到什么,视线稍稍一掠,划过站在自己左后侧那个青灰色长袍的俊秀男子,却见他亦是皱着眉头,只是和自己不同的是,那人并没有在看自己,复杂深沉的目光自始至终落在大殿中央跪着的人身上。

勾唇,苦涩一笑reads;。

景帝沉肃的目光掠过殿中众人,正待开口,良王突然站到大殿中央,恭敬下跪。

“父皇,四弟向来温顺恭俭,视名利如粪土,心里惦念的唯有为父皇分忧解难和对父皇与莲妃娘娘尽孝一事,试问这样的一个人,怎么可能突然举兵造反?更何况,大内禁军数万,四弟仅凭一万兵士,怎么可能会做这种一早就知道结果的傻事?”

景帝的眉头拧得更深:“良王,朕知你护弟心切,可就算你说得再有道理,这件事连睿王自己都承认了,你还待如何为他辩驳?”

“父皇,儿臣相信四弟一定是有苦衷的!”良王刚毅的声线响彻整个金銮殿,他慢慢转头,死死盯着身旁跪着男子。

他看得出来,父皇已经有所迟疑了,毕竟四弟是莲妃娘娘的爱子,父皇也不愿看到这样的事发生,只要四弟在这时候说一声,父皇再彻查此事,那么四弟的罪名一定能被洗去。

良久,未见有人开口,便是景帝的目光也一瞬不瞬地落在君洛寒身上,可是等了这么久也没见他有半点反应,心头的怒火一下子窜得更高,眉目一凛,冷笑出声:“良王,莫要再说!你看他可有半分领你的好意?”

“父皇,四弟他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连他自己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从未有过如此急躁慌乱的时刻,可四弟就像是一座雕像一样跪在那里,一动不动。

为什么会这样?

难道他就完全不担心这件事的后果吗?

还是说,有什么更重要的是事让他把这样的死罪也抛之脑后?

心头一紧,脑子里隐隐冒出一个女子的身影……

景帝的耐性终于被消耗殆尽,右手猛地一掌拍在龙椅上,大怒起身:“传朕旨意,睿王君洛寒屯兵上万集于京城四周,意图谋反,立刻打入宗人府,听候发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