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216章 却没想到你如此不可理喻!

第216章 却没想到你如此不可理喻!

一个我,一个朕。

似乎也不是故意,却也正是因为这份无意,才更让他觉得他们之间的关系非同寻常。

若仅仅只是“皇妹”,哪怕是救命恩人又如何,易地而处,若是有人救了他的父皇,父皇可会在那人面前自称“我”,而非朕?

答案显而易见,不会。

所以要说他们之间没有一点猫腻,打死他也不信。

只是此刻,最重要的不是去计较这个,而是将她带回去,将她紧紧捆在自己的身边。

慕容殇面色一沉,正要开口说点什么,他紧绷的五官又是一顿,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冷彻的气息:“若非陛下多管闲事,本王就算是去大理寺劫狱,也不会让她陷入这般两难的境地!”

苏紫染一诧,靠在男人身上,可以明显感觉到他说这话时压抑的怒气与沉冷,若是如他所说,就算慕容殇没有来救她,到了他与景帝约定的三日之期,不管他有没有找到足够的证据,他都不会让她就这么死了,是不是?

说不清心中是何感受,她敛了敛眸,看看他,又看看慕容殇,轻声道:“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

意思很明显,无论如何,她都不会走了。

慕容殇原本听到男人那话时就已是一惊,他知道她今日是不可能跟自己走了,却没想到那个男人也为她做到了如斯地步,原来在他不知道的时候,他们之间已经不仅仅是他当初所见的那般。

沉吟片刻,他眸光微微一凝,沉声道:“睿王爷,朕与你一并回去。”

苏紫染愕然抬眸,却突然发现环在自己身上的力道微微一滞,似乎是双臂蓦然收拢,堵地她心中也是一紧。

一时不解慕容殇此举何为,更不解这话为什么是对着君洛寒说,却闻头顶上一道淡淡的嗓音传出,混杂着熟悉的龙涎香,道:“好。”

一个“好”字,似乎耗尽了男人全身的力气,沙哑的嗓音中带着一丝显而易见的艰涩。

她皱了皱眉,狐疑地看向慕容殇,还没开口问出心中疑惑,他却像是知道她在想什么一样,微微一笑:“紫染,不用担心,既然是我将你陷于如此境地,自然有义务让你光明正大地出现在众人面前。”

苏紫染想说自己从没有那个意思,单是他这份心意她已无以为报,又怎么可能怪他?

可那两人却是难得地统一阵营,于是回天阙的路上,就成了三人行。

马车里,因为多了一个人,原本宽敞的空间不知何故就显得异常狭隘,三个人各自怀着心思,谁也没有开口,马车里的空气分外凝固。

苏紫染整个人几乎是被男人死死扣在怀里,窒闷的空气绞得她呼吸不过来,可是感受着他的怒气,又不想让自己在慕容殇面前显得过于矫情,所以一直忍着没有开口。

可是此刻,她实在有些受不了了,这件事她又做错了什么,凭什么要承受他莫名其妙的怒火?

似乎是察觉到她的脸色有些异常的潮红,就连面上的表情也有些不自然,慕容殇眉心微微一蹙,在她氤氲的目光中,冷冷地睇了她身旁的男人一眼:“睿王爷,你弄痛她了!”

苏紫染一惊,下一秒,果然感觉到环在自己身上的了力道又加剧两分,头顶上一声寒彻心骨的笑声蓦地传入耳畔,淡淡的龙涎香随之钻入鼻息。

“她痛?”男人口气凉凉地一嗤,“连她自己都没有开口,陛下又是如何知道她痛的?”

慕容殇眸色一冷,没有料到他会这么蛮不讲理,墨瞳中的颜色又深了几分,菲薄的唇瓣微微一抿:“难道睿王爷自己不会看吗?”

一声冷哼从男人的鼻子里发出来,带着明显的不屑。

“她是本王的王妃,也是本王的妻子,若是她真的痛了,为何不干脆告诉本王?既然她此刻什么都没有说,那就代表她根本不痛,或是她可以承受,又何需劳烦陛下费心?”

“睿王爷,朕一直以为你是个明白事理的人,却没想到你如此不可理喻!”

慕容殇也恼了,这还是苏紫染第一次看到他如此惊怒的表情,在她的印象中,这个人就该是个温润如玉的翩翩公子,任何与此不相干的词汇都不该出现在他的脸上,可就是此刻,他竟为了她和她的夫君吵了起来。

正要开口,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法趁着这间隙插句话进去,只能愣愣地听着他用一种泛着森森寒气的声音继续道:“亏得睿王爷还知道她是你的王妃,是你的妻子,若是睿王爷真的顾虑过她的感受,又怎么会让她落得如今这个境地?虽然朕并不知道宣王那件事的内幕,可据朕了解,紫染之所以会入大理寺的牢房,恐怕也和睿王爷脱不了干系吧?”

苏紫染一惊。

身上的力道骤然减轻,怔忪之间,甚至感觉到男人慢慢从她肩上垂落的大掌微微一颤。

抬眸,撞入一双漆黑如墨的凤眸之中,那一团深深的浓雾,就像是在墨轩阁中被她打翻的墨汁一般,浓郁得根本抹不开,更别说是探究其中深层的情绪。

“苏紫染,你也是这么认为,对吗?”

那双狭长的凤眸狠狠地胶在她脸上,一瞬不瞬,甚至不愿放过她脸上的任何一个表情。

苏紫染一怔,什么她也是这么认为的?

她之所以会入大理寺的牢房,跟他也脱不了干系——是这件事吗?

她一开始确实是这么认为的,起码在进去之前她都是这么认为的,可是经历了这三日的事,她突然也有些理不出头绪了,可有一点她却可以确定,不管他那日在景帝面前为何那般,可那时候,起码他的情绪是真的,说的话也是真的。

这件事原本就是她心里的一个结,以为这次回天阙可以解开这个结,可没想到竟会在这个时候被慕容殇以这种方式说开来,让她一时间完全不知该如何回答。

将她的沉默当做是默认,男人眸光轻凝,忽地勾唇,露出一抹自嘲的笑容,掺杂着丝丝苦涩与落寞。

“原来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是不信本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