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217章 在这里等本王回来

第217章 在这里等本王回来

苏紫染一怔,还没来得及开口,胶在她身上的凤眸已徐徐掠开,从她这个角度,刚好能看到男人长如蝶翅的黑睫微微一垂,敛下了眼底深处所有情绪。

自以为是的男人!

她还没开口,他就已经自说自话地在心底替她回答了,是吗?

那么从头到尾,他又何曾信过她?

打从今日见到她的第一眼起,他就已经从心底笃定了她是早有预谋要和慕容殇走,从始至终,他甚至没有问过她一句,难道这就是他所谓的信任吗——如此不平等?

心中气苦,她也没去解释,反正她自己也搞不清楚自己现在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既然他不信,那就随他去。

原本马车里的氛围就已经很古怪,经过这么一场不算谈话的谈话,凝固的空气更是像被抽干了一样,滞闷得让人呼吸不过来。

苏紫染的视线貌似是透过车帘落在窗外的风景上,可实际上,她的眼梢却分秒没能离开马车里那两个男人,生怕她一个不注意,这两人就会掐起架来。

良久的静谧,车里忽然逸出一声几不可闻的轻叹,也不知是谁发出的。

慕容殇眼梢轻抬,当那清俊淡漠的眸光一落在她身上,就立刻化作柔情的一汪春水般,神色关切地问道:“紫染,你现下感觉身子如何,有没有什么不适的症状?”像是怕某人误会一般,末了,他又补充一句:“用了假死药,刚醒来的时候可能会出现一些头晕或是犯恶心的现象。”

苏紫染心中顿时涌入一股暖流。

身为一国之君,他又何须向任何人解释?

可为了她,他却甘愿放低姿态,做一些他根本无需做的事。

“还好。”她弯了弯唇,眼角的余光轻轻划过马车里另一个眼睑微阖的男人身上,表面上是完全不经意的动作,唯有眉心轻绞的那一抹郁猝出卖了她的心,顿了顿,她继而补充道:“刚醒来的时候确实有些不适,现在已经好多了。”

像是看穿了她的内心一般,慕容殇眸光轻凝,淡淡地垂了垂眼帘,复又抬眸看她,薄唇微微一抿,笑道:“是我不好,早前特地备了些药给你,后来却因为……”说到这里,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他的话语微微一顿,轻轻掠了一眼身旁的男人,才道:“因为一些事情耽搁了,害你白白受了那份苦楚,都是我的错。”

“感情是有药的?”苏紫染心中诧异,最终却是无奈地苦笑一声,语气中带着一丝娇憨的抱怨嗔怒,“你都不知道我那时候多难受,整个人昏昏沉沉的,连路都走不稳,你竟然不知道将药拿出来!”

慕容殇哪里见过她这幅模样,心神一荡,眸中水光熠熠,如同阳光下泛着粼粼波光的湖面,潋滟璀璨。

虽然知道她此刻还是做戏的成分居多,他却不愿多做他想,只当这是两人之间的一次寻常交谈,宠溺地点点头,薄削的唇瓣敛着一抹浅浅的弧度:“是是是,都是我的错,谁知道你刚醒来就会碰上……那药此刻还在,你可要服下?”

虽然这话的中间只是停顿了片刻,可马车里剩余的两人有谁不知道他为何会有此停顿,又怎会不知道他本来想说的是什么?

苏紫染瞪了他一眼,反问:“现在都好了还服什么药?”

将将说罢,颊上蓦地一热,像是被什么东西紧紧胶住了一般,她愕然抬眸,就见男人不知何时已睁开了眼,一双玄黑的眸子一瞬不瞬地凝在她身上。

深沉中泛着冷幽,似乎有墨遂、有深沉、有震惊、有愤怒,还有一丝最最令人难以察觉的,是歉疚?

她不懂。

她说这话原也不是为了博他歉疚,若是果真如此,她从前就这么做了,哪里还会等到此刻?

她只是在想,聪明如他,会不会从她的话里辨出一丝隐含的东西,比如,她在他来的时候才刚刚醒来,那么她是不是可能并非自愿、而是神不知鬼不觉地被人送出了大理寺的牢房?

可是看他现在这样子,似乎只领略到了最浅层的含义。

苏紫染有些挫败地想,原来他也会有这么不开窍的时候,还偏偏是这种时候。

终于,在天蒙蒙黑的时候,马车回到了天阙京城之中。

夕阳斜射,半蓝的天空中,白云朵朵,红霞片片,黑雾蒙蒙,奇特的搭配混在一起竟奇异地呈现出一种朦胧氤氲的美感。

马车先是在睿王府门前停下,苏紫染理所当然地被男人扔回了清风居,当然,是由他亲手抱着她从马车里出来,说是为了掩人耳目,还特意往她身上裹了条厚重的毯子,在这炎热的季节里险些没把她闷死,怕她不同意,竟然还动手点了她身上的穴道,然后,进了清风居之后,果断地将她往**一扔。

没错,就是扔!

