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208章 你亲口承认了?

第208章 你亲口承认了?

男人脸色一变,忽而咬牙切齿道:“苏紫染,你竟敢……”

苏紫染挑了挑眉,苍白的脸上中划过几分嘲讽的意味,很想开口问他,竟敢什么,是不是想说她竟敢杀了宣王?那么话说一半没有继续又是为何?

既然动作如此迅捷,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已经找好了她这个替罪羔羊,那又何必在此刻惺惺作态,于众人面前揭穿她的罪行,保他睿王府大公无私的一世清名不是很好?

似乎是察觉到了她脸上闪过的嘲弄,男人身形一晃,脸色竟是比她还要白上几分,只是他菲薄的唇瓣却在此时不合时宜的弯起,露出的却又远不是什么奸计得逞的笑容,反而带着几分苍凉与悲怆。

“苏紫染,你真是太让本王失望了。”

哦,终于还是说了。

杀了他的兄弟,所以让他失望了是吗?

那他呢,她掏心掏肺地爱她,他却如此处心积虑地害她,难道就不让她失望吗?

不,不是失望,她已经绝望了。

……

御书房。

苏紫染进去的时候,景帝正端详着手中平放的一张很小的纸条,见她进来,便收了纸条,扬手挥退了一旁伺候的李成德,单独留下她。

“苏紫染,你可知道朕召你前来所为何事?”

景帝的声音很沉,却辨不出喜怒,原本苏紫染以为他会怒容相向,毕竟他该是以为自己杀了他儿子,所以他现在这种平静的反应远远出乎她的意料。

她点点头,想了想,又屈膝跪下:“回父皇,臣媳在来之前已经听说了,有人说看到臣女杀了宣王。”

“看你这样子,应该是不承认自己杀了宣王吧?”

苏紫染咬了咬唇,猛地抬头:“是,臣女没有做过的事情,如何认?”

景帝捏了捏手心那张纸条,沉吟片刻,双眼缓缓一眯,道:“今晨有人上禀,说在城西竹林看到了你。虽然那人是个樵夫,每日都会从那处经过,可朕还是觉得疑惑,依你这般聪明的人,怎么可能杀了人还站在那里被人瞧了去?”

她大为感激:“父皇明鉴!”

景帝却忽地又皱起了眉,脸色一肃,沉声喝道:“可你不只是出现在案发现场,你还在那儿留下了东西!”

苏紫染一惊,眼波微微流转,突然像是想到什么,瞳孔骤然一缩,连带着那颗心也颤抖不止。

良久,她垂着眼帘苦笑一声:“敢问父皇,臣媳留下的是什么东西?”

“一截袖袍。”景帝答道,“看那形状,应当是与人扭打的时候不小心撕扯下来的。如此说来,你当时还在那竹林里和人发生了争执,是吗?”

苏紫染阖着眼帘深吸了一口气,复又缓缓睁开,眸中迷茫痛楚不再,唯有一片了悟的清明。

不等她开口,景帝又道:“若是你不承认是你杀了宣王,那你告诉朕,你当时可还在那林子里遇到别人,或者看到什么可疑人物,又是谁与你发生了争执?”

“父皇……”

……

帝王宣召睿王妃的原因在宫里风传一时,据说睿王妃遭受灭门之祸、心绪不宁,已然成了个杀人狂魔,竟然连好意安抚的宣王爷也没有放过。御书房门口由此聚了很多人,景帝没有开口疏散,守门的侍卫便也任由他们站在那里,其中不乏宫中妃嫔和诸位王爷王妃。

其中,太子君洛羽站在最前端,太子妃苏琉月在他身侧,二人面色都极为不佳,像是在为什么事情争吵,可仔细一看却又不像,因为两人时有低声细语,虽听不清他们究竟在说什么,却也看得出并非吵架,而是在为同一件事心烦担忧。

此刻,众人便不禁想到一个时辰前入了御书房的那位,或许是因为太子妃的亲人所剩无几,所以此刻在为睿王妃的生死担忧?

人群中有低低唏嘘的声音传出。

众人心里都很清楚,若是杀害宣王的罪名坐实了代表着什么,不仅睿王妃必死无疑,就连睿王府也会受其牵连。这一年多来,睿王这般爱着他的王妃,几乎是万千宠爱于一身,让所有女子艳羡不已,可到头来却换来这么个结果,也不知道他此时作何感想。

有人偷偷地将目光投注在他身上,或能看到一张紧绷的侧脸,或能看到他僵直的脊背,却无法探清他此刻真实的想法。

良王与他并肩而立,视线始终落在这位弟弟身上,这么长时间的等候就像是一场心理拉锯战,他看得分明,这个素来冷静自持的四弟几次差点忍不住冲到御书房里去问父皇要人,若不是他死死拉着,非得出大事儿不可。

可是已经整整一个时辰了,父皇到底在里面说什么,若是审问,为何要单独?

