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198章 那就给朕闭嘴!

第198章 那就给朕闭嘴!

听到“睿王造反”这个消息的时候,苏紫染的脸色霎时一白,所有的力气像是瞬间被抽空了一样,全身绵软地瘫坐在身旁的矮榻上。

那人向来小心谨慎,从未有过失算的时候,为何这次会这么不理智地让人扣上一个“意图谋反”的罪名?

到头来,他还是赌输了吗?苏陵川还是背叛了他吗?

为什么她明明跟了过去,为什么她明明知道了一切,为什么明明连她自己也不相信苏陵川会真心倚靠睿王府,最终却还是没有出声阻止他?

难道在她心里,他的安危还比不上那一星半点的嫉妒心吗?

不,不是这样!

他很重要,他比谁都来得重要!她绝对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出事——哪怕他心里没有她。

可是,要怎么救他?

难道要她供出自己的亲生父亲,说这一切都是苏陵川在背后陷害的吗?若是那样,苏家又该怎么办?

到了现在这个时候,她竟手足无措,两边都是重要的人,重要到都是她愿意拼劲全力去保护的人,可是当这两方出现在心口的天平上,她要如何抉择?

龙吟宫。

袅袅熏香之中,一袭明黄挺拔而坐,威严的气势足以震慑四方,只是那双沉沉的眼里透露的情绪却是愤怒中带着苦涩与挣扎,甚至满含迷惘彷徨。

身为帝王,一招错,满盘皆输,所以他从不允许自己有半分心软。哪怕如今关在宗人府里的是他的亲生儿子,他也能做得毫不犹豫。

都说帝王之家便是如此无情,又有谁知道,他在下那个命令的时候心里又有多悲凉?顺着良王的话,他甚至对那亲口承认谋反的逆子也生了恻隐之心,甚至动了只要那逆子说出一个合理的解释,自己就放过他一次的冲动!

可他又是如何回报自己的?

从头到尾,除了“无话可说”这一句之外,一言不发,甚至没有从他眼中看出半分悔过的神情。

他就这么迫不及待地想做皇帝,想到连父子之情也不顾,想到连一丝后悔都不曾有吗?

“皇上,莲妃娘娘她身子不好,如今已在外头跪了大半个时辰了,皇上当真不宣她进来吗?”帝王身边新换的大太监李成德轻声询问。

景帝看似面无表情,实则那个微微抿唇的动作已经让李成德看出了一丝端倪,跟了帝王这么多年,虽然他没有宋廉那般活络的心思和那些每日贴身服侍的经验,可帝王的心他总还是能揣摩到一些——他知道,帝王心里还是顾着莲妃娘娘的,若是换了别的主子,哪怕得宠如丽妃和清妃,他也是死都不敢对帝王说出这种大逆不道的话来。

原以为帝王会心疼,哪知李成德等来的答案却只是一声冷嗤加上一句凉薄到极点的话语。

“她爱跪就让她跪着,不见!”

其实景帝此刻的心思也是万般复杂,别的时候从来没见她想到过他,就算见了面也都是冷冷淡淡,唯独这个时候要求自己了才肯来龙吟宫见自己,她把自己这个皇帝当成了什么?果真是因为自己心里念着她那么一丝半分,她就敢恃宠而骄这么多年吗?

而且她此次求见的目的,不外乎是为那逆子求情,他怎么能在这时候让人动摇自己?

门外,炎炎烈日之下,莲妃一身素衣直挺挺地跪在龙吟宫门口,秀丽白皙的面容因长时间的曝晒泛出阵阵红晕,额上沁出了薄薄细汗,只是那张保养得当的面容依旧貌美清丽,不可比拟。

她身体本来就不好,跪了这么长时间,且不说膝盖能不能承受这样的力道,便是那灼热的温度也足够让她的头疾再次发作,只是这一回她信念坚定,任凭贴身宫女在旁苦苦哀求也不肯起来,只愿求得当年那个负心人见她一面。

空气中隐隐飘入一阵脂粉香气,并不难闻,是宫中妃嫔常用的那种,只是本能地觉得厌恶,秀丽的眉峰微微蹙起。对于现在的她来说,这样的味道无疑是让她恶心到想吐的,长吁一口气,强忍着一动不动地跪在龙吟宫门前。

“哟,这不是莲妃姐姐吗?”

原来是她——圣宠正浓的清妃。

莲妃敛了敛眸,并不答话,像是没有听到对方问候一样,双眼直直地盯着前方的朱红色大门,似乎除了那个,没有什么再能入得了她的眼。

“哼,摆什么臭架子!”清妃不屑地扫了她一眼,站在她身旁居高临下地睥睨着她,“不就是个小小的妃子吗,还真当自己有多得宠似的。当初多么清高啊,如今也不过是跪在龙吟宫门口还遭皇上拒见的一个普通嫔妃罢了。”

莲妃不曾开口,倒是她身旁的贴身宫女终于忍不住了,气得双眼通红:“清妃娘娘,咱们娘娘素来跟你无冤无仇,你又何必在这时候落井下石呢!”

