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199章 别怕,本王回来了

第199章 别怕,本王回来了

幽幽转醒,莲妃视线迷茫地盯着那明黄的床帷,久久失神,好一会儿,才终于反应过来这是哪里。

二十几年前的熟悉记忆疯狂地涌入脑海,痛得她几乎是从**弹坐起来,全身绵软,头晕目眩,差点没从那张偌大的龙**摔落下去。

甫一阵天旋地转,淡淡的龙涎香钻入鼻息,是久违的怀抱还是经年累月的痛苦,她已无力分辨。

景帝紧紧收着双臂,落在怀中女子身上的灼热视线无论如何也收不回来,这么多年过去,多少年轻貌美的女子一个个出现在身边,燕瘦环肥、清纯妖媚,尽是百般谄媚讨好,却唯有这具年华老去、风韵犹在的身体让他像个二十几岁的青年一般不能自控。

或许,这就是本能。

猛地一阵捶打挣扎才将陷入回忆的他拉回现实,紧蹙双眉瞪她,却被她眼中赤红的血色吓到,不由自主地放轻了手中力道,轻咳一声道:“你方才在殿外晕倒,朕只是……”

“放我下来。”莲妃冷冷打断,若是细听,不难分辨其中几丝轻微的颤意。

带着明显抗拒的声音让景帝墨色的深瞳蓦地一凛,一时也顾不得她此刻的心情,咧咧一笑,从咽喉深处沙哑地挤出一句:“若是朕不放呢,莲妃打算如何《一》《本》《读》 ybd?”

莲妃颤抖得更厉害,声音已经带上了一丝哭腔:“你放我下来!”

景帝一怔。

“你就这么讨厌朕?”

莲妃不敢看他的眼睛,咬着唇道:“皇上,求你放臣妾下来……”

景帝面色骤变,冷冷一笑,非但没有如她所愿将她放下,粗暴的吻就这么铺天盖地地席卷而下,落在她脸上、鼻尖上、眼睫上,最后停在那两瓣温软的唇瓣上。熟悉却久违的气息让他根本无法自控,灵巧的舌尖滑入那芬芳馨甜的口腔狠狠咬了一口,一声微弱的嘤咛几乎摧毁了他所有的理智。

怀中颤抖的身子突然没了任何挣扎,正喜于她的难得的顺从,两人牵连的津液中就突然混入一股微咸的味道,景帝顿了顿,猛地从她身上离开,眸色复杂地看着她,却只看到她脸色惨白,微垂的眼睫下挂着一行清泪,下颚颤个不停。

“莲儿……莲儿……”

他突然有些急了,他恨自己怎么突然就忍不住了,明明这么多年都忍过来了,怎么会在她身体如此虚弱的时候做出这种事情。

二十几年没有听到过的称呼让莲妃又是狠狠一震,方才还无声落泪的女子突然大叫一声,凄厉地钻入耳膜:“君浩泽,为什么你就是不肯放过我!”

紧接着,就是一阵狠狠的抽噎,到了后来,干脆就变成了放声大哭。

景帝彻底慌了神,眉梢眼角无不透着浓浓的无措与心疼。

“莲儿,是朕不好,是朕不好,你不要哭了好不好?”

帝王的神色是从未有过的紧张,似乎只要怀中的女子回他一句“不好”,他就能急得去杀人似的。

莲妃半响都没有理他,他也不敢再做出任何逾矩的动作,只好将她重新抱回**,一下下地在她肩上轻柔拍着安抚她,一遍遍地重复着“莲儿别哭”的话语。

对于这个女人,他真的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突然,**的女子从他大掌下逃离出来,鞋履都没有顾得上穿,“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在景帝惊怒的眼神中,狠狠地叩首:“皇上,臣妾求您,放过寒儿吧……”

“你来这里,就是为了替那个逆子求情?”尾音一扬,景帝复杂的眸色中掠过一丝暗芒。

“皇上,无论寒儿做错了什么,他都是臣妾的儿子,臣妾绝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出事却无动于衷啊!”

景帝刚毅的脸庞却是忽地转冷,凌厉的眉峰间甚至暗藏着刀光剑影:“你还真把他当成你了你的儿子?”

说完他就后悔了,因为他明显地看到莲妃先是愣了愣,破碎的苦笑划过嘴角,后又紧紧地攥了攥拳,掩于袖中的玉手似乎苍白无色,就连唇瓣亦是被她狠狠咬住。

“皇上,臣妾自然是把寒儿当成了自己的儿子,而且……臣妾也只有这么一个儿子。”

“只有这么一个儿子”这句话无疑是在景帝心上扎了狠狠一针,曾经,他最心爱的女人怀了他的孩子,却因为他酒醉失控做出了对不起她的事,让她伤心欲绝,最终产下一名死胎。

想到这里,他心中对君洛寒的怒意不禁更甚,就是因为那个逆子和那逆子的娘,才会发生这么多的事——这一切原本都可以不存在的误会!

