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218章 只是想唤唤你的名字

第218章 只是想唤唤你的名字

他入了宫,应该是去找景帝说她的事了,那么景帝又会同意吗?还是说,外面那些纷至沓来的脚步声其实是景帝派来抓她的人?

“吱呀”一声,门被人推开。

皎洁皓月、璀璨星辰下,男人一袭白袍曳曳,衣袂簌簌,眸中视线粘稠,自打一开门就胶在了**不能动弹的女子身上。

那一刻,苏紫染鼻子一酸,不知何故,竟有种想哭的冲动。

只见那人深邃得比外头浩瀚星辰更为渺渺的凤眸微微一凝,轻拢的眉宇间一抹清愁一闪而逝,眼波流转,最终化为嘴角弧光点点,浅笑氤氲,广袖中的双手却是紧紧攥起

迎面的唯有他一人,可苏紫染知道,在她看不到的门后面,应该还有别人。

会是谁?

突然,似是想到些什么,男人摆了摆手,制止身后的人入内,自己却大步流星地跨进了门槛,毫不留情地将门“砰”的一声阖上。

苏紫染又是一诧,他这又是发的哪门子的邪火?

男人一声不吭地走到床边,低垂着眉眼,居高临下地睥睨着她。眸光忽而一顿,在她略微怔忪的目光中,他大手一扬,竟是将那条卷着她的毯子大力抽走。

长时间习惯的温度消失,她只觉身上骤然一凉,猛地一个瑟缩,身子微微抖了抖。

似是想到什么,她蓦地一惊。

穴道解了?

愕然抬眸,借着门外偏逆的灯笼打进来的暗光,她看不分明男人眸中神色,只是刚才还对她笑呢,此刻怎么就判若两人了?

没等她开口,他一撩袍角坐在床沿上,在她使力支起身子的时候,突然一把将她扯入怀中。

“苏紫染……”

感受着他胸膛上的温度贴在自己颊上,还有那扑通扑通的心跳声也极富节奏感地传入耳畔,苏紫染面色一郝,随着他开口说话,淡淡的龙涎香更是肆无忌惮地扑洒在她的发顶,钻入她的鼻息,颊上的热意更浓。

良久的静谧之后,她终于忍不住开口,没好气地问道:“干什么?”

她可不会忘了今日是谁点了她的穴将她扔在**这么久,虽然她是跟他回来了,可那并不代表她已经彻底原谅他了,这该死的却竟敢这么对她?

男人微微一怔,眸光轻敛,就这么久久地盯着她莹莹流转的瞳仁,眉心一点一点地蹙起,嘴角笑容却是潋滟,语气温柔地道:“只是想唤唤你的名字。”

苏紫染原本已经被他盯得有些不好意思,闻言,更是不自在地偏开了与他对视的目光,轻咳一声掩饰了自己的尴尬

她很想开口问一句,这男人到底发的什么疯?

一会儿怒、一会儿愁,一会粗暴、一会温柔,这到底算什么?

一个人的情绪怎么能变化得这么快——而且还是在她什么都没有做、甚至茫然不解的情况下,打了她个措手不及!

似乎是被她呆愣的表情愉悦到了,男人低低一笑,温热的大掌轻轻抚过她的发顶:“本王适才离开前说过要让你见一个人,你可还记得?”

记得,怎么会不记得?

吊了她这么久的胃口,现在还好意思问她记不记得?

“是不是礼哲?”她依旧语气不善,生硬的疑问中却分明带了一丝期待。

男人挑了挑眉,流转的黑眸间闪过一抹促狭,略一沉吟,开口道:“你就这态度,莫非是不想见外头那人了?”

苏紫染猛地一记白眼扫过去,凶狠的、凌厉的,可看在男人眼里,蕴含更多的却是羞恼。

他故意不去看她越来越难看的脸色,似是惋惜地叹了口气:“看来确实是本王多此一举了。”

说着,他竟作势要起身离开的模样。

苏紫染哪里还受得了他这幅猫捉老鼠的模样,想要示好却又拉不下脸,眉心一凝,突然狠狠推了他一把,竟顾不得穿上鞋袜,就这么赤着脚朝门边冲了过去。

然,手刚要触及门扉的那一瞬,一股疾风卷来。

身子一轻,骤然又落入了男人的怀中,还顺势打翻了手边的一个青玉瓷花瓶。

“砰”的一声脆响。

四目相对,一个好整以暇、眸光轻凝,一个咬牙切齿、怒目而瞪。

“做什么急成这样,连鞋袜也不晓得穿?”他微微沉了语气

许是二人动静太大,外面立刻有人声传来,含着一丝急迫的担忧:“二姐夫,里面怎么了,是不是二姐姐出什么事了?”

“苏少爷放心,王妃不会有事的。”是凌飒低声安抚的声音。

果然是礼哲!

苏紫染眉梢眼角都染上了喜色,当她意识到自己此刻还在男人怀里,猛地就挣扎了起来:“君洛寒,你放开我,我要去见礼哲!”

“你这女人,知不知道什么叫知恩图报?”男人凉凉地嗤了一声,眸光狠狠地绞着她,一瞬不瞬,“本王费劲千辛万苦将礼哲救回来,你就这种态度?”

苏紫染都快急疯了,他却还在这儿跟她搞这些有的没的,张口正欲骂人,却蓦地注意到他苍白的脸上闪过一丝几不可察的隐忍,这才想起他身上似乎还有伤,而他自从回府到现在都没有换过衣服,那就更别说是上药了。

这男人还总是说她,难道他就知道好好照顾自己了吗?

他说得没错,她确实不知感恩!

他一路追她花了多少工夫她暂且不去想,可要救回礼哲所花的功夫却是不用想也知道!

既然有人在相府被人灭门当晚掳走了礼哲,那必然是抱着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要么是威胁她、要么是威胁苏陵川,可这男人却在她恨他、恼他、甚至可能是误会他、冤枉他的时候帮她救回了她的弟弟,完成了本该她自己做的事……

不想不要紧,这么一想,整颗心立刻就揪在了一起,拧作一团。

“君洛寒……”

甫一开口,她就被自己的声音吓到了,这短短几秒的功夫,嗓子竟然变得如此沙哑低迷。

连抱着她的男人亦是被她吓了一跳,泛着冷色的俊脸上划过一丝慌乱,紧张兮兮地看着她:“苏紫染,不说了,本王不说了,你别这个样子,本王这就让你见礼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