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204章 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案!

第204章 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案!

太子府。

君洛羽狠狠将桌面上所有可见的东西全都砸了,屋子里发出“乒乒乓乓”的各种杂声,最后犹不解恨,连那张桌子和几把椅子也没能幸免于难,统统在他的手下东倒西歪、抑或缺了棱角。

他长臂一伸,恶容满面地指着眼前一人,咬牙切齿道:“你说,这件事到底是这么回事?”

“二哥何处此言啊?”炎王大惊,适才已经被他的怒气震得完全说不出话来,此刻又因他这句话顿感莫名其妙,虽然他也愤怒苏陵川言而无信,他也大为诧异为何相府会一夜之间被人灭门,可这些事情他怎么会知道?

蓦地,他像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又惊又怒:“难道二哥是怀疑臣弟不成?”

两人迎面而立,炎王的气势明显弱了一截,原本就从未违逆过太子之令,如今眼前这人又处在盛怒之中,他哪里还说得出别的什么,只觉心里又凉又堵,他们兄弟二人这么多年的感情,这个哥哥竟然不相信他?

一旁,方承庆低垂的眉眼间闪过一道诡异的精光,原本一直静默不语,此刻终于忍不住走到二人身旁劝谏:“王爷,太子并非是怀疑你,只是想问问你对这件事是怎么看的

。”

炎王天生只逞匹夫之勇,根本没什么脑子,闻言,冷冷地哼了一声:“我们兄弟二人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你这个下人来插嘴?”

方承庆瞳孔一缩,君洛羽亦是变了脸色,狠狠剜了炎王一眼:“你这说的是什么话,承庆跟在本宫身边这些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谁准你这么跟他说话的?”

其实说完那话,炎王自己就已经后悔了,毕竟一起共事了这么多年,方承庆对他总是恭敬有加,两人至今也都是客客气气,若非气急,他此刻绝无可能说出这种话来。可经由太子这么一喝,他又觉得面子上过不去,二哥竟然为了一个外人来训斥他?而且方承庆跟了二哥这么多年,难道他就不是跟了二哥这么多年吗,二哥适才还不是怀疑他了?

眼中狠意一露,拳头被他捏得嘎嘣作响,狠声反问:“难道臣弟说错了吗?在我们兄弟二人面前,难道他不就是一个下人吗?”

方承庆僵硬地扯了扯嘴角,笑道:“太子,下官以为,王爷此刻只是心情不好,并非故意顶撞太子。既然王爷看不惯下官,那下官还是先行告退吧。”

说罢,他作势就要转身离开。

“承庆,你站住!”君洛羽喝止他,又回头瞪着炎王道怒道:“不知礼仪的东西,本宫今日不想见到你,给本宫滚!”

“二哥?”炎王满眼不可置信地看着他,双目瞪得犹如铜铃。

君洛羽神色更冷:“本宫让你滚,你没有听到吗?”

“好,好,好,臣弟这就滚!”

直到“砰”的一声关门巨响传来,方承庆才如梦初醒般地回过头去望着君洛羽,诧异道:“太子这是干什么,如王爷所言,下官不过是个下人,太子何必为了下官而让王爷颜面扫地?”

“你不是说,他在本宫身边或许是意图不轨吗?”

方承庆皱了皱眉,似乎是在思考他话中的意思,半响,疑惑道:“可是太子这样不是反而会打草惊蛇吗?”

“哦?你怎么不说是引蛇出洞呢?”君洛羽讳莫如深地笑了笑,“五弟这性子太直,若是真的如你所言,他包藏祸心,那么本宫今日之举必定会激怒他,或许他会做些露出马脚的事也不一定

。可若他是真心辅佐本宫,那么他日只要本宫好言劝上几句,他也一定会不计前嫌、心甘情愿地回到本宫身边。”

方承庆眸色一亮,称道:“太子好谋略,下官自叹不如!”

君洛羽似笑非笑地挑了挑眉,并没有把他的赞言放在心上,反而轻轻嗤了一声:“这些奉承话你就不必与本宫说了,倒是今日相府之事,你怎么看?”

“其实下官最初怀疑过此事乃太子所为……”

“哦?”君洛羽眯了眯眼,见他有些羞愧地低下头,嘴角的笑意便又深了几分,“何出此言?”

“昨夜太子不是派人将苏家少爷掳了来吗,是以下官以为……”抬眸看了看他的神色,晦明难辨,方承庆心里一惊,忙补充道:“不过下官很快就否定了这个猜测,因为下官知道,若是太子真的有心要相府所有人的命,便不会多此一举将苏礼哲留下。”

“承庆,让本宫来猜猜你究竟是怎么想的吧?”

