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207章 睿王爷此举何意

第207章 睿王爷此举何意

从那竹林回睿王府的路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也正是这么一段距离,足够很多事情发生。

长街横亘交纵,前往衙门和回睿王府的两条路在一个岔路口分开,苏紫染快走几步往衙门的方向而去,可压在心上的桎梏却越来越重,像是要把她活活压垮一样,只好在行至一半之处放满了步速,直到最后终于还是停了下来。

在原地站了很久,她用力阖了阖眼,动作艰难地转过身去,朝着来时的路返回,当她再次走到岔路口的时候,毅然决然地往睿王府的方向走了回去。

她以为自己一定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去衙门才是,只有那样,她才能确保宣王的死及时被人发现,才能确保那个为了相府一事而死的人沉冤昭雪。

可犹豫良久,她竟还是选择了后者。

不为别的,她在想,若是官兵过去的时候,那个男人还没有走该怎么办?

事到如今,她怕的竟然是他还没有离开,怕他会因此被景帝怀疑责罚,而不是他毁尸灭迹……

果真是痴了。

走到睿王府门口,人潮拱动,声音鼎沸,两排官兵服饰的人整齐而立,最前面领头的那个似乎在和王府的官家交谈些什么。

苏紫染顿在原地,一?一?本?读? s股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

她不知道这些官兵是为何而来,应该不会是为了宣王的事,那竹林地处偏僻,理当不会这么快被人发现,可除此之外,还能因为什么?难道是相府灭门一事,景帝已经知道了先前君洛寒受到过苏陵川的陷害,所以也怀疑到睿王府头上来了?

“啊……”

肩胛猛地被人扣住,苏紫染本能的一声惊呼也被人用手堵住,她愕然大睁着眼,刹那间已闪过万般计较。

此人是谁?

看他小心翼翼的动作竟不像是挟持、而像是个在和她开玩笑的熟人……

身子被人拉到一旁,饶是脑子里浮现过无数张脸,可转身看到那人的瞬间,还是不禁吃了一惊:“雪炎,怎么是你?”

那人手下力道不减,似乎还没有意识到此刻正用力握着她的手,脸上的表情堪称慌乱,急声道:“阿紫,别回去,现在就跟我走。”

苏紫染皱了皱眉,转过头去看着睿王府门口的景象,心底那股不安愈发强烈,奇怪道:“怎么了,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这些官兵就是来抓你的,有人说看到是你杀了宣王,景帝震怒,派了大队人马前来拿你归案。具体的情况我一会儿再跟你……”

雪炎一边说一边拉着她往前走,可半响不见她反应,狐疑地回头看了她一眼,刹那间,所有的话便都顿在喉间。

惊惶地看着她霎时惨白的脸色,他的手心微微一颤,樱唇上那抹鲜红刺痛了他的眼,在他意识到自己的动作之前,右手就已捧起了她脸,小心翼翼呵若珍宝般地拭去那一抹艳色。

“阿紫,你……怎么了?你别吓我……”

面前的女子浑身颤抖,明知道不可以,还是忍不住轻轻将她拥入怀中,这个他放在心尖上的人,凭什么被人一而再再而三地伤害?

若是他从一开始就没有放手,是不是现在的境遇会有所不同?

苏紫染头昏脑涨,所有的思绪都顿在了他那句“有人说看到是你杀了宣王”上面。

有人说,是谁说?

谁能看到她亲手杀了宣王!

她去的时候那个男人就已经在了,她走的时候那个男人还没有离开,如此说来,她又有什么机会杀了宣王?她甚至连靠近一步的机会都没有啊!

到底是谁要害她,是谁非要置她于死地?

“雪炎……”她哽着喉咙,仅仅半日的功夫竟已精疲力倦,嘶哑着嗓音一字一顿道:“你说,他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这个“他”是谁,尽管没有明说,可雪炎心里还是隐隐猜到了。

能将她伤成这样的,除了那个男人,还会有谁?

“阿紫,先别管这些了,跟我回去,剩下的事情都交给我,好不好?”

半响没有听到她的回答,他的心禁不住一寸寸化凉,唯有将怀中的人越勒越紧才能让他觉得自己还活着。

苏紫染没有推开他,或许她有那么一点了解雪炎此刻的心情,正如她自己的心此刻也正寸寸化灰一般。

痛到了极致,已无法用言语描绘。

身上猛地一灼,她呼吸一滞,猛地回头,顷刻撞入一双深不见底的漆黑凤眸之中。墨瞳流转,绞着冷然、愤怒、气闷、还有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额角依稀可见青筋暴露,似乎正努力克制着一股强烈的情绪。

愤怒?

