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214章 这就是你要给本王的结果?

第214章 这就是你要给本王的结果?

打斗的声音不绝于耳,她心里七上八下,眼皮亦是突突直跳,这时,男人沙哑的声音在外面响起。

“苏紫染,本王知道你在里面,你最好现在就自己出来,别让本王进来逮人!”

伸了一半的右手微微一颤,她本能地皱了皱眉,“哗啦”一下将水蓝色的帘子拉开,脸上的表情还维持着适才紧绷的状态,虽然平静,却深邃得不可捉摸。

目光触及慕容殇嘴角的一抹鲜红,她瞳孔一缩,胸腔内骤然涌起一股无名的怒火。

虽然她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大难不死,更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出现在慕容殇的马车里,可唯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景帝最后会放过她一定跟慕容殇脱不了关系。他特意从启圣跑来天阙,若为的就是救她,那这份恩情她已不知如何还,如今他竟然还因为她而受伤,更是让她觉得羞愧至极。

“睿王爷,你这是干什么?”苏紫染几乎没做他想就立刻跑到两人之间,挡在慕容殇身前,连男人蓦然而至的掌风也顾不得。

眼看着一掌就要落在头上,发梢扬起,四散翻飞,她猛地阖了双眼。

“紫染……”慕容殇愕惊呼。

意料中的疼痛并没有如期而至,反而是男人一声痛苦的闷哼伴随着清冽的夏风传入耳畔,沉沉地砸落在她心头。

徐徐抬眸,蓦地撞入一双漆黑如墨的凤眸之中,连带着同时映入眼帘的,还有他唇边一抹艳色。

此刻才发现,受伤的并不只是慕容殇一人,还有他,而他的伤,似乎比慕容殇的更重些。

除了收回刚刚那一掌所受的反噬,在此之前他似乎就已经受了重伤?

心口微微一缩,说不清心中是何感受,她眸色一闪,轻轻别开了眼。

“紫染?”君洛寒看着她,狭长的凤眸中闪着幽幽寒芒,“叫得可真是亲热……原来启圣陛下非但认识本王的王妃,关系还不是一般得好。”

他此刻的模样与他往日生气时候似乎有所不同,往日虽有怒火,更多的却还是对她这个人本身的咬牙切齿,可是这一次,他眼中除了无奈与痛苦中的怒火之外,夹杂的还有浓浓的失望。

苏紫染心里顿时一凉。

果然,男人的目光在她和她身后的慕容殇身上徘徊了半响,突然勾唇一笑,那略带邪魅的笑容就如同他以往每次逗她的时候那般。

“苏紫染,你不是说你们不熟吗?”

她忘记了方才那股无名的怒火,这一刻,竟只想告诉他,那时候并非故意隐瞒。

慕容殇看了他们一眼,眉心微微一凝,担忧的目光缓缓落在苏紫染身上,大约是怕她难做,毫不迟疑地问道:“睿王爷,朕与紫染的关系并非你所想的那样,相信睿王爷应该已经听天阙陛下说了吧?”

“是啊,明明是本王的王妃,可这些事,本王却要从别人口中得知——而且是最后一个知道。”他嘴角的笑意又深了几分,凤眸深深,一瞬不瞬地凝入苏紫染的眼中,“你总说本王骗你,可你又有多少事是如实以告的?”

苏紫染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一步,脱口道:“君洛寒,我……”

“这件事,本王可以不与你计较,可是今日大理寺一事呢?”他蓦地出声打断,声音寒凉,似腊月飞霜一般将人整个冻住。

“这三日的时间,本王就像个傻子一样去找礼哲,像个傻子一样为你找翻案的证据,甚至……”他顿了顿,眸色微微一闪,掠过一道晦暗不明的光晕,半响,终是没有继续那句话,转而道:“可是你呢?你又做了什么?”

“不是,君洛寒,这件事我本来也不知道……”她猛地摇头,每听他说一句,就觉得心里更加抽痛一份,“我也是刚刚才醒过……”

男人冷笑一声,唇角愈弯愈高,眼底深处却是如同打翻的墨汁一般漆黑一片,根本抹不开其中晕染的色泽:“你明明答应本王会在大理寺等本王来接你,便是那日本王让狱卒问你,你也说了给本王三日时间。可是最后呢,这就是你要给本王的结果?”

“不,不是这样……”

苏紫染连连摇头,只是哽塞的喉口已经让她不知该如何表达这件事的前因后果,连她自己也是刚刚醒来,这其中的因缘际会她根本毫不知情,此刻的她,甚至不知道如何解释自己也被蒙在鼓里的事,就算说了,看他现在这个样子,应该也不会信吧?

挣扎了半天,最后只好将求助的目光放在一旁的慕容殇身上。

“君洛寒,你可以问他,这件事……”

慕容殇愣了愣,眸色一闪,忽而弯了弯唇:“睿王爷,就算紫染现在还在大理寺等你又如何,你确保你手中的证据足够将她带出来吗?”

苏紫染一怔。

君洛寒敛了敛眸,几不可闻地轻笑一声,目光却是自始至终都落在她身上:“苏紫染,这就是你要给本王的答案吗?”

一闪而逝的痛色看得苏紫染心口猛地一缩,嘴唇微微一动,还没来得及开口,却见他神色骤变,先前的沉稳与冷静统统消失不见,唯有眸间一片赤红。

“或许现在本王手里的证据确实不够,但是只要再有半日时间,也就是你离开的这半日,已经足够了。可是尽管如此,你终究是不信本王会来救你,是吗?”

苏紫染狠狠地咬了咬唇,手心紧紧攥起,只觉昏昏沉沉的脑子顿时又是一抽。

慕容殇见不得她这幅隐忍痛苦的模样,心中一恼,猛地一把将她拉至身后:“睿王爷身处皇权漩涡,理当明白,当一个人面对生死抉择的时候已经没有什么信任与否的问题,唯有保全性命,才是至上之道。”

君洛寒淡淡抬眸掠了他一眼。

这是他在见到苏紫染之后第一次用正眼看他,冷冽的眸中不带任何情绪,唯有嘴角一抹嘲弄的弧光。

“多谢启圣陛下教诲,本王领受了,也多谢陛下救了本王的王妃,虽然其中手段实在让人不敢苟同,可不管如何,陛下都是本王的恩人。只是现在,本王要将她带回睿王府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