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215章 你到底要不要跟本王走?

第215章 你到底要不要跟本王走?

话音刚落,他身形一闪,两步并作一步地行至慕容殇跟前。

苏紫染心头莫名一紧,却见他修长的臂膀往前一伸,凤眸灼灼,忽略其中意味不明的东西,竟是一瞬不瞬地落在她脸上,薄唇轻启道:“苏紫染,过来。”

慕容殇未曾打开他的手,可将她护于身后的姿势却更加明显,颀长伟岸的身影将她整个挡住,就像是在保护自己的所有物一般,容不得旁人有觊觎半分,开口的语气已是有些不善:“相信睿王爷也知道,紫染现下在天阙已经是个故去之人,难道睿王爷打算就这么将她带回去?”

君洛寒眉心一拧,晦暗不明的凤眸中却是冷色昭然,咬牙切齿、一字一顿地问道:“她如今这样,又是拜谁所赐?”

慕容殇丝毫不让,抿唇反问:“若非朕来这一趟,睿王爷可有信心保证紫染此刻还能安然无虞地站在这里?”

“这就不牢启圣陛下费心了!可有一点,就算本王无法光明正大的将她从大理寺带出来,却也不会将她陷于如今这般不伦不类的境地。”

说罢,他眼风一转,视线再次直直地凝向苏紫染:“本王说过的话,不想再重复一次。”

他骨节分明的大掌又往前伸了两寸,虽说没有再重复一遍他的话,可举止之间的意思却已非常明确。

慕容殇正待开口,身后的人却突然轻轻推了他一把,顿时让他萌生了万般无奈气苦,猛地回过头去,狠狠瞪了她一眼。

他不远万里前来救她,虽说其中不乏私心想要将她带回启圣,可他最大的心愿却是保她安然无恙,她如今这般境地,又如何能回天阙?便是回去了又如何,难道让人将她永生藏于睿王府之中吗?

他的苦心,为何她偏偏就是不能明白?

苏紫染他这一瞪,微微吃了一惊,似乎是从未见过这人对她发火的模样,心下又是好笑又是无奈,一时竟忘了自己方才要说的话。

二人这般模样看在另一人的眼里却是眉来眼去、分外刺眼。

君洛寒此刻连杀人的心都有了,或许他一开始见着慕容殇就动手只是在情绪极度紧绷之后找了个爆发的点,可此时此刻,他却真的生出一种要他把命留下的念头,尽管转瞬即逝,却不可否认其存在。

原来只有这个男人为她做的才算是付出,而他做得,就是不值一提?

她永远不会知道,当他听到太子说她已死的时候有多么害怕彷徨、那一瞬间,他甚至不管告诉他那话的人是谁,差点对那人下了杀手。后来他不敢相信这一切,在冲去御书房的路上随便拉了个人问来了表面上的那段前因后果,可得到的结果却依旧是她已经死了,那个时候,他万念俱灰,只觉浑身的力气都像是被人抽空了一样。

她很重要,这一点毋庸置疑,可他从来都不知道,原来她已经重要到了这个地步。

他甚至不顾君臣之仪,直接闯进御书房去质问他的父皇,问他为何要背弃对自己的诺言,他明明说过,给他三日时间让他找出真相,可是三日未到,怎可对她下此毒手?

虽然他们都说她是畏罪自尽,可他知道不是,她那样的人,只要万分之一生的希望,又怎么可能会做出自行了断这么没用的事?

所以唯一的解释,就是他的父皇!

还记得父皇看到他的时候眼中露出的神色似是了然,大约是早就猜到自己会去找他,刚开始虽然和他搪塞了几句,可后来却是完全将此事认了下来,明明白白地告诉他,半夜里确实给她送了一盏酒去。

那一刻,他恨上了他的父皇,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恨,哪怕是父皇对他不闻不问这么多年,他也从来没有像那一刻那么恨过他。

后来的一切都是那般理所当然——他理所当然地脾气失控了,然后理所当然地被父皇那些暗卫围攻了,最后理所当然地被父皇狠狠教训了一顿。

再往后,或许是父皇被他坚定执拗的意念震惊到了,所以在一段久久的静默之后,突然又开了口,告诉了他事实的真相。

父皇说,她走了,跟启圣的新帝走了,也就是她名义上的皇兄,可实际上他们之间的关系如何,又有谁说得清?

毕竟一届帝王,怎么可能为了一个劳什子的“皇妹”孤身前来邻国,哪怕是救命恩人又如何,若是其中真无猫腻,一个帝王又何至于拿二十座城池来换一个女人的命?

