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219章 原来你喜欢这样?

第219章 原来你喜欢这样?

说着,他作势就要将她放下。

突然又似想起什么,他手中动作微微一顿,重新又将她揽了回去,紧紧贴着自己的胸膛,急忙柔声安抚:“你别急,本王不是反悔,只是想替你穿上鞋袜。”

苏紫染眼眶又不争气地涩了涩。

她一声不吭,男人脸上的紧张就无法彻底褪去,一边将她往**抱去,一边紧紧凝视着她,想从她紧绷的颜容中辨出一丝情绪,可她愣是没有给出半点回应。

终于将她抱回了**,男人掀开被褥四处找她的白袜,看得她正想发笑间,他眸色一亮,突然伸手捞起床角的白袜,而后蹲下身子慢慢替她穿上。

小心翼翼,一丝不苟。

那样专注的神情,甚至给人一种他正在做一件至关重要的大事的错觉。

虽然他的动作有些僵硬,可能是不曾做过这样的事,所以看起来很生疏,可整个过程却没有从他脸上看到半点不自然,似乎他本该为她做这些一样,柔情似水,举案齐眉。

终于将她两只绣鞋都套上,他低垂着眉眼,破天荒地没有看她的眼睛,淡淡道:“苏紫染,本王方才说的只是气话,气你不肯好好跟本王说话。其实救礼哲的时候,本王根本没费多大功夫

。”像是怕她不信似的,他顿了顿,特意又补充了一句:“方才说的那些那只是骗你的,你不用太放在心上。”

苏紫染身子一颤。

他紧张抬眸:“怎么了?”

“君洛寒,你先上药好不好?”

男人一震,幽潭般深邃的凤眸中情绪翻涌,似有什么东西要破涌而出,狠狠捣击着他脸上紧绷的表情,淡然若水中终于裂开一丝几不可察的缝隙。

“你不是急着见礼哲吗?”

说完,他又觉得自己这话的语气像是在抱怨,自己也愣了愣,急忙补充了一句:“本王根本没受什么伤,要上什么药?”

“礼哲都已经救回来了不是吗,又何必急在这一时半会儿?”她轻轻睨了他一眼,突然又似笑非笑地撇了撇嘴,嘲讽道:“倒是你,我怕你再不上药就会倒在我面前,到时候可就别怪我把你今日对我所做的事全都还回到你身上了!”

男人一时哭笑不得,方才是谁争分夺秒地连鞋袜都忘记穿就要去见礼哲,此刻竟然说,反正都已经救回来了,又何必急在这一时半会儿?

女人果然是善变的。

而且什么叫他今日对她所做的事?

他今日又做什么事了——是将她从慕容殇身边抢了回来,还是点了她的穴既不让她动也不让她开口说话?

怔忪间,身边白影一闪,裙裾自眼前层层荡过,涟漪阵阵,而那人早已行至几步之外。

苏紫染打开门,见到那孩子的瞬间,差点就把身后的男人抛之脑后了,幸而她还没有彻底无视眼前的凌飒,吩咐道:“凌飒,你去找些药来。虽然我不知道你们家王爷受了什么伤,可你应该知道吧?”

凌飒一愣,旋即点点头:“是,王妃,属下这就去。”

这间隙之间,男人已经从屋里走了出来,拉起一大一小两人的手重新进了屋,自己很主动地退了出去,反手带上门,留了一个独处的机会给这姐弟二人

苏紫染看了他一眼,就忙拉着礼哲嘘寒问暖起来,心内百感交集,又是激动又是心酸:“礼哲,这几****受苦了,是二姐姐没有保护好你,以后断不会如此了。”

苏礼哲本就是个十岁刚出头的少年,被人莫名其妙抓去不说,好不容易被救了回来却又突逢巨变,惊闻家不复家、亲人尽逝,怎能受得了这种打击?

虽然在此之前凌飒就已经给他打过预防针,也嘱咐了他尽量顾及着二姐姐的感受,所以他此前都尽量表现得很平静。可听闻如此安抚,几乎是孩子心性的他哪里还忍得了这些日子以来的委屈与辛酸,“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二姐姐,爹和娘都没了,礼哲不怕被人抓去,可是礼哲以后再也见不到爹娘了……”

苏紫染又惊又痛,鼻子一酸,也险些落下泪来,将他圈入怀中一下下地拍着他的后背:“礼哲不哭,乖,虽然他们都走了,可他们一定不希望看到礼哲这样。”

“没有爹没有娘,礼哲也变成孤儿了……”

“不,不是这样,礼哲还有二姐姐,以后二姐姐来照顾你,我们一起去找出真凶,我们一起为他们报仇,好不好?”