苏紫染又忍不住想笑,他在愤怒些什么,是她回来得不够早、要那些官兵白白等了那么久吗?

正欲拾步,却猛然意识到自己的胳膊还被雪炎抓在手里,只好又回过身去歉意地看着他:“雪炎,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正如我不知道你为何每每都能在我有危险的时候出现在我身边,可我知道,你永远都不会害我,你就像是上天特意派来保护我的神祗一样。也不知道我上辈子是做了什么好事,今生能遇到一个你……”

“阿紫……”

“真的很谢谢你,只是这一次,我不能跟你走。”

他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只是定定地看着她,可苏紫染知道,他在无声地表达他的拒绝——手臂上的力道丝毫没有消失,反而又增了两分,这是他第一次以如此坚决的姿态对待她,以往每次,无论她想干什么,他从来不会阻止。

“雪炎,若是真如你所说,皇上下令拿我,杀害皇子这么大的罪名,我如何躲得过?若不能还自己一个清白,难道你想让我一辈子都躲在铭幽族隐域之中吗?”

抓着她的手微微颤了颤,可那份力道却渐渐松开几分,他知道她的无奈,也知道她这么做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不想牵连到睿王府,这个笨女人,她什么时候才能好好为自己想一想?

“阿紫,不管怎么样,这件事只要你不承认,景帝就没办法定你的罪。你等我,我会回来救你的。”像是有些不放心她,末了,他又恶狠狠地补充了一句,“一定要等我,知道吗?”

“好。”她点了点头,挤出一抹僵硬的笑容,等不等并不是她说了算的,有时候帝王一句话,要她生便生,要她死便死。

臂上的力道骤然消失,连那份温暖的触觉也随着她一步步向反方向走去不复存在。

与王府门口那袭白袍四目相对,他双眉紧锁,眼底倒映的竟是她一步一生莲的娇弱倩影,随着她渐渐靠近,他遍布愤怒的眸中蓦地闪过一丝担忧,转瞬即逝。

众人仿佛这时才意识到他如火如荼的目光,皆随着他的视线诧异看来,当看到来人是她的时候,那些官兵皆是一震,手中长枪齐刷刷往地上一靠。

苏紫染挑了挑眉,自嘲地想,她又不是什么洪水猛兽,哪怕她真“杀了”宣王,他们也不必这么大反应吧?

缓缓勾了勾唇,她故意装着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笑问:“王爷,这些人是特意在此恭候妾身回府吗?”

清风居的人也都站在那里,个个神色不安,似乎想冲过来问她到底发生了什么,却被王府的其他人拉住。

领头的官兵似是这才反应过来,不等男人开口便大步走到她面前,态度虽无怠慢,却也不如以往那般恭敬:“睿王妃,现有人举报看到你杀了宣王,皇上有命,宣睿王妃觐见,还请睿王妃配合,跟属下走一趟。”

“哦,原来是这样。”她半真半假地点点头,状似不经意地看了一眼大门口长身玉立的男人,恍惚间意识到他的眉宇拧得更深,凉透的心底却早已无暇去想他为何如此。

蓦地,男人神色一凛,几步走下台阶,越过众人来到她身边,定定地站在她面前。

苏紫染一怔,却见他眸光微凝,视线并非落在她身上,像是透过她在看什么人一样,便顺着他犀利的视线遥遥望去,缓缓掠过她方才与雪炎所站的方向,却发现那里早已无人。

她没去管他这奇怪的行为,对奉命前来抓她的人道:“不是说要去见皇上吗,怎么还不走?”

那人原本以为睿王会来阻止,或是二人有话要说,所以才站在一旁略略等候。闻言,突然一震,不解地朝她身旁的男人看了一眼,似有征询之意。

仅是片刻的功夫,苏紫染就已转身往宫门的方向走去,声音沉沉:“既然大人不打算带路,那我就自己去吧。”

忽闻身后匆匆一句“王爷恕罪”,便带着整齐划一的士兵围在她身侧,生怕她跑了似的。

耳边脚步声沉沉掠过,一阵风似的挡在她面前,身前的路倏地被一抹颀长的身影遮挡,投落在地的是一片浓重的阴影。

苏紫染皱了皱眉,终于显出几分不耐:“睿王爷此举何意,没有听到他们是奉皇上之命带我回去觐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