这是父皇的原话。

知道她没有死的时候,他欣喜若狂,可是这个真相却又像是在他心上浇了一盆冷水,让他从头到脚都觉得凉意十足,这份寒气甚至深深地刺入了心里,让他的心也跟着泛疼。

他知道父皇绝对是故意挑唆他和她之间的关系,可二十座城池的事却不可能是父皇信口胡言,所以事实摆在眼前——启圣新帝和她之间的关系绝对不简单,起码不会像她当日所说的那般——根本不熟!

她骗他——这个认知让他心里更加难受。

他欺瞒她的事情也不在少数,所以他知道自己没有资格抱怨什么,只是胸口还是闷得厉害,正是因为以往的那些伤害,所以他怕她真的会毫不犹豫地跟眼前这人走。

幸好,幸好他赶得及前来阻止了。

哪怕她再不情愿,她也还是他的女人,是睿王妃,他决不允许她就这么跟别人走了!

可是所有支撑他一路走来的信念在看到眼前这一幕的时候似乎崩塌了,若是要将她带回,他唯一可以倚仗的就是她的心,他以为她虽然生气、虽然愤怒、虽然恨他以前的劣迹斑斑,可她的心里那个人终究是他,不是吗?

可是现在这样又算什么?是他误会了吗?原来她的心里还可以装得下另外一个人?

或许是他错了,他从一开始该倚仗的就不是她的心,而是他自己的力量。

哪怕早已遍体鳞伤,可为了将她带回,身体上的伤又算得了什么?

或许是注意到了他的神色变化,苏紫染陡然一惊,为他眸中那抹凌厉的血色所慑,一下子顾不得挡在她身前的慕容殇,蓦地窜到了他面前。

“君洛寒,这件事我回头再跟你解释好不好,我……”

“你到底要不要跟本王走?”他厉声打断。

苏紫原本纠结不已,却又被他这幅模样弄得哭笑不得:“你就不能让我把话说完吗?我什么时候说不跟你走了?”

忽略心中一闪而过的欣喜,他长臂一捞,像是迫不及待地将她捞入怀中,巨大的冲力撞得她鼻尖一酸,却在闻到他身上那股浓重的血腥味时压下已经到了嘴边的话,黛眉一蹙,急声问道:“你是不是哪里受伤了?”

明明是一身白袍,看上去并未受到任何创伤,唯有嘴角那抹猩红是方才撤掌时所受的反噬,便是袍角处沾了些血迹,也让人无法从他一如往常的脸色中看出点什么端倪。

可偏偏就是这样一个人,身上竟然带着一股浓浓的血腥味……

男人却不正面回答她的问题,冷哼一声道:“有什么话回去再说。”

苏紫染一脸黑线,脑海中竟蓦地闪过两个字——傲娇。

身上两道深沉的视线叫人无法忽视,她这才猛地想起一旁的慕容殇,伸手欲要推开紧紧抱着自己的人,却发现这力道跟他比起来根本就是小巫见大巫,遂放弃了挣扎,调整了一下姿势,回过头去歉意地看着那个千辛万苦赶来救她的人。

“慕容殇,这一次真的要谢谢你的救命之恩了。”想了想,嘴角扬起一抹璀璨的笑意,道:“往日你还总为欠我一命耿耿于怀,以后再不必如此了。与你此次相救比起来,我那时真的只能算是瞎猫碰上死耗子了。”

慕容殇一怔,旋即苦笑一声。

其实早在那人出现的那一刻起,他就有种强烈的预感——他今日怕是带不走她了。

只是她不知道,他耿耿于怀的从来就不是她的救命之恩,那仅仅是为了哄她而随口诌来的话罢了,他真正放不下的,唯有她这个人而已。

“紫染,并非我不肯放人,只是你如今的处境……”

他的话只说了一半,可她却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她如今的处境,怕是不能光明正大地出现在天阙了吧?

可是礼哲在那里,还有她苏家的灭门之祸,虽然她至今都把自己当成一个现代人,可到了此刻她却不得不承认,她生活了十几年的天阙就像是她自己的国家一样,她没有办法就这样抛却她的根……

拥着她的男人眸光轻凝,静静地垂眸看了她一眼,顿了几秒,又将视线从她身上略略移开,不带丝毫情绪的目光最终落在了慕容殇身上。

哦不。

说是不带情绪其实也不对,因为那份淡漠中分明掺杂着一丝更为冷漠的东西。

他薄唇轻启:“启圣陛下,这一点就不牢费心了。本王的王妃,本王自己会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