可是眼前,她就这么跪在自己面前,泪流满面、神色倔强地哀求自己,让自己怎么下得了狠心拒绝她?

弯腰去扶她,低声道:“莲儿,你先起来再说。”

“不,皇上若是不答应,臣妾就一直跪在这里。若是皇上嫌臣妾脏了皇上的地方,那么臣妾绝不会在龙吟宫多留片刻,只愿在宫门一角跪求皇上的半分怜悯!”

景帝又惊又怒,胸膛止不住地剧烈起伏,就为了那个逆子,她竟然连自己的身体也不顾?

明明身体不适,明明已经孱弱至此,为何还总是挂念着那个逆子,难道他们之间的误会不就是源于那个逆子的出生吗?

为何一点都不恨?

所有关切和心疼的话到了嘴边却都变了样,化作咬牙切齿的一句:“你威胁朕?”

“臣妾不敢!”莲妃阖了阖眸,笑得凄绝惨烈,一头青丝如瀑披散在肩头,随着她再次叩首的动作滑落下去,掩去了她面上所有神色。

“臣妾自知罪孽深重,连皇上的面都不敢见,又何谈威胁皇上?只是臣妾舍不得寒儿,所以想为自己的儿子尽一份微薄之力罢了。若是皇上执意不肯放过寒儿,臣妾也没有一点办法。只是臣妾实在不愿白发人送黑发人,所以届时,臣妾必将随寒儿而去,好好地尽一份做母亲的责任……”

景帝狠狠一震,瞳孔愕然紧缩。

她非但不顾自己的身子,竟然还敢拿命来威胁他?

就是吃准了他不能放任她去死,所以才敢这么肆无忌惮吗?

那么在她心中,他究竟还有多少位置——千分之一,还是万分之一,又或是一点不剩?

沉默良久,他眯了眯眼,沉沉地叹了口气,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疲惫的气息,揉了揉眉心,讳莫如深道:“你既要朕放了他,朕就如你所愿,半点都不会伤害他。只是在那之前,你必须答应朕一个条件。”

临近黄昏。

苏紫染纠结了一天,再也忍不住冲出清风居,打算将从宋廉口中得知的那个秘密全盘托出。虽然她还没有想好如何开口,也不知道景帝和莲妃会不会信她,甚至做好了那个男人会怪她这么长时间知而不告的隐瞒,可她还是忍不住,因为她完全无法忍受男人一个人在狱中的情形——她连想都不敢想。

几乎是不顾形象地跑到门口,在睿王府低迷整整一日的低迷气氛中,她想枉论后果地任性一次,那样的话,无论结果如何,起码她努力过了,不会后悔。

只是刚跑到王府门口,整个人就完全僵在了原地,动弹不了。

男人一袭白衣如雪,凤眸氤氲逆光,看不清其中神色,唯有嘴角一抹浅浅的弧光映出斑驳点点,半红半金的夕阳投洒在那道颀长的身躯上,黑影恍然如玉。

半日的牢房生涯没有在他身上留下任何脏乱的痕迹,依旧优雅高洁,不染纤尘。

这一刻,苏紫染还以为是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狠狠地揉了揉,又盯着他看了半响,才发现这男人真实地存在于眼前,而非是她幻想出来的,心中又惊又喜,最终却都化作眼中惊疑不定的涩意。

四周人影集聚,门口府卫恭敬,她却像疯了一样突然朝他冲过去,狠狠扑在他怀中,紧紧地搂着他精瘦的腰肢,紧得她自己的手指都在发颤。

真实的触感!

唯有如此真实的触感,才能让她的心慢慢安定下来。

男人敛了敛眸,缓缓扬手,宽大的袖袍慢慢将她包裹,埋在她发间深深吸了一口气。

真好。

哪怕是生平第一次入狱,却在这一个拥抱之后觉得什么都值了。

怀中,女子轻声低语,声音含着一丝明显的颤抖:“君洛寒,你回来了,你终于回来了。”

“别怕,本王回来了。”

其实他还想说,“对不起,昨天不该那样对你”,只是这句话终是没有说出口。

以后的以后,他再也不会放开她的手,所有的一切都会好起来。

“君洛寒,你吓死我了知不知道?怎么会这样……都是我不好……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女子语无伦次的话语在他听来却是无比甜蜜,只觉得心间像是被什么东西填的满满当当,连月来的阴翳失措全都一扫而空。

他一下下地抚着她的后脑,动作亲昵而包容:“傻女人,关你什么事,是本王自己的问题,是本王没有把事情处理好才会变成这样。放心,以后都不会了,再也不会让你担心了。”

苏紫染狠狠一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