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206章 你就不能扯个像样些的谎?

第206章 你就不能扯个像样些的谎?

“要怪只能怪你自己太笨,就你这种被太监玩弄过的不干不净的货色,给本王提鞋都不配,还妄想得到本王的爱?”

男人低醇的嗓音中犹带着一丝沙哑,却已失了往日的绵绵情意,轻声细语中竟只剩下一片冰冷:“事到如今也不怕给你一句实话,本王从头到尾都只是在利用你,最开始是利用你除掉宋廉那个碍事儿的死太监,后来是利用你打探睿王府的消息,到了如今,则是利用你这位宠妃扳倒睿王府。”

眼看着血一点一点地从地上那女人的腹中流出,借着凄冷的月色,红艳艳的一片竟也染上了氤氲迷蒙的色彩,美得惊心动魄,他笑得暖如夏日,眸中却是冰冷如斯。

“只可惜,你这宠妃似乎名不副实的样子,父皇最爱的,看来还是只有莲妃那个女人。所以到头来,除了宋廉的死,别的事情你还真一件都没做成……想来也是,估计也只有宋廉那个蠢货会栽在你手里,明明知道是你在背后害她,临死却还不肯让那些人为他报仇。你说他究竟是有多爱你?”

多爱?

有爱吗?宋廉爱她吗?

原来他是爱着她的……

这一刻,她想的竟不是自己为何会死在眼前这个男人手中,而是那句“宋廉爱她”怎么.小说 就从旁人嘴里说了出来?

曾经有那么多的机会,他为何从来没有亲口告诉过她?怕她用那种尖酸刻薄的语气讽刺他,还是因为自卑?

记忆中,他就连唤她一声“清儿”也总是带着小心翼翼,最开始是不屑,后来却是不敢,怕她瞧不起他太监之身吗?可若真是如此,为何不直接放了她呢,那样的话,最后也不至于落得个惨死牢狱的下场啊……

宋廉,你聪明一世,为何偏偏糊涂一时,爱上我这么个没心没肺的女人?

窸窸窣窣衣料摩擦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清妃疲惫不堪地阖了阖眼,复又睁开,借着惨淡的月色,隐隐看清男人挺拔的背影翩跹而去,越走越远,没有丝毫留恋。

这个人,她以为她是爱着的,因为跟他在一起的时候,她似乎能近距离地接触到阳光。

可原来,阳光也并不是什么好东西,还是黑暗更适合她……

宋廉,若是我现在告诉你,我后悔了,后悔要你死,你可还会回来我身边?

不会了吧,你一定也嫌我脏了……

眼角湿漉漉的一片,泪水坠落,“滴答”一声脆响,余音袅袅,回荡在这熟悉的山石之间。

宋廉,这里满满的都是我们的回忆,如今我死在这里,也算是死有所依。

等我下去找你的时候,你能不能不要急着把我推开?

我有好多的话想要告诉你。

其实,我可能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厌恶你,真正该厌恶的,是我自己,只是我不愿承认……

人人都知道你宋公公什么礼都收,但最喜欢收的却是女子用的花簪,他们都觉得你身体残缺、就连性情也甚是古怪,可他们却不知道,真正喜欢花簪的人不是你,而是我,是我曾央着你亲手为我戴上花簪。从那以后,多少次清晨醒来,你都偷偷地为我戴上各种漂亮的花簪,你说那是别人献给你宋公公的礼物……

宋廉,你是不是给我下了什么蛊,为何在你死后,我反而总频频想起你?

你曾经也对我这么坏,怎么能因为我害了你这一次,你就弃我而去了?如果你现在回来,如果你回来,或许我会考虑原谅你……

恩,哪怕你不好意思说出那三个字,由我来说,好不好?

若是你回来,我便不要这后宫宠妃的位置了,每天每天都只在这假山禁地等你,一直等到你可以出宫的那一天,好不好?

我们一起去找个没人认识我们的地方,我们一起……

“宋廉,我后悔了……现在我来找你,你原谅我,好不好?”

细弱蚊蝇的最后一声轻喃后,女子的眼帘终于缓缓阖上,唯留了一地艳色刺目的红,像是奏响了爱的最高重悲鸣曲,芳华落尽,圣果始盛。

翌日一早。

林间晨风拂面,树荫斑斑,一白衣女子迎风而立,浅金色光芒环镀周身,墨发四扬,裙裾荡漾,明明该是美不胜收的画面,此刻,那女子却犹如破落凋零的枯叶一般,单是那萧瑟的背影中就满溢着浓浓的悲伤与萧条。

在她面前,同样是白袍翩然的男子长身玉立,脸上尽是震惊与愕然,右手微伸,宽大的袖袍在草垛上投下淡淡的阴影,像是笼罩着灰暗再无光明的世界。

“染染,你怎么来了?”男人素来镇定,此时此刻,他的声音却带着一丝明显的慌乱。

苏紫染一瞬不瞬地凝着他漆黑如墨的凤眸,狭长的黛眉深深拧起,不是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吗,为什么她无法从男人的眼中窥探出一丝一毫的痕迹?