“太子……”

“你刚开始确实怀疑这一切都是本宫做的,可后来却不是因为你口中那个原因才否定了这份怀疑吧?”满意地看到方承庆微变了神色,他不在意地勾了勾唇,继续道:“本宫那日在昆仑山巅受到赵王启发,所以将苏礼哲带走,为的就是威胁苏紫染,从而得到苏家军的兵符,或是从睿王手中换来隐卫信物也好。你是这么想的吧?”

方承庆又要下跪,这一次却被托住,不准他跪:“承庆,本宫又没怪你,你紧张什么?”

“太子恕罪,下官不该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没什么,本宫原就不认为自己是什么君子。你说的那种事本宫虽然当时没想过,可在今早看到相府被人灭门之后却有想到,经过此事的刺激,苏礼哲这个筹码非但能换来睿王府的隐卫,或许苏紫染的态度也不会再那般强硬

。”

方承庆呼吸一滞,只觉胸闷气短,尤其是看着眼前这张阴谋得逞的笑脸,差点没气昏过去。他强迫着自己镇定下来,沉声问道:“那么太子认为,这件事到底是谁干的?”

“关键不是本宫认为,而是父皇认为。若是能想办法把这件事算在睿王府头上倒是不错。”君洛羽喟叹一声,似是有些无奈,“只可惜,本宫觉得父皇不会信。”

“太子为何这么说?”

君洛羽“哈哈”大笑,似真似假道:“因为本宫那四弟是个情种,他满心满眼念着他那个王妃,又怎么忍心屠她苏家满门?”

方承庆一震,一口银牙几乎咬碎。

夜,睿王府。

晚风徐徐,摇曳了满室纱幔,吹弱了一豆烛火,消散了弥漫的袅袅梨木香。

美人榻上,苏紫染笔直而坐,想起方才君洛寒被她赶走时露出的表情,不禁觉得有些无奈。

明明打定了主意不能见他,可白日里自屋顶摔落、后又被他接住的刹那起,竟隐隐生出了几分庆幸,庆幸原来他一直在她身边。

看他的样子完全不似那幕后之人,可在她查出真相以前,没有人可以让她完完全全地信任,所以她只能狠心再次将他赶走。

哪怕在他用自己的身子挡了她摔落地面的疼痛时,她心里又是感动又是酸涩,恨自己为何不能就此信任,可奈何她无法强迫自己,便是和他待在一起,也忍不住会问东问西,那些问题还都古怪得会让他觉得她精神错乱,所以她不想这样下去,宁愿她一个人彷徨无依,也不想在查出真相以前让他知道她在怀疑他。

若是他知道了,定会失望不已吧?

他那般待她,她却还是无法全心信任……

蓦地,苏紫染眼睫一颤,薄唇微启:“你终于来了,我等你很久了。”

“四嫂如何知道臣弟一定会来?”

含笑揶揄的声音并非是让她最在意的地方,而是那声“四嫂”,竟让她微微一震

徐徐抬眸,目光触及眼前一身青衣的男子,眸中分明闪过一丝愕然,转瞬即逝,却仍是被对方捕捉入眼。

苏紫染沉声反问:“若非如此,你为何多此一举在我屋里扔一张空白的纸条,难道是为了取乐不成?”

来人不置可否地笑了笑,笑容依旧是让人如沐春风的清俊儒雅。

“四嫂看到臣弟似乎很惊讶?”

“当然,宣王爷会来这里,完全出乎我的意料。”

明明是同一个人,苏紫染却觉得他和那日回朝的时候已是天差地别,明明还是一样纯洁无害的笑容,只是那时她唯有舒心的感觉,如今再见,更多的却是看不透的深邃,甚至让人畏惧、颤抖……

半响不见他开口,她沉吟片刻,便又补充了一句:“不知宣王今日来此是为了……”

“为了相府一事。”对方毫不犹豫地答道。

苏紫染一震,强行维持着面部的笑容:“王爷请赐教。”

“难道四嫂不想知道相府灭门一事究竟是何人所为吗?”

“你知道?”苏紫染这回再也没忍住腾地一下站了起来,看着他的眼中充满了颤抖,还有一丝隐隐的迷惑与恳求。

“臣弟确实掌握了一些相关的线索。”他点了点头,微叹一声,“只是此刻还不能告诉四嫂。若是四嫂想知道的话,明日下了早朝,臣弟在城西竹林等着四嫂。”

苏紫染虽然奇怪他为何要约在那种地方,又不解他特意来此告诉她此事却不上报朝廷的原因,可抵不过心中迫切想要知道真相的欲望,只好点了点头。

“好,希望王爷届时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