原本她不想让礼哲卷入这种是非争斗,也不愿玷污了一个十几岁的孩子的世界,可她相信,礼哲会更愿意与她并肩作战,哪怕如今的他还不能做什么,可那是他的爹娘,他一定更想亲自手刃仇人,而不是傻傻地坐在家中等待仇人自己死去的那一刻。

“好……”怀中的少年哽咽着,语气却是格外坚定,信誓旦旦,“礼哲一定会亲眼看着仇人死去,一定会亲自为爹娘报仇!”

苏紫染拍了拍他,突然又似想起什么,神色一凛:“礼哲知不知道这次将你劫走的人是谁?”

手下的身体蓦地一僵。

“二姐姐,我……”

吞吞吐吐,面露难色。

苏紫染皱了皱眉,猜测着问道:“是太子和太子妃?”

“二姐姐……”礼哲泪痕未干,一脸苦相地抬头看着她,“这是你自己猜出来的,不是礼哲说的……”

眉头拧得更深,几乎成了一个解不开的结:“是谁不让你说?”

夜深了,皓月当空,星河灿烁

苏紫染最终还是没有将礼哲留在睿王府中住下,虽然舍不得那孩子,可连她自己都不知何去何从,又如何能让那孩子留下?

况且目前对礼哲来说,最好的并非是她无谓的陪伴与安抚,而是可以让他投入身心的武学和用兵之术的学习,只有这样,他才能暂时遗忘那段痛苦的记忆,所以她想了很久,决定把他送去了城郊别院的苏家军驻扎地。

幸好苏家还在的时候,她就已经安排了人每天去相府接礼哲学武,如今倒也不用但心礼哲会突然不适应,只是往后……

“在想什么?”

面前突然响起的声音把她吓了一大跳,手一滑,杯盏中的茶水就泼了大半。

怔怔抬眸,恰好捕捉到男人脸上一闪而过的错愕与促狭,嘴角尴尬地抽了抽,嫌弃道:“你怎么走路都没声儿的?”

“本王适才可是敲了门的,是你太专心了,所以没听到吧?”

男人一边说,一边快步走到她身旁,执起她的手,将那杯盏从她手里抽出,凤眸专注地盯着她莹白的小手,卷了右边的袖袍,动作轻柔地替她拭去方才泼出的那些茶渍。

宽大的绛紫色锦袍华美高贵,将他修长笔直的身形衬得愈发俊逸,淡淡的药香从他身上弥散出来,偷偷钻入鼻间。

苏紫染攥了攥手心,却没有收回,抿着唇嘀咕道:“刚刚才换的衣服,你也不嫌脏。”

“再脏还不是你自己泼出来的?”

嫌弃!浓浓的嫌弃口吻……

“喂,你这人怎么这样?”

所有的动作做完,男人却仍是握着她的手没有放开,熠熠的黑眸一瞬不瞬地凝着她,唇角几不可察地勾起,敛着一丝兴味:“哪样?”

苏紫染动了动,想抽回自己的手,却被他裹得更紧,愤愤地瞪了他一眼,咬牙道:“这种时候,你难道不是该说,只要是你,本王就不嫌脏吗?”

“哦,原来你喜欢这样?”他嘴角的弧度终于放肆地扬起,笑得眉眼弯弯,灿若星辰的凤眸中闪着潋滟而璀璨的光芒,学着她的口气一本正经道:“只要是你,本王就不嫌脏

。”

苏紫染愣了愣,四目相对,他瞳仁晶亮,只一笑就似有万千风情流转,让她几乎要溺毙在那双深不可测的凤眸之中。

明知道他只是在揶揄她,却有种恍惚的错觉,误以为这是他内心深处最真实的想法,而她,则是他心中最珍惜的那个人。

再次想起这一幕,已是翌日午时。

蓝烟刚从外面回来,一脸兴奋地跑来找她,很久没有看到蓝烟这幅模样,苏紫染深感惊讶,什么事请能让蓝烟高兴成这个样子?

后来才知道,原来事情是关于她的。

景帝下诏——宣王被杀,睿王妃遭歹人陷害成为疑凶,幸而睿王洞察先机,与朕禀报之后,事先给睿王妃服下假死药,令其假死于大理寺牢狱之中,引出真凶。

这样一来,既保全了皇室的颜面,也解释了她为何会死而复生的事情。

只是景帝的诏书之中并无直接说明那“真凶”是谁,也就是说,要么真相还没有被查明,连景帝自己也不知道凶手是谁,要么就是景帝不愿让将此凶手昭告天下。

若是前者也就罢了,若是后者,那这凶手必然是景帝熟识甚至要袒护的人,抑或为了不让皇室蒙羞,故意掩藏事实?

想到这里,她心中一动,头也不回地冲出了清风居,不顾蓝烟在她身后诧异的喊叫,一步不停地朝着墨轩阁的方向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