清妃登时大怒,狠狠斥道:“就凭你一个小小的宫女也敢这样跟本宫说话?”

“明明就是清妃娘娘欺人太甚!”

“哈哈哈,本宫如何欺负你们主仆了?难道本宫说得不是事实吗?”清妃捋了捋自己华丽的宫装,突然收了怒火,眉梢微微一挑,“要本宫说,莲妃真是瞎了眼,当初有个那样爬上龙床的宫女不说,如今收养的儿子又是个谋朝篡位的乱臣贼子,也当真是时运不济。”

莲妃蓦然抬眸,神色冷漠地扫了她一眼:“那是本宫的事,不牢清妃费心。”

平日里莲妃的性子总是清清淡淡,这么多年来虽然不喜和人说话,却从未和谁发过火,如今也不过一声冷笑,竟有种让人不敢直视的感觉。

清妃愣了愣,良久才反应过来,恨恨道:“皇上现在可是连看都不愿意看你一眼,你就继续跪着吧!”

说罢,她拂袖向前,身旁丫鬟的手还没够上门扉,却见朱红色的宫门“吱呀”一声被人从里头打开,露出李成德那张恭敬的脸:“清妃娘娘,皇上知道娘娘来了,特命奴才前来接驾。”

视线微微一转,隐约间看到门口跪着的素衣女子身形一晃,嘴角微微上扬,敛着几分几不可察的苦涩与悲怆。

清妃进门前还不忘回头看了一眼地上跪着的那个女子,露出一抹不屑冷嗤的笑容。

李成德叹了口气,无奈摇头,也不知道皇上什么时候能让莲妃进去,莲妃的脸色这么难看,别到时候跪久了出了问题,那心疼的还不是皇上……

清妃身姿婀娜地朝着龙椅旁的帝王缓缓靠近,心中得意却又不敢表现出来,虽然她刚才那般嘲讽莲妃,可说真的,她暂时还摸不透帝王对莲妃的真实想法,所以哪怕再高兴也得忍着。

想了想,她莲步轻移,慢慢站到帝王身旁,薄唇微启道:“皇上,如今这天实在是热得慌,莲妃姐姐还在外头跪着呢,臣妾恐姐姐身体不适,能否请皇上让姐姐回去休息?”

“哼!”景帝稍霁的脸色在听到“莲妃”这两个字的时候顿时又生了怒意,冷道:“难道是朕让她在这儿跪着的不成?”

“这……”清妃面露难色,心底却是高兴。

看来自己今天的目的,也并非那么难以达成……

“皇上,臣妾以为,莲妃姐姐之所以会在龙吟宫外跪求皇上,大约还是因为睿王爷的事吧?虽说臣妾不懂朝事、更不敢妄议朝政,可臣妾觉得,莲妃姐姐爱子心切,皇……”

“既然知道是妄议,那就给朕闭嘴!”景帝冷斥,一脸怒容地瞪视着她。

清妃大惊,“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急道:“皇上饶命,臣妾只是关心莲妃姐姐,并非有意冒犯皇上,皇上饶命啊!”

景帝冷笑着正要开口,门口却响起一阵敲门声,伴随而来的还有李成德急促禀报的声音:“皇上,莲妃娘娘在外头晕倒了!”

眼前明黄一闪,待她反应过来,眼前哪里还有半个人影,唯有那扇摇晃的门扉提醒着她适才有个人从这间房里出去了。

帝王还没有开口让她起来,她便不能起来,愣愣地跪在原地,忆起莲妃方才跪地的情景,嘴角扯出一抹嘲讽的笑容。

只是晕倒罢了,急成那样,还说什么“难道是朕让她跪着的不成”,分明就是心里放不下那个女人。

这样的表情多么熟悉,曾几何时,有个人喜欢拿长鞭一鞭鞭甩在自己身上,到了最后却只要一听到自己受伤的消息就急得跟什么似的。

这种奇怪的感情,究竟是什么?

“砰”的一声,门被人一脚踹开。

清妃脊背一直,就看到方才那道明黄的身影抱着一身素衣的女子冲了进来,脸上的表情竟是她从未见过的惊惶。

身为帝王,他何曾有过这般情绪?

经过她身边的时候,景帝大喝一声,语气是不加掩饰的急躁与厌弃:“你怎么还没走?”

重重磕了个头,清妃起身离开,转身的瞬间,唇角已高高扬起,却是玉碎了一地的凄凉。

这个世上,会有人如此紧张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