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220章 这辈子你都别想逃离本王

第220章这辈子你都别想逃离本王

毫无疑问,在树影下的石桌旁看到了男人的身影,边上还站着神色冷峻的凌飒。

“王爷,属下不解,既然已经掌握了所有的证据,为何不直接将真相告诉王妃?”

男人一袭白袍,长身玉立,金色日晖下的身影俊美无俦,环镀着层层光晕。

听闻此言,他菲薄的唇瓣轻轻一抿,微眯的凤眸中闪过几许深沉,正似要开口说点什么,眸色忽的一闪,看到了门口的她,呼之欲出的话便停在了那里。

凌飒循着他的目光看过来,见来人是她,微微一怔,抱拳道:“属下先行告退。”

男人摆了摆手,旋即看向她,对她露出一抹温和的笑容:“你怎么来了?”

“怎么,我不能来?”她也在笑,笑意却不达眼底,一步步朝他走去,眸色寸寸转冷,“王爷又是在商量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所以不能让我听见?”

唇边笑意一僵,他怔了怔,袖中大掌一收,猛地紧握成拳。

“苏紫染,是不是本王待你太好,所以你一次次地得寸进尺?”

不意他会是这个反应,苏紫染眉心一蹙,胸腔中的怒火却是更甚,她以为他起码会解释点什么,可他竟然说是她得寸进尺?

仅是想要知道真相,就是她的错了吗?

没等她开口,男人又冷冷一笑:“那日本王若是不来追你,你就跟他走了,你恨本王破坏了你们的好事,是不是?今日慕容殇就要走了,你舍不得他,却又碍于睿王妃的身份无法离开,所以迁怒到本王身上,是不是?”

“君洛寒,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我说的根本就不是这件事!”

“是,本王就是不可理喻!只有慕容殇才是翩翩君子,本王就是个十足的卑鄙小人,你心里就是这样想的,难道不是吗?”

一字一句,如同一把把尖刀一样剜在她心上。

苏紫染又惊又怒:“是,你就是不可理喻,你就是胡搅蛮缠,人家慕容殇才不会像你这样,起码他从来不会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男人赤红的双眸中有血丝迸出,额上青筋隐隐跳动,从鼻子里发出重重一哼,他猛地一把擒住了她的后颈,把她拉向自己。

说是拉也不准确,因为她不配合地拼命挣扎,所以整个人几乎是被他拎着往前的。

唇上一热,还没来得及反应,突然又是一阵吃痛。

是男人狠狠咬了她一口,让她甚至尝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便是两人吵得最凶的时候他也不曾这般,从来都是她张口咬他,如今倒转了一下顺序,苏紫染一下子就愣在了当场,根本不知该作何反应,连嘴上的痛楚也给忘得一干二净。

男人火热的舌尖**,带着一股狂怒粗暴的意味,狠狠刷过她口腔中的每一寸芬芳与甘甜,连她的呼吸也一并夺去。独属于男人的清香钻入鼻息,混杂着着她身上的体香,彼此交缠纠葛,至死不渝。

苏紫染狠狠敲打着男人坚硬似铁的胸膛,可刚开始的力道到了后来却是越来越小,尽管心中的挣扎还是如火如荼,可稀薄的空气让她早没了继续作乱的力气,整个人几乎是由着男人摆弄。

扣着她后脑的大掌不知餍足地穿插进她柔顺的发丝之间,黑亮青丝中透着男人纤长的指节,霸道的力道终于渐渐变得温柔,甚至时不时在她的后脑上抚摸两下,就像是在诱哄一只脾气暴躁的猫儿。

到最后,在她意识紊乱、几乎晕倒的前一刻,男人终于大发慈悲地放开了她。

捂着胸口狠狠吸了几口气,就闻男人低沉中带着一丝沙哑的嗓音在头顶响起:“就算本王小人之心又如何,就算他慕容殇再好又如何,你苏紫染只能是本王的女人!不管将来如何,这辈子你都别想逃离本王的身边!”

最后一句,像是宣誓一样,带着沉重的黯哑,不知为何,在这明显的咬牙切齿中,她竟恍惚地听到了一丝害怕与颤抖。

苏紫染狠狠推了他一把,男人一时不察,竟被她推得连连倒退了好几步,扣在她后颈上的大掌也因为这一下猛地垂落下来。她心里一惊,这才想起男人身上的伤还没好,方才被她狠狠地捶了那么多下,也不知道情况如何。

可转念一想,这根本就是他活该!

“脚长在我身上,我爱去哪儿去哪儿!”她知道,今日就算再问也问不出什么结果来,不想再跟这疯子多做纠缠,恨恨丢下这么一句就匆匆跑开了去。

却不想,在回清风居的岔路口碰上了凌飒。

刚被他的主子气饱,连带着对他没法摆出个好脸色,路过他身边的时候,苏紫染连瞥都没有瞥他一眼,直接从他身边越了过去。

“王妃。”

是凌飒叫停了她。

本想直接无视,这人可是跟他那主子一起瞒着她的罪魁祸首之一,怎能给他什么好脸色?可想想这竟是凌飒头一回主动叫住她,想来是有什么事要跟她说,脚步便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

背过身去,没好气道:“什么事?”

“看王妃这样子,王爷一定还没有把事情告诉王妃吧?”

苏紫染阖了阖眼,牵强地弯唇:“所以你特地在这里等我,该不是为了嘲笑我吧?”

“属下不是这个意思!”凌飒被她瘆人的笑容吓了一跳,连忙垂下头,“王爷虽然没有让属下将此事告诉王妃,却也没说不让属下告诉王妃。所以属下等在这里,就是为了……”

“把真相告诉我?”苏紫染惊呼着打断了他。

幸亏她刚才理智地停了下来!

凌飒点了点头:“是,属下确有此意。”

“你就不怕王爷罚你?”

“就算王爷要罚,属下也一定要说。因为属下实在见不得王爷为王妃做了这么多,王妃却还总是这么误会王爷!”

苏紫染愣了愣,突然露出一抹嘲讽的笑容:“你该不是来当说客的吧?若真相与我想的不一样,他为何宁愿让我误会也不肯把一切告知于我?”