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203章 王爷好像真的是很爱王妃

第203章 王爷好像真的是很爱王妃

出乎意料的是,展开纸条,竟无只字片语。

苏紫染一诧。

屋顶直直投落的日晖落在屋里形成斑驳光影,她双眼一眯,猛地抬头,却只触及那一方恰好被人徐徐掩上的红瓦,刺眼的光线不再。

屋顶有人!

纸条无字,那人是想告诉她什么呢?

顾不得此刻衣衫不整,她拾步从房里冲了出去,吓得院中那两人皆是一惊。

“王妃,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昕梓立时冲了过来,警惕不安地问道。

苏紫染没答她,又走了几步,停在一个能清楚望见屋顶状况的地方,伸着脖子探头张望。

影溪和昕梓对视一眼,皆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了疑惑不解,两人一左一右地走到她身边,影溪斟酌着问道:“王妃在找什么?”

苏紫染挥开她二人的手,脚尖一点,纵身跃上屋顶,居高临下地环视四周。

树影斜斜,芳草荦荦,偶有府中人影拱动,却不曾见到任何一个可疑人物。

云层绕绕,刺眼的日光稍稍偏斜,时间推移,强撑的虚弱无力的身体终于到了极限。

两眼一黑,苏紫染踉跄几步,踩得脚下瓦片“嘎吱”作响。

“王妃……”

底下两人皆是大惊。

依稀看见影溪飞身上前,苏紫染心道真好,不用摔地上了。

可就在她即将触到那道衣角的时候,身子一歪,被一股大力猛地撰过,狠狠捞入怀中。

是去而复返的他。

“苏紫染,你不是要休息吗,你不是要一个人待着吗,现在又跑出来干什么!”男人恶声恶语地在她耳边呵斥,若然仔细辨认,还不难听出这低醇的嗓音中带着一丝沙哑的嘶吼。

便是她睁不开眼睛,也从中听出了浓浓的紧张与关怀,这一刻,她竟只剩下病人最本能撒娇能力,虚弱至极,却强行弯了弯唇。

“你怎么这么过分?我都这样了你还骂我……”

软糯娇嗔般的话语听得男人胸膛一震,一股暗恼旋即涌上心头,他不是想骂她,他只是紧张、只是害怕。

含着复杂情绪的漆黑凤眸牢牢锁在她身上,菲薄的唇瓣紧紧抿成一条直线,他却硬是咬牙放柔了声音,道:“胡说,本王哪里舍得骂你,只是紧张你。”

怀中的人彻底安静下来,嘴角敛起的笑意又深了几分。

男人抱着她翩然落地,墨发四扬,衣袂翻飞,如同旷世谪仙,俊美无俦,出尘绝颜。

影溪随后而至,与昕梓同声请罪,男人冷冷一眼斜去,仿佛所有的温柔只限于怀中的女子身上,沉声斥道:“本王方才是怎么叮嘱你们的,如今本王才离开多久就让她出了这样的事,这就是你们所谓的好好照顾?”

两人神色一变,立刻双双跪下。

王爷平素很少对下人发火,可但凡关乎王妃的事,却半分也容不得怠慢,所以如今就算王爷怪罪,也是她们理当受的!

“影溪(奴婢)知罪!”

苏紫染原本已经有些神志不清,此刻又被这动静惊醒,黛眉紧紧蹙起:“君洛寒,是我自己任性,你怪她们做什么?”

“主子可以任性,可她们必须从旁劝谏。”

“若是我想做的事,连你都劝不了,你觉得她们能行吗?”

男人抿了抿唇,沉默扫了一眼跪在面前的两人,然后一言不发地抱着她进了屋。直到房门阖上的瞬间,才传来他低沉的声音:“你们退下吧。”

两人从地上站起,昕梓偷偷看了影溪一眼,眸色深沉悠远:“姐姐,你说王爷是不是很爱王妃?”

影溪点点头:“大概是吧。”

“为什么是大概?”

“这种事还是当事人自己才比较清楚,王妃总觉得王爷不爱她,虽然我这个旁观者看在眼里,却也不好多说什么。”

昕梓“哦”了一声,似懂非懂地眨了眨眼:“那姐姐又为何觉得王爷爱王妃呢?”

影溪突然觉得有些好笑:“你这丫头今日是怎么了,尽问这些有的没的?”

“姐姐莫要取笑我,我只是好奇,像王爷这样的人,竟然也会爱上一个人。”

影溪一怔。

“确实啊,我也以为王爷这样的人是不会真正爱上哪个人的。虽然在王妃嫁给王爷之前,很多人以为王爷的心里放着一个女子,其实那时连我都是那么认为的,只是自王妃出现以后,我才知道不是。王爷对那名女子并不是爱,只是一种不同于其他人的牵绊与习惯罢了。只有在面对王妃的时候,王爷才活得像一个人,才有真实的喜怒哀乐,甚至做出一些曾经从未有过的幼稚行为……”

“如此说来,王爷好像真的是很爱王妃。”

“你也这么觉得?”