半点不怜香惜玉,就像是在扔一件物事一样!

稀奇的是,就在这么粗暴地对待她之后,他又将手伸进厚重的毯子里,粗粝的指腹徐徐滑过她只着轻纱的手臂,最后落于她的掌心,重重一捏,滚烫的温度灼得她心中一颤。

其实,说是重重一捏,他的力道却并不很大,反而带着一股亲昵示好的意味。

她就又迷茫了。

这算是,打了一巴掌再给颗甜枣吃?

可笑,可恶!

可惜点她穴道的时候,不知道他发的什么神经,连她的哑穴也一并点了,所以到了此刻,她别说是挣扎着不让他在她身上东碰西摸,就连想开口骂他两句也根本无法!

“苏紫染,乖乖地睡一觉,在这里等本王回来,好不好?”

他轻声细语的几乎是诱哄,示好的意味愈发明显,苏紫染眼珠子狠狠一瞪,她倒是想说不好啊,能成吗?

大约是被她这幅模样愉悦到了,男人嘴角浅浅一勾:“只要你乖乖的,本王回来就让你见一个人,好不好?”

见一个人,算是奖励?

那人会是谁?有谁值得作为她的奖励?

莫非……

她瞳孔骤然一缩,眸光楚楚,满含期待地看着他。

男人凤眸深深地凝了她半响,还未等她得到个明确的答案来,门外骤然传来慕容殇的声音:“睿王爷,时候差不多了,该进宫了。”

他这才恋恋不舍地看了她一眼,末了,又在她唇上印下重重一吻,辗转厮磨良久,方才转身离开。

苏紫染心中怒骂,这该死的男人,话说一半竟敢给她走了?

临走的时候占她便宜不说,还故意吊她胃口是不是?欺负她现在不能开口是不是?

阖了阖眼帘,她眼波微微一转,想到他和慕容殇入宫的原因,心中顿时百感交集,五味杂陈。

这两个相看两生厌的人一起去见景帝,是打算去替她说情吗?

可是景帝让李成德带给她的那句话还犹在耳畔,“红颜祸水”或许是景帝心中给她下的定义,又怎么可能这么简单的放过她?若是她真的跟慕容殇去了启圣也就罢了,放她一条生路也并无不可,可偏偏她如今又回来了,景帝怎么可能这么简单地放过她?

御书房。

长久的静默之后,景帝眸光缓缓一掠,深凝的沉思落在面前的二人头上,心中略略计较,终于同意了两人方才所说的话:“好,朕就答应你们。”

对面两人眸色皆是一喜,尤其是君洛寒,那张自入了御书房以来一直紧绷的脸终于松了几分,黑眸晶亮,眉眼如画,嘴角弧光点点:“多谢父皇开恩!”

慕容殇高悬的一颗心亦是微微放下:“多谢皇上。”

景帝摆摆手,对此并不以为意,既然这两人一起来了,而宣王一事的真相又是那般,他要杀苏紫染的理由自然也就不存在了,所以按照他们的意思下旨只是早晚的事。

可是,他也有他自己的坚持……

沉吟片刻,道:“启圣陛下,朕还有点私事要与朕这儿子说说,若是陛下不介意的话,就让李成德带陛下前去休息一晚,明日再启程如何?”

慕容殇知道景帝此刻是故意支开自己,可他今日来的目的已经达到,虽然诧异景帝会突然变得这么好说话,可他猜测,或许是宣王之死又有了新的进展,或许是不想让睿王这个儿子伤心失望,所以景帝此刻才会松口。因而,对方既然明说了要和儿子单独说话,他又怎么会不识相地留在这里讨人嫌?

遂点点头,礼貌一笑,道:“那就多谢皇上了。”

睿王府。

夏风徐徐,微湿的空气卷着绿叶的清香,透过开启的窗枢钻进了屋里,拂起床帘簌簌。

被男人用毯子卷了许久的女子,额上已开始微微冒汗,幸而此时已过了一天之中最热的时候,晚间的夜风吹得倒也舒适。

只是身上那个黏糊糊的哟,该死的男人,将她裹成那样,是存心要她老命吧?

苏紫染心中正在腹诽暗咒,门口骤然有脚步声靠近,而且还不只是一个人,只是没人开口,她也不知道是谁。

会是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