连他自己的心里也是焦躁不安,可想而知现在四弟的心情,遂伸手拍了拍君洛寒的肩,低声道:“四弟,别太担心,父皇如今应该还没有确凿的证据,否则此案就会直接移交大理寺,父皇也不会单独宣见紫染了。”

还没等到君洛寒开口,“吱呀”一声,御书房的门终于开了。

渐渐显露的人影正是众人翘首以盼之人。

在见到她之前,众人都以为她会哭闹、会颓废、会争辩,所以她如今这幅平和的样子倒是让人大吃了一惊,竟唯有那缺了一截的袖袍显得有些狼狈,其余的,与平时毫无差别。

难道这么长时间的审问之后,景帝洗刷了她的冤屈?

却见李成德匆匆入内,又匆匆出来,轻轻一瞥身旁女子,眼中竟满是同情怜悯。

拂尘一甩,高声道:“皇上口谕,睿王妃与睿王成婚一年未有所出,还挑唆睿王专宠其一人,醋妒成性,形德败坏,竟还不思悔改,如今更是做出杀害皇子之蠢事,着废去睿王妃一位,三日后处死。皇上仁德,念其两日前蒙受灭门之祸,郁结于心,特留其全尸,赐鸠酒一杯。”

御书房门前站着的女子仍是身形笔直,不偏不倚,就好像李成德口中那位“睿王妃”不是她一样,反观她面前的众人,却是个个震惊愕然,还有亲近之人满目痛色,其中数睿王尤甚。

良王双眉紧锁,依旧是不近不远的距离看着这边的动静,心中却是不断震荡起伏。

父皇到底说了什么,这一个多时辰的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那个女子会承认?

事情到了现在这种地步,四弟要怎么办?以他对那个女子的爱,若是她真的死了,四弟要怎么办?

还能回到过去吗?能回到过去她没有出现的时候那般吗?

而她身旁的良王妃,那个曾经救过他一命的女子,此刻亦是不无担心地看着不远处那个云淡风轻的女子,虽然她并不了解那个女子,可在她的印象中,那真的是一个很了不起的人。

她从来不信外界那些传言,可在那个女子身上,她却觉得旁人根本无法道尽她身上那种非同寻常之处。

或许,这也就是为什么,同为指婚,那女子可以让睿王死心塌地,而她却只能独守空闺的原因吧?

可也就是这样一个奇女子,此时此刻,竟然要死了吗?

帝王金口玉言,想来是无法挽回了吧……

君洛羽紧紧捏着双拳,手背上青筋暴露,若是换了以前,他当然是恨不得这个女人快点去死,可是现在这种情况下,她还不能死——她还有用,她还不能死啊!

苏紫染嘴角含笑,目光一寸寸地扫过众人,将所有人的脸色尽收眼底,却又没有在任何人面前有半分停留,仿佛任何事情都已经激不起她的情绪起伏。

阳光下,有谁身形一晃,脸色惨白,一步一步朝她走来,深不见底的黑眸中闪着强烈的执拗。

停在她面前,目光却非落在她身上,他冷冷地睇着一旁的李成德,嘶哑着声音一字一顿道:“这么快就定了她的罪,证据呢?”

李成德在帝王身边这么些年,虽然刚提为大内总管不久,却也算是见惯了大世面的,可此时被他这满腔怒意的阴鸷眼神一瞪,竟一时吓住,久久说不出话来。

御书房的门再次被打开,却是景帝本人。

看着眼前景象,眉目一冷,低声斥道:“她都亲口承认了,还要什么证据?”

男人身形一晃,脸上唯有的几丝血色也终于消失殆尽。

他满眼不可置信地转过头来,目光甚至没有在景帝身上停留半分,狠狠地瞪着身前女子,张了好几次嘴,却都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苏紫染眸光微凝,幽幽流转的眼波一瞬不瞬地望进他漆黑深邃的黑眸中,嘴角弧光浅浅。

“你亲口承认了?”他终于满是艰涩地从胸腔内挤出那么几个字。

景帝蹙眉,有些不满:“睿王,难道你是在怀疑朕的话不成?”

他却不答,像是没有听到景帝的话一样,黑眸中情绪翻涌,愈发狠厉地逼视着面前的女子,两边袖袍皆是微微抖动,也不知是夏风拂起的涟漪还是他袖中双手的颤抖。

谁都看得出帝王怒了,可睿王的怒气却似乎比帝王更甚,让周遭众人的目光一下子全都聚集在了他面前的女子身上,心里都不禁期待着她口中那个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