“睿王爷,怎么,我不能来、不该来吗?”

没等男人开口,她低低地笑开,眼底却绞着强烈的疼痛:“哦,对了,的确是不该来。如今我见了这幅场面,睿王爷打算杀了我灭口吗?”

“染染,你说什么?”

睿王爷?

她叫他睿王爷!她还说他打算杀了她灭口!

四目相对,男人的眼中满是不可置信,墨瞳深处似乎还敛着一抹比她更为伤痛的情绪。

苏紫染强迫自己别开眼不去看他,每每如此,她总是无法抗拒地溺毙在男人想要告知她的情绪中,所以她只能强迫自己不去看,唯有这样,她才能理智地分析当下的一切。

就在他们两人之间,还横躺了一个人,身上一柄利剑在阳光下闪着刺眼的光芒,胸口大片****的血迹,看样子应该是刚刚遭人杀害不久。

那人告诉她,今日早朝之后在这里等他,他会告诉她一些东西——一些关于相府一夜之间被人灭门的真相。可是如今,他却躺在这里,再没有办法开口说话。

而站在他面前的男人,是她的丈夫,是那个口口声声说会帮她找出礼哲、会帮她报仇的男人,他在这里干什么?

她不想怀疑,可是此情此景,却让她不得不怀疑。

“苏紫染,你怀疑本王?”

他一字一顿,几乎是从咽喉深处慢慢道出心中所想,紧绷的俊颜上是显而易见的暴怒与强烈的压抑,似乎只要他一个没忍住,就能亲手将她捏死一般。

“从相府被人灭口的时候起,你就怀疑本王。如今,你更是坚定了这个想法,是不是?”

他看上去非常生气,可不知何故,苏紫染却只想笑,而她也真的这么做了,尽管笑得比哭还难看,嘴角却仍是畸形扭曲地扬起。

事到如今,他做出这幅样子是给谁看?

这个就像受了天大委屈的样子是给谁看?

难道他装得好像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就能将一切抹去,就能表示一切都没发生过吗?

“睿王爷,经过这么多事,你以为事到如今,你还值得我相信吗?”

强烈的光线照得人呼吸堵滞、浑身疲软,苏紫染只觉浑身冰冷,从头到脚都像是被人在腊月寒冬之季泼了一盆冰水,刺到了心骨里去。

“宣王约我在此见面,为何睿王也会出现在这里?难道王爷不认为自己有必要好好解释一下吗?”

男人皱了皱眉,依稀可见他的太阳穴突突地跳了几下,嘴角泛起一丝冷弧:“是九弟约本王在此一见。怎么,难道他能约王妃这个四嫂,反而不能约本王这个四哥?”

苏紫染愣了愣,咬唇道:“那就当是这样,为何宣王会躺在这里?”

“这本王如何知道?”男人沉痛地怒吼一声,眸中猩红一片,“本王只是比你来早了一步,可本王来的时候他就已经断了气,你让本王如何知道他是怎么死的?”

一声轻笑自女子口中逸出。

“王爷,为何你就不能扯个像样些的谎?”冷冷地看着对面的男人,苏紫染的手心被她自己狠狠攥起,连牙根都在颤抖,“若是宣王早前便找过王爷,那他为何昨夜没有跟我说?就算他真的约王爷在此见面,那他为何要早王爷一步来这里候着,却不在下了早朝之后直接与王爷一同过来?”

男人定定地站在原地,额前一缕碎发遮住了那双墨黑狭长的凤眸,掩尽情绪,他的薄唇似乎微微一动,却是半响也没见他开口说话。

苏紫染弯了弯唇,身体几乎已经无法维持站立的姿势,强挪了脚步转身欲走,却在转身的瞬间瞥见男人突变的神色,果然,右臂下一秒就被男人狠狠捏在掌心。

没错,就是狠狠,没有丝毫怜惜。

也是,她这样的女人,怎么值得他怜香惜玉呢?

“苏紫染,你凭什么这么自以为是?连真相是什么你都不知道,凭什么就认为是本王做的?”

手骨几乎要被他捏碎,女子背对着他的脸上闪过一抹痛楚,眼睫一颤,强笑问道:“那么敢问王爷,真相是什么?”

“苏紫染!”

回应他的,唯有“嘶啦”一声。

是她大力一甩右臂,终于挥开男人的桎梏,月白色的袖袍却没能幸免于难,最终留在了他的掌心。

男人的手扬在半空,久久没有收回,任凭一截锦缎自手中飞出,再也抓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