“是啊,奴婢的感觉和姐姐是一样的!”昕梓忙不迭地点了点头,突然像是想到什么,神色微微一变,幸而影溪这时已没在看她,她便立刻敛了眸色,垂下眼帘。

屋子里,君洛寒这回没再把怀中的人放到**,也下定了决心不管她说什么都不会再让她一个人待着,索性就着横抱她的姿势坐在床榻上,将她的头轻轻搁在自己肩上,伸手捋着她黑亮的长发。

结果她竟也没有任何拒绝的动作,甚至连一句话也没开口说过。

男人左手环在她的腰上,右手修长的五指穿插于她如瀑的黑发间,垂眸看着她乖顺地阖眼坐在自己怀中的样子,竟有种世上再大的幸福莫过于此的感觉。

“你方才去屋顶上找什么?”

“我看到了爹,看到了赵姨娘,还有厨房的张婶儿和杨婶儿,他们都在上面。我看到他们在冲我招手,他们说,他们死得好凄惨,要我去陪……”

“苏紫染,够了!”

后面的话再也没有机会说出口,全都被男人用嘴狠狠地堵住,强烈的不满与怒气尽数化为掠夺的啃咬,苏紫染好笑地发现,两人身体触碰的地方竟能察觉出他微微的颤抖,尤其是他的胸膛,此刻正急剧起伏着。

他在害怕什么呢?

怕她真的去陪相府那些人了,还是怕她说那些话,又或者是……别的什么?

腹中的空气被他撰取殆尽,她却不曾有半分推拒,最后反而是他终于将她放开,只看到她“咯咯咯”地笑个不停,眼中澄澈不再,唯有一片浓浓的黑雾。

“染染……”

他的声音惊疑不定,看着她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精神失常的疯子,熠熠的凤眸中倒映着明显的慌乱。

苏紫染知道他在紧张,很紧张,怕她就此神志不清是吗?

“君洛寒,我问你,若是有一天,你发现我背叛了你,你会如何惩罚我?”

不意她会突然问这个,他愣了愣,咬牙道:“苏紫染,你不要这样!本王知道你现在难受,难受你就发泄出来,打人、骂人、摔东西,随便你想怎么样,就是不要这么阴阳怪气的!”

“阴阳怪气么?”苏紫染眉心微微一凝,怔怔地看着他。

两双黑眸相绞,都从彼此眼中读到了自己看不懂的东西。

长时间的僵持,最后还是苏紫染先忍不住,几乎要哭出来一样,扁了扁嘴,委屈道:“你若是回答我的问题,我就不这么阴阳怪气地跟你说话了,这样可好?”

男人眸色一痛,愈发用力地将她搂紧:“染染,这种事,你连想也不要想,这辈子你都不会有这个机会。若是有一天你真的背叛了本王,那么就算上天入地,本王也一定会把你揪回来,然后……”

说到最后,他几乎是咬牙切齿地从喉咙深处挤出这些话。

只是等了良久也没等到他最关键的那一句,苏紫染急道:“然后怎样?”

他却不肯再说,苦笑一声,用力揉了揉她的发丝。

然后还能怎样?

原想说,然后将她绑着囚着,要她付出千百倍的代价,让她长长记性。可是从来也没想过若是她真的背叛他会怎样,这种事,别说是不准她想,连他自己也不敢想——这个世上,他唯一不能接受的背叛就是来源于她。

“不怎样。”他冷下眉目,狠狠剜了她一眼,墨瞳中满溢着不悦的神色,“你不准再胡思乱想,礼哲本王会替你找回来,相府的仇,本王也一定会替你报。现在你唯一要做的事,就是好好休息,知道吗?”

“不知道!”苏紫染猛地推了他一把,双目陡然赤红一片,“那是我的家人,那都是我的家人啊!我怎么可能好好休息?君洛寒,从明日起,你查你的,我查我的,我们互不干涉!”

猝不及防之下,男人的身子蓦地往后一仰,尽管及时稳住,落在她腰肢上的手却还是松了,几乎就要把她甩落在地。

“苏紫染,你疯了是不是!”

他勃然震怒,大吼一声,展臂将她捞入怀中,却因速度过快只能屈膝,最终虽仍是将她接住,却差点整个压在她身上,只能在最后一刻猛然掉转方向,用自己的背挡在她和冰冷的地面之间。

一声闷响。

苏紫染终于忍不住,“哇